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阴兵军威

    更新时间:2016-03-25 18:28:46本章字数:3106字

    我听到这话心神一顿,冷哼一声,虽然我不知道那酒吞究竟是什么人,但是还是听出了她话里的不满和嘲讽。

    “哟,还挺有脾气的哦!难道姐姐的魅力不够大么,好好地阴司冥地你不待,偏偏要跑到这阳世来,破坏人世的秩序!还不快老老实实的跟姐姐回去!”

    那女子半是威胁半是商量的对我说着,试图将我身上那天魂骗回阴司冥地去,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原本那天魂就不能久久掌控我的身体,之前被外婆用她的能力将其封锁,现在更是难以出现在人前,所以即便是这女人再怎么威胁劝说,他也是根本听不到的。

    “我若是说声不呢?”

    “呵呵,你觉得我这数百阴兵都是吃素的吗?若是敢说半个不字,老娘定要打得你连太昊大帝都认不出来!”那女判听我问出那句话,顿时变了脸色,手中的判官笔只是轻描淡写的划动,不远处那棵百年老树便被拦腰截断,轰然倒塌。

    那数百阴兵齐声一震,巨大的撞击地面的声音连同着阵阵阴冷的气息令我难以自持,跌坐在地上,只觉得体内的阳气几乎要被震散,一股股阴气直往骨头里钻,脑海中的泥丸宫动荡,那天魂顿时开始活跃起来,我几乎要压制不住,整个脸色时而青紫,时而惨白。

    我看了那郁垒一眼,他的目光正和我相对,却是躲躲闪闪,低头不语,似乎很是敬畏那一旁的女判,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也难怪他们不敢开口,毕竟这女判乃是阴司冥地的二把手,平日里阎王爷不管什么琐事,全部都交给这女判来做,威势自然是不一般,更何况郁垒只是小小的地仙,在黑白无常鬼面前还可以仗着城隍爷那里的面子呈呈威风,但是在鬼仙的高层当中,连个屁都算不上。

    “姐姐我只是落后了一点,处理了几个不长眼的狗奴才,你们带着这数百阴兵却什么都没有办成,真是废物!什么事都要姐姐我亲自动手,那还不累死我啊!”

    那女判眉眼之中全是不满和责骂,吓得黑白无常二人脸色铁青,哆哆嗦嗦的,浑身发抖,别人不知道这陆判的手段,他们兄弟二人经常待在这女判身前,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厉害呢!

    我的头脑乱成一团,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好,若是硬打硬,恐怕只是几个阴兵就能要了我的小命。

    “你虽然贵为陆判爷,但是只管阴司冥地里的冤魂野鬼,老子再怎么说,也还活着,我就不信你敢违背天地规则,强行将我带到地府!”我低沉着脸,思索着脱身的法子。

    那女判呵呵的冷笑了一声,身边开出几朵彼岸花来,白的似雪,红的如血,妖艳异常,似乎有一种魔力,令人的神魄迷失在其中。

    她翻开生死簿,口中咒语念动,那生死簿自动的翻转起来,过了几个呼吸,便停了下来。

    “白术,河南庙村人,丁子年甲午月山岭村内被人调换了八字,替人而死,享年二十五岁。后续断,遭天魂大帝童子上身,不人不鬼,不阴不阳,超脱生死所载......”

    那女子丹唇轻启,将那生死簿上所载的话念出,笑容令人沉迷。

    “根据生死簿上所记载的内容,你已经死了,所以我有资格带你回阴司冥地接受审判。你若是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说不得还有可以回旋的余地,不然的话......”

    她轻轻地提了提判官笔,其上乌黑色的光华流转,似乎只要我敢乱动,立马会死的很惨。

    正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脚步声,还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我抬眼去看,入眼的是满身伤痕的陶龙,他的背上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黑衣男子,正是之前的那个余恒,还有一位身材丰满胖硕的女人,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那陶龙看到眼前的形势顿时呆住了,那般阵势就连五脉之首的陶家都不曾遇到过,这究竟是怎么了?

    “您您是阴司冥地里的陆判......”

    陶龙颤抖着身子问道,不过看她的装扮,一手是判官笔,一手是生死簿,除了阴司冥地的那位还能有谁呢,况且一旁的黑白无常和数百的阴兵,这般阵容必定是阴司冥地的二把手陆判爷了。

    然而如今又是什么情况,数百阴兵当道,陆判亲身驾临,莫非是阴司冥地的恶鬼逃到了阳世,可是这有关川子什么事呢?陶龙心中猜测个不停。

    那陶龙背上的余恒看了一眼,但是却没有什么动容,似乎眼前这番阵容也不能令他有一丝的胆怯。不过当他看到我的时候,那目光竟然有些闪烁不定,似乎是在担忧,又似乎是在可怜。

    那王如晦将陶龙等人安顿好,粗略的瞄了我一眼,对那女判行了一个礼,说道,“不知道我这不成器的徒儿哪里招惹了陆判爷这尊大神,还需要劳烦您亲自前来一趟,如此的兴师动众?”

    那女判听到王如晦这番话,微微的笑了笑,“哦?他是你徒儿?呵呵,这下戏更好看了,不过他的师傅恐怕凭你还担不起?”

    那王如晦听到女判的轻视,有些恼意,但是却不敢明着发泄,只是说道,“不知道陆判大人有没有听说过易学五脉,我便是那卜字脉的下一任卜算子,那边那位便是五脉之首山字脉下一任的老山头,不知道这身份能不能担得起?”

    “哦,原来是易学五脉下一任的掌家人,那还有资格和我说话,不过嘛,他这师傅你还真担当不起呢!”那女判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王如晦,眼神轻佻的盯着她的胸部,禁不住的笑出声来。

    她想,若是眼前这个什么卜字脉的卜算子遇到之前那个酒吞,画面是不是会很好看呢,她倒是有点期待呢!

    那余恒听到王如晦口中所说的易学五脉,有些大惊失色,似乎是完全没有料到这两人竟然还有那样与众不同的身份,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曾记得五脉之中曾经有一个相字脉的传承呢?

    “哼,只是不知道堂堂的陆判爷驾临此地,究竟有何贵干?”王如晦听到那女判话中的藐视之意,终于忍不住动怒了。

    “阴司冥地里跑出了恶鬼,自然是前来捉拿,识相的话,就赶紧跟老娘走,若是动起手来,破坏了阳世间的秩序,休怪老娘不留情!”那女判收起了笑容,板着一张冷脸,威胁着我。

    我有些感激的看了看王如晦一眼,没想到她竟然还会护着我,更何况是在堂堂的陆判面前。

    “呵呵,既然谈不拢,那不如手底下见真章,莫非你还以为小爷我怕了你不成!”

    我万般无奈,看眼前陶龙王如晦他们几人的伤势,根本帮不上半点闲忙,反而还会拖后腿,所以在这个关头我也顾不得什么了,彻底放弃了压制体内的天魂,仍凭他暂时控制了我的身体。

    我这番话刚一说出来,那陶龙和王如晦便变了脸色,要知道那可是堂堂的陆判大人,我这个无名小卒竟然敢主动挑衅,那不是在找死吗?

    不过,那王如晦却听出了我的声音的不同,有点诡异,放佛不是这个世间所该有的。

    “呵呵,我等了这么多久,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躲在这个躯壳之中呢!”那女判这时候才正色起来,抚摸着下巴的手在空中一伸,那判官笔便自动的出现在她的手中。

    这个时候的我放佛成了一个旁观者,另一个灵魂掌控着我的身体,这种感觉很古怪,又令我觉得很新奇,而且这次是我主动将身体的控制权让给了他。

    那个声音很嚣张,我几乎不敢相信他说的话是从我的身体里面发出来的。

    “好,很好,看来你是一定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那女判脸色顿时成了铁青色,满脸的恼怒,袖手一招,那数百阴兵齐声再震,井然有序的朝着我冲了上来,四周喊杀声一片,那强大的阵势令我头脑一阵嗡鸣,几乎要一头栽到地上去。

    然而,我看到自己的身子轻轻地一颤 ,那强盛的阴气便化作烟雾散去,恍惚并未曾出现过。

    我腰身一震,一脚踏出,与那些阴兵交锋在一起,手上掐了诀,口中也不知道念着什么咒语,接着便看到电闪雷鸣,一道道光芒笼罩在我的双掌之间,猛声一喝,便看到无数的雷鸣朝着我的双掌中飞去,最终化成了一个小小的雷印。

    “几次的磨合,这具肉身果然得心应手了不少,但是毕竟是凡夫俗子,力量还是不能发出......”

    我的身体腾飞在半空中,声音却与之前不同,显得有些诡异。

    我看着那一个个阴兵朝着我冲来,手中持着一式的长戟,每一下都是对准了我的要害部位。

    阴风阵阵扑面而来,我凝神聚气,每一掌推出都能看到一道电光雷鸣,与那阴兵的长戟交织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来。

    随着战斗的热化,我身上沾染的阴气越来越多,越发觉得力不从心,手上的掌心雷也相对弱了不少,这些阴兵比起寻常的恶鬼强大了太多,即便我拼尽了全力也没有什么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