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节 孤单北半球

    更新时间:2016-01-08 23:36:37本章字数:3167字

    11.孤单北半球

    医院的重症病房,程天佑躺在里面,这三个月他是怎么过的?皮肤晒黑了,脸颊瘦的凹了进去,眼窝都很明显,这是瘦成了什么样子?病房外面的程母不停的掉眼泪,埋怨着程父,为什么要让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也在埋怨自己,如果不是她去找了那个女孩,天佑怎么会这样?程父在一旁唉声叹气,欧阳薇儿也哭成了泪人,天佑哥,你真的那么放不下吗?是不是她回来,你就会回来?如果是这样,我替你去找她。

    程天佑在非洲得了感染性肺炎,肺部功能严重受损,如果不尽快治疗,就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经过和这边的沟通,他们决定让他回国治疗,只是没想到回来两天,他却一直都没有清醒过来。程父在一旁碎碎念的说:不是我让他去的,是他自己非要去的,他找到负责人报名,说我要是不同意,他就去做义务医疗,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强。程母听见,哭的更是伤心。

    这一切林晓柠并不知情,只是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是有点心神不宁,周末跑回D市去看父母,他们都很好,林晓柠不知道心底的不安是来自哪里。

    一个陌生的号码显示在她手机屏幕。

    “林晓柠?还记得我吗?我是Jolie,好久不见。”

    不安是因为要见到他吗?Jolie电话里说,他们来这边商谈一个广告片约,有两天的时间,朱语辰很想见她,自己却不敢打电话,不知道说什么,他们在望江楼2216房间,如果想来晚上九点。

    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霓虹闪烁,灯火阑珊,车窗上映衬着她的脸庞,剪短的头发快要及腰长,马诺说她头上长的不是头发是草,没见过谁的头发和她一样,长得飞快,吃的饭不长脑子,全长到头发上去了。林晓柠说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不过她的头发确实是长得很快,这点应该遗传了妈妈,妈妈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却是一根白发都没有,掉发的问题好像也没有,林晓柠希望自己能一直都像妈妈一样。

    2216,门的里面就是朱语辰,这么久不见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来?林晓柠抬起的手又再次放下,往复几次,犹豫不决,她转身想离开的时候,门忽然开了,走出来的是Jolie,看到林晓柠在门口没有一点的惊讶,好像如约而至的林晓柠是在Jolie的意料之中的。

    “你们聊,我去大堂拿合约,顺便商讨一些细节。有事打我手机。”Jolie利落的说完转身就走。

    沉默的有些尴尬,两个人互相看看,相视而笑,又把目光转向别处。

    “柠柠,你好吗?”

    “我很好,你呢,一起都还顺利吗?”

    林晓柠很惊讶,他们乐队解散了,这一切都是在林晓柠走了之后,朱语辰说那段时间状态不好,脾气也不好,常常不按照公司要求培训,阿翔和刚子劝了他很久,给了他时间和机会,可他还是振作不起来,后来Jolie说她有办法,她把我们解散,让另外两个成为新的组合,至于他,Jolie说既然不想做歌手,就没必要留在北京。如果想放弃,那就一张车票回去,何必在这里吃苦,还耽误别人。知道林晓柠为什么离开吗?就是因为你的犹豫不决,所以她给了一个选择,我喜欢你,但没有逼着你来回应我,你这样算什么?颓给谁看?废的只能是你自己,是你的大好年华和过眼云烟的机会。在北京最不缺的就是你这种自命不凡的天才,多少人等着这样的机会,自己不长进,就别占着这么好的资源。如果放不下林晓柠就去追回来,起码像个男人一样,再这样继续消沉下去,我也不管,就算我当初看错了人。

    醍醐灌顶的话,让朱语辰一下子清醒过来,自己都没有真正的努力过,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是靠运气眷顾的,熟不知三分天定,七分打拼,不能总是靠逃避来解决问题。

    有时候人的成长就是一瞬间的事,某个人,某个时间点,某件事情作为杠杆,就会让一个人成熟和懂事,朱语辰说她非常感谢Jolie,现在他们工作上是经纪人和艺人,私底下是好友,其他的就随缘,现在只想做好当下的工作,进军年度新人,算是给自己的成绩单,也是给Jolie一个交代。

    林晓柠笑了,只有对于自己在乎的人,才会有交代一说,不过他们这样很好,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有志同道合的人,结伴同行,是很有福气,也是很幸运的。

    说到林晓柠自己的时候,她只是笑了笑,说总会好起来的。以前朱语辰经常能听见她说,通常是在无奈的情况下,才会这样说,算是一种自我安慰和暗示。朱语辰应和的说了一句:一定会好的。林晓柠愣了一下,看着他笑了。两个人曾经在一起那么久,彼此还是很熟悉和了解的,相视一笑,胜过千言万语。

    没有等到Jolie回来,林晓柠就离开了,都说相见不如怀念,如今开看却是未必,两个人的心结都解开了,没有了包袱才能轻松的向前。

    欧阳薇儿回去帮程天佑收拾一些住院用的东西,在他的行李箱里看到一本大约有十公分厚的本子,是那种老式的硬皮日记本,蓝色的硬皮封面干干净净,一个字都没有,侧面原本白色的纸张,因为经常翻看的缘故已经泛黄,欧阳薇儿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日记本,翻开的时候,有些地方的装订线都变松了,不知道这个本子用了多久,会变成这个样子。

    2001年10月晴

    那年秋天,我遇见了一个女孩,她就像是从我心里走出来的一样,

    我不知道怎么能认识她,她看起来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我知道她是我们学校中文专业的,现在学中文的人太少了,她的气质很安静,

    有点江南水乡女孩的清灵,尤其是那一对眼睛,水汪汪的透彻,

    和现在很多的女生不一样,在人群里,我一眼就能认出她,

    是一见钟情?是暗恋吗?怎么能和她认识呢?

    2001年10月雨

    感谢这场雨,让我能和她在一把伞下同行,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事儿,

    宿舍一哥们的女朋友居然和她一个宿舍,而且我们两间宿舍居然联谊了,

    这样,见她的机会就更多了,下一次见面说什么呢?

    2001年11月晴

    今天很不开心,在她下课的时候,居然碰到了另个一男生,我看一眼就知道,

    他会是我们之间最难以逾越的一座山,他挽着我的手,说我是他男朋友,我很开心

    即便知道她只是做了一场戏,我也很开心,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她,紧张的快不能呼吸了。

    2002年 6月晴

    我在机场,却打不通她的电话,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182天怎么度过?

    再打了第五十通电话之后,她终于肯接电话,那一刻我心里才踏实。

    2002年10月阴

    英国的海边,在沙滩上画上了一颗心,里面写着你的名字,最重要的是周围一个脚印都没有,

    这是我费了好半天力气做到的,因为今天是我遇到你整一年的日子,

    我打电话给你,你应该不会记得,那个时候我偷偷的跟在你的后边,

    没有勇气跟你说话,如今,你就在我身边,真好。

    2002年12月大雪

    北京机场候机厅,不知道这场雪会不会使航班延误,答应回去陪她过圣诞,

    等待了两个小时之后,终于登机了,最多5个小时,

    我就飞到你身边,给你唱《孤单北半球》,

    我学了好久的吉他才学会,

    你喜欢弹吉他的男生,你说这首歌像极了我们,我便学会了这些。

    欧阳薇儿无法再看下去,留下的眼泪里充满了悔恨,天佑哥,我不知道你居然对她用情如此之深,从那年秋天就开始了。天佑哥,是我错了,我曾以为,缘是天定,份靠人为,现在我才知道,缘分两个字是分不开的,姻缘天定,你们两个早就被月老的红线拴住,是我误了你们这么多年,是我太傻。欧阳薇儿抱着日记本蹲在地上哭了很久,我帮你们解开这个结,是我让你们错过了这么多年。如果没有这本日记,欧阳薇儿还会抱有一丝的幻想,可是看到这一行行,一页页的日记,就彻底的死了心。

    回到医院的时候,程天佑已经醒了过来,转入普通病房,程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一旁碎碎念的唠叨,欧阳薇儿让他们都回去休息,今天她在这边陪着,程父程母年纪大了,这几天都没休息好,如果他们再熬病了,就更是照顾不过来。

    “天佑哥,你好些了吗?”

    “谢谢你,薇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这么漂亮的妹妹都有黑眼圈了,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还有力气说笑,那就是好了,我嫁不嫁得出去,不用你操心,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小丫头长大了,会顶嘴了。”

    天佑哥,又看到你的笑容了真好,我不想再看到你愁容满面的样子,等你好一些,我就去找林晓柠,让你们重修旧好,我希望以后每一天,你都能笑得开心,过的快乐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