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宁妃,你可知罪

    更新时间:2015-09-08 09:56:43本章字数:2885字

    木青衣怒气冲冲进入了养心殿,本来对那公公的一丝好感也消失不见。絮儿紧跟在清妃身后,低着头,不敢出声。

    “嗯,讨厌……君王,你坏死了……”

    “宁妃,本王真的很坏吗,哈哈……”

    清妃行至偏殿,未见到风情,便听闻一阵一阵极为暧昧的声音自养心殿中传来,木青衣瞬间呆滞,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絮儿自青衣身后探出头来,小心的望着前方床榻之上缠 ,,绵的两个人影,禁不住脸色一红,心里暗道,君王,太不知羞,不知羞。

    一时间清妃絮儿两人都没有动作,看着风情与那嫔妃在床榻之上调情,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清妃虽然在进宫之前就做好了面对这种情况的准备,不过,一个女儿的尊严不允许她妥协。

    絮儿不敢出声,生怕惊扰了君王,一边又担心自家小姐冲动,她在清妃身后轻轻扯了扯她的水袖流仙裙,暗示她,娘娘我们走吧!

    “呵呵,走,为什么要走?”清妃无视了絮儿,她看着床榻之上浪荡无比的嫔妃,心中莫名的一阵火大,也不知为何会这般,自己初次进宫的目的在这一刻彻底被她忘记,清妃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床榻之上那个拿走自己贞洁的男子抢过来,对,就是抢过来。

    想到这,清妃颤抖的身子,突然动了,向着正在寻欢的风情二人走去,絮儿吓了一跳,伸手去拉清妃,却没有拉到,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她走去。

    床榻之上,风情抱着怀中的宁妃,就要脱了王袍,好好与她亲热一番,不想这时却被一道声音打断,脸色阴沉,隔着床帐恨不得滴出水来。

    “清妃,拜见君王,臣妾得知君王旧伤复发特来此探望。”

    木青衣对着床榻之上行了一礼,语气不冷不热,说不出的刺耳。

    宁妃听了外面清妃说来探望君王,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停下了不断在风情怀中扭动的身体,矫哼一声,极为的诱惑。

    “清妃,你的好意孤王知道了,你暂且褪下,孤王有些乏了,需要休息。” 风情听到宁妃的矫哼,眼中闪过一起厌恶,转而消失不见,堆起一副笑脸对着不停勾引他的宁妃说到“嘿嘿,孤王今日就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宁妃咯咯一笑,身子再次扭动起来,躲避风情在她身上不断游走的大手,“讨厌……君王你太坏了……”

    “孤王就让你见识一下更坏的……哈哈……”

    木青衣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倾世的容颜之上,忽冷忽热,她没有想到,风情竟是如此的绝情,心中顿时多了一丝颓废,看来她这清妃根本在君王心中就没有地位可言,难道这宫中都是如此的没有人情可讲吗?

    她不甘心,若她嫁做一个平常人,只怕是丈夫正陪在她的身边,好不幸福,木青衣满是失落,她想到尸骨无存的木无风还需要她去报仇,而报仇的筹码便是她自己,若她不能将作为筹码的自己提高身价又有什么资格去迷惑风情。呵呵,想到这,清妃顿时有了勇气今日若是就此离去,只怕会成为后宫妃嫔茶余饭后的笑柄,既然如此,她清妃自上位以来,还未有过脾气,那就借这次机会,打响后宫的第一仗。

    “君王,你旧伤未愈,臣妾前来探望!还请君王一见!”木青衣哼哼一声,语气全是不满,絮儿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低头闭眼,一副模样格外的可爱,让人怜惜。

    正要有所动作的风情再次听到木青衣的问话,眉头不禁一皱,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宁妃心中暗喜,她知道风情动怒了,清妃怕是有苦头吃了。果不其然,风情匆匆套上一件衣服,打开床帐,看到依旧跪倒在地,没有动作的木青衣,语气变得异常冰冷。

    “清妃,孤王的话你是没有听到吗?”

    絮儿见到君王,连忙跪倒在地,行跪拜之礼,风情直接将其无视,眼睛充满怒火直盯着没有回话的清妃,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他的话,他倒要看看今日清妃想要干嘛!

    “君王,臣妾听闻你旧伤复发特来此探望,怎么有错吗?”清妃不卑不亢依旧跪在原地,她抬起头,直视风情,想要从中看出他是否真的如此绝情。

    “是,你没错,现在你看也看过了,孤王乏了,你退下吧!”风情对着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来人,安公公”

    “唉,奴才在。”

    早在殿外急得团团转的安公公,听闻君王叫他,不敢耽误,连忙冲进养心殿中。

    “送清妃回宫,下次,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不然你提头来见我!”风情,着实怒了,之前交代无论是谁都不能让他进来,以免打扰他和宁妃的好事,没想到这安公公办事竟是如此不利,风情语气冰冷,谁也不敢怀疑他的话。

    “奴才明白,奴才明白!”安公公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手中的浮尘险些掉到地上,“清妃娘娘,随奴才走吧!”

    木青衣看了一眼走向自己的安公公,眼中闪过一起不屑,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走至君王身前,静静地盯着风情,没有说话。吓坏了一旁的安公公,这风月国中,怕是敢如此直视君王的也只有她一人吧!

    “木青衣,你最好离开,孤王今日还有要事处理,不要误了我的大事!”风情任由清妃盯着,没有丝毫的悸动,在他看来,任何人忤逆他的话,都是对他的不尊重。

    “哼,这就是你要干的大事?”木青衣再也忍受不了风情的无视,她冲上前去,一把拉开沙帐,露出了床榻之上赤。身。裸。体的宁妃,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

    宁妃尖叫一声,连忙扯过被子挡在了身前,脸上满是兢惧,她没有想到清妃竟然如此大胆,在君王面前还敢如此放肆。

    “啪!”

    “放肆!”风情一张脸能够喷出火来,一巴掌打在清妃脸上,怒喝一声,“清妃,你真当孤王不敢杀你吗?”

    清妃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风情会突然对她动手,呵呵,果然是妃子有情,君王无意,这天下王室一个模样,冷酷无情。

    “娘娘……”

    “絮儿褪下……”清妃止住了想要冲过来的丫鬟,泪水打湿了脸颊,脸上经过泪水的洗刷,火辣辣的疼。

    宁妃将一切看在眼中,微微翻了翻白眼,嘴角浮起一抹得意,哼,忤逆君王,自讨苦吃。

    “呵呵,”清妃捂着被风情打过的脸颊,冷笑一声指着床榻之上的宁妃向着风情问到“君王,这就是你要干的大事?”

    一时间安公公等人听了清妃的问话,吓得险些跪倒在地这清妃好不知天高地厚,这种话竟也说的出口。

    “你,你,清妃你太过分了!”风情一张脸忽明忽暗,没有说话。宁妃忍受不住,脸色通红,什么叫干大事这不是明摆着是骂自己嘛!

    清妃撇了一眼拿被子遮挡身体的宁妃,痴笑一声“宁妃,你可知罪?”

    “我哪里有罪?”宁妃听到清妃的质问,立刻针锋相对,哼,宁妃纵横后宫这么些年,又岂会让一个新进的小小妃嫔吓到。

    “呵呵,宁妃,君王旧伤复发,身子需要静养,我们做妃子有义务对君王关心照顾对也不对?”清妃站到床榻之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蹲在床上的宁妃,语气冷的发指。

    “对,你说的没错,照顾君王本就是我们妃子的指责所在……”木青衣没有理会宁妃充满讨好风情地话语,直接看向了一旁低头不语的安公公道“公公,本宫有一事不明,还请安公公如实相告。”

    此时安公公已经知道,眼前这位清妃天不怕地不怕,君王的旨意都敢忤逆,他一点架子也不敢摆,看了一眼没有阻止的君王道“清妃娘娘有话就问吧,奴才知无不言。”

    “好,本宫就问你,对于君王的旧伤御医有有说什么禁忌?”清妃紧盯着安公公,生怕错过一点细节。

    “娘娘,御医确实说了禁忌之处,奴才这就讲给您听”安公公皱着眉想了想,看了一眼没有动作的君王对清妃说到“一,忌辛辣,油腻。二,忌酒,忌怒。三,忌女色,禁欲。四,忌……”

    “安公公,不要再说了……”清妃脸上漏出一丝笑意,挥手阻止了还要说下去安公公,扭头看向了床榻之上的宁妃,娇呵一声

    “宁妃,你可知罪?”

    一时间众人愣住,随即漏出一副了然的模样,本来脸色阴郁的风情,看向清妃的眼中多了一丝莫名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