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清妃之名

    更新时间:2015-09-08 09:57:40本章字数:2418字

    “宁妃,你可知罪?”木青衣颇有一副后宫之主的模样,看的安公公心里一阵琢磨,清妃如此,君王反倒是平静,似乎有还有种赞赏的意思,看来后宫的风向因为清妃的到来,有所变化啊。

    清妃不知道安公公心中已经开始动摇,而且十分看好自己,她的一颗心思全在宁妃之上,这次若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以为自己是个软柿子不成!

    宁妃彻底呆住了,她没有想到清妃心机是这般深,满以为这次她会稳胜清妃一筹,却不曾想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次算是载到了清妃手里,因为她根本就无法推辞,难道要说是君王要她如此的吗?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清妃见宁妃语塞的模样,心头暗笑,她自然明白,这一切都是风情占为主动,宁妃只不过是配合接受罢了,她就是算准了宁妃无话可说才敢这般放肆,不然若找不到一个借口,风情绝不会饶了她的忤逆之罪。

    “安公公,不知后宫妃嫔之中可有管教之法?”这次的机会绝不能就此丢掉,这一次既然闹了,就要闹得很大,她木青衣的名头在这王宫之中要占的一席之地。

    “这,”安公公心头一阵,看来这次清妃是想往死里整宁妃,隐约还有种想要掌管后宫的模样,他为难的看了一眼风情,却见他一副与我无关的某样,顿时无奈了,自己这个总管当的太憋屈,他们一家人的事情让他这个外人怎么说,更何况还是一群主子,自己若是看不清形式,只怕是会暗中得罪一些人了,毕竟这里才两位娘娘,后宫之中有权有势的多了去了。

    “怎么?没有是吗?”清妃哧笑一声看向了一脸平静的风情说到“难怪宫中这些妃子如此放肆,竟然连旧伤复发的君王也不肯放过,原来是没有一套正规的律法。”

    “君王,臣妾上奏早早命人制定一套适合后宫的律法,来严谨后宫妃子,望君王批准!”

    风情好奇的看着一脸严肃的清妃,听到她要上奏的内容,脸上浮起一抹笑意“清妃,你的提议,孤王会考虑,不过今日之事就算了吧,给孤王一个面子如何?”风情知道今日清妃是来找事的,没想到竟碰到了宁妃这个冤大头,想来也不能伤了宁妃的心,风情只好开口将此事了结。

    果不其然,床榻之上的宁妃听到君王如此说,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连忙磕头谢恩,却不想没穿衣服,惊呼一声再次扯起被子遮住了无线春光。

    风情见到清妃还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某样,顿时一阵头痛,他没有想到这个看似老实乖巧的木府二小姐竟是这般难缠,只好再次开口道“宁妃,像清妃谢罪,担保日后不会再犯此事。”

    “君王,我。。”宁妃听到风情竟然要她向清妃谢罪,就要拒绝,不过硬是被风情瞪了回去,只好一脸不甘的对着木青衣道“妹妹,是姐姐糊涂了,打扰君王休息养伤,险些犯下大错,姐姐以后不敢了,还请妹妹放心。”

    木青衣看着皮笑肉不笑的宁妃,并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反而满脸笑意的做到了床榻之上拉着宁妃的手,道“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们都是君王的妃子,均是为了君王的身体着想,之前若是有哪里得罪了姐姐,还请妹妹不要放在心上,青衣是个新人,但也知道尊卑之分。”

    站在一旁的风情等人,看着二人心照不宣的对话,险些笑出声来,之前还是一副要死要活的两人,现在却变成了多年的好姐妹,这种虚假演技,宫中多了去了,想当年,宁妃可是真正的踩着好姐妹一步一步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这点演技如果都没有的话,怕是早已做了其他妃子的垫脚石了。

    “行了,宁妃,你快些穿上衣物,回宫去吧,孤王真的乏了!”风情皱了皱眉,显然是厌恶了两人的虚言假意,忍不住开口撵人了。

    宁妃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她微微起身将床帐放下,清妃也已经从床榻之上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笑意隔着床帐看着里面慢慢穿衣的宁妃。

    一时间,养心殿中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宁妃穿衣的索索声,不大时,宁妃已经从床帐之内走了出来,向着君王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看向了一旁的木青衣的道“妹妹,随我一起离开吧?”

    不待木青衣回话,风情不耐烦的开口道“清妃留下,所有人都走吧”说完风情扫了一眼不甘的宁妃对着安公公道“你若再放外人进来,提头来见我……”

    “嗻,奴才明白,奴才明白!”安公公连忙开口应下,他知道若是再来一次,他这个脑袋也该搬家了。

    “臣妾告退!”宁妃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养心殿。

    “絮儿,你也离开吧!”清妃看到低头不语的絮儿,对着一旁的安公公道“安公公,麻烦你将絮儿送回湘宁宫。”

    “嗻,清妃娘娘放心,奴才一定会安全将絮儿姑娘送到的!”安公公自然知道清妃担心的是什么,这宫中的事情,他可是一清二楚,既然清妃娘娘有拖,他自然会全力去办,絮儿由他去送,再安全不过了。

    “行了,都退下吧!”风情经过这一闹真的有些乏了,挥手褪去了安公公与絮儿,向着床榻走去,清妃上前抓住了他的胳膊,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坐在床榻之上,一时间养心殿再次静了下来。

    过了好久,风情主动伸出臂膀轻搂木青衣的腰肢,忍不住一声叹息“还疼吗?”风情一改之前的冷漠,左手弗过清妃的脸庞,温柔的问道。

    “君王,你当真下的去手。”清妃侧头躲过风情,痴痴的望着风情,眼睫毛微微颤抖,充满了委屈,“我不知为何看到你与宁妃在一块,就这般难受。”

    风情不信,他自然明白木青衣当初进宫是为了什么,无非是为了借风月君王之力替木无风报仇,若说风情是否真的喜欢清妃,这是无需质疑的,不过,风情并非什么人都肯接受,他最恨的就是被人利用,而这个想要利用他的人,还是他最喜欢的女人,呵呵,自从那夜夺了她的贞洁之后,风情就开始躲避清妃,木无风的仇就算清妃不入宫,他一样会出手,因为他是风月君王,风月国唯一的王。

    木青衣看到风情一脸孤疑之色,不由得自嘲一笑“是臣妾多虑了,呵呵。”说完不看风情,就要起身离开。

    “衣儿,如果你是真心对我,我又怎会负你!”风情看到清妃伤心的某样,一把将其拦在怀里,心中忍不住一痛,他不知怀中的女子到底是如何的想法,有时他常在想,我若不是君王,便带你离开,种一亩良田,生儿育女,岂不好过现在?

    清妃听到风情所说,身子一滞停了下来,她转过身子看着风情的眸子,认真的道,“给我时间,我会选择将他忘记。”风情呵呵一笑,“既然如此,我便答应你,只要时间一到,我会替你为他报仇。”

    风情说完顺势将木青衣拉倒在床上,床帐放下,抱着清妃沉沉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