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立妃大典

    更新时间:2015-09-07 12:18:14本章字数:2433字

    千里之外一座孤峰之上,站立一位青年,俯瞰整个风月边境,远处遗留的战场之上满是干涸的血液,露出一番诡异,上方的集满阴云,仿佛百万冤魂尚未褪去,留在原点狰狞狂吼。

    青年面色冷漠,如同君王一般,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他身后不知何时走来一人,手持一把折扇,风度翩翩,着一件金色黄袍,上挽邪笑,极度怪异。

    “你的计划似乎没有想象的那般顺利,”青年没有回头,便知身后有人到来,语气充满杀机。

    随后而来的金袍脑子,没有回答,上前一步,望着风月国都的方向,双眼之中满是炙热,早晚有一天他会君临风月,让两国彻底臣服。

    “我的人得到消息,是她自愿进宫为妃,与我的计划无关,怎么,你后悔了。”金袍男子伸手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长发,,眸子里充满不屑,似乎是发现了很好玩的事情。

    青年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孤峰,壮硕的背影略显沧桑之色。

    “如果你骗了我,我一样有办法让你的计划彻底毁灭。”

    金袍男子听了青年远处传来的话语,仍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动怒一般。

    “大好的江山,还是要归我所有,哈哈……”青年走后,孤峰之上传来一阵霸气无比的笑声,透过上空的阴云,随风飘荡了很久很久才得以停歇。

    风月国都,普天同庆,万民欢呼,风月国在神武将军死后,迎来了第一个喜事,那便是风月君王迎娶木府小姐木青衣,今日举行立妃大典。

    整个木府之中忙作一片,张灯结彩,一改往日沉闷。木青衣并未在木府之中,自从进了王宫,她便再未走出一步,此时絮儿已经将自家小姐装扮完毕,端得是一副天仙模样。

    媚眼玉肌,贝齿朱唇,长发盘起,身着凤冠霞帔,都说出嫁的女子最是漂亮,此话不假,青衣本就绝世的容颜再配上现在的这身装扮,哪怕是君王也无法决绝。

    立妃大典准时在王宫之中举行,宫女奴才忙作一团,唯有后宫的几个妃嫔一脸怒色,恨不得将新进的清妃薄皮抽筋一般,她们立妃之时,尚未有的如此场面,可见君王对清妃的看中,巨大的危机感在后宫之中彻底行城,只怕是立妃大典过后,无数阴谋阳谋将会接踵而至的攻向木青衣了。

    万民朝拜,百官来贺,君王立妃大礼,谁敢不给面子,风情金色王袍之上,带一株红色喜花,挽着青衣手臂缓缓出现在大典之上。

    百官,宫女奴才纷纷跪倒在地

    “愿我王与娘娘永结同心,早生龙子,昌盛我风月大业……”

    走在红毯之上的木青衣见到万人朝拜的场景,忽然觉得权利是如此的受用,她微微扭头皱眉看向了身旁面带喜色风月君王,眸子里闪过一丝暗淡。男人都是如此的渴望权利与女人嘛,呵呵!

    立妃大典在王宫举行了三日之久,风情每天都要带着清妃出席,接待各国的使者,一时间风月国都人满为患,多是想要一观清妃的绝世容颜。

    等到大典结束,便有一人找到了青衣,絮儿看到来人不敢怠慢,连忙领进了湘宁宫中。刚进入宫中,那人便跪倒在地,恭敬的行了一礼。

    “老臣木天,拜见清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正在梳妆的青衣,看到来人,手中的梳子不禁掉到了地上,连忙跑到了木天的身旁到“爹爹,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啊。”

    “谢娘娘。”木天再次谢了一礼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轻轻推开了青衣的手臂。

    木青衣一时间呆住了,他不知道木天会如何这般,最疼爱她的爹爹,竟是一副距她于千里之外的某样。难道,入宫之后的女子,当真要永世孤独到死吗。

    木天看到青衣悲痛欲绝,心中有些不忍,叹息一声说到“衣儿,不是为父故意这般,实在是宫中的规矩破不得,你懂了吗?”

    清妃听到自己的爹爹所说规矩二字,心中一痛,皇宫深院墙,规矩大如天,生在在毫无人情之味的王宫之中当真是一件不幸的大事。她此时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由原来天真软弱的木府二小姐变成了万人敬仰的娘娘,她要得到权利。唯有得到权利才能改变这该死的规矩,哈哈,她要做那后宫第一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后。

    木天看到清妃逐渐变得淡漠的眸子,便知道自己的女儿不再是以前那个乖巧善良的青衣了,当即也不多说,谈了一些客套的东西便匆匆离去了,他走出湘宁宫的瞬间,一行老泪流了下来,这位久经沙场,身背万千声誉的木老将军再见到青衣之后留下了他位数不多的眼泪,就算得知木无风战死沙场,他也没有哭过一次。

    青衣,青衣,你的命运到底该是如何的忐忑,你又该如何把握未来的风向……

    风情终于送走了所有的朝拜使者,才摆驾湘宁宫中,此时天已经黑了,唯有王宫灯火通明。

    青衣迁退了絮儿,独自坐在妆台之前对着古镜之中的人影发呆,夜里的宫中有些寂冷,青衣的凤冠霞帔早已褪下,身上只着了一件单薄的裘衣,不久的将来,她保留了十九年的身子将交给另一个她要利用的男子,呵呵,冷又算什么。

    “吱呀。”宫殿的大门被轻轻推开,风情金色的身影闪了进来,俊郎的面容之上多了一丝憔悴。想来是立妃大典以及繁忙的国事操劳过度而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清妃,拜见君王!”木青衣看到风情,连忙从梳妆台前站了起来,不想却被风情一把抱在了怀中,挣脱不开。只听得风情温柔的声音自耳边想起“衣儿,要我说几次,你才肯改口叫我夫君。”

    青衣被风情搂在怀中,只觉得身子一软彻底倒在了风情的怀中,十九年来,她第一次与男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就连木无风也没与她如此过,青衣只感觉风情的怀抱充满了安全感,是她不曾有过的体会,风情抱着怀中的可人儿,一双手在她的后背不停的滑动,似乎想要将青衣融化进身子一般。

    “嗯…”青衣嘤咛一声,感觉到自己的身子火热,内心也起了一丝躁动,整个男子昏昏沉沉,她受不了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就要挣扎着从风情怀中站起,却感觉自己的风情霸道的吻上自己的唇,身子不由得再次一软,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风情内心充满了激动,他深爱的女子最终还是落到了他的手中,今夜,木青衣就会真正成为他的女人,谁也无法阻止。

    风情一边深吻,一边抱着怀中的青衣走向了床榻,他将脸色通红地浑身发烫的青衣放在床上,褪去了外衣,露出了解释的胸膛,此时,木青衣媚眼微湿,一张小嘴娇喘嘘嘘,胸部高低起伏,刺激着风情,她的只看到褪去王袍的风情快速的将床帐放下,只感觉身子一重,一道身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时间,床帐之内春光乍泄,响起了少女娇吟和男子低吼喘息之声,一直持续到深夜才肯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