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川子

    更新时间:2015-09-28 18:27:17本章字数:2922字

    山岭村是一座偏僻的小庄子,庄子里只有一百多人,这里四周全是大山,来来往往的很不方便,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到村子里。

    山岭村比起其他的村子来说,很落后,也很闭塞,有些人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从没有走出过这座大山,所以那些迷信的腐朽思想一直言传至今。

    说起我来这里的原因,不禁令人觉得有些好笑,我是为了向人证明自身的道行才来到这里的。如果不是因为和人赌气,我也不会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自从一次偶然的机会,加入进了一个叫“道陵阁”的网络群,认识了一群胡侃乱诹的神经病,我的生活便发生了变化。

    群里有各种装逼的大神,每日在里面炫耀自己修行到了什么什么境界,比如明心见性,再者就是吹自家亲戚多么多么牛逼,道家一脉正统的传人,甚至连封神榜上有名之辈都有。

    看到这么多人吹嘘,我真的是看不下去了,仗着自己生在农村,各种灵异的鬼怪故事听多了,也开始各种胡诌。

    其中有一位与我年龄相差无多得女人,叫王如晦,修行打坐,占卜谈吉论凶,吹捧自己乃道家玄术一脉的传人。

    说实话,比起我这只会讲灵异故事却一点道学理论不懂的人,王如晦简直是真正的大神。

    阴差阳错之际,小打小闹一下,便拜在了她的门下,大家一起糊弄人,顺便赚点外卖的钱。

    自那之后,我才对这道学之类的事有了更多了解,虽然我家曾经也算是摆摊骗钱的算卦先生之一,但是到了我老妈那一代便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了。就连关于我家的一些事还都是从年龄大的人那里听来的,我老妈从不和我将这些。

    街坊老人们都说我外婆之前是跳大神的,只是后来出了什么状况,连外公都因此陨了命,所以我出生之后便没有见过外公。

    外婆说这一切都是报应,延及子孙,损了命数。自此便金盆洗脚,发誓再也不碰这些东西了,就连家里人也被呵斥绝对不能再碰,祖上传下来的那些书全被她一把火烧掉了,这白家一脉到了她这里便算是断了。

    王如晦自称是易学一脉分支之一——卜脉,所谓卜噬之说,《周易》、《连山易》、《归山藏》,天下世间卜噬之说,基本都是从其中演化来的。从伏羲首创八卦,文王排演,先天八卦以藏,后天八卦始显。再到周公,孔圣人研究注解,占卜才能够亲传天下。

    易学有五脉,山医命相卜。山之脉,修术法,邪术,巫术,道术,皆属于这一范畴。医又被分为道医,中医,巫医,医之脉,研究修习道医,比如鬼门十三针,针针封神,顺及阴阳,五行才能够沿顺。

    再说那命之一脉,掌管人一生的命脉。劫数,气运。通过分析四柱八字,参悟紫薇斗数,便能够通望阴间,改变气运。

    而相之一脉,又被分成相人相天相地。定家宅,倒斗墓,堪风水,相面相,所以那些传人又被称为相面大师的,又被称为倒斗世家的。

    这占卜一脉,也就是王如晦所修的那脉,卜噬之道分为小六壬,六爻,六壬,太乙卜,观音神课等等,但是最高的造化,还要数奇门遁甲之术。

    有了王如晦的各种脑补,我也勉强算是一个合格的小骗子了,用来糊弄那些外门汉,完全没有问题!

    于是我便在各大网络群中到处炫耀自己的能力,吹捧自己如何如何厉害,驱鬼邪,看风水,占卜算卦,样样精通,群里的人被我侃昏了头脑,连连大称大师高人。

    后来,便被群里的一个中年人找上了,也就是李大漠。他说自家村子里出了些邪事,哀求我前去帮他们解决,而且给的报酬还真是不少。

    这一下子我便蒙了,自己本身就不怎么相信这些怪力乱神,只是作为侃天的本事,其实自己根本啥都不会,比那些自名为道家茅山传人的差了太多。

    于是刚一开始我便拒绝了,这钱虽然好赚,但是若是坏了事,遇到什么东西可就糟了。

    那中年人李大漠顿时慌了,反问我是不是骗子,根本就是来骗钱的,没有什么真本事。这话却是把我给惹恼了,老子一身正气,怕什么鬼啊怪的,别说没有鬼怪,就算有,老子也要抓一条看看,当时便开下了海口,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邪事,老子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就这样,赌气之下,收拢了一些茅山道士什么的法器,背了个包便跟着李大漠来了这偏僻的山岭村。

    其实当我看到这偏僻的层层大山时,我就退缩了。只是禁不住中年人李大漠的苦苦哀求,再加上天已经黑了,要是靠我自己一人一定走不出这大山。思前想后,我最终决定留在这里,等到天亮之后再想办法。

    对了,忘了说了。

    我姓白名术,小名川子,无业游民一个,混在广大啃老族之中,过着“月光生活”。我今日混到这种地步,也许真应了小时候算命先生的那句话,听街头那些摆摊算卦的先生胡侃,说我这人命弱,保不住,便从“川流不息”这个词中取了一个小名,川子。

    五岁那年,老妈找了一个衣着破烂的老瞎子给我算了一卦,那老瞎子一身破破烂烂的,随身背着一条布袋,里面放着卦签,子午流注图,卦书之类的。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落满了稻草,一身灰色的旧衣服贴在身上,眯缝着没有一丝血色的双眼,不定时的睁得圆滚滚的,当时就把我吓哭了。

    老妈不管不问也就算了,反而屁颠屁颠的奉承着老瞎子,说什么大师真厉害,我这孩子从生下来哭过一次,三岁的时候哭过一次,这是第三次哭。

    整的这么的玄乎,我也真是无言以对,没文化还真是可怕。不过细细想来,一直到今天我哭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只是哭与不哭,又能说明啥玩意,我看老妈啊比那糊弄人的老瞎子都能胡侃!

    老瞎子的手颤巍巍的,很消瘦,也很枯燥,上面布满了青色的血管,还有些不知名的黑色斑点,看上去很恶心。

    我一直躲躲闪闪,那老瞎子脑顶上像是长了一只眼睛,看得那是个真切,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他的力气很大,光滑的小手被他一抓,露出了红印,我挣扎了半天都摆脱不了,回头看到老妈那双瞪着我的双眼,吓得我立马老实了起来,说实话,老妈比起那老瞎子吓人多了。

    老瞎子掐着我的手背,在上面不停地摩裟着,嘴中喃喃的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一时吃痛,却不敢大声叫出来,害怕再被老妈大骂。我始终觉得我可能不是我妈的亲生儿子,哪有亲妈这样对待自己儿子的,胳膊肘向外拐啊!

    老瞎子摸了半天,才松开我的手,摸了摸我的眉心,接着又抚了抚邋遢的胡子,对我妈说道,“你家娃的命薄啊!这几年应该没少吃药吧?”

    我妈一听这话,立马就来泪了,就差跪下大拜,呼爹喊娘的求老瞎子救上一救了。

    其实这老瞎子说的倒是有点靠谱,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嘛,白术?白术是什么?白术是一味中药,又被称为冬白术,白术有健脾益气,止汗安胎的功效,用于脾虚食少,自汗水肿。

    自小我便是被这白术养大的,每天当零食吃,全赖这一味中药,我才勉强能够活这么大。

    老瞎子继续说道,“你姓白,你夫家也姓白,女者隐也,男者难也,白者败也,这三者合为急又见,恰恰这个白字惹了罪祸。这孩子一生都要与这”急“字打交道,术者白木多水,可以消一消这”急“,这白术之名倒也相应。”

    “你家这娃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原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许是命里有高人挡了这一劫,只是三五年载,倒还罢了,若是......”

    老瞎子说到这里,突然就停下了,那双可怕的双眼再次睁开了,眼珠睁得滚大,眼白盖住了一切,像是翻着白眼,死不瞑目的复仇女鬼。

    ”大师,大师,你可要救救我家娃啊!“

    我妈这下子却是急了,坐立不安的,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连忙翻开口袋,大票子小票子的向外掏,一毛的,两毛的,推了满地。

    老瞎子点了一根卷烟,“啪嗒啪嗒”的,猛猛的抽了一口,然后享受的吐出一圈圈烟圈,缭绕在他的头顶。

    等这老瞎子抽完了一根旱烟,他才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伸起左手掐了起来,口中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