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不死丹

    更新时间:2016-03-23 09:33:16本章字数:3076字

    那日本忍者心事重重,连陶龙王如晦三人也不再去追了,认准了那烟花信号传来的方向飞快的奔去,只是几个瞬间便再也看不到踪影了。

    那王如晦不停地担忧着那个日本男人追上来,当她看到那忍者没有追上来的时候,脸色也是一滞,想到了某个可能,但是她又摇了摇头,连自己也不敢相信那个可能。

    “他没追上来。”王如晦忧心忡忡的对陶龙说了一声。

    陶龙点了点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他又长叹了一声,说道,“现在究竟是什么形势,连日本的忍者都插手到中国来了,难道陶家就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怎么没有动身行动呢?看来又将是一片动乱哎......”

    “别想那么多了,现在我们赶紧找到我那徒弟才是最要紧的,至于那些事,又咱们家那些老头子在,怕什么!

    不过现在我们要格外的小心了,这才刚刚到河南的地界,就遇到了那搬山道人和日本忍者这般厉害的角色,还有那个神秘的老太婆,不知道究竟都是些什么人物,平日里一个都难遇到,这次却接二连三的动荡,难道老爹说的都是对的,我那徒弟是个关键人物?”王如晦说道。

    陶龙吐了一口浊气,说道,“你爹的占卜之术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那是他付出了很大代价才占卜出来的,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出入,而且我和那个川子接触过,他真的不一般,有时候道法精湛,有时候又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骗子,令人捉摸不透,只是不知道他究竟和那相字脉的人有什么关系?”

    “不管那么多了,老娘先占卜一下,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

    “东南方向。”

    这个时候,陶龙背上一直沉默不语的余恒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他吞了王如晦的药,身上略微有了一点力气,鼻子朝着空气中不停地嗅动,一股巨大而诡异的阴邪之气传入他的鼻尖,但是奇怪的是,那气息虽然强大无比,但是冥冥之中给他的感觉却是没有威胁,反而是一种不知名的安全感,就像回到了家一样。

    王如晦有些惊讶,她现在身体状况极差,精神无法凝聚,所占卜的结果也会受到影响,心神更加的疲累。

    但是她却发现自己掐指算出来的方位和那神秘的黑衣人余恒所说的分毫不差。

    陶龙顿了顿,他看到余恒的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不停的抽动着,多少步数,多少方位,便被他一一的道出。

    看到这种情况,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四大盗墓门派之一的卸岭力士,鼻子灵敏,便是这一派所特有的能力。

    历史上的卸岭力士吸收了摸金与崂山派两派的特色,形成了具体的流派,对风水术法有自己独特的认识,擅长于破坏法阵,熟悉各类风水地形的的弱点,和易学五脉之中的相字脉相天相地相人的能力很相似。

    元蒙时期,卸岭力士因为敌视元蒙政权,而被大肆迫害,于是展开全面报复,以破坏成吉思汗陵的风水,败坏元朝江山为己任。最终破坏了成吉思汗几处附陵,恢复了汉人的江山,但是也因此和蒙人结下了世仇,蒙古占据天下时,曾发出金鹰令,召集一只集合了天下刺客的秘密组织追杀卸岭门人。

    据说直到今日,这一只刺客集团的后人依然遵循祖训,追杀卸岭门门人。也正因为如此,卸岭力士最为隐秘自己身份,非本门之人即便是妻儿也不会告知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

    卸岭派这一派主要用鼻子闻,为了保持鼻子的灵敏程度,都忌烟酒辛辣之物。他们用铁钎打入地下,拔出来之后拿鼻子闻,铁钎从地下泥土中带上来的各种气味,还有凭打土时的手感,地下是空的,或者有木头,砖石,这些手感肯定是不同的,真正的行家便能够从中而得出那古墓的大致情形。 

    所以那陶龙看到黑衣男子这一手本领,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人是卸岭力士的传人。

    然而那余恒听到陶龙这番话,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躺在他的背上。

    不过,那陶龙和王如晦二人对他的忌惮之情更加强烈,毕竟他们易学五脉与那四大盗墓的门派,摸金校尉,发丘将军,卸岭力士,搬山道士四大门派有过恩怨,万一他下杀手,那也是在意料之中。

    陶龙和王如晦两人按着余恒的指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阴气习习的村子,四周弥漫着很大的阴气,但是诡异的是,那阴气却是井然有序,而且其中夹杂着一股股正道之气。

    那余恒看到再次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村子,也是满脸狐疑,但是却什么都不说,之前暗暗加强警戒和防备的心理突然间放松了下来,这里令得他很心安,有种莫名的归属感。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刀口舔血的日子,一个人战斗,一个人疗伤,他不相信任何人,哪怕对他极好的人,他也不能全部放下心来,可是唯独这个村子给他心安。

    若是等到他完成对自己弟弟的承诺,自己还能够活着,一定要在这里定居下来,那时候他是不是依然一个人呢,会不会有一个美艳的女子来陪着他呢,他不知道。

    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他害怕,他不安,他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在被折磨着,可是他不敢死,他还不能死,他还没有完成对弟弟的承诺。

    他从来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关于他自己的事,无论多么的艰难,他都一个人扛着。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历过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是陶龙口中所说的卸岭力士。

    他只知道五岁那年,他被自己的父母丢到了墓洞里,无数的枯骨,无数的阴声吼叫,无边的黑暗,可是没有人听得到他的哭声,有时候他在想,这样狠心的人真的是自己的亲身父母吗?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却吃不饱穿不暖,整日被丢在墓地里,与那些冰冷的枯骨为伴,所以他冷血,他淡漠,他最懂得如何才能够活下去。

    一直等到他十五岁的那年,他的父母盗墓的时候,触动了不该动的东西,身死的时候,他才被告知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活着。

    他知道了自己原本是姓余的,曾经辉煌一时的相字脉余家的人,自己还有一个智障的弟弟,他们余家泄露了太多天机,破坏了太多造化,报应迟早会来的。

    他是长子,原本那智障的报应应该应到他身上的,可是因为那半块镶玉古钱的的原因,那报应竟然落到了他弟弟的身上。

    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这个弟弟,心存内疚,原本应该落到自己身上的惩罚却被弟弟替代了,他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

    那么多年过去了,余家那对父母为了那儿子智障的事做了很多努力,却什么效果都没有。自余恒爷爷开始,那余家相字脉的东相公便决定不再让后背碰这些东西。

    自此那相字脉的传承便没有再传承下来,算是断掉了,直到余恒从那仅存的相字脉残搞中得知那不死丹能够扭转阴阳造化,化腐朽为神奇,能够彻底治好他弟弟的智障,所以他才有了目标和勇气,便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那传说中的不死丹。

    那不死丹名为不死,其实是死去之人残存最后的一口阳气凝滞体内,经过种种仪式之后,转化成的一枚丹药,传说已死之人可以凭借那不死丹吸收阴气,阴极转阳,可以活出第二世。

    只是那余恒打开了数不清的大墓小墓,却始终没有找到尸体仍然保存完好的墓主,更别说找到那不死丹了。

    白家大宅内,争论仍然没有休止,那黑白无常鬼步步紧逼,幸好有郁垒在,不然恐怕早就已经打起来了。

    就在这时候,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缥缈不定的香气,无形中的阴冷气息顿时充满了整个院子,接着便看到一个身材圆满的美妙女子出现在地面上。

    “陆判大人来了,我看你还有什么借口拦着我们抓人!”那黑白无常鬼对郁垒嘿嘿一声冷笑。

    “恭迎陆判大人。”那黑白无常连同着郁垒以及四周的阴兵俯身恭敬地说道。

    我看着那女子美得不可方物,一身男子的官服穿在她的身上,反而更增添了一种别样的魅力,她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令人情不自禁的想要臣服。

    “我靠!这判官是女的!好不科学......”我看到眼前的情形,顿时傻了眼,这些画面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不是都说陆判是男的么,这怎么是个美丽的妹子?

    “嗨,美女,你好啊.....”我看到眼前美艳的女子,顿时脚步都挪不动了,痴痴地和她打着招呼,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那女人满脸高傲的样子,不时地把玩着手上的判官笔,双眼瞄着我,上上下下的巡视着,抚着下巴半调戏的说道,“原来你是这个样的啊,啧啧,姐姐有点失望呢,比起之前见到的那个酒吞差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