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委屈的泪

    更新时间:2015-09-11 20:12:10本章字数:2133字

    陈二狗买鸡翅回来,一打开门,就看见沐美婷站在床上,拿着她的一只高跟鞋做麦克风,面对着没有打开的电视机,醉醺醺地唱歌。

    她边唱边扭动腰肢,左三圈,右三圈,屁股扭扭又三圈。

    而一头靓丽的秀发也随着身体的摆动飞舞着,在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

    这个场面绝对劲爆,陈二狗关上门,张大嘴巴,痴痴地欣赏着,差点流鼻血。

    “哇,好美啊!这才对嘛,要发酒疯,就发这样的香艳酒疯,其实也挺好的,嘿嘿!”陈二狗目不转睛地看着来自现场直播的辣舞。

    正当陈二狗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沐美婷却停止了,像个蛇精病似的从床上跳下来,站在电视机前,双手相扣,玩起了新闻主播:

    “各位观众,现在插播一条新闻,大明星沐美婷在西餐厅就餐时,遇到一老年粉丝过来要签名,沐美婷不但没有给其签名,反而抽了老年粉丝一耳光,这就是轰动一时的沐美婷抽耳光事件,事后她遭到到万千粉丝讨伐,还被封杀,身败名裂,人人得而诛之”

    “嘎?什么情况”陈二狗愣住了,“她为什么编造这种故事诅咒自己呢?不对!看她喝得烂醉如泥,一看就是借酒浇愁的,莫非此事是真的?”

    这时,沐美婷伤心地叫起来,“这不是真相,你们都欺负我,呜呜,我好冤啊!我好冤啊!”

    她缓缓蹲下来,抱头痛哭,哭得肝肠寸断!

    陈二狗的神色凝重起来,似乎真有此事!

    他忽然间有点心疼她,是啊, 明星是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果一时疏忽,做出什么有损自己形象的事情,肯定会遭群攻!

    可是,看她那一双幽怨的眼神,似乎此事另有隐情?!

    想到这里,陈二狗走过去,把她拉起来。

    她一抬头,他看见两行委屈的清泪从她脸颊顺流而下!

    “婷婷不哭,乖哈!”陈二狗拿起买鸡翅时附赠的纸巾,亲自给她擦拭眼泪。

    沐美婷抽噎了一下,却又紧紧地抱着他,惊慌失措地道,“爸比,婷婷好害怕,你带我离开这里吧,呜呜!现在所有的人都欺负我!”

    “没事了,没事,来,这是你最爱吃的鸡翅!”陈二狗打开包装,捏着一根鸡翅,朝她嘴里送。

    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陈二狗心想,她一个弱女子,不知道承载多少委屈和辛酸,明星耀眼的光环下,其实更多是无奈吧?

    进招待所之前,她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呕吐出来了,所以现在感觉特别饿,一口气吃完了所有的鸡翅!

    陈二狗无微不至拿出纸巾地给她擦拭嘴角的油渍,想想今天的奇遇,他恍若隔世,也许这件事情对老头子讲他都不相信!

    “婷婷要睡觉了,爸比,给小公主讲故事!”沐美婷婷拉着陈二狗并肩躺在了床上。

    陈二狗叹道,“我的姑奶奶,你啥时候能醒过来呀!”说到这里,他倒是很期待。

    她喝醉发酒疯时像个调皮可爱的蛇精病,不知道酒醒后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沐美婷缠着陈二狗让她讲故事,陈二狗只好一边拍着她的肩膀,一边胡编乱造一些故事哄她入睡。

    随着时间的推移,沐美婷婷安静下来,进入了梦乡。

    而陈二狗眼皮也开始打架,粘稠的睡意来袭,终于也掉进梦乡,无法自拔了!

    陈二狗睡觉向来不老实,睡着睡着,他便搂抱住了沐美婷,并且还将一条腿搭在了她臀部。

    一夜无话。

    第二天,沐美婷缓缓醒来,揉揉惺忪的睡眼,赫然发现身边睡着一个陌生男子,而这个男子还搂着她,一条腿又搭在她身上。

    下一秒!

    “啊——!”沐美婷一下可叫起来,然后触电般挣脱陈二狗,蜷缩在墙角,惊慌失措地环顾周围环境,看样子,这是一个招待所。

    那么,他到底是谁呢?

    沐美婷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她包装好自己去酒吧买醉,喝得烂醉如泥,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想到这里,沐美婷花容失色,下意识地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这才如释重负,幸亏这个男子没有对她做出更加过分的行为。

    她再次打量着陈二狗,见他穿着背心和民工专属的迷彩大裤衩,便知他是刚进城的乡下人!

    但是,她和一个小农民会能有什么样的交集,致使他们同床共枕呢?

    莫非他是趁她喝醉之后,想占她便宜?可是,自己的衣服还是穿在身上的呀。

    不过,搂搂抱抱,也算是占便宜啊!

    想到这里,沐美婷心中的不解和惊慌被怒火完全覆盖,她懊恼地拿起枕头去砸陈二狗,“喂,你谁呀,干嘛和我睡在一起!”

    陈二狗睡得像个死猪,翻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混蛋,无赖,你给老娘醒醒!”沐美婷拉着他胳膊,企图把他拉醒。

    可是,陈二狗毕竟是男的,她拉得精疲力尽,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依旧睡得很“任性!”

    陈二狗睡觉有个特点,除非是他自然苏醒,否则,任何人都休想把他叫醒!

    沐美婷在床上使出各种手段,捏他鼻子,用头发捅他鼻孔,摇晃他肩膀,踢他屁股,结果都不管用!

    反正她如今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不是了,她才不怕他呢!

    她气得眼来汪汪,快要崩溃了,难道就是因为她最近遭到封杀,遭到大家的唾弃,他就可以欺负她嘛!

    沐美婷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陈二狗才缓缓醒来。

    见他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沐美婷便骑到他身上,双手掐着他脖子,疯狂地质问道,“你都对老娘做了什么,如实招来,饶你不死!”

    “咳咳!”陈二狗咳嗽了两声,他似乎还在发癔症,又“嗯?”了一声,结果还是没反应。

    “呜呜,混蛋,你倒是说呀,你对我做了什么!”沐美婷被气哭了,他揪住陈二狗的两只耳朵,把他的脑袋拉了起来。

    “你想干嘛!?”陈二狗彻底清醒过来时,一下可叫起来。

    沐美婷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一跳,本能地从他身上滚到一边,半卧在床,她双掌上翻,一前一后,摆出一个“咏春拳”攻击招式。

    同时眨巴着长长的睫毛,外强中干地说,“你,你别过来,我,我可是拍过咏春的女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