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节 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执着

    更新时间:2016-01-08 23:25:12本章字数:3007字

    7.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执着

    看着程天佑驱车远去,林晓柠嘴角上扬,忽然觉得这样的幸福就是她所期盼的,平淡真实,自在踏实。

    林晓柠下班出来,程天佑已经等在门口,拉着她的手就走,说带他去一个老地方吃饭,他总是喜欢制造一些神秘和惊喜,林晓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什么都不用想,所有的事情他都会想到做好,那是一种被呵护在手心的幸福感。

    原来他要去的地方就是老一居,那里的砂锅远近闻名,深秋时节最适合吃这种汤类,暖胃又滋补。程天佑说要带着他去重温,他们曾经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去过的每一处景致,把这年浪费的时光全部补回来,就像他从未离开过这里,他们从未分开过。

    十指相扣的走在步行街,这里是H市最出名的步行街,因为距离俄罗斯很近,有很多的商贸往来,所以这里的建筑有很多俄式风格和元素,步行街是在1924年5月开始修建的,由俄国工程师科姆特拉肖克设计监工,铺路用的方块石为花岗岩雕铸,长18厘米宽10厘米,其形状大小如俄式的小面包,一块一块,精精巧巧,密密实实,光光亮亮的。路铺得这样艺术,在中外建筑史上都是少见的。据说当时一块方石的价格就值一个银元,一个银元够穷人吃一个月的。第一次和他来这里的时候,听说了这些,林晓柠就说那我们偷偷的挖几块砖回家,珍藏起来,很多年后,就成了古董了,那得多值钱呀?把程天佑笑的说不出话,这是哪跟哪啊?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说的话比孩子还幼稚。这几百米的步行街可谓金子铺成的路。就说步行街的方石块还能磨上一二百年。这条街是H市的象征,从步行街一直走,就走到了江边的广场,那年的烟火就是在广场看的。

    林晓柠在北京喜欢去世贸天街,就是因为那里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和亲切,像极了H市的步行街,四年大学,这里的回忆太多太多。如今两个人又走在这里,一切如旧,情景如昨,林晓柠用力的握了握他的手,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手臂上说: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好不好?”

    “林晓柠,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执着,无论现在还是未来。记得吗?只要你不放手,我就会牵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走到我们慢慢变老。”

    “先生,买一束花吧,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手里怎么能没有花呢?”一个抱着花篮的女生走到他们近前说。晚上的步行街,每隔几十米就能碰到这样的一个花仙子,节日的时候更多。

    “我只要一枝就好,谢谢你小妹妹。”卖花的女孩很惊讶,估计是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只买一枝花,林晓柠却在一边笑了,她怎能不懂他的意思,这么多年还是一点都没变。

    世界很大,世界很小,在江边一家俄式咖啡店,无巧不巧的遇见了欧阳薇儿,她清瘦了很多,坐在一旁发呆,看见他们走过来,便起身招呼他们一起坐,眼神里的惊讶和慌乱,没有瞒得过林晓柠的眼睛,她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欧阳薇儿,自己说的那些话还在耳边,却牵着他的手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感情的事没有谁对不起谁,如果纠根盘底,到底是我对不起你们,所以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程天佑去卫生间的时候,林晓柠在那如坐针毡,欧阳薇儿个性直爽,便先开口说道。

    “我不是输给了你,是输给了爱着你的他,不难过是假的,再难过的日子,时间久了总归也会过去的。”

    “谢谢你。”林晓柠不知道说什么,她不是个善谈的人,她的情商极低,用程天佑的话说连幼儿园的孩子都不如,简直就是个交际白痴。欧阳薇儿却是个情商和智商都很高的女生,目的明确,对自己想要的东西很直白的争取,两个人的气场完全不同。

    很奇怪的是,在工作的时候,林晓柠雷厉风行,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或许人都是多面性的,有很多适合不同场合佩戴的面具,只是很多时候,面具带久了,就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林晓柠不想弄得那么复杂,很多时候还是保留了本来的自己,这也让她再工作和人际交往的时候吃了不少亏,可她觉得没什么不好,喜欢我的人,怎样都会喜欢,都会和我成为朋友,不喜欢我的,纵使我百般变化,还是不喜欢,那我何苦那么麻烦呢?

    看着程天佑回来,欧阳薇儿和他们告别起身走了,转身的时候,坚强伪装的样子瞬间崩塌,泪水滑落,天佑哥,这算不算是老天对我做错事的惩罚,所以让我输了你,输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输了我对你的感情?可你知道吗?我对你一见钟情,一面倾心,这么多年我早已耗尽了我全部的感情,如今一别,经年难在,你一定要幸福,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快乐。你是我的初恋,是我最用心爱过的人。

    “如果没有遇见我,你们就不会分开,是我让她难过成这个样子的。”林晓柠有点过于敏感,任何事都先主观臆断为自己不对,做错事的永远都是她。

    “感情里没有将就,只有唯一,什么都不需要想,把你自己交给我就好。”

    北方的冬天来得很快,第一场雪在所有人的熟睡里来的悄无声息,清早拉开窗帘,满目的银装素裹,白雪纷飞,楼下还有堆砌的雪人,不知道是谁起的那么早,不过这个雪人堆的还蛮好的,眼睛使用小石头做的,雪人的鼻子竟然是用胡萝卜做的,这是林晓柠小时候经常想做的事儿,因为图画书上的雪人,好多都是胡萝卜做的鼻子,可是妈妈说她那是浪费粮食,绝对不可以。如今是谁帮她实现了这个小小的愿望?走到近前,还跟雪人来了个亲密合影。

    12月是个浪漫的月份,城市里到处可以看得到欢庆圣诞、迎接新年的元素,百货公司门前几层楼高的圣诞树,写字楼大堂里的圣诞小景,超市里巧克力和糖果的各种促销和包装,熟悉的圣诞音乐,整个城市变得喜庆和欢腾。

    程天佑说圣诞节晚餐他提前一个多月就预定好了,她的生日,圣诞还有新年一起庆祝,准备了一个盛大的surprise给她,一定会让她难忘这个圣诞,也是庆祝他们的重逢和开始。为了这一天,程天宇早一个多月前就开始策划和准备,吃饭的地方是在电视塔上旋转餐厅,那是亚洲第一高塔,像这种节日如果不提前预定,是不可能有位置的。

    幸福虽然来得突然却很踏实,林晓柠很期待圣诞节,程天佑到底准备了什么?她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直幸福下去,两个人坎坎坷坷的走到今天,着实不易。

    圣诞节前一天下班的时候,林晓柠在公司写字楼的门口,被一位和她妈妈年龄相仿的阿姨叫住,林晓柠觉得这个阿姨有点印象,却一下想不起来。

    “林晓柠,我是程天佑的妈妈。”

    “是伯母,您好,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写字楼附近总会有一些咖啡厅,她们随便找了一间坐下。

    林晓柠对程母印象不深,也就只是见过那么两次,这么多年过去,一下次没认出来,她也没想到程天佑的母亲回来找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不好的预感,女人的直觉总是很准的。

    “我开门见山的说吧,我来找你是为了你和程天佑的事。”程母话音刚落,林晓柠的心咕咚一下,就像掉进了冰窟窿,从心里涌出一股寒意。

    “你们之间的事,我们做长辈的本不应该参与意见,但有些事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不是不喜欢你,第一次见你,看你举止安静,就知道你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我们多希望你们两个能一起出国,再一起学成归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不但没有出国,你们两个还选择了分手。”程母顿了顿,喝口茶继续说。

    林晓柠心里一惊,难道程天佑的母亲,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根本就不会出国读书吗?

    “小孩子嘛,分分合合的我们也不是很在意。本来你们那个年龄就不定性,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欧阳薇儿一直陪在他身边,两家人早就认定这两个孩子的关系,我们也早就把薇儿当成了未过门的儿媳妇,想着只要他们毕业回来,就给两个人举行婚礼,薇儿对天佑一片痴心,在国外的那么多年,有她一直在天佑身边,我们也少操了很多心。”程母看着坐在对面的林晓柠,她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应该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