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立威

    更新时间:2015-09-07 12:18:58本章字数:2384字

    木青衣变成了真正的女人,一颗心却也只为木无风留着,风情不知为何,自那日之后,在未来过湘宁宫中,似乎,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木青衣再无任何用处了。

    木青衣已经接连五日没有再见到风情。在王宫的日子没人管她,也没人欺负她,还好吃的好喝的供养着她。可这日子和金丝雀有什么区别,她觉得自己都快发霉了。

    “娘娘,这宫中好无聊。”絮儿忍不住仰天长叹。

    见她那百无聊奈的样子,木青衣觉得好笑。

    “絮儿,你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去王宫之中走动走动。”

    “走动?娘娘你忘了那日我们前来见王,那群侍卫的凶样子嘛!”絮儿撅了撅嘴,一脸的后怕。

    “絮儿你忘了,你以前是一个丫鬟,现在可是我的侍女,立妃大典上,他们都已认识你,谁敢拦你?”要知道现在清妃是君王最受宠的王妃,除了后宫那些妃子,无人敢触其眉头。

    絮儿的脸忍不住抽了抽,娘娘今日这时怎么了,为何这般自大,絮儿怕清妃有事,才不会离开。

    “我不要!”她一口拒绝。

    这么危险的事情她才不要做。

    “那絮儿你想玩什么?我可以陪你啊”清妃早已没了少女的青涩,全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气息,絮儿一时间看的呆了,

    “干什么?”要说这宫中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聊,絮儿一阵复议,在木府时还可以出去逛街,如今入了这皇宫院墙却是进了笼子的鸟儿,无处可飞。

    絮儿想了建议道;“要不奴婢陪你去喂鱼。”湘宁宫中有一个鱼池是之前风情命人建造的。

    “不去。”木青衣已经接连喂了三天的鱼了。

    再这样下去,大好的青春都被关在这宫中虚度了。

    “不然,我们出宫走走。。”木青衣眼睛一转,看向正好奇的望着自己的木青衣道“我们出府去走走?”

    “小姐,我们不能出去,絮儿现在好了,一点都不无聊。”一听清妃要出宫,紫凝可急了。

    木青衣没有说话,风情多日不来找她,她也不知道计划什么时候能够成功,怕是也早着吧。

    “娘娘,你现在已经是清妃,后宫之中有不少人在等着抓你的把柄。”絮儿在一旁提醒到。

    木青衣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她能不知道吗,后宫之中满是阴谋阳谋,一个不慎,便会尸骨无存。

    “娘娘,你看君王长得那般好看,最重要的是他对你很好,我们在这王宫日子过的很好。”

    看着絮儿一脸知足的模样青衣布满了失望,看来这絮儿已经受到了王宫的毒害,一旦自己不得势,说不得,絮儿要吃苦头。

    不过若说风情是真的对自己好,那怎么都过了五天了也没见个人影。莫不是他把自己娶回来就忘记有她这么一个人,任由着她在这湘宁宫老死也不闻不问吧。想到这,青衣对君王的一丝好感也荡然无存。

    “君王这几天怎么都不来这湘宁宫?想来并不是真的爱我。”青衣哀怨地看着絮儿。

    絮儿抚摸着她的秀发。“娘娘可千万别胡思乱想,奴婢听说君王这几天旧伤又犯了,在养心殿待着养伤呢!”

    “旧伤?”青衣知道风情在那次战争之中险些丧命,第一次进宫,便见到了风情吐血,只不过,被风情掩饰的很好罢了。“走,我们去养心殿。”

    “是。”絮儿看着青衣的背影连忙跟上。

    原来自家小姐是关心君王的。夫妻本来就应该相互关心的,看自家小姐这样,絮儿也就放心了。相信加以时日,自家小姐等临后位也并非不可能。

    一到养心殿,她们就被两个侍卫挡在了院外。“清妃,君王吩咐,他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得来打扰。”

    木青衣不知为何顿时觉得有股火在心里燃烧。她自己都不明白,她为何会这般动怒。

    原来她这清妃是空有头衔,是个摆设,这王宫的人压根没把她当一回事。

    “清妃娘娘吉祥!”恰好此时,上次迎接她的公公从养心殿中出来,看到木青衣主仆,连忙请安。

    “公公,快快请起!”木青衣低语一声,漏出一丝笑意,对这公公,她还是有着一丝好感的。

    “公公,清妃娘娘听说君王旧伤复发,娘娘很担心,特来养心殿探望君王。”

    “娘娘暂且回去吧,君王刚服了药歇息下。等君王醒了,奴才一定告诉君王,清妃娘娘来看过。”公公听了絮儿的话,脸上堆起职业的微笑。

    看他那温和的笑脸,木青衣暗道。原来是只笑面狐狸,看似恭敬有礼,对她一个清妃娘娘也是礼数周全,可说出的话就不那么好听了。

    木青衣脸色不太好看,自从进了宫中,她还未有过脾气,目的只在风情一人身上,哼,她今天就让他知道,她这个清妃可不止是个摆设,要想成功,就必须立威。

    “清妃娘娘,我们先回去吧。”絮儿见到自家小姐没动,有些害怕的看着周围的侍卫,委屈的道。

    这几日她也打听了一些王宫的情况,知道这王宫除了王爷,就是眼前的这位公公当家,君王对他极其信任,这宫中、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他在张罗做主。除非大事,不然仅凭一些小事是不会惊动君王的,都是由公公说了作数的。

    木青衣阴沉着脸,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今日她必须见到风情,不然不会离开。

    “你是君王的贴身公公?”

    “老奴正是!”

    “你是君王的贴身公公,君王说我是清妃娘娘!那到底是总管大,还是清妃娘娘大呢?”木青衣冷笑一声看着他问到。

    不止那公公,此时所有的人全愣住了。

    虽然木青衣刚刚进宫,被封为清妃,不过这王宫之中,奴才再有权,又岂能大得过当家的主子?

    “絮儿,你说是清妃娘娘大,还是君王的贴身公公大?”见所有人都愣着不说话,

    木青衣再次冷笑。

    “娘娘,这……”絮儿觉得自家小姐问的这句话太中要害了,可看着那公公有些泛红的脸,她不敢回答。

    “这什么?看来你也是不知道的。”木青衣本来也没打算真要紫凝回答。顿时再次看向了那公公。

    “公公,你说呢??”

    “当然是清妃娘娘地位尊崇,奴才哪里能比的上!”那公公,咬牙切齿,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

    “絮儿,我们走。”

    “娘娘,君王在休息。”那公公好不知趣竟再次上前将她拦住。

    “娘娘先回湘宁宫中休息,待君王醒来我去通报可好!”

    “本宫看君王还需要通传?”木青衣狠狠地推开公公的身子,奔向养心殿。

    “清妃娘娘……”

    木青衣回过头出一个明媚地笑。“本宫是清妃,公公难道你忘了吗?”

    说完,木青衣一甩水袖进去了养心殿中。絮儿也进跟着进了去。

    “公公,这如何是好。”两个侍卫不知所措地望着那名公公一脸苦涩。

    而这时,木青衣和絮儿两人早就进入了养心殿中,说什么都晚了。

    公公叹息一声,看着清妃二人的背影,暗道,怕是要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