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立妃

    更新时间:2015-09-07 12:17:30本章字数:2133字

    “你要进宫为妃?真的吗,青衣?”风情苍白的脸色之上露出狂喜。他看到青衣点头,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把抓住青衣的肩膀“为什么?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青衣挣脱了风情,退后了一步,风情一愣,脸上的笑意凝滞,露出不解之色,他不明白青衣为何这般,禁不住龙颜微皱。

    “君王,我只问你,进宫为妃,你可答应。”青衣语气冷淡,她不想多与风情交谈,自己是他想要的,这个筹码已经足够了。

    最终,风情还是没有抵制住自己对木青衣的占有欲,虽然他明知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不然青衣绝不会投怀送抱,主动提出做他的王妃。

    “呵呵,既然你这么想进宫,又有何不可?”风月君王微微一笑,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不管青衣到底是如何的想法,风月君王不在乎,对一个王者来说,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青衣是他垂涎已久的心爱女子,他找不到任何可以说服自己不接受的理由……

    “哈哈,来人,拟召,孤王要召告天下,立木青衣为妃,择日举行立妃大典……”

    木青衣入宫一日后,风月君王颁布圣旨,召告天下即日起,立木家二小姐木青衣为清妃,移驾湘宁宫,择日后,举行立妃大典。

    木家少爷刚死,二小姐就进宫为妃。一时间众说分坛,猜忌不已。

    老将军木天端坐在首座,下方正是先前接青衣觐见风月君王的公公。

    “木老将军,杂家是来传我王旨意,既然旨意已传,杂家也该告辞了!”公公说道风月君王时,满是恭敬之色。

    “公公且慢!”木天自首座走了下来,苍老的面容之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公公,青衣何时入的宫,我怎么不知道?还请公公一一解答,木某感激不尽。”说完便向他拱了拱手,一副请指教的样子。

    公公见木天如此客气,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尖细的嗓子急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木老将军,折煞杂家了。有什么你问就好!”

    “唉,”见到木天停下,公公叹了一声便将青衣进宫之事详细说了一遍,而后看到明了的木天接着说道“木老将军好福气,生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儿,被我王选中作为清妃,就算是她日清妃怀上龙种,登临后位,也并非没有可能啊!”

    木天冷静的听公公把话说完,脸上也堆起笑意“公公说笑了,我家女儿我清楚,她此生能被我王选中已是不易,又如何登那后位??”

    公公听了木天的谦虚之词,连忙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木老将军,杂家可是十分看好清妃……”

    木天和公公两人浅谈之际,木青衣已经带着絮儿入住了湘宁宫中,宫中就得有宫中的模样,二人刚入住,风情就派人送来了置换的衣物,以及数名丫鬟奴才。

    青衣不喜陌生人,所以才将絮儿带入宫中,如今哪里肯收下他们,于是她开口说道“你们都回吧,我不要你们!”一群奴才丫鬟听了顿时吓得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求饶

    “奴才,不知哪里得罪了清妃娘娘,娘娘责罚便是,万不要赶奴才走……”

    “请娘娘发发善心,奴婢若是就这样回去,君王会杀了我们的,奴婢做的不对,责罚便是,还请娘娘不要赶我们走……”

    一群奴才丫鬟,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惹清妃娘娘不高兴的错事,娘娘要赶他们走,一个个头磕的直响,看的絮儿心中有些不忍。于是附在青衣耳边,小声的说道

    “娘娘,我们就留下她们吧!这湘宁宫如此之大,就我们两人,难免有些冷清了,留下他们也好有个照应!”

    青衣原本也是此意,她没想到宫中的这些奴才宫女,地位如此的低下,听了絮儿的意思,青衣看着一群仍没有停下的众人,挥了挥水袖说道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我不赶你们走了,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谢清妃娘娘,谢清妃娘娘!”跪地磕头的一群奴才宫女听闻青衣的话,一个个脸色大喜,再次对着青衣磕起头来。

    “你们暂且,退下,我有些累了!”青衣本来精神就处于恍惚之间,刚才经过一番车马劳顿,现在被这些宫女奴才一吵,竟有了头晕的感觉,幸好由絮儿再身后扶着,才得以站立。

    “奴才告退!”一群人似乎发现了清妃娘娘得异样,有听娘娘让他们暂且退下,不敢有丝毫怠慢,折身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青衣由絮儿搀着躺在了床榻之上,这床十分得柔软,被褥早已换成了新的,青衣躺在上面,却如背万针,丝毫感应不到舒服。

    “絮儿,你坐下。”青衣双眼无神的望着上方的床顶,伸手拉过在一旁守护的絮儿,眼泪自美目之中流了出来。

    絮儿听到小姐叫她,就做到了床榻之上,两只玉手紧握着青衣的葱指,“娘娘,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絮儿记得,以前在木府之中小姐若是受了委屈,就喜欢躺在床榻之上,默然发呆,如现在一般,也有眼泪留下。

    “娘娘?” 青衣听到絮儿对她的称呼,低语一声,脸上浮起一丝嘲笑,她转过头看向絮儿,泪水打湿了她的脸颊,一双眼睛愣是没有一丝生机。

    “絮儿,你也来嘲笑我吗?娘娘!呵呵……”青衣的模样状若疯狂,她选择了深宫院墙,就必须独自一人承受,絮儿的一声娘娘,让她觉得这宫中再无一人可亲!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絮儿瞧见自家小姐的惨淡模样,泪雨朦胧,她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轻轻的抚摸着青衣的发丝,希望她能睡上一觉,醒来之后能够彻底的忘记一切。

    “絮儿,我好困,我好想睡觉……”青衣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絮儿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小姐,絮儿在,你想睡,就睡吧,絮儿会一直陪着你……”絮儿也不顾已经熟睡的青衣,一个人兀自独语,也不只是说给青衣听,还是自己听……

    浮华的湘宁宫中,只剩下了,絮儿青衣两人,显得格外的空荡。随着青衣的睡去,絮儿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她想到了今日见到的风月君王,丰毅俊郎,面带微笑的高贵青年,若是能得他垂怜,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