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 天降大任苦其心志 贤祖母艰辛育英杰

    更新时间:2015-10-29 11:35:55本章字数:5071字

    泉林首位公安局长刘胜涛,从家庭背景到本人经历颇具传奇色彩,其祖父是晚清落第秀才屡试不中,目睹朝廷腐败无能心灰意冷无意仕途,祖母王氏原是小康之家闺秀,相夫教子温良贤惠。曾祖父母亡故家道中落,祖父迫于生计也是为了孩子能有念书的机会,到大户人家私塾教书育人,因此刘胜涛父亲念了几年私塾。母亲是父亲姨表妹,学堂同窗彼此爱慕喜结连理。

    大户人家帐房先生是地下党员,在他灌输熏陶下父亲走上革命道路。父亲一九二五年入党,母亲晚他一年入党,大革命失败之后,夫妻二人响应党的号召毅然投笔从戎,参与组织武装暴动,虽遭失败但矢志不移反而愈挫愈坚。

    秋收起义失败以后,毛泽东朱德陆续上井冈山建立根据地,随后成立苏维埃政权,全国各地随之出现红色的武装割据;这是毛泽东关于农村包围城市理论实践的雏形,为了适应革命斗争需要,中央决定建立地下电台,刘胜涛的父母经过组织上培训,被派往白区大城市,在血腥恐怖之下他们机警多智,忠勇可嘉出色完成上级交待的任务,为我党早期地下无线电通讯工作做出了贡献,后因叛徒出卖被捕后,坚持信仰坚不吐实英勇就义。

    刘胜涛父母牺牲后,祖父受到株连,倍受折磨抱病死于狱中;组织上为防止敌人加害八岁的小胜涛,先及时将他转移到乡下,后亲手交给他祖母,承受家庭塌天变故的老人, 悲痛欲绝大病一场,多亏乡里乡亲同情救助,才度过生命危险。今见日夜牵肠挂肚的孙儿突然到来悲喜交加,双手紧搂胜涛久久不松手,号啕大哭起来。

    送孩子的人员见状极力劝慰说道:“老人家别难过您的儿子儿媳是好样的,他们为了党的事业,为了天下劳苦大众翻身解放贡献了年轻的生命, 这样的好儿女,党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他们,这也包括胜涛的爷爷。现在我们党还不够强大,国内外的敌人想把我们赶尽杀绝,这烈士的后代暂时只有交给您老了,恳望老人家节哀保重挺起脊梁,把咱的孩子呵护好保护好。我们后会有期。”言罢掏出二十块大洋放之至床上。

    老人看到大洋起身松开胜涛,以袖拂泪说道:“你的话我都听明白了,我这苦命的老婆子见到孙子,算是有了指望,您放心,刘家有这点骨血日后报仇雪恨后继有人,相信只要有共产党,受苦受罪的人就有主心骨,今后有老婆子在就有孙子在,即使我不在了也得叫孙子在,心意领了但这钱不能要。”言罢拿起大洋往来人腰里塞。

    来人见老人几番推脱甚为感动,以泪掩面说:“这点钱能算什么呢,这是目前组织上唯一能办的事情,算是对逝者的告慰对生者的抚恤,看咱这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的状况我心里难受啊,临来的时候上级再三交待要把这事办好,伯母呀您坚持不收,我回去交代不了。”

    老人见这话说的言真意切遂将钱收下,说道:“如若是光我自己,即便是吃糠咽菜断不会向财主们卑躬屈膝,只是这孩子年纪尚小正在长身体,若苦难深重恐难长大成人,近日来警察乡绅各处抓人,这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您赶快离开吧。”来人双手抱住小胜涛说:“叔叔要走了,今后一定要听奶奶的话,照顾好奶奶,以后见面的时候可不能没有奶奶。”只见小胜涛挺胸抬头两眼有神说:“叔叔的话我记住了,长大之后我要跟共产党走,回去的路上要小心那些坏蛋。”来人弯腰在胜涛脸上猛亲了两口,然后对老人深深鞠了一躬,说了声伯母保重晚辈告辞了,转身离去。

    谁知小胜涛被人送回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天晚上乡邻兵痞无赖破门而入,老人见势不妙,即将胜涛搂抱怀中,其中带头的是本村出名的恶混娄阿四说:“弟兄们看看吧,这老妈子往日愁眉不展,今天孙子回来了,这脸上也精神起来了。”接着冲着老人说:“人言三岁看老,胜涛儿时多有人夸奖,几年不见我看看孩子出息的模样。”言罢将胜涛从奶奶的怀中扯出,还未曾说话,突然哎呀一声,原来小胜涛顺势咬住了他的手腕,下边紧跟着踢了一脚。

    娄阿四松手之后奸笑了两声:“共匪生养的崽子,果然凶啊,稍时教你知道厉害。”指着胜涛奶奶吼叫:“我看你这老东西也活腻了,竟敢不遵蒋委员长命令,容共通匪,快说说送孩子的人在那里?如实说了咱善罢甘休,如其不然就把孩子交到乡公所去。”

    眼看祸从天降老人激愤起来,随手摸起一把剪刀,“今天你们非要抢走孩子,我就死在你们跟前,迸溅你一身鲜血,逼死年迈孤寡老人,欺负年少不懂事的娃娃算什么能耐,伤天害理伤天害理呀,就不怕老天爷天打五雷劈,今天不放过孙子,我就以死相拼,快六十的人了死不足惜,我死之后乡亲四邻自会评说。”

    这伙人倒是被老人这番话镇住了,其中一人变脸赔笑说:“大婶子都是老邻世居谁有这么狠的心,只是弟兄们这几天赌场输了个光,听说送胜涛的人留下了几根金条就别瞒着藏着了,算是小爷们借你的。”老人说:“这二年孩子漂泊在外居无定所,幸好遇见好心人把他送来,我理应报答人家,哪里会有什么金条。”

    娄阿四一听这话显得不耐烦了,“既然老东西不识相休怪我等无礼啦。”这三间草房叫他们翻了个锅碗朝地,衣柜朝天,从枕头下翻出了那二十块大洋,一个个见钱眼开。已知再无所获说:“看着你这一老一小怪可怜,今天这事先到这里,金条藏到哪里去了明天给爷们拿出来。”言罢一哄而散。

    老人推门见他们远去,回身对胜涛说:“看来这家不能要了,我收拾一下咱连夜就走。”祖孙从此远走他乡,白天挨户乞讨,晚上夜宿庙院备尝艰辛。一年后老人病卧街头,路人怀疑老妪已死亡,近处商铺拿来芦席欲卷之,抛掷荒郊野外。小胜涛附在祖母身上死死抓住不放手,大声呼救。

    霎时间围观者众多,恰好县城商会会长从此路过,此人平日乐善好施,人称王善人。听到呼救声止住脚步,拨开人群俯身察看。胜涛见这人穿着讲究,一把扯住他的衣衫说道:“老爷救救我奶奶吧,奶奶没死她是饿昏了,喝碗米汤就能活过来。”这会长听孩子一说动了恻隐之心,当即吩咐下人将老人抬至家中,取来粥食,胜涛给奶奶喂下后,老人缓缓醒来,这王善人又请来中医切脉问病,开了方子。王善人送老中医出门时问道:“这老嫚染的可是瘟疫?”老中医道:“非也,我看这人长期受饥寒之苦,身子骨太虚弱了,若有膳食补养加之药效,数日之内便可康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几味中药权作效仿会长的善行,我观这老太太虽落难至此,柳叶长眉应是长寿之人。”

    会长送走老中医,心有所悟,果然正应老中医所言,三日后胜涛的奶奶便能起身下床了,手领胜涛向会长叩谢,在旁的管家见小胜涛立而不跪不言语,遂责之,“小孩子好不晓事,会长救了奶奶一命还不跪拜。”胜涛不卑不亢,“我爷爷在时说过大恩不言谢。”

    管家闻言正欲发作,那会长示意孩子说的有道理不要难为他,随即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一老一少,虽说穿着不堪,那老人家品貌端庄,谈吐知书达理。小的相貌堂正眉宇之间藏有英气,料定这祖孙二人必有来历非常人也。接着问道:“你二人祖居何处?又为何落难至此?”王氏答道:“家乡是河南花园口,黄河决堤之后汪洋一片人喂鱼虾,家破人亡。不知所归流落至此。”会长问:“为何不投亲靠友?”王氏答:“兵荒马乱联络不及。”会长说:“既然如此可愿在我这里暂住?”王氏说:“这自然是求之不得,年迈之人无以所长,愿为府上洗衣浆衫。”会长说:“上了岁数的人,不可过度劳累可自便。”

    即吩咐管家让他她们洗浴更衣安置住处,随后王氏胜涛住到后院灶房旁两间空房,从此凡王氏劳作时胜涛端盆提水不离左右,祖母告诉他:“现在寄人篱下当多勤快,对府中上下人等说话要客气,这不是你任性的地方。”胜涛明白奶奶的苦心,打那以后早晚打扫后院,还到灶房洗盘刷碗。

    这王府掌厨的大师傅也姓刘,自打胜涛来了之后,对于这个机灵的孩子很是喜欢,故对这祖孙的饮食给与关照,凡府上宴席撤下的没动筷的鸡鸭鱼肉多送给他们。才两三个月的时间,王氏见胜涛原来瘦弱的身体壮实了许多,脸盘泛起红晕,满心欣喜自不待说。这天晚饭后灶房的刘师傅到房中与王氏话家常,说他也是苦出身,若论年纪您老是长辈今后我以伯母相称,提到胜涛,他说县城之内最排场的饭店掌厨的王师傅是我师弟,他三个闺女膝下无子,想让胜涛拜他为师,这一行虽说是伺候人的差事,但大旱三年饿不着厨子,我看胜涛聪明有名师执教便可出道。您老人家晚年可衣食无忧了。

    王氏闻言心中不悦,但心中暗思眼下处境,这大师傅也是一番好意,反正艺不压身叫孙子去历练一下也好,也就应允了。次日上午刘师傅领着胜涛到县城福乡阁饭店,这饭店是大豪绅祖传基业,到这里坐席赴宴尽是达官贵人,见了王师傅,刘师傅说明来意,那王师傅将小胜涛倒是端详了一阵子,随后把师兄叫至一旁说:“这个徒弟我不能收。”刘师傅问其故?王师傅说:“师兄相中的自然错不了,不是我拒你的面子,我看这个小孩子骨法隐约之中存有气派,长大之后不会久居人下,岂能与我们这一行为伍,这孩子的生计不是你我操心劳神的事,信我的话把孩子领回去吧。”

    刘师傅说:“师弟此言差矣,遂把祖孙现时身处说了个详细。”王师傅说:“师兄说的事是眼前,我说的是长远。我的邻居深通易经,虽说以看相算卦为生但却是江湖高人,闲暇时多与讨教切磋。今天给你说的话皆出自他指点,师兄若不信可将孩子留到这里,待我给东家商议后,再行拜师之礼你看如何?”

    刘师傅把胜涛叫至近前,让他给王师傅行礼,随后又交代一番。至此胜涛早出晚归约半月余,王氏见孙儿入夜回来的太晚,便问道:“跟大师傅学这门手艺可顺心?”刘胜涛说:“不愿学也。”王氏说:“那你愿学什么?”刘胜涛说:“愿学打枪。”王氏问:“打什么枪?”刘胜涛说:“街上穿黑衣服腰间的盒子炮。”王氏说: “那是伤人凶器,小小年纪不学也罢。”刘胜涛说:“不会打枪家仇怎么报?”王氏闻言又惊又喜,当即嘱咐胜涛在外边千万别对人言。

    次日上午那王师傅到了王府,告知师兄说孩子跟他学了三天便不专心了,除饭时到店中,吃饱就走。刘师傅惊问其故,王师傅说:“开始我也纳闷,生怕孩子惹出麻烦,让伙计专注尾随,才知道他去了福乡阁对门的学堂,先生讲学他趴在窗外听讲,晚上去学堂后面的操场随人习武。我说他志向不俗,你却不信,若饭店是咱自己的,孩子走这一步理当鼓励,今后若被东家知晓兄弟担当不起。明日不可让他再去我那里了。”

    王师傅走后刘师傅急向王氏告知,王氏闻言大喜却不动声色说;“胜涛此举有负叔叔苦心,以下当如何?”刘师傅说:“孩子年少志高走的是正道,这正可谓家贫出孝子,日后就让他白天习文夜间习武,若会长见怪由我担当。”王氏闻言起身再三道谢,刘师傅说:“伯母不必客气,胜涛回来切不可责怪。”言罢起身告辞。

    晚上刘胜涛归来王氏说:“白天福乡阁王师傅找上门来,把你的实情告知刘师傅,奶奶问你是何人让去的学堂?”刘胜涛说:“父亲给我讲过,岳飞少年时代因家贫不能入学堂的故事。”王氏又问:“那为何又去练武的地方?”刘胜涛说:“练成了武艺,再有人欺负奶奶我就揍他,没有一身功夫怎能保护奶奶。”王氏说:“灶房刘师傅对孙儿所为大加赞许,只是不知这家老爷知晓后又将如何?奶奶心中甚忧。”刘胜涛说:“奶奶不要犯愁,不行的话再去要饭,不吃他家饭他就管不着了。”王氏说:“真到那一步,奶奶情愿乞讨也得供你读书练武。”

    祖孙谈话间忽听院子内有人喊:“伯母开门。”王氏听到是刘师傅声音,赶忙让胜涛去开门,刘师傅进门连声说道:“好事喜事。”王氏说道:“有何喜事请大师傅坐下说话。”

    刘师傅说适才管家唤我去老爷书房,言明日家中要宴请一帮名流,届时县长也来赴宴,老爷让我等好生准备,宁舍千金不失体面,正事商议停当。会长突然提到胜涛,听下人言小孩子早出晚归,不知在外做甚,眼下世道不安宁,小小年纪若生意外如何是好,当告知他祖母严加管束不可放松。我见老爷并无恶意,便将胜涛的近况合盘托出。只见老爷若有所思,与庭前走了两个来回,然后对管家说,这祖孙二人如此身处家景,孩子能有此举难得可贵,胜涛年少立志,日后必在我辈之上,即来我处想必是前世缘分,当尽力成全,明日管家持我的名帖去学堂,让胜涛入堂就读,一切开销从账房支出。

    王氏闻言脸上愁云尽消,对刘师傅说:“多亏大师傅费心关爱。”刘师傅听罢连连摆手说道不敢当,这都是刘家祖上积德,孩子的造化,有老爷提携关照你祖孙二人,从此苦尽甘来,今晚早些入睡,明日我随管家送胜涛上学堂。

    刘师傅走后王氏对胜涛说:“他日得志不能忘记大师傅和王善人。”刘胜涛说:“奶奶的话孙儿一定牢记。”打那之后刘胜涛在学堂如饥似渴非常努力,教书先生见他与众不同,心中赏识格外垂青。演武场上勤学苦练、悟性超群、功夫练的与日俱增。那王氏一下子仿佛年轻了几岁,脸上也有了笑容,凡府中之事,皆不分份内外满眼的活路,起早贪黑忙碌不停。时光如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又是一年,再看小胜涛的身材已是初显壮实,进王家时奶奶洗衣,他提半桶水歪歪列列,如今手提满桶健步如飞。正是:

    家贫出孝子,自古英雄出少年。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