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高冷女神的小女人心态

    更新时间:2015-09-29 23:58:42本章字数:2272字

    驻足站在距离她们大概十米左右的位置,我知道想要躲避已经不可能,因为她们姐妹俩似乎早都已经发觉到了我的身影,所以更像是站在楼下等待着我的到来。

    刺骨的冷风袭面而来,晴雨见我身上背着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于是当即便快步冲到我的面前,面露不满的指着诺夕问道:“姐夫,你背上背着的这个女人是谁呀?”

    我瞥了一眼正双手掐腰虎视眈眈盯着诺夕的晴雨,又下意识的看向站在远处的于叶,不同于晴雨的是,她的表现十分镇定,并带着微微的笑意凝视着我,好似眼前的一切事物都与她无关。这终究会让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无论如何我跟于叶之间都存在过一段很长时间的恋爱经历,她的淡漠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好似她从来都不曾真心对待过我,否则正常人根本不会有着这种体现。

    我并没有勇气去跟于叶打招呼,于是便回头正视着晴雨,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晴雨皱起了眉头,随即傲娇的挺了挺小蛮腰,口无遮拦道:“什么叫又……就算你不欢迎我姐,那也不用对我用这么厌恶的眼神吧,又不是我跟你分手的!”

    我有些无语撇了撇嘴,但于叶也根本不会在意晴雨的大大咧咧,很快便走上前来,目光在诺夕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即带着一丝让人难懂的笑容说道:“本来我是打算来你这边找些东西的,所以晴雨就跟着一块来了,既然你不方便的话,那我们就下次再过来吧!”

    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她,可值得肯定的是如果于叶此时跟我说,她此行的目的就是纯粹的为了来看一看我,那么我想自己今天一定会着有很好的心情!只是她并没有这么说,甚至连开口询问诺夕是谁都没有……

    我有些沮丧,但还是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平静,对于叶说道:“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剩下的那些东西我都给收拾好了!”

    “呵呵,看来你是很希望我早点儿把那些属于我的东西全部搬走了!”于叶有些失神的看着地面上那因为寒风吹动的残枝,随即将凌乱的发丝别在耳边,继续说道:“算了吧,反正也都是一些过气的衣服,不要也罢!”

    “嗯,随你吧!”

    于叶轻轻点了点头……

    目送着于叶跟晴雨的身影逐渐消逝在道路的尽头,我有些说不太清自己此时的心绪,但好像有那么一座城堡,在刚刚建立而起的时候又瞬间崩塌,它让人在惊喜的同时,又感受着痛苦的折磨!

    诺夕不知何时苏醒了过来,忽然间在我耳边说道:“刚才那个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诺夕,发现此时的她已经醒来,于是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诺夕给我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道:“我一直就没睡啊!”

    “一直就没睡!!!”看着诺夕那小人得志般的笑容,我忽然间好像意识到了自己跳进了她设计的圈套般,于是当即指责她道:“你这人也太不地道了,醒了还在装睡,让我自己面对这份误会不说,我一路背你这么远快累成傻逼了,你对得起我吗?”

    诺夕理所当然的笑着,而我却懂得她刚刚装睡的行为,其实对她来说是最明智的,如此一来便不会把自己卷入到我的是非中来。

    可似乎从她的言语中来看,她装睡的目的绝非如此单纯,但她这种不地道的行为,真的很让人无语,我实在很难想象长着如此一副完美的脸蛋儿的她,居然内心深处还藏掖着这种不光彩的小心思。

    她从我身上轻轻一跃下来,动作行云流水十分的敏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生过病的人,这让我很难跟刚刚那副林黛玉似的她有所联系,于是便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问道:“我说你该不会从在诊所的时候,就开始装睡……一直装到现在吧?”

    “关键就有人傻乎乎的相信!”

    “我靠!”我下意识爆了句粗口,被诺夕欺骗的这种感觉让我啼笑皆非,忍不住问道:“老子好心帮你,你出于什么样的动机,骗我有一点儿意义吗?”

    “有,当然有意义了!”诺夕用着幽怨的眼神瞪着我,说道:“顾小枫,别把我当个傻子似得来回忽悠,你跟你那个姓关的朋友都不是什么好人,骗我两千块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之前不说,是看在你把钱还给我的份上。可现在你实在让我忍无可忍了,我都跟你说过我不去看病了,你非把我背去!”

    我震惊的看着此时处于暴怒状态下的诺夕,原来她早就知道那两千块钱是我放在她家门口的,所以当晚给我发短信说报警,就算是一种暗示?但在我看来那根本就是一种戏耍,而且此时的她,与之前她那高冷女神的形象,在这一瞬间被颠覆,甚至让我根本不敢置信眼前站着的,跟我之前背去的卫生所的两个人身上有任何的共通。

    也实在想象不出这得多高深的演技,才能把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类型,给塑造的这么有灵魂,而那些在我认为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却不曾想在诺夕的眼中就成了深仇大恨,女人的心思实在让人难以捉摸,毕竟我对她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这才终于回过神来,哭笑不得道:“所以……你自导自演,给我来了这么一出戏,目的就是让我背着你走上一公里的路程作为报复吗?”

    诺夕眨着眼睛,似乎强行给自己找个借口,说道:“本身就是你做错事在先!”

    我感觉诺夕的逻辑很有问题,便继续说道:“这倒真新鲜了,你这就是典型的过河拆桥,懂吗?把你送去看病倒成了我的错了,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昨晚你也完全可以不帮我的,甚至根本都可以不把车借给我开,你不觉得这很矛盾?”

    诺夕沉默着,片刻后,才道:“我没你那么铁石心肠,所以不会把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战争,牵扯到无辜的人身上!”

    “战争……用词别这么恐怖成吗?”

    诺夕幽幽看着我:“反正,我就是让你看看欺负我的下场是什么样的!”

    说罢她便径直的转身离去,而看着诺夕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楼道中,我真不知道此时该以怎么样的心态去评价她的行为,说她城府太深却又做的那么幼稚……

    可我直到此时,都还没缓过神来,真想不到平日里我所看到那个不食人间烟火高冷女神,真实面目却是如此的小女人心态、爱记仇,还是如此的蛮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