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节 心如刀割

    更新时间:2016-01-08 23:30:54本章字数:3139字

    9.心如刀割

    马诺说自己差一点就结婚了,男朋友是台湾籍的华人,在美国定居,两个人不长不短谈了两年的恋爱,也到论及婚嫁的地步,因为两个人的文化背景,生活经历和家庭环境等因素,两个人走到了分手,这让马诺心内很难过,她是那种明明内心难过的要命,脸上却波澜不惊的人,没有办法从她的脸上,看出她内心的情况,这是她成熟于林晓柠很重要的一点,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叱咤职场。

    “林晓柠,你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毕业这么多年,你的情商不但没涨,反而跌成负数。早就跟你说过大语不是你的真命天子,你偏不信,现在好了,落荒而逃了吧;还有程天佑,好马不吃回头草,为什么呀,因为它不好吃,吃不好容易窝着脖子,这回你窝着了吧,窝的还挺厉害的,你这不是自作自受吗?还以为毕业这么多年,你有多长进呢!”马诺的话很锋利,林晓柠听着却觉得很开心。这么多年,两个人的感情依旧那么好,用她自己的话说,她们的感情比人民币都瓷实,她们之间的安慰,也就变成了赤果果的大实话,有些话说开了,反而就没那么难过。

    程天佑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短信也源源不断的滴滴响,林晓柠狠着心就当看不见,连欧阳薇儿的电话也不接,拖泥带水只会让自己更难过。可今天晚上,林晓柠和马诺两个都喝多了,行为的发生根本不受大脑理智的驱使,拿着电话就按下了绿色的接听键。

    “程天佑,你干嘛老给我打电话,我又不是你的薇儿,跟你门不当户不对的,像你这样的公子哥,哪是我这种人能攀附了的?”

    “林晓柠,你喝酒了?跟谁在一起?为什么会喝酒,你在哪?”

    “我如何,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不是分手了吗?你忘记了?收起你的关心,留给别人吧,我不需要,我也要不起,找你的千金小姐去。”林晓柠的话还没说完,程天佑已经气的扣掉了电话。

    林晓柠傻笑着说,“老大,他居然扣了我的电话,既然不想听我说话,那还打电话给我干嘛?”说完就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靠在马诺的肩膀,无声的哭泣,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的,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躺在地上,身上的被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拽下来的。脑袋嗡嗡嗡的疼,嘴里发干,胃里火烧一样,林晓柠揉揉太阳穴自言自语的说:这酒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难受死了。

    周末没有工作,两个人不知道干嘛,在这个全城都是情侣出没的日子,去哪儿都不太合宜。大冷天的去哪里呢?忽然想起圣诞档上映的电影有很多,两个人从网上团购了情侣票的套餐,一起去了电影院,连看了两场电影,除了爆米花一天什么都没吃,再加上昨晚的酒,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小腿发软,脚底无力,看着外面都觉得刺眼,就近找了家火锅店,满满的点了一桌子吃的,点餐的小姑娘,问了她们两次,一共几个人吃饭,看着她们这架势,四五个人也吃不完。两个人放开肚子,抛开减肥,胡吃海塞了起来,林晓柠说,要把悲伤溺死在美食里。

    “老大,你别住宿舍了,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林晓柠挎着马诺的胳膊,在步行街上散步。

    “算了吧,我还想清静清静呢,我可受不了你。”

    “那你就不想吃我做的饭?不想喝我煲的汤?(大学的时候,她们两个买了一个迷你电饭煲,和一个迷你汤锅,在宿舍偷偷的做饭,宿舍是不许用饮水机以外的其他电器的,为此宿舍还跳过两次电闸,这么简易的小电器,林晓柠做出的饭还是得到了马诺的认可。)”林晓柠眯起眼睛看着她说。

    “好吧,好吧,真受不了你,不过告诉你,不准提起你那些男朋友的事,再跟我唠叨一次,我就搬走。”

    “那我们去超市吧。”不明就了的人看她们的背影,还以为她们两个是多幸福的一对儿,这样的事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被误会过。

    星期天,林晓柠一大早就起来做早饭,皮蛋瘦肉粥,鸡蛋蔬菜小煎饼,买来的泡菜,还有水果沙拉,如此丰盛的早餐,就是想让马诺能留下和她一起,免得一个人的时候太过孤单。

    “表现不错,就暂时住在这里吧。”吃饱了的马诺收拾着餐桌,她们两个的默契就是,一个做饭,一个洗碗,完美搭配。两个人商量着,为了上生活更忙碌起来,无暇顾及其他,决定对自己好一点。于是周末吃过早饭,她们去办了健身卡,美容美体卡,周六周天安排的满满的。林晓柠还矫情的让马诺平日里尽可能地说英语,她说想把自己的英语捡起来,万一下一个出现的人是外国人呢?

    人们在失恋的时候,都喜欢找各种事情,让自己变得忙碌,忙碌的身心疲惫最好,这样就不会失眠,不会胡思乱想,也没有时间和力气回忆,用乱七八糟的事情,填充起业余时间。

    程天佑没办法像林晓柠那样轻松,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两人忽然就变成了这样?除了上班时间,其他时间不是在酒吧,就是在林晓柠公司附近看着她下班,在她家楼下看着她家里亮起了灯光。

    “薇儿,你找我什么事?”

    “林晓柠,你太狠了,究竟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这么折磨他,你知道他这些天,几乎天天在你家楼下,看着你屋里的灯熄了才走,我刚刚把他送回去,他每天这么样折磨自己,你知道吗?发着高烧也要来看你,你究竟……”

    “他病了,不是有你吗?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再说,你们的父母不是早就把你们当成一对儿,我离开他不是最好的选择吗?所以这些话你跟我说不到,他与我再无关系。你没别的事我就上楼了。”林晓柠不等她的话说完,就跑进了电梯关上了门,背靠着墙面蹲了下来,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不敢在欧阳薇儿面前多停留一秒钟,怕控制不住的眼泪出卖她的心。

    程天佑,我不值得你如此痴心,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忘了我,哪怕你恨我都好。

    林晓柠回到家里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就拨通了那个号码,请她帮忙做一场戏,可以让程天佑就此死心。

    见面的地方定在了步行街一家韩国料理店,那是程天佑出国之前,带她去过地方。林晓柠的对面坐着一个男生,看起来有点腼腆,样貌属于小清新一类,不是林晓柠喜欢的类型,但看起来,这个男生对林晓柠很中意,所以才会不知所措,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

    “欧阳,你们到了,那就进来吧。”

    林晓柠打电话给她,让她一定带着程天佑一起来,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程天佑看见林晓柠的时候,眼神先是惊喜,看到旁边的男生又变得惊讶,若不是欧阳薇儿说林晓柠要见他,他绝对不会和她一起出来,可眼前这又是什么样状况?旁人看着就是两对情侣的聚会。

    四个人坐在一起,气氛尴尬奇怪,每个人都如坐针毡,不知如何开口,也不知能说什么。

    “这儿的料理很好吃,你们怎么都不吃呢?”林晓柠打破了沉默,虽然她在笑,可那笑容看起来太牵强,太苦涩。

    “欧阳,你不记得我了?仔细看看,小丫头。” 腼腆的男生一直看着对面的女生,觉得特别眼熟,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是谁。

    “小丫头,你,你是罗伯伯家的萝卜头哥哥,你不是留在国外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下轮到林晓柠和程天佑诧异了,这个世界也太小了。

    “回国解决个人问题,我还是比较喜欢国内的女孩子,欧阳伯母知道我回来,就说有个很不错的女孩要给我介绍,我就来了,没想到碰到你们,这位就是欧阳伯母说的你的男朋友吧。”

    “你说你是来相亲的?和她?”程天佑用手指着坐在一旁的林晓柠。

    “恩,听她说你们是校友,所以就一起过来,人多热闹一点,我比较腼腆,两个人太尴尬了。”

    听欧阳薇儿说,他们两家是世交,很多年的朋友,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青梅竹马,后来萝卜头哥哥搬家了,所以见面次数就少了,因为他姓罗,小时候的个子又没有欧阳薇儿高,偏偏生日要比欧阳大,看着比自己矮的人,却要叫哥哥,心里不服气,就想到了这么个外号。

    程天佑看着林晓柠的眼神,都要冒出火,林晓柠不敢直视他,是自己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怎么能不亏心。低着头摆弄瓷碟里的菜,萝卜头哥哥不停的给她夹菜,问她为什么不吃,是不是不喜欢吃,要不要再点一些喜欢的。

    “这些不都是你喜欢换吃的吗?是因为不喜欢的人,所以才不喜欢吃的吗?”程天佑尽量压制着自己的火气,他心里的怒火想掀翻这个桌子,这叫什么?

    程天佑的话,让他们三个都愣住了,这么明显的话里有话,傻瓜才会听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