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生日礼物

    更新时间:2016-02-05 16:57:58本章字数:3122字

    第25章生日礼物

    林逸回到黄老邪和秦老怪身旁,躬身一拜,“两位师父,徒儿不负众望,终于拿下了外门比试的头名。半月后的选将比试,徒儿会继续努力,争取拿下小队长。”

    黄老邪轻轻一笑,拍了拍林逸的右肩,“选将比试之上,都是内门弟子,天赋在你之上不说,便是战技功法也是远远胜过你的。我和你师父武功低微,原本是要传授修炼功法于你,没曾想你爹是个世外高人,传于你一门奇功。至于战技么,降兽门向来是描摹凶兽,我们无法教授更多。”

    秦老怪听到这里时,叹了一口气,说道:“黄老邪,你别伤心了,好在这小子够努力够认真了,这一次能够参加选将比试,足够我们欣慰了。林逸啊,我们不强求你拿下队长之职,不过你鞭笞你时时记得用功努力。半月之后就是选将比试,你好好准备一番吧。”

    林逸点点头,“两位师父放心好了,林逸不会让两位师父失望的。”

    黄老邪和秦老怪欣慰的点下头,说道:“嗯,这一次比试重在参与,可别有心理压力了。我们两个别无所求,嘿嘿,降兽门的路现在才刚刚开始。”

    林逸拜别了黄老邪和秦老怪之后,径直去了霓凰城内。后天就是芸娘的生日,他无论如何是要送去生日礼物的。林逸前脚刚走,身后飘然跟上了两个大汉。这两人是陈七公子派出来的密使,专门负责跟踪林逸。

    芸娘在他面前发过誓言,不会再与林逸有来往。陈七公子向来心胸狭隘,他信得过芸娘,却无法相信林逸。在身份上,林逸和芸娘自幼相伴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在感情上,陈七公子看的出来,芸娘是喜欢林逸的。

    “走,公子吩咐过,这小子要是再敢去见芸娘姑娘,径直打断了他的腿,丢入万丈深渊。”两人眼中冷芒一闪,跟在了林逸身后。

    林逸手中灵币不多,还是上次赢来的,区区一点灵兵实在是捉襟见肘,买不起任何昂贵的礼物。在林逸心中,芸娘也不是那种趋势之人,只要是他买的礼物,芸娘都会满心欢喜。林逸在城内逛了许久,终于在一处珠宝店看到了一根珠花,同样是款式精致,价格也不算昂贵。

    “老大,这小子又买了珠花,应该是送给芸娘姑娘的。芸娘姑娘后日生辰,这小子还要去见芸娘姑娘么?”

    “他只是买了珠花,还没有去见芸娘姑娘。我们偷偷的跟在后面吧,等到他真的去见芸娘姑娘了,咱们再动手不迟。”

    林逸买了珠花,心中激动不已,径直就要去芸娘家中。他刚走出了两步,心中忽然想起了陈七公子,不由得恨得咬牙切齿。他知道芸娘不喜欢陈七公子,若不是被逼无奈,芸娘也不会答应嫁给陈七公子。

    “芸娘!”林逸叹了一口气,他如今修为低弱,莫说是陈七公子,就是他手底下的护卫,他就打不过。芸娘的爹身受重病折磨,他也是无能为力。他仰头看向了苍天,湛蓝的天空映入眼眸,仿佛一个巨大的讽刺。

    林逸摇头晃脑的叹出几口气,改变了方向,朝着降兽门的方向走去。他紧紧握着珠花,手指刺入了肉中,传来一阵生疼。他走出了几步,呼风术施展而开,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远方。跟踪的两人眸子一惊,也急急的跟了上去,他们的速度太慢,根本追不上林逸。

    “大哥,他这是去哪里?”老二站在城门处,气恼的看着远方。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朝左则是去芸娘姑娘家中,朝右则是神楚宗四门方向。

    “去芸娘姑娘家中。”老大径直朝左走去,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林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

    林逸回到降兽门之后,径直朝着山洞内走去。这是黄老邪和秦老怪发现的山洞,是一处天然的洞穴。顺着山洞的小路蜿蜒而下,林逸来到了山洞的底部。这是一处空荡的地方,面积约莫几百平米见方。

    山洞之内并不黑暗,在山洞一侧,有光线照进来。林逸目光一扫,顿时看见了山洞的中央地方,有一处天然的石头,石头光滑如镜。林逸终身一跃,坐在了石头之上,心中暗道:“山洞深入地底,正好是一处练功的好地方。此地既是干燥,又具有光线,若说是天然形成,我到底是不相信的。也不管这些呢,正好够我练功。”

    他双手掐诀,正是从昊天琉璃塔上学来的聚气功法。他有描摹之能,这套印诀虽然是纷繁复杂,却也难不住林逸。林逸依葫芦画瓢,渐渐施展出了这套聚气功法。就在他施展玩最后一招时,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此功法名为昊天印诀,乃是天域的无上功法。”黑影慢慢开口道。

    林逸眸子一紧,口中喃喃的道:“昊天印诀,天域无上功法。”他重来没有听说过天域,他生活的这片大陆被称为神始大陆,大陆浩瀚无边,其上存在了无数的诸侯国。即便是他所在的楚国,也只是无数诸侯国中的小国而已。

    林逸抬起头想要询问什么,黑影却是消失不见。他呼唤了几遍,那个黑影始终不肯出来。山洞之内,灵气浓郁,粘稠如水一般。林逸手掌的铁片忽闪忽闪,鲸吞牛吸般吞噬着灵气。无数的灵气进入了林逸的经脉,绕着经脉运行一次,化作灵力流入了他的丹田灵海之内。

    林逸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的修炼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逸才睁开了眼睛。山洞之内的灵气如水一般浓郁,林逸惊得目瞪口呆。他喃喃的道:“果然是无上功法,灵气浓郁如水,每日吸收如此多的灵气,何愁不能快速提升实力。”

    林逸从山洞中出来时,天色已经黑了,夜色如墨水吞噬了每一寸世界。他抬头看向了芸娘家所在的方向,感慨道:“芸娘,今生今世纵使无法照顾你,可是我绝不会让别人欺负你。后日就是你的生日,陈七公子也会在场,我就不去了。不过你的生日礼物,我已经帮你选好了,希望你喜欢。”

    黄老邪和秦老怪在山洞中睁开了眼睛,微微的摇摇头,黄老邪道:“秦老怪,咱们的徒儿又是这样的命苦。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惜了啊,世道如此,有情人成陌路的例子也数不胜数啊。”

    “谁说不是呢,咱们两人不就是这般过来的么。情一字,玄妙莫测,谁也不能主宰。”秦老怪凝眸叹息,脸上弥漫一股哀愁。

    林逸摸了摸珠花,朝着芸娘家方向走去。他的速度很快,心情既是激动又是忐忑。今夜送完礼物之后,他就不会再去找芸娘了。一念情深,一念缘浅,终究是时间的错,奈何情深缘浅。

    “大哥,有人来了。”

    “不会真的是那小子吧,真是可恶,今日非得将这小子打得四肢残废。”

    林逸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芸娘的房间外,房间内一灯如豆,芸娘的影子映照在窗户之上。林逸轻轻的敲了敲窗户,以前林逸来找芸娘的时候,会从正门进入。如今情形变了,芸娘的爹爹不会再让芸娘见他了。

    “是林逸么?”芸娘激动的来到窗前,打开了窗户。

    林逸赧然一笑,递出了珠花,“芸娘,后日是你的生日,我无法来替你过生日了。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希望你能够喜欢。”

    芸娘欣喜的面容顿时耸搭下来,生出几分悲伤,颤巍巍的接过了珠花。终究是情深缘浅,试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在一起的人不相爱了。

    芸娘的泪落下来,两行泪痕蜿蜒,“林逸,我.....”

    林逸苦笑一声,抹去了芸娘脸上的泪,“芸娘,明月尚在空中,你以后若是思念,便望着明月,那时我会知道的。你记住了,我会永远守候在你身边的,你受了委屈,受了欺负,记得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守护你的。”

    “林逸....”芸娘泣不成声,泪眼婆娑的望着林逸,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林逸的脸。心中有千言万语,此刻无法在说半句了。一字会泪流,一语会泪崩。若是有来生,我芸娘一定会嫁给你,林逸。

    林逸露出一抹微笑,说道:“芸娘,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终究要离别,何必长相厮守。林逸虽然舍不得芸娘,他心中还是冷静。他日后若是想念芸娘,只能远远的望着。芸娘是个孝顺的孩子,她无法拒绝他的爹爹。霓凰城中,能够嫁入陈家,于她爹爹而言,是给芸娘找了一个好的婆家。

    命是如此,既然斗不过,就选择屈服。芸娘的爹爹,用一辈子的时间,替芸娘做出了一个选择。在他的心中,他改变了芸娘的命。芸娘会生活的很好,至少在霓凰城内,陈家便是荣耀的存在。

    “林逸,我会将你放在心里的。”芸娘声音很低,不忍的关上了窗。

    一窗之隔,是两颗躁动的心。既是相爱,却无法相守。情路艰辛,芸娘不属于林逸,林逸不属于芸娘。爱的路,断于此,深藏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