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青衣

    更新时间:2015-09-07 12:14:25本章字数:2999字

    风月国都,风月城王宫比邻的一座大院之内。

    “小姐,小姐……”一个娇弱的丫鬟喘着气息焦急的高呼着小姐向着木府的花园跑去。

    花园之中坐着一名面容较好的青衣少女,正对着前方无人采摘的零花紧促眉头,模样让人恨不得揽在怀中一阵爱怜。

    “絮儿,何事如此惊慌?”青衣女子察觉到身后的丫鬟赶来,不禁转过身来,紧促的眉头消失,倾城的容颜之上多了几点笑意。

    那被青衣女子称作絮儿的丫鬟听到小姐的问话,一张小脸憋的通红,不知该如何说起,禁不住呜呜啜泣。

    “呜呜……前方传来战报……”

    青衣女子听到丫鬟絮儿所说战报二字,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面容之上的几点笑意也荡然无存,她站起身一把抓住哭泣的絮儿,声音变得颤抖

    “絮儿,说…啊…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前方战败,少爷尸骨无存……”

    絮儿抬起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到小姐惨淡的面容,贝齿轻咬,说了出来。

    青衣女子听到丫鬟絮儿说完,倾城容颜呆滞,眉眼一闭,晕倒在了她的怀中。

    “小姐,小姐……”絮儿见到青衣女子晕倒,珠花带雨,毫无形象的大哭起来。

    次日,风月城贴出告示,大将军木无风战死,风月国战败,一时之间人心惶惶,风月根基不慎动摇。

    木府白帐翻滚,往日喧哗嬉闹不见,府中仆人丫鬟均是一副悲痛之色,

    木无风天纵奇才,十四岁随父出征,十七岁平定安山之乱,十八岁击溃天云来犯,十九岁坑杀蛮夷十万大军,一举成名,二十岁被先王加封神武将军,统领风月全军,保卫风月子民,国泰民安。

    这些例子风月城之人耳熟能祥,提起木无风,上至无识老翁,下至不学孩童,均能说出二三来,木无风死讯传来,风月国子民全民皆泣,大骂天理不公,天妒英才。其声势一时之间无人能及,就算王室也只能望其项背。

    三日后,木府接来神武将军遗物,一把充满血迹的银枪,和一件千疮百孔的金色战袍,代其尸体,入土为安。

    四方大臣来拜,风月全城子民众皆向送,哭声响彻天地,绵延万里不绝。

    木家送灵队伍在前,均是一身白衣,头蒙白布,绕城三圈,接木无风亡灵归位,行走之间,不闻其声,只听得众人哭泣,待到三圈完毕之后,队伍前方竟出现一名金甲侍卫,挡住去路,但见金甲侍卫自马上跃下,手持丹书双膝跪地一脸悲痛之色

    “蒙王旨意,神武将军木无风,不幸遇难,将军生前履立其功,天地可鉴,特许木无风葬入王陵之中,受风月国民万世敬仰。钦此。”

    金甲侍卫宣读完旨意,向着木无风灵棺磕头三下,高呼“木将军一路走好”木家众人见此老泪纵横,连忙跪地齐声

    “谢我王隆恩,我王英名,我王英名啊!”

    木府之中,客厅灵堂之内,丫鬟絮儿站在一旁,头蒙白布,身前跪着一名少女,仔细瞧她容颜,正是三日前木府花园之中的青衣女子。

    瞧这女子不施粉黛,不涂香脂,凭素颜面世,一顾倾人城,二顾倾人国。细看来,颜如渥丹,玉骨冰肌,生的一双好眉眼似雨后梨花,楚楚动人。手臂凝华似白藕,柔指纤细如青葱,开口气息如幽兰,音似念奴绕语柔,又如莺啼燕语声,端得一副好皮囊。

    “絮儿,备车,我要进宫!”那女子慢慢从地上站起,倾世的容颜之上满是疲惫,声音充满苦涩,听的絮儿一阵心痛。

    “哎,小姐,絮儿这就去!”絮儿应了一声匆匆离开灵堂,跑去制备马车去了。

    偌大的灵堂之中,只留那女子一人,那女子痴痴的望着坐落在灵堂正中的木无风的灵位,低声啜泣,嘤嘤不止。

    “无风大哥,青衣定会与你报仇,哪怕,哪怕倾尽风月全国,也在所不惜。”

    盏茶功夫,自木家驶出一辆玲珑香车,一路颠簸向着王宫赶去,青衣与絮儿坐在香车之内,轻听车夫的控马喘息之声。

    此时,青衣已褪下丧服,换上一件青色水袖流仙裙,安然的坐在香车之内,面着淡妆,却无法掩饰泛红的眼眶,想来青衣这种本是素颜便倾城的女子哪里用的着这些胭脂俗粉,看她委屈的模样,大概是为了掩饰悲伤罢了。

    “絮儿,若我进宫,你可愿陪我去?”青衣轻轻拉住絮儿的皓白手腕,容颜之上露出哀求之色。

    “小姐,为何要入宫?”絮儿急了,小脸多了一丝惊慌,细看来竟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听闻宫中的妃子多是冷酷无情,小姐你去了那里岂不是要受欺负……”

    “絮儿……”青衣低声叫了一句,充满委屈之意“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我却不得不如此……”

    一路之上,两人皆因此事暗暗思量,絮儿不知自家小姐为何会突然想到进宫为妃,她不想懂,也不愿懂,总之小姐去哪,她便跟到哪,以王对青衣小姐的爱恋,能够封后安天下也说不准的,就如无风少爷说过“青衣你是天生的娘娘命!”

    “呵呵……”青衣仿佛也是想到什么一般,惨淡一笑,香车之中恢复了平静。

    絮儿看着自家小姐那涣散的眼神,无声地摇了摇头。小姐还是那么傻,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竟连自己的幸福也不顾,絮儿不傻,多半猜到了什么,自家小姐进宫只怕是为了少爷的事,絮儿虽然猜到,却并未说出,她知道有些事情宁肯烂掉,也说不得。

    木府与风月王宫比邻,路程却是不远,青衣掀开车帘,诺大的王宫一如宿世而立的幽怨妃子,自始至终,无一人相随。世人常说,宫中待到一天,胜过人场十年。

    深宫之中的恩怨纠缠,勾心斗角,胜过官场百倍由于,女子之间的争斗比不上战场的惊天动地,血流成河。却能在无声无息之间彻底的摧毁一个人,是彻底,不是死亡。

    颠簸的香车放缓,青衣就听到了马的斯鸣。

    “小姐,我们到了!”车夫低着头从身旁拿过一张小巧的红椅放在车下,恭敬呃站到一旁,静静地等待青衣下车。

    絮儿早在车夫掀开车门的一刻,便轻提瑶裙从车上跳了下来,不做耽误连忙弓身向前伸出皓白的手腕掀开了车帘,不经意间露出了玉滑的臂膊,显得格外的可爱乖巧。

    “小姐,请下车吧!王宫以到。”

    絮儿等了很久也不见车内有人回应,于是再次开口轻轻的道“小姐,王宫到了!”

    香车之内的青衣听到絮儿的第二遍提醒,才恍然从走神之中醒来,王宫就在眼前,到了此时,她已经退不得。

    正在等待小姐下车的絮儿,只感觉自己的葱指像是握住了一块水滑的暖玉,一颗提着的心才算放下,小姐果然是连风月国王都要垂怜的倾世尤物,絮儿感受着小姐如玉的肌肤,心神忍不住一阵荡漾。

    “絮儿……”青衣由絮儿搀着从车上跳了下来,右手放下撩人的广袖流仙裙,轻呼了一声絮儿的名字看向了前方古朴庄严的王城。世间女子都想进入其中,成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位,却不知深宫内部勾心斗角的残酷无情,伴君如伴虎,今夜君王与你缠绵共享春宵,明日皆有可能被打入冷宫,永世不能翻身。呵呵,王宫之中妃子多如牛毛,哪能个个与君王相遇相识。在君王心中,她们也只是一群倒贴的妓女而已,甚至连妓女也不如,至少妓女还能得到应得的报酬,而她们只能待在深院宫墙之内,不敢与王提出半分的要求。

    “小姐,我们进去吧!”絮儿看到青衣望着王宫眼神露出一丝不甘,禁不住在心里痛惜,絮儿自幼被买来与青衣相伴,至今以有十年,自家小姐的脾气秉性她摸的再清楚不过,一向没有心机,天性淳朴的青衣,若是进了宫中,又该如何存活?

    王宫之外,除了守城的侍卫,无有一人,今日有风,青衣冷的瑟瑟发抖,絮儿见此,连忙转身自车中拿下一件貂裘披在她的身上。这才松了一口气,站到青衣的身旁,挽住了她的手臂,静静地陪她站着。

    劲风吹起青衣的发丝,露出了倾世的容颜,动人的眸子之中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就算是精致的淡妆也遮不住她心中的悲伤,也不知过了多久,絮儿已觉得小腿酸麻,就要站立不住。

    “絮儿,我们走吧!”青衣终于开口了,絮儿却高兴不起来,她看到小姐走向王宫的背影充满了落寞无助。 一时间竟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感染,迈起的小腿收了回来,再也动弹不得。

    一声马嘶惊醒了发呆的絮儿,她看到远去的青衣,露出慌张之色,匆匆交代车夫先行回去,便朝着青衣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