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玉妃娘娘

    更新时间:2015-09-08 09:58:25本章字数:3126字

    安公公得了清妃娘娘的吩咐,自然不敢怠慢,安排好驻守养心殿的一群侍卫,就要带着絮儿前去湘宁宫,临走之时还不忘对着一群侍卫吩咐

    “传我王旨意,任何人不得进入养心殿否则,杀无赦!”

    “请安公公放心,我等一定誓死守卫君王。”一群侍卫听了安公公的话,身子齐齐一震,只要有了君王旨意,在这风月国再无他们需要顾忌之人。

    “絮儿姑娘,我们走吧!”安公公对着胆小的絮儿微微一笑,“絮儿姑娘不要怕,他们只是保卫我王而已。”

    “嗯,”絮儿低着头应了一声,若不是担心自家小姐,她早就离开了“安总管,我们走吧!”

    “呵呵,”安总管看了眼还是害怕的絮儿,微微摇了摇头,心里暗道,絮儿是摊上了一个好主子,不然怕是无法再这宫中存活。宫中世人皆是想象的十分美好,可他们不在宫中,又如何能真正了解这宫中险恶。

    安公公怕絮儿遇到危险,一直送到她湘宁宫中,而后转身离开的安公公再次折了回来,对着沉思了一下,对着湘宁宫的数名护卫道“传君王与清妃娘娘口喻,遇到对湘宁宫试图不轨的人,直接杀无赦!”

    湘宁宫的一群侍卫连忙跪倒在地,齐声道“谨遵君王娘娘口喻,杀无赦。”

    安公公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四周,对着还未进宫的絮儿大声说到,

    “絮儿姑娘,杂家这就走了,你放心,有君王和娘娘的口喻,这王宫之中无人敢动你。”安公公大笑一声,声音极为的奸细,不过听在絮儿的耳中确实动听。

    絮儿哪里还不明白安公公的意思,她当即对着远去的安公公道“公公,谢谢了!”

    安公公,扬了杨手中的浮尘,没有回头,他不知自己这般做是对是错,宫中本就是弱肉强食,这种事情他见多了去,只怕今日的这番作为已经得罪了某些人了。唉,清妃,杂家答应了木老将军,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絮儿进了湘宁宫,坐到了宫中的花园里,双手托腮默默的发呆,这宫中真是一点都不好玩,她想到了以前在木府之时,与自家小姐一块荡秋千,一块逛街,一块赏花的快乐时光,忍不住一阵怀念,絮儿捡起一块石子扔进了小湖之中,荡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

    就在安公公走了不久之后,湘宁宫的周围闪过几道偷偷摸摸的人影,瞬间消失不见,唯有宫前的一群侍卫认真的守卫着湘宁宫,不曾动摇。

    一处浮华程度丝毫不逊于湘宁宫的巨大宫殿之中,床榻之上正躺着一名绝世女子只不过被一层竖起的薄纱轻轻隔开,看不清面容罢了。

    “娘娘,有消息了!”一名宫女走至薄纱跟前,恭敬的弯腰对着那名女子说到。

    “说。”那名女子似乎非常的气氛,语气极为的冰冷,吓得那名宫女身子一颤,不敢怠慢,连忙开口道“启禀娘娘,消息传来,大内总管安公公亲自送清妃娘娘的丫鬟絮儿回宫,清妃娘娘没有跟从,另外,安总管走的时候他说,他说……”

    宫女说到这里,没敢在继续说下去,生怕惹怒了她的主子。

    “吞吞吐吐,快说……”那名娘娘见到自己宫女的模样,忍不住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

    “安公公临走之时似乎发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他说传君王和清妃娘娘口喻,任何试图接近湘宁宫的人,杀无赦……”

    “杀无赦……”那名娘娘气急反笑“安金城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

    “来人,备骄,本宫要去漱玉宫,去拜访漱玉姐姐……”

    “是,宁妃娘娘。”那名宫女听了连忙退了出去,制备娇子了。

    原来这位娘娘竟是宁妃,看来,湘宁宫周围的那些探子便是她埋伏地了。

    不多时,一架极为豪华轿子出现了,宁妃此时已经换好了衣物向着漱玉宫走去,一路之上,宁妃不断思考该如何向玉妃娘娘提起此事,若说这宫中谁的口碑最好,那便是漱玉娘娘了,漱玉娘娘本是当朝宰相上官宇文的独生女儿,乃是当之无愧的书香门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是,漱玉娘娘不争名夺利,性情醇厚,特别受到君王的厚爱,是所有人看好的未来后位继承者。

    宁妃此次前去漱玉宫,是去探探漱玉娘娘的口风,看她对清妃如何看待。

    轿子行驶了一段时间,停了下来,“宁妃娘娘驾到!”

    漱玉宫外的一群侍卫奴才见到以后通通下跪行礼,

    “平身,无需多礼!”宁妃虽然狂傲但她不傻,这里是玉妃娘娘的地盘轮不到她来作威作福,宁妃说完,便从轿子之上下来,向着漱玉宫走去,刚刚抬腿,便看到前方一名身着青色长袍,秀发散在背后的女子在一群丫鬟的簇拥下向着宫门走来。

    “漱玉姐姐,想起妹妹了。”宁妃看到来人,面色大喜,急忙上前迎了上去“姐姐,你怎得亲自出来,妹妹可担不起大驾啊……”

    玉妃娘娘轻笑一声,拉着宁妃的手向着内宫走去“妹妹,说的哪里话,你能来我这漱玉宫,姐姐便是高兴呢!”

    上官漱玉,不愧出自书香世家,气质明显与人不同,散发出令人信服的气息,不然这宁妃怎会和玉妃成为姐妹?玉妃娘娘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绝色,是一种不同于木青衣的温柔端庄之美。

    待到二人进宫坐下,玉妃娘娘派人上了茶水,两人寒暄一阵,玉妃娘娘开口道“妹妹,不知今日来姐姐这有何贵干呢?”

    宁妃听到玉妃娘娘问话,放下了手中的被子,轻叹一声“姐姐说的哪里话,没有事我便不能来姐姐这里坐坐吗?”

    “你这妮子,行了行了,有事快说吧,晚些我还要去为君王熬药!”玉妃听了宁妃的话掩嘴娇笑,这妮子,哪次不是碰到无法解决的事情才来找自己的。

    “姐姐,不要在嘲笑妹妹了,我说便是。”被玉妃直接点破,宁妃矫哼一声脸色变得通红,有些不自在,“姐姐,你要为我做主啊!”

    宁妃说着,声音变了,忍不住提袖擦拭泪水,仿佛一肚子委屈找到了可以诉说的人儿。

    “妹妹,你这是作甚,有话说就是了,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玉妃不忍,真以为宁妃遇到了什么委屈事情见到清妃还在哭泣当即开口道“好了好了,姐姐为你做主,不要哭了,堂堂一个宁妃娘娘竟像个孩子似得哭泣,不怕被下人笑话。”

    宁妃听到玉妃娘娘答应为自己做主,连忙停止了哭泣,抬起头,露出梨花带雨的小脸看向了玉妃道“还是姐姐为人好,妹妹以后受了委屈,还来您这诉说。”

    玉妃看到宁妃转变的如此之快,顿时哭笑不得“快些说说受了什么委屈,我也好帮你看看,你这妮子,跟姐姐还耍什么心机,你若是出了事。姐姐还能不管是怎么着!”

    宁妃听了玉妃娘娘的话,心里着实很是感激,她心里清楚,玉妃娘娘确实拿她当姐妹们,有几次宁妃得罪君王,都是玉妃出头,才得以饶恕了她自己。

    “姐姐,你可知新进的妃嫔?清妃娘娘?”宁妃提到清妃的时候忍不住哼了一声。

    “哦,清妃娘娘,不就是木家二小姐吗?神武将军的妹妹木青衣吗?”玉妃娘娘提到神武将军之时,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可惜,这神武将军去的真是可惜啊。

    “对,就是她!”宁妃添油加醋的将今日的事情说了一遍,在玉妃面上,将清妃说的一无是处,尤其是讲到清妃向安公公请教后宫规法之时,眼中能冒出火来。

    玉妃娘娘将一切看在眼里,身在后宫之中的她深知妃嫔之间的争斗是如何的激烈,宁妃地话也不能全信,不过她心底也是一阵惊讶,没想到这清妃如此大胆,不但敢忤逆君王的意思,还敢惩治妃子,看来,后宫之中终于出了一个有望后位的女子。

    “妹妹,行了,不要生气,”玉妃娘娘微微一笑,“你也有不对之处,你明知君王旧伤复发,还要与他做那种事,清妃关心君王体质,能不生气吗?”

    “姐姐……”宁妃听到玉妃这般为木青衣开脱,不满的矫哼一声“你怎么静帮着外人说话……”

    “妹妹,我哪里帮着外人说话了”玉妃娘娘苦笑一声“好了,改日我便去见见清妃,看看她是否如你所说那般不堪!”

    “行了,妹妹,我要去为君王熬药了,你是呆在这还是先行回宫?”玉妃娘娘从座位上站起,对着有些生气的宁妃说道。

    “姐姐要为君王熬药,妹妹就不打扰了!”宁妃也站了起来,“姐姐这般上心,妹妹也不能落后,我去衣坊挑些布料去为君王做件衣服,就不打扰姐姐了。”

    玉妃娘娘见宁妃如此上心,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去吧,去吧,难得你这么有心,有空到我这坐坐,诺大个漱玉宫显得冷清了。”

    宁妃恩了一声,便起身告辞了,玉妃娘娘也不耽误,吩咐宫女取了药材,就进了偏殿去亲自熬药了。

    还未开始生火,只听得外面一阵跪拜之声,不由得露出苦笑,今日这是怎么了,漱玉宫竟是这般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