• 第八章 大雪纷飞遇白琪

    更新时间:2015-09-08 09:52:03本章字数:2806字

    距离腊月初三日还有十几天的时间,这些天寒上加霜,大雪纷纷而至,洛阳城中白雾茫茫,便似盖着一层白色屏障。

    薛影中和于战平每天在常来客对酒言欢,畅谈人生快事,毕竟几天之后就是两人的决战之日,此时却把彼此当成知交,无话不谈。

    可是后来他们二人才渐渐发现,一个孩童每日里躲在常来客的窗台之下,面对鹅毛般的雪花,冷刺如骨的气温,缩成一个团紧紧的靠在墙壁上。这个男孩穿着破旧的貂皮大衣,头发和面上都沾满了白色雪花,不住的打抖,居然也是一个落魄的乞丐儿。

    两位大侠相识一眼,想起世道仓乱,不知道多少孤儿寡母留宿街头,心中极是不忍。两人心意相通,一起下了楼来。

    “你怎么样?没事吧”?于战平蹲下身来看着面前这个脸色已经冻得发青的男孩问道。

    男孩冻得全身发抖,斜眼藐视了一眼于战平,突然间只觉得一阵头晕耳鸣,瞬间没了知觉。

    男孩但觉得一股热气从后背传来,接着蔓延全身,说不出的舒坦,便如置身在热水缸中一般,不禁大为受用。缓缓睁开眼来,只见自己正坐在一张木榻上,身后之人正不断的输送热量到自己体内。而那人正是于战平。

    薛影中站在一侧,看见男童醒来,笑道:“于兄的神功果然名不虚传,他已经醒过来了”。

    于战平从床上下来,看见男童那奇异的目光,但是脸色已经好转很多,心里甚是欣慰。把他的身体平放到床上,给他盖了一层被褥,问道:“你的家人呢”?

    男童伸手把被褥往让带了带,只露出一对眼睛,对眼前的两个陌生男人显得十分恐惧。并没有回答于战平问话,只是摇摇头。

    薛影中温言道:“你莫要怕,我们都不是恶人,你叫什么?从哪里来”。男孩还是摇摇头。

    于战平眼看男孩一字不言,只有叹口气:“你休息吧,有事叫我们”。

    两人转身准备离开之际,突然听见男孩张口叫了起来:“两位叔叔,我叫白琪儿”。

    两人心中都是愕然有喜,一起回转身来,薛影中问道:“你父母亲呢”?

    白琪儿这才说道:“我们原来是洛阳城附近一个村落的人,父亲上山打柴的时候遇到一位断腿的叔叔…..”于薛二人异口同声:“断腿”?心中自然想到几个月前斩断梁北双腿一事。只听白琪儿继续说道:“当时那位叔叔已经昏迷不醒,而且我爸爸看见他身后拖着两条血迹,显然是拖着腿过来的,这时候怕他再也坚持不住了,我爸爸只有放下柴火,把那位断腿叔叔给救回来。我妈妈也紧张罗着给断腿叔叔包扎。后来断腿叔叔醒过来了,不过满口胡言,我爸爸以为他定是受伤太重,胡言乱语呢”。于战平追问道:“他说什么了”。白琪儿说道:“他说‘于战平,薛影中,我梁北不除此二害,誓不为人’,他说的好毒辣的,我爸爸也不在意,而且我爸爸会木匠活,专门给他用木头给他做了一个轮椅,只要他坐在上面,自己就可以行走。时间长了,他和我家人就有了感情,可是就在头一场雪下得时候,他在院子里迎雪挥舞着手臂上缠着的鞭子,显然是力不从心,几次都没有拿好方位,而且摔下轮椅之后,凭自己之力难以再爬上椅子上面,他很生气自己没有了双腿,我爸爸妈妈不忍心看他这样,就去劝他,哪晓得他突然变了个人一般,用手臂上的鞭子把我爸爸妈妈给缠死了,呜呜呜呜”。说道此处的白琪儿显然想到了父母被杀的惨景,忍不住放声大哭。

    于战平听见了白琪儿的遭遇不禁捶腿大呼:“早就该杀死这厮,薛兄啊薛兄,你看看,他断腿之后还是这般可恶,如果当初杀了他,又岂会多添两条生命”。

    薛影中脸上掠过一丝凄凉之意,沉思道:“他现在会去哪里呢”。

    白琪儿用手臂擦拭了一下眼上的泪水,还是忍不住的哭泣:“他杀死我爸爸妈妈,我害怕,躲在角落不敢出声,没想到他没有来杀我,而是转动轮椅,越行越远,嘴里一直在喃喃的说‘刀妖剑神,哈哈哈刀妖剑神哈哈……’很可拍的笑声,根本就是一个杀人狂魔”。

    于战平看着薛影中淡淡的说道:“他一直没有放弃,他一直在记恨这件事情,他杀死白琪儿的父母亲,正是因为他断腿练功不成之故”。

    薛影中自然知道,想一下梁北双腿被斩,可是杀死刀妖剑神的信念在他心里从没有磨灭,日后必定为武林一大祸害,颇觉担心:“事已至此,我们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他双腿被废,即使再怎么修炼,也练不成他之前的样子”。于战平只有赞同薛影中的说法。

    突然来了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朋友,杨少紫自然十分喜欢。虽然每次都主动和白琪儿一起玩耍,可是不知道白琪儿是不是亲眼目睹父母双亡之故,不喜多言,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即使温柔的杨小敏和他说话,他也不理。他只是喜欢泡茶给于薛二位,以此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吧。

    眼看已经临近于战平和薛影中的决斗之期,外面大雪依旧下个不停。夜暮之下,泛出一片皑皑之色。

    于战平正在屋子里擦拭自己的爱刀,突然门被推开,只见白琪儿居然端着两杯茶水走了进来,于战平急忙去接应,把茶水放到了桌子上。

    白琪儿突然给于战平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多谢于叔叔的救命之恩,琪儿今生是无以为报,每天只有给于叔叔沏茶倒水了表琪儿的心意”。

    于战平笑呵呵的把白琪儿给搀扶起来:“傻孩子,你们父母之死是被叔叔的仇人所为,而他杀你父母的原因,也是因叔叔而起,叔叔照顾你,救你,也是在替叔叔赎罪”。

    “不,叔叔是好人,那个人是我仇人,怎么会是叔叔的仇人”幼小的心灵已经将杀害父母凶手的梁北当做自己的仇人,至于于战平之言,他自然不懂其中之意。

    于战平微微一笑,用手爱抚白琪儿的头发,看见桌上的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这茶水以后有跑堂的做,你一个孩子,别端了,万一打翻了,烫到自己就不好了;”。

    “嗯,茶水是别人给沏好的,我想亲自端给叔叔喝”。

    “嗯,好孩子”看见两个茶杯在一起,笑道:“你还为薛叔叔准备了吧,走,我陪你去一起送给他”。

    白琪儿摇手道:“恩?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再见了于叔叔”。端起另一杯茶杯就往薛影中的房间走去,于战平看着白琪儿弱小的身躯转身出了房间,心口一酸,强做言笑,只觉得琪儿可怜之极,自己和薛影剧战之后定要好好照顾于他。扬起脖子一口将茶水饮在腹中。

    这时薛影中正站在楼上看着漫天雪花纷飞,这一下就是半个多月,积雪成灾,几天之内,洛阳经济冻结,山道三尺之雪,各路商客被阻在洛阳城中,只有等来年开化方能离开,洛阳的经济才可以继续发展下去。

    薛影中伸展拳脚,瞥眼看见楼道上一个小孩子端着一个茶说走过来,不禁喜出往外:“琪儿,这么晚不睡,你这是做什么呢”?

    “薛叔叔,这是掌柜的给你沏的茶,我把它给你端来了”。白琪儿说着话就把茶水递到薛影中的面前。

    薛影中见白琪儿双手被冻得通红,茶水的热气显然被雪花灌进去已经不是很热,雪花落在茶碗之中,瞬间融化,便如薛影中此时的心情一般,面对白琪儿的热诚之心,似乎再冰的心也被融化了。看见白琪儿如此,自然让他联想到杨少紫兄妹,只怕这时候两人早进入了梦乡之中,又怎么会端茶给自己呢。

    薛影中双眼不禁湿了,接过白琪儿手中的茶水,入口微香,虽然已经是凉茶,还是一口作气的把它喝入腹中。

    随机伸手把白琪儿给抱了起来,在白琪儿脸上亲了一下,笑道:“你这么乖,你爸妈在天有灵,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白琪儿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捉起他的胡须玩弄起来,这一老一小相视大笑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