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子

    更新时间:2015-09-20 19:58:10本章字数:3476字

    三界之上,九霄神殿。

    他,一身九龙金缕丝袍,周身仙气缔绕,散发着一种撼震天下的威严,傲视群雄,让人无不颤抖!他,便三界之主, 昊天大帝!

    他,眼如寒星,不卑不吭,尽管此刻面对着千万魔族大军的进攻,一袭金缕龙袍早已染成血色,顺着金丝的刺绣滴落,好似盛开的朵朵娇艳欲滴的红花,无比腥艳!

    但他依旧神情淡然,一手捂住胸前,另一只手拿着他的武器,一把占满煞血的碧玉骨扇,神情淡然的看着前方站着的一位窈窕白衣女子!因为他想不通,为什么她要给自己下毒!

    她,肤如凝脂,眉目如画,三千青丝如上好绸缎般倾泻而下,一身宫装的白衣连裙包裹着娜娥多姿的娇躯,犹如一朵出水的芙蓉,明艳动人,倾国倾城!

    在她的左右身后,密密麻麻的站着身着黑色斗笠的黑衣人,看不清的面目下,发出野兽般”吱吱”的怪叫,拿着兵器的手,是野兽般恐怖凶煞的长爪,不停的挥舞着,好像都恨不得冲上去撕裂眼前这个男人,却因为等待他们王的命令,而不敢上前!

    “咳咳…为什么?你是魔界的人?”他淡漠开口了,语气中没有愤怒,有的,仅仅是淡然,因为说话牵动的伤势,连声咳嗽起来!

    “不…对不起,谢谢你对我的好,可是…我有我的苦衷,对不起…!”她不敢去看眼前的他,浑身颤抖着,泪如雨般低头洒落在地,要是时间能够重来,她情愿中毒的是她!

    “哈哈,天帝,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不过我也算佩服你了,身中三界第一奇毒“九硝骨散”,传说圣人都无解的奇毒,没想到你竟然坚持了这么久,还杀了我这么多魔将,真不愧是三界以来最神秘,最强大的帝王!”

    魔王一袭死神大衣,全身包裹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清的实际面容,发着渗人阴冷的口音继续冷笑说道:“要怪就怪你太多情,修行千万年,差点成圣,却被自己的女人暗算,哈哈……造化玉坠,你终于是我的了,哈哈……”!魔王说到这儿,从手中拿出两个发光的玉坠,形似蝴蝶状,上面道道七彩之光流转,神圣之极!

    “咳咳……原来如此”!他连声咳嗽起来,当初他登帝化神,三界道祖鸿从天而降,赠予他鸿蒙至宝”造化玉坠”,玉坠分一阴一阳,可颠倒乾坤,震压三界,助其修行,至身成圣!是三界神魔梦寐以求的宝贝!

    初与她相识,她还是下界的一名凡人,那年他下界巡视,正巧西湖畔边妙音入耳,他寻觅之去,看见花丛中欢笑的她,落舞翩翩,婉若天上的星辰,深入他的心,让他沉醉,那是他修行千万年第一次动情!

    他带着她到了神界,传给她无上修真法诀,为了能让他在神界中得到其他神王认可,为了她能长久陪在自己身边,他不惜动用三界至宝“造化玉坠”的鸿蒙力量,为她褪去凡胎,永生不老!

    造化玉坠本为阴阳两半,他递给她另一半,“这就是当我送你的定情信物吧,喜欢吗?”他看着她,温柔的问道!

    他看着蝴蝶状的玉坠,七彩祥光流转,美不胜收!他羞涩点头,那时的她,根本不知道这有多珍贵!

    后来她在一次修行中不小心被歹人所发现,各路神王眼馋玉坠,被他发现,暗中灭了对她不利的人,各路神王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可为了贪欲,各路神王不惜三界安危,合力打破了魔王封印,一时间天界被魔气侵占,三界动乱,而她更是被魔王所利用,这才有了下毒之说!

    因为他的身边从来没有任何女人和侍卫,只有她,他为她,很痴情,她为他,很专一,只是造化弄人,她无意伤害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弟弟能够复活!

    “事不宜迟,杀了他吧”!魔王冷冷的说道,后面的魔军蠢蠢欲动,不断哀嚎怪叫,他们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都恨不得冲上去亲手杀了三界之主的他,魔人们想想都觉得激动!

    而这时,她挡在了他的身前!

    “不,魔王,你答应我的,你只要两个造化玉坠,不会伤害她的,你还会帮我复活我弟弟的,这都是答应我的”!她苦苦哀求起来,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后悔了,她觉得自己太傻太天真了,眼前的魔王让她感觉好陌,都是在伪装骗自己,让她忽然觉得好可怕,她感觉她做错了一切事!

    “哈哈,傻女人,你竟然真的相信了人死能复活这话,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其实这都是我骗你的,哈哈……”!

    魔王此时显得很傲然,一指他,带着嘲讽又说道:“他,你知道什么人吗?他就是三界之主,万物之神的昊天大帝,三界之中他想办的事,没有人敢违背他命令,他都没办法让你弟弟复活,我又怎么能,哈哈……你真是个傻女人,哈哈哈哈……!”魔王讽刺的冷笑声回荡在寂静的神殿,如一根根利刺戳痛她的心,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崩溃了 !

    他听到她的话后,终于知道了原因,叹息的摇了摇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回事!

    他带着沙哑,对她解释说道:“当年盘古大帝开天辟地,骨肉化万物,定下天地秩序,人死后魂魄会自动吸入冥界六道轮回转世投胎,死而复生这件事根本就是逆天之举,除非江河倒流,日月颠倒,盘古重生!我曾瞒着你曾去过冥界,也求过冥神,可她都没有办法帮我,因为死而复生,这件事根本就是逆天之举,一下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他盯着她,眼里充哀叹,不想说的话终于还是说出口!

    “对极了,哈哈哈,你这个傻女人,太天真了,太天真了……哈哈哈,可笑啊……”!魔王望着眼前的他和她,语气中充满戏谑!

    “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这样……”!她听到后浑身仿佛没有力气搬一下子跌落倒地,顿时失魂落魄,呆若木鸡,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她害了他!

    “啧啧……天帝,你这女人可真是执迷不悟啊,不过长得倒不错,你放心,你走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疼惜”她的,这么漂亮都美人,那要杀了,真是可惜了”!魔王继续嘲讽着,语气中充满轻浮和挑逗,看不清的黑雾不是传来“啧啧”声,仿佛如饥饿的狼看到食物般兴奋!

    他眼神中泛起阵阵凉意,即使她背叛了自己,即使自己会消失在天地之间,可他依然爱她,为了他,去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洒脱大笑:“魔王,你真以为我输了吗?你千不该万不该,想去指染她,今天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让你好过!”

    “大言不惭,死到临头,还这么狂!你身重奇毒,现在恐怕体内没有一丝神力了吧?哈哈哈……”!魔王跟本就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他现在已经剧毒攻身,废人一个,还能拿自己怎么样!

    “哈哈……那你就试试我的,“封魔大阵”启,伴着他的低鸣,神殿支柱四周忽然泛起丝丝颤动,一时间神殿红光四射,不停交错,封住了神殿前后,更是形成像蜘蛛般的网,从上而降,不停变大,罩住神殿所有的魔人,那些魔人,碰上红光,立刻化为一滩血水,一时间惨叫声连连响起!

    魔王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想拼上前去,可是这瞬间,身子被什么东西束缚一般,动都动不了!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阵,天下第一奇毒,不是能化掉人的修为吗?怎么他还有力量”!魔王心慌的大吼着!

    “哈哈,忘了说了,你们到我的九霄神殿,就等于走进了我的牢笼中,我这神殿之中,可布满万千杀阵与禁阵,你们动都动不了的,陪着我一起死吧,哈哈哈……”!他语气中充满洒脱!

    魔王听后,不屑冷语:“你这阵固然厉害,可是控不住我,最多在这禁锢我几分钟,到时候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哈哈……几分钟足够,足够我自爆了……”,他还是依然那么淡描轻写的说道!

    “什么?自爆?哈哈……你真以为你还有神力去自爆吗?真是可笑……”魔王听到先是震惊的楞了一次,后又哈哈大笑起来!

    “那我就做给你看”!他用起最后一丝神力,只见魔王手中的两个造化玉坠突然飞向他来,慢慢和二为一,一只玉活了的玉蝴蝶泛着道道七彩光芒,以他中心,四周飞舞起来,所过得地方,形成一片七彩光照,越来越大,最后抱裹住神殿!

    “鸿蒙之力,怎么可能?造化玉坠你怎么还能用,它明明在我手中,怎么可能飞到你你手中去,你怎么还有神力……”魔王此刻有些失神,不明白没有神力得他怎么还能驾驭造化玉坠!

    “哈哈……万物皆有灵,这造化玉坠陪我千万年,与我早已水乳交融,就算我不用神力,也能释放它的鸿蒙之力,”他怜惜的轻叹一声,“对不起,我知道你有灵,可我无能为力!”看着神殿上幻化飞舞的玉蝴蝶,为了三界安危,为了她,他只能选择这种方式!

    而神殿上玉蝴蝶仿佛有感应一般,竟然低头看了他一眼,在他看不见得眼里,一滴七彩泪,悄然落下,滴在了他的身上,融入他身体中!不过这谁都没发现。

    “该死”!”魔王愤怒的大吼,“都给我上,杀了他”

    一时间神殿之中杀声又起,魔王挣开阵法,无数魔人潮涌般人冲上前去!

    他狠下心,不忍再去看她悲痛绝望的神情,手掐法决,一道七彩光芒打在她身上,包裹住她,把她用力扔出了神殿,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声像原子弹般的暴炸,让他震耳欲聋!

    “不……不要……”她悲痛的叫着,那么的声嘶力竭!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时,没有了七彩光芒,没有了神殿,没有了魔王,没有了他,四周陷入一片空虚,唯独留下来一把血色骨扇,安然的躺在她手中!

    是他,在最后时刻,连自己送出来的,她抽泣着,颤抖着的打开占满血腥的骨扇,只见上面漂浮出一行金色大字“宁负天下不负卿,我也不要空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