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入宫

    更新时间:2015-09-07 12:16:53本章字数:2820字

    一路追赶的絮儿,香汗淋漓,好不容易赶到了青衣身旁,却发现已被守城的侍卫拦住了去路,青衣十分委屈向身后的絮儿投去求助的目光。

    絮儿见到自家小姐如此,当即上前一步,对着前方的侍卫道

    “住手,木府二小姐前来拜见君王,你们快去通报!”

    几名侍卫听到絮儿的话,脸上露出慌张之色,木府二小姐?岂不是神武将军的妹妹,明晓来人是谁,其中一名领头统领模样的侍卫不敢怠慢,道了一句职责所在,还请谅解,便匆匆进宫前去通报了。

    不多时,那名侍卫便带着一名声音尖细,面无胡须的老者走了出来。

    “传王旨意,召青衣小姐觐见,任何人不得阻拦!”

    老者说完,走至木青衣身旁,恭敬的站在前方弯腰伸手道“青衣小姐,请!”

    木青衣微微欠身还了一礼“多谢公公。”说完紧随着那名公公进入了王宫之中。絮儿搀着木青衣的手腕不紧不慢的跟着,她这是第一次进宫,却也不敢随意观察,怕是不小心落得一个不敬之罪。

    一路之上,穿台越殿,戒备森严,那公公也只有在盘查之时宣读一下君王的旨意,其余时间从不多说一句,絮儿与青衣两人也不多话,紧随着他的脚步,向着王宫大殿走去,青衣心里明白,自己这一去怕是再也无法重回木府了,只希望她所做的一切能够得到回报,而不是赔了自己,却达不到她的目的。

    前行不久,走至一个深渊宫廷之内,公公停下了脚步,声音放的极轻“青衣姑娘,君王御架亲征归来,深受重伤,此时正在这宫中静养,我前去通报,你且稍等!”

    公公说完不待青衣点头,脚步极轻的走入宫中,通报去了,絮儿看到四周满是带刀的侍卫,顿时感到一阵杀伐之气扑面而来,吓得她禁不住将身子向着木青衣靠了靠。青衣没有察觉的絮儿的异样,仔细的大量着眼前的宫殿。

    王宫的设计果然大气古朴,尽显一副皇家威严,青衣抬头看到这宫殿上方横着一块金匾上书“养心殿”三个鎏金大字,这三个大字看上去便让人心神宁静,着实神奇。不多时,公公便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意说道“青衣姑娘,君王听说你亲自前来拜见,龙颜大悦,快些进入吧!”

    木青衣收回目光,脸上多了一丝喜色“多谢公公通报,青衣这就进入,”青衣说完,拉着絮儿的手臂向着养心殿走了进去。絮儿跟在自家小姐身后,一颗心嘭嘭直跳,要见到风月国的君王,她哪里能够不紧张。

    青衣走进宫殿之中,见到坐在龙椅之上的金色人影,连忙扯了扯絮儿的衣服就跪下行礼。却不想被人出声打断。

    “青衣不要多礼,你身旁的丫头也免了吧!”风情挥了挥手,脸上挂着笑意,充满好奇的望着下方低头的青衣,暗暗猜测她这次前来的目的。

    “青衣,多谢君王。”木青衣听到风情如此之说,连忙答道,说完扯了扯身后发愣的絮儿轻声道“絮儿,还不谢我王隆恩!”

    “哦哦!”絮儿一颗心快要跳了出来,他没有想到风月君王竞是如此的年轻,和大少爷几乎相差无几,而且极为的英俊潇洒,更是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强过世俗之中男子百倍不止。青衣的提醒打断了絮儿的思绪,连忙开口道“谢我王隆恩!”

    风情微微一笑,刚要说话,却忍不住捂着胸口,猛咳起来,此时站在养心殿外的公公听到之后不敢怠慢,即刻从怀中掏出一块白绢向着风情送去,风情接过手绢,咳的更猛,待到一阵过去,他便将手绢自嘴边拿下看也不看递到了公公手中,声音变得虚弱道“拿去扔掉吧!”

    青衣分明看到手绢之上是一滩殷红的血迹,看来,风情这次御架亲征受了很重的伤势。

    “青衣,让你见笑了!”风情脸色苍白,强挤出一丝笑意,对着下方的木青衣说道。

    “君王,还请保重龙体!”青衣神色平静,风情见到青衣对自己如此平淡,也能猜出几分,看来青衣是在为木无风的死而埋怨自己了。

    “君王,我有话要说。”木青衣抬头看了看公公自己门后的几名守卫,对着风情说道。风情哪里不明白青衣的意思,当即摒退左右,就连絮儿也被青衣支了出去,整个养心殿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风情从龙椅之上走下,来到了青衣身旁,龙眼紧盯着青衣露出痴迷之色再也不愿离开。青衣被风情盯得不耐烦,当即后退一步道“君王,我有事相求。”

    青衣的声音惊醒了沉迷其中的风月君王风情,风情苍白的脸色露出淡淡的笑意“青衣,要我说几次,你才肯改口叫我风大哥。”

    “青衣不敢!”木青衣不卑不亢,对于风情的死缠烂打,露出一副平淡的某样。

    “唉,随你……”风情叹息一声,“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青衣点了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悲伤,被风情尽数收在眼底。

    “我想知道我大哥随君王出战前后的所有经过!”木青衣说完,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紧盯着风情的面容,生怕遗漏了什么。

    风情面色不太好看,这次与天云国大战,他风情不仅御架亲征,更是有神武将军木无风相随,在最后一战之中,百万将士杀得血流成河,横尸遍野,等到战争结束,风月国大败,退出了战场,神武将军木无风尸骨无存,只找到了他的手持兵器“晃银枪”,以及军营之中替换的战甲,想来是战死沙场。

    他风月君王在那一战之中也是身受重伤,险些丧命,现在听闻木青衣的意思,似乎是怀疑他出手暗杀了木无风,哪里能不生气,哼,我好大的本事,就算本王想要得到你,也不会不顾百万将士的性命不管吧!

    “青衣,你什么意思……”风情强忍着没有动怒,他知道眼前的少女并非木天亲生,神武将军木无风也并非她的亲哥哥,若是说木无风是她木青衣的未婚夫也说的过去。

    此时,风情愤怒到了极点,不由得想起两年前的一件事情。两年前,风情继位,成为风月国新的君王,在他还是皇子时,私下就与木无风交好,这也是他能够从众多皇子之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之一,继位当天,木无风率领将士前来拜见君王,风情大喜,迎接之时发现木无风身旁跟着一位妙龄少女,当时惊为天人,一问之下,竞是木无风得妹妹,风情大喜,当着众多文武百官的面,亲子开口提亲,本想促成一段好事,并许诺木无风若是答应,立刻立他妹妹为后。

    重大臣听了之后,纷纷上前道喜,就在风情自以为好事可成的时候,却不曾想到一直沉默的神武将军木无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丝毫不给风月君王的面子直接行了一礼以军中还有要事处理为由,不待风情允许拉着木青衣离开了。风情面子之上下不来,也不好发作,原本热闹的登基大典变得死气沉沉,最后草草了事。

    木青衣看到脸色忽明忽暗的风月君王,心底冷笑,看来大哥的死,即使与他无关,倒也是他愿意看到的。风情,既然你如此的想要得到我,那我送你又有何妨?

    “君王,我一个小女子,又能有什么意思?”木青衣反问一句,顿时让风情语塞,对,她一个小小女子,又怎么会有那个意思,看来是我多想了,风情脸色好转,心里却翻起了巨浪,难道木无风的死真的是我愿意看到的吗?哈哈……我风月君王竞是这样的人。

    风情俊郎的面容徒添了一丝迷惘,或许,掌握千军万马的神武将军该死,只有他死了,风月国才真正的属于他风月君王,而不是处处受制,趋于他人。

    “君王,我要进宫为妃!”木青衣贝齿轻咬,含羞将此次前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她皱着一双美目,瞥见风情一副不可思议的继而转喜的模样,心中一阵厌恶。

    “无风,请原谅我如此作践自己,你还记得你出征之前说过的什么吗?”

    你说,“待我归来,便卸甲辞位,此生与你共缠绵……”

    可是,你骗我,你骗我!回来的只是一把晃银枪,只是一把兵器,你,尸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