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隐蔽中运筹 灯塔亮显威

    更新时间:2015-11-02 10:31:07本章字数:8604字

    两日后那吴局来报,说明日上午九时有架大型运输机降落。刘胜涛要他不动声色严密监控,在此之前他根据那局长提供的情报,从机场沿途进行仔细勘察,掌握了送货那伙人活动规律,机场卸货后,先有军警荷枪实弹将毒品随其他物质押送至青龙桥北五里屯军用仓库。卸货后送货人身着便装换乘两至三辆轿车,到青龙桥南三里处永昌商行交货,正常情况是钱货两清一把说一把。

    刘胜涛思考权衡再三,决定在青龙桥设伏。他同警察厅长说为控制事态收放自如,机场不能进,军用仓库也不能搜查,还要防止送货人成交,一旦空军这帮老爷钱到了手,脱离现场逃之夭夭,即便是人赃俱获,那也是光收拾地头蛇,达不到咱的预期。厅长闻言说:“此议甚好。”

    次日上午八时后,刘胜涛率众至青龙桥周围布控,上午十一时许接到报告,仓库那边一行八人乘三辆黑色轿车,已经过来了。刘胜涛即下令做好准备,前头的那辆黑色轿车快接近桥面之时,突听警笛响起桥面放置路障,车辆被迫停止桥下,只见前面车上,下来一个身着制服青年人,冲着桥面破口大骂:“你们这帮有眼无珠的东西也不看看是谁的车,想活的就滚蛋,想死的就站在这里。”言罢衣袋中掏出双枪,接着后面车上又下来三人都是手持双枪。

    警厅这边霎时间荷枪持弹桥面站了一个班,后面的轿车也被七八个人卡住,往日平静的青龙桥一时间剑弩拔张,一触即发气氛紧张到极点。此时只见桥北一辆警车呼啸而来,车至桥头刘胜涛下车后先整了整衣冠,然后阔步上桥,桥上四个送货人,见来了官长正欲发作,刘胜涛厉声高喝:“哪里来的狂徒敢在警察地盘撒野,赶快缴械以求从宽发落。”其中三人不识相正欲近身,刘胜涛双腿发力,其中两人先后摔入桥下,另一人被顺手牵羊甩出三米开外,剩下那人直奔最后一辆轿车。

    刘胜涛昂首叉腰立于桥上,只见车上走下一位礼帽长衫戴墨镜的中年人,上桥后对刘胜涛说:“兄弟奉上司差遣有桩公务,弟兄们若有冒犯,有我担待行个方便吧。如其不然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刘胜涛向那人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张成钰警察厅侦缉队长,奉命到此盘查共党采办军需人员。”

    那人说道:“看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刘胜涛说:“在下只知奉命不敢徇私,既如此可去警察厅说话。”那人说:“同为党国军人相逼何急,我等不从你将如何?”刘胜涛说:“敬酒不吃当有罚酒。”一声高喝弟兄给我上,三辆轿车被三四十人围了个结实。

    那人一看,对随行人说:“老子今天晦气,碰见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种,那警察厅长今日设宴赔礼倒也罢了,如其不然明天就叫他换个地方吃饭。”这说话间坠入桥下那两人,被警厅的人救起,上岸后如同落汤鸡一般,浑身哆嗦,随后这一干车辆人等被押至警察厅后院。

    刘胜涛下令检查从车中搜出六只沉甸甸木箱,随即下令封存密室,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准开箱,一行八人全部收监,其中一人大呼小叫。刘胜涛冷笑一声说:“看来你家老板是手下无人,派这等蠢货,光棍不吃眼前亏,吃眼前亏的不光棍,再不老实让弟兄们给松松筋骨。”那人知趣不敢再吱声。

    刘胜涛转身对众人说:“弟兄们辛苦了,已在盛月楼摆下酒席,愿同弟兄们开怀畅饮,放假一天,待禀告厅座再行赏赐。”众皆欢喜而去。

    这边停当之后刘胜涛立即到厅办给警察厅长汇报,厅长赞许有加询问下一步如何料理。胜涛说:“这六箱黑货不下三千两,这同往日查住的百儿八十两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眼下既不能开箱验货也不能提审,真要水落石出,事与愿违不好收拾,我料两日内空军那边必然得来个人物同警厅通融,如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到时我见机行事,厅座稳坐钓鱼台静观其变。”

    厅长说:“后台老板即将出场,这绝非等闲之辈,成钰多动脑筋不可掉以轻心啊,如处置不当,我等从此永无宁日。”胜涛说:“厅座且放宽心,这等人多行不义必有报应,至于万全之策尚需斟酌。”

    刘胜涛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情徒起烦躁不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己面临的对手是谁会采取何种手段,如何让对手就范,对警察厅长的承诺能否兑现心中底气不足。再则想起临行前组织上明确指示,要他长期隐蔽积蓄实力,不准发展组织,不准主动联系组织,条件成熟时组织上会派人与他取得联系。表面上一个人战斗在敌人的心脏里,但绝不是孤立的,组织上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在关怀你支持你,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自己。这时他体会到关叔叔说过的话,一个党员脱离组织比没娘的孩子还要苦。

    正在他来回踱步时,桌上的电话铃响起,奇怪的是三叫三停,刘胜涛心头一阵狂喜,第四次拿起电话听从那边传来的问话:“是警察厅张成钰秘书吗?我是大堂兄,大伯住院需要钱你准备一下,晚七点到府前路教会医院门口大槐树下见面。”刘胜涛说:“请大伯放心吧,钱我这里有,晚七点准时到。”

    这是约定的联系暗语,放下电话刘胜涛兴奋的在室内手舞足蹈。心急只嫌日落慢,夜幕降临胜涛按时到达接头地点,规定见面时双方各持一把竹制白扇。胜涛扇面是二虎相斗,对方扇面是八骏图。对应凭据之后对方告诉刘胜涛,市委领导要见你,速去医院四楼406副院长办公室。

    刘胜涛叩开房门,见沙发上端坐一位长者,大背头前额宽阔,戴着一副眼镜。看到胜涛走进来,慈祥的面容激动起来。拉住胜涛上下端详连连说道:“像啊太像了。”刘胜涛问:“老同志你说我像谁啊?”这长者说:“长的太像你的父亲了,就是个子比你父亲高了不少。”刘胜涛问:“这么说老同志见过我父亲。”

    长者说:“你父亲生前,我是他上线的领导,你六岁那年妈妈领你到我处,咱见过一面,从那有十六年没见着,当年由于叛徒出卖你父亲被捕,特务在你家守候,接头的时间,我正想上楼你妈妈在被特务控制的情况下,示意你打碎了楼上窗户玻璃,我才免遭敌人毒手,说起来你还救了伯伯一命。”胜涛闻言激动地热泪盈眶说:“我想起来了你是当年的孙伯伯。”

    这位省城地下党的负责人说:“是我就是我呀,听说你脱离险境到了延安,又去了苏联。我心里高兴啊,今天请你来组织上准备给你安排任务。”胜涛说:“浑身是劲无处使,再不安排任务快把我憋坏了。”

    孙书记说,咱坐下说话,你在警察厅的情况,组织上都了解都清楚,干得好干的出色,组织上很满意。一直没同你联系的原因是想让你站稳脚步,打牢根基真正取得上司的信任,我党地下工作有一条基本经验,欲速不达强摘的瓜不甜,等待时机自然是瓜熟蒂落。但主要原因是延安隐蔽战线大首长正在运筹,让你年前打入敌国防部,伯伯这里虽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无权大材小用。

    现在根据斗争形势任务需要,省委请示延安后,决定提前启用发挥你的作用,今天我代表市委交办四项任务:一、几天前我们有六位同志被警察局以不法商人扰乱秩序的名义逮捕,被关在警局看守所。他们的具体情况这里有份材料,你看后立即销毁。他们都是重要的优秀的好同志。省委指示市委,趁身份尚未暴露要抓紧开展营救,万一要落到军统手里谁也不可能活着出来,胜涛啊这事刻不容缓;

    二、党中央毛主席亲自领导指挥的解放战争已经拉开了序幕,前方的仗越打越大,我党我军的胜利一个接着一个,但是伤亡也随着增加。从野战医院到后方医院普遍缺乏救治伤员的器材,尤其是药品,省委负责人说,告诉你的小胜涛为了减少非战斗减员和牺牲,一定要千方百计完成党交给的任务,搞到药品就是贡献就是功劳,搞的越多功劳越大。毛主席预言三至五年打败蒋介石。今年根据敌我双方的形势,从根本上推翻蒋家王朝统治,时间还要提前。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下一步,你的工作是艰巨的也是光荣的,既要胆大心细又要保护自己。为了提高工作的效率,药品拿到手以后,有解放区派来的同志同你直接联系。接头的相关规定会及时通知你;

    三、城区地下交通站近期接连遭到敌人破坏,电台也被迫停止工作。经过综合分析内部可能出叛徒了,或者是军统人员打入我们内部了。尽管目前处在边缘,但是其危险性危害性不能低估,务必配合市委尽快查清楚,以绝后患;

    四、省城这三个流氓大亨三十年代靠鸦片生意起家,省城沦陷之后他们投靠汪伪政权这时期无恶不作,日寇投降后本应按汉奸惩办,却摇身一变成为曲线救国人士,随后被军统收买利用,在特务的授意指挥下经常潜入解放区进行破坏及暗杀活动,要抓住有利时机给予沉重打击。

    那警察厅长女儿是个进步青年,思想单纯偏激富有正义感,你同她的交往要把控住分寸,让她形成对你一种掩护,但不能发展她成为自己的同志。关于截获空军为青帮私运鸦片行动,省委给予充分肯定,说胜涛此举有胆识有眼光。打通空军的关系,这块敲门砖是媒介,要借题发挥,目标是情报,是军需物质。

    据内线情报空军一位大校参谋长明天飞临省城,这位参谋长抗战前期曾是清华校园高材生,战争爆发后投笔从戎,是经美国人训练第一批飞行员,应该说参加抗战对国家和民族是有功的,由于他作战勇敢肩章每年都要换一次。事件发生后空军的巨头召集参谋部商量对应,多数人的意见是通过地方大员,也包括战区司令官强行要人,如其不应叫军统那边把他做了就算了。唯独这位参谋长不同意,他认为如今国军系列是家丑人人有不露是高手,牵扯面大了等于授人以柄,尤其是军统中统那里必须避开,大事都是小事引起的,如简单武断处事把人家逼急了,捅到总裁那里这场怎么收?谁来当这个替罪羊?咱谁也不用直接给警察厅长对话,他如不买这个帐,再行其他不迟。

    空军幕后老板采纳了这位副参谋长的意见,派他前来说明庞然大物外强中干心里有鬼,害怕将这桩丑闻公布于众。这是软肋也是弱点,明天同其交手要讲究先发制人和后发制人视情交替使用,他如软硬兼施你可刚柔并济,注意这张弓不能拉断了,要学会造势,以辅助实现目的,通过这一事件交上朋友拉上关系,同时要考虑到兼顾警察厅的颜面,最后要各得其所。组织上相信你的能力和智慧,更相信你对党的忠诚。但一定要牢记不能暴露自己,反动派的末日即将到啦,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即将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十六年前伯伯失去了自己的战友---你的父亲母亲,今天再也不能失去你了。

    刘胜涛闻言泪流满面说:“组织上关怀,伯伯的教导晚辈铭刻在心。”辞别地下党负责人,在漆黑街道上箭步如飞,此时他心中如同黑暗中看到了灯塔。

    第二天下午四时,刘胜涛接警备司令部作战参谋的电话,言晚六点在盛月轩酒楼雅间,宴请至亲请他作陪。刘胜涛说:“你我虽相识多日但无深交,这等宴会我如何去得?”对方说:“席间有事讨教张秘书务必赏光,五时后我派车去警厅接你。”刘胜涛当即将此事向上报告,警察厅长说:“果不出成钰所料,看来客人到了,你先去探虚实,不出所议尽可代我答复,此事宜速战速决倘若旷日持久,警厅恐非对手。”

    五时后警备司令部的车到了,这时刘胜涛里里外外忙的不亦乐乎, 来接他的人催促再三,他那里故作不睬,六时后才怏怏动身到达酒楼,那作战参谋抱怨说:“张秘书何故姗姗来迟,尚未开席光等你了。”刘胜涛说:“官身不自主,班值之时不敢擅离,兄言让我陪客助兴何故等我。”

    二人携手走进雅间,这作战参谋指早已就坐的那人说这是我姐夫,现在空军桂总司令麾下效力,想借探亲之际,顺便过问属下弟兄们在警厅地盘遇到的麻烦事。我那边还有避不开的应酬,哥哥同张秘书尽可推心置腹,我搭腔了张秘书怎么着也得闪个面子,来日我做东答谢。

    那作战参谋离去,这位空军大校强压心中不平,唤服务小姐让客人选酒点菜,刘胜涛尽选美酒佳肴说:“不知仁兄在桂总帐前听差,怠慢之处请见谅。”大校从包中掏出一张名帖递于刘胜涛,刘胜涛看罢故作惊恐之态,“下属实不知长官大驾光临,望参座恕罪,官阶悬殊我坐不安席,请稍等我速报厅座让其来陪长官。”参谋长说:“不必如此,既来之则安之,案子在你手里县官不如现管,我慕名请您,即以同席何论尊卑。”刘胜涛说:“长官胸襟让成钰受宠若惊。”

    谈话间酒菜已上齐,参谋长说:“我先提议三杯,咱边吃边议。”言罢先喝为敬,刘胜涛随之推杯换盏,六杯酒下肚后,那参谋长说:“昨日你率众于青龙桥前拘传那八人,都是我直属的弟兄,奉令到机场执行公务,随便捎带当地土特产,何罪之有?警厅胆大妄为,桂总闻报大发雷霆,正欲让行政院查办,我力劝之,自认为是事出有因也许是误会,请张秘书即刻上复你们厅长立马放人,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面。”

    刘胜涛听罢淡然一笑说:“原来长官专程为这事来的,我先敬您一杯,请允我禀告实情,昨日卑职奉省厅命令,盘查共党采办军需的车辆人等,你的部下身着便装,乘坐的也不是军车,何人知其真实身份,况且出言不逊妨碍公务,当众持枪威吓。把弟兄们激怒了,再说省城是党国的天下,除非共党谁敢拿枪顶着警察的脑门,押至警厅之后,从车内搜出六箱三千两鸦片,卑职不知长官所说土特产在何处,长官若不信可随我去警厅开箱查验,如有不实卑职任凭处罚。”

    那参谋长没料想一个小小秘书,正恭维之际突发单刀直入击中要害。遂说道:“他们平素奉公守法不至如此吧,果真属实请将这一干人等交付与我,回去之后按军法严惩绝不轻饶。”

    刘胜涛说:“长官之论卑职不敢苟同,警厅人赃俱获,当事者供认不讳,这岂能有假,今天就是桂总亲来也得以理以法而行。事态到了这一步,岂能是哪个人一手遮天的事。”参谋长无奈说道:“这帮混账东西,往天之骄子脸上抹黑,欺瞒上级,私下发如此横财,待查证属实杀无赦。”

    刘胜涛说:“长官这话卑职深为赞同,这等人敢冒杀头之罪,定是欺上瞒下利令智昏,若交予长官回去正法,虽说严明军纪,但势必家丑外扬必遭国人怒谴,长官既不想姑息养奸,干脆让警厅以烟毒惯犯就地枪决,已绝空军后患。”

    这参谋长心中暗思,仅两个回合即感到面前这位年轻人非等闲之辈,看来耍硬的玩假的无济于事,僵持下去等于失败。一旦人领不回去丑闻被曝光,无颜见上峰,心中后悔自己不该在巨头面前逞能领差,想到这里,浑身冒出冷汗遂决意调整策略。

    刘胜涛察言观色,再次举杯然后只顾吃菜,一会的功夫参谋长开始摆脱尴尬局面,言道:“话说到这份上不如给兄弟道出其中原委,国军陆上各兵种体系,从将军到士兵吸食烟土嗜好成瘾者不计其数,尤其是川贵滇地方杂牌军,士卒行军打仗皆携带烟土烟枪,曾被共军讥讽为双枪将,官长对下属的赏赐除了大洋就是烟土,其中贪生怕死临阵脱逃者返乡后,因无钱受用烟土二番又舍命回归。但我空军将士从不染指,如今战端南北大开,这烟土多产于边陲直至国外,关山重隔送达战区又有共党武装割据,有国防部要员通融而形成的,按军需适量供给将校级军官,烟土采集调配都是陆军操办,我等也是奉命行事何过之有?”

    刘胜涛说:“恕我直言参座实话直说了一半,从去年以来烟贩毒枭投机钻营,渗透拉拢贵部大人物,言掌管空军得天独厚,使他人受益让真金白银擦肩而过,至此双方的交易一发不可收,这等事原本与警厅井水不犯河水,但烟土流入城区,搞得乌烟瘴气。民众皆归怨政府,党部省府严厉斥责厅座,月内不能清绝烟毒之患将革职查办,如今一方烟土空来空去,横财滚滚天上掉,另一方凭白无故祸从天降。”

    参谋长说:“战祸连年不断,导致国库空虚,即便搞点实惠补贴军需也无大碍,时下政局不稳人心难测,国军将士只要不通共投共,单纯谋财比比皆是那都是小事,蒋委员长尚且睁一眼闭一只眼,况且积重难返这不是我等操心的事了。”

    刘胜涛闻言正色说道:“参谋长此言差矣,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二梁不正塌下来。若上行下效尽损国肥家之事,势必前方士气低落,后方人心背离,若大厦倾覆即使亿万缠身又去何处安身保命,这怎么能说是小事呢。”

    参谋长说:“你慷慨陈词我亦有同感,但我此行的目的,你已尽知何事为要。”刘胜涛说:“年初城区前任局长迫于各方压力,在省厅督促下对贵部下线略使弹压,因拒收黑道重金贿赂,他们为绝后患,施展毒计同军界联手,差人盗窃空军仓库,后以警局通共,这位局长本是党国忠义之士无辜蒙冤受刑。幕后主使此事做的心狠手辣欺人太甚,参座今日若无平和公道之意,我当冒死进京面奏总裁。”言罢满杯自饮。

    这位大校参谋长平日部下对他俯首贴耳毕恭毕敬,从未有过这种场面,稍作沉思然后说:“贤弟息怒,愚兄敬一杯,今日我有相见甚晚之感,贤弟过人之处我已领教,只是这一省警厅,恐埋没人才,久居于此抱负亦难施展,愚兄这次回去当向桂总保举推荐,到哪一步贤弟是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刘胜涛拱手说:“参座美意卑职谢谢了,只是厅座待我不薄,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我不能背主行事辜负与他。待辅他有所建树,再行直言相告,行来明去白之事。”参谋长说:“贤弟虽重情重义,却忘记良禽择木而栖,人杰择主而事,不可过重拘泥情感耽误前程。”

    刘胜涛说:“若平心静气而谈,我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则参座屈尊至此礼贤下士;二则据战场被俘放回的人员讲共军官兵平等,同甘共苦生死与共,故士气高昂,而我们内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相互倾轧,若将你的部下据实按法处置,张扬出去有损空军形象,由此产生的影响后果与党国不利;三则参座当年鹰击长空与蓝天之上,数架侵略者皆毙于你之神勇,听说参座激烈空战,当中两次负伤,当年被国人尊崇为英雄,家族也为此增辉。这是我掏心的话,参座应推心置腹亮出底牌。”

    参谋长说:“按老总意图警厅扣押的空军人员必须放回,查封物品予以返还,两者缺一难以复命。”刘胜涛说:“拘传人员可以考虑立即释放,返回烟土困难较大,这非卑职能做主的事情。”参谋长说:“不还物品托运方拒绝支付费用,还会要求赔偿,就事而言也可不认这一套,但尊严信用荡然无存面子都过不去,即便他不敢索赔,我亦不便提起空资费用,折腾一趟实际上是两败俱伤。”

    刘胜涛说:“要依参座所言警察厅先是人赃俱获,后是人脏俱失岂不成了瞎折腾了,说到底参座还是舍不得这笔到手的真金白银。若参座固持己见卑职上下难以通融实难从命。”参谋长说:“愚兄不会叫你空手套白狼,接着从身后提出一个皮箱,打开之后少说也得有十根黄鱼,贤弟先去通融,事成之后对你另有酬劳。”

    刘胜涛连看都不看随手盖上皮箱说:“参座误会我的意思了,其实图财乃人之本性,只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以参座目前的权力实力若行正道,财源滚滚你躲不开。”参谋长说:“贤弟所说正道是何意?何种物品能获大收?”刘胜涛说:“眼下正道的生意是解民困惠民生,物稀为贵,目前国统区物质匮乏其中西药最为抢手。”参谋长说:“警备司令部那边,单说今年就从各战区运输途中截留数吨药品,讲好了出手后三七开大头朝我这里。”

    刘胜涛说:“参座如此精明强干却被这帮人蒙蔽了,出手价格不会实言告你,他们眼皮向上,为望参座后边的巨头,到了你这里无非是蜻蜓点水。”参谋长说:“这帮混账东西简直不可理喻,这次送货起点落点原来都是他们暗中护送,事发之后给我的解释是省府临时紧急调动抽不出人手来,结果陷弟兄们于水火,老总已指示断绝同他们生意往来,从省城另辟途径。”刘胜涛说:“参座如肯信任卑职可先甩出一点来合作一把。”

    参谋长说:“西药货源不成问题,战区医院接货之时,即便是公开要他几箱他也得给,按单签收不敢吱声,不买咱的帐给他个点打打下回就得抓瞎,但这东西流入共区是要掉脑袋。”

    刘胜涛说:“参座多虑啦,省城几十万人口,这东西好似撒胡椒面,不出署衙要外汇有外汇、白的黄的任咱选。”参谋长说:“贤弟所求对愚兄而言都是举手之劳,我提出的两条如照办,日后有了机会优先考虑贤弟,甚至可以包办。如所托不效其他无从谈起了。”

    刘胜涛说:“卑职想今后这鸦片生意空军方面还参与不?省城帮会联系还保持不?”参谋长说:“这档之事是瞒着总司令干的,大参谋长、作战部长手里捏着把汗,此事若捂不住,委员长震怒。这二人将被推出替罪,桂总训示了堂堂党国空军,今后胆敢再干这丢人现眼的丑事者格杀勿论,如再有同那些黑心黑道蓄意瓜葛,将严惩不殆。”

    刘胜涛说:“若如此我倒有两全之策,昨日警察厅青龙桥的作为,现已是满城风云老幼皆知,若不了了之,上峰追查难以自圆其说。参座一走了之,警厅后患无穷。我意参座按原箱包装准备六箱药品,我可将密存他处,然后警厅召集新闻发布会当众开箱检查,只要不是烟土,不暴露空军人员真实身份,警厅所遇舆论压力锐减大半,然后药品充公,羁押人员可让省城大医院出面保释,这六箱鸦片警厅派人陪同你等去交货,可按约清帐。参座走后地方上的事不得再行参与了,到那时参座单枪匹马人财双归,丑闻也捂着了,老总心悦必给参座加官晋爵,荣升之日卑职愿与同喜。”

    参谋长听罢如释重负满心高兴说:“为主上分忧属职份之事,只求平安不敢奢望过多,真如贤弟所言,当不忘成全帮衬之力,贤弟能破解这等疑难真乃干才。日后有用着为兄之处尽管直言。”

    刘胜涛说:“眼下卑职就有事求助,厅长父亲乃国府高参,六十六寿辰在即,厅座欲接来省城,无奈碍于途中不便,正束手无策。”参谋长说:“这有何难请回复厅座,他父往返之事包在我身上。”刘胜涛说:“卑职近日将陪夫人小姐去南京迎接。”参谋长说:“我明日安排机场警察厅张秘书一行可不受限制随时登机。”刘胜涛说:“如此甚好我先替厅座谢过了,但你我所议,事不宜迟缓则生变,参座应与今夜将药品送入警厅。夜静人稀这里移花接木,明日差人通知帮会老大,直言参座持国府警察总署手令,警厅答应立即放人,让其安排接货地点。”

    参谋长说:“观你的气势我走之后,贤弟要开杀戒。”刘胜涛说:“这也是替参座身后之人灭口,可以绝后患。当今世道若不如此,我等将成为他人案板上的鱼肉。”参谋长说:“贤弟刚毅果敢,但愿弟兄们来日方长。”刘胜涛说:“天色已晚你我就此,我回警厅接应。”二人起身离开酒店。一辆中吉普车看来已是久候多时了,那参谋长将刘胜涛送回警察厅,参谋长说:“君子一言。”刘胜涛说:“驷马难追。”正是:

    外强中干虚张声势难坚挺,义正辞严绵里藏针,高参就范。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