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突如其来的幸福

    更新时间:2016-01-08 23:17:01本章字数:3013字

    5.突如其来的幸福

    拨打了几次林晓柠的电话都关机,掉头去林晓柠的家,路上不停的拨打她的电话,还是关机打不通,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急踩油门飞驰而去。

    “咚咚咚,柠柠,林晓柠?咚咚咚,你在家吗?开门?柠柠?”

    林晓柠拉着窗帘,用被子闷着头睡着正香,就听见咚咚咚有人在敲门,谁呀?真是讨厌,翻个身把枕头压在头上继续睡,还在不停地敲门,林晓柠火大了,这几天都快累晕了,睡个觉都睡不好,披头散发,抱着蓝胖子的抱枕,怒气冲冲的去开门。

    开门的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林晓您没想到会是程天佑,程天佑没想到林晓柠会是这副摸样,看着门外满头大汗的他,林晓柠觉得好奇怪。

    “你干嘛不接电话,打不通你电话,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林晓柠才反应过来自己还穿着睡衣,用手赶紧整理一下头发,还好这个门是那种分体式的防盗门,上边打开之后还有个栅栏,不然这幅样子可真是丢人丢大了。

    “你怎么来了,我实在太累,关机想好好睡个懒觉。你怎知道我住在这?”

    “那晚我等到你灯亮才走。”

    程天佑说你就打算我们两个这样站着聊天吗?林晓柠让他在外面等一下,转身进屋,程天佑就听见她在屋子里面跑来跑去的,想必是收拾她的猪圈呢,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林晓柠换好衣服把程天佑请了进来,她自己去卫生间洗漱。

    这个小屋子让她收拾很温馨,到处都能看到蓝胖子的影子,看到桌子上的白百合他皱了皱眉头,是谁送的?

    “柠柠,这花是你自己买的吗?”

    “恩,放一束花在房间,就会变得温馨很多,不然一个人总是冷冰冰的。”林晓柠吊着牙刷探出头说。“你笑什么?”

    看见程天佑听完自己的话,脸上露出了笑脸,是那种得意洋洋的笑。

    “赶紧收拾一下去吃饭,这都十二点了,找了你一上午我快饿晕了,快点收拾。”

    这不是去H大吗?去哪里做什么?程天佑说:自从你毕业离开,我就再没有一个人去过H大,步步触景,景景生情,我害怕一个人走在这里,最后一次来这里是你大三那年的圣诞,在你们宿舍楼下看到了你和他,那之后我就再也不来这里了。说起这些的时候,程天佑眉头微皱,听起来有点酸酸的味道。

    那是他了离开的第二年,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偷偷的去看看她,陈栋曾问过他,既然放不下,为什么不去追回来。

    他说:医学从本科到研究生起码6、7年,这还是顺利毕业,这么长时间,我不能自私的让她空等着我,我遵从她的意愿,只要她开心快乐,我不在的日子里,能有个人能替我去爱她,我很放心。那次之后,他就在没有回去过H大。这些话林晓柠又怎么会知道?

    “篮球场后院的韩国餐厅要拆除了,我们去哪吃午饭,好不好?”车子停在了篮球场附近,程天佑问她。

    那是他们正式约会后,第一次去吃饭的地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拌饭、大酱汤还有泡菜等,喜欢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原来习惯是从喜欢开始的,依赖是习惯养成的。

    “薇儿也回来了吗?”

    “一起回来的,你做事不走脑子的吗?跑去和薇儿说那些话,当我是什么,是东西吗?让你们送来送去的。你不知道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看你工作的时候雷厉风行,以为你变聪明了,没想到情商还是那么低,整个人还是那么迟钝,那么笨。”

    林晓柠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用勺子使劲的拌着石锅里的饭。

    “这么好吃的饭又没得罪你,不服气待会我给你当沙包,不过你得先吃包饭才有力气打,不生气了,先吃饭。”林晓柠被他说的哭笑不得。

    整个下午都在H大,林晓柠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漫步校园,重温八年前他们曾走过的每一个地方,留下过的每一个足迹。两个人跑去宿舍后面的那条街,想看看那年看世界杯的咖啡厅,咖啡厅变成了火锅店,好多铺子都换了经营内容,不过街角还是一样的热闹。

    傍晚时分,很多推车的小商贩都出来了,这算的上是独有的街景,这边的城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形成了小规模的夜市小吃街。

    这个味道好熟悉,是臭豆腐,以前有一对夫妻,他们炸的臭豆腐特别好吃,别人家五角钱四块,他家五角钱三块,大家都还要排着队买。

    “你尝一块吧,就一块,可好吃了。”林晓柠挤进去买了四串回来,央求的旁边的程天佑吃一块,程天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喜欢吃这个东西,闻起来实在太臭了。

    “吃一块吧,来,张嘴,快点,我胳膊都酸了,你就吃一块,要尝一口才知道好不好。”

    “你自己吃,我不吃,太臭了。”

    “你不吃,那一会我吃过之后,你不要嫌我臭臭的?”

    以为都不会再记得的事情,忽然涌出来,却是那么清晰,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给,吃吧。”回忆正浓,被四串忽然出现的臭豆腐打断了。

    他什么时候买的?林晓您站在一边,拿着手里的臭豆腐,忽然觉得很好笑,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转了那么多年,又转到了一起,这是缘分吗?

    “你还是不吃吗?确定不吃吗?真的很好吃的,你……?”

    话还没说完,程天佑就拿走了一串在一旁吃了起来,边吃边说:“还是那对夫妻做的臭豆腐好吃,这个豆腐臭的不够味儿。上面的香辣酱也不够香,差的有点远,可惜那对夫妻再不出来做了。”

    他不是不吃吗?之前为了让他吃口臭豆腐,撒娇,威逼,利诱都做了,人家骨气硬得很,就是不吃,如今怎么忽然转性了?林晓柠呆呆的看着他。

    “我吃了,就闻不到臭味了,正好两个人臭味相投。”看着林晓柠疑惑的表情,他又说:“我就是想知道这是什么味道,能让你那么喜欢。”

    程天佑说,每年回来都会来这里看看,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这个,林晓柠,是不是我中毒太深,所以才会对你所喜欢的一切念念不忘。说这些的时候,程天佑眼眸深邃的望着远方,像是夜晚的星空,能让人迷失在他的那片星辰中。

    回去的路上,两个各有所想,一前一后默默的走。

    看着她转身关门,程天佑猛地推住门,很严肃的说:“柠柠,你不会再一次不辞而别吧?我真怕明天来的时候,敲开的门后面是一副陌生的面孔,你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吗?和你的再次相遇,让我觉得幸福来得好突然,你还会那么残忍地把我丢下吗?”

    林晓柠轻轻的关上了门,他的刚刚的那句话,让整个下午的好心情荡然无存。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拿起手机看了看,林晓柠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快八点了,这不是要迟到了吗?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又找不到手机,拿着手机飞奔下楼,一边下楼一边打电话给同事,那边传来懒洋洋生声音。

    “还不起,迟到了?”

    “林主管,今儿周天,”林晓柠很不好意思的道了歉,挂了电话,日子都过糊涂了。

    想回去睡个回笼觉,又觉得辜负了这么好的天气,坐在楼下的早餐店发呆,平日里忙时候想着出去玩,有了假期却没有目的。

    程天佑打电话来说让她在楼下等着,带她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越走越偏远,出了H市上了高速路,程天佑怎么也不肯说去哪里,林晓柠索性不问了。

    “妈妈,我今天休息,恩 ,和朋友在一起,不是什么男朋友。”

    “晓柠啊,你王阿姨也在H市,是妈妈的同学,想给你介绍个男朋友,人家也是国外回来的,你见见吧,别让我和你爸爸操心了,晓柠,你有没有在听。”

    “那个妈妈,我在外面,回去再说,我挂电话了。”林晓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虚,偷偷的侧头看程天佑。

    “要不要我现在掉头送你回去,别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人家可是高富帅。”

    “怎么听着你是在吃醋?”林晓柠笑着说。

    “是不是今天我没有来找你,你就打算背着我去相亲了?”这话听起来好像她在红杏出墙一样,卟哧一声就笑了,这么多年他成熟了很多,可这乱吃醋的毛病却一点没改,这个样子的他让人觉得很可爱。

    “到了,下车吧,我们的目的地。”三个小时左右,程天佑停下车说。

    “黄毯悄然换绿坪,古原无语释秋声。 马蹄踏得夕阳碎,卧唱敖包待月明。”这是大草原,居然到了大草原,林晓柠惊讶的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