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九菊一派

    更新时间:2016-03-29 22:06:26本章字数:3162字

    “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了,那我们也不在劝你了。陶家和王家那边掌家人都下家令了,我二人也不得不听从,这掌家信物黑曜九龙棺和青铜乌鼎自然会借给你。

    那杜家掌家老祖一向脾气古怪,就算是我们陶王二家都拿他没办法,那杜家掌家之物究竟能不能借到就很难说了。不过看在大家同出一门的份上,他大概也不会不念旧情,不过你们白家消声隐迹那么多年了,也该重出易学五脉了。

    我与那杜家的杜城关系一向很好,杜家掌家老祖把她当亲孙女看待,从她那里入手应该会好上不少,不过那相字脉掌家信物半枚镶玉古钱不见了,又找不到东相公的传人相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爹的卦里说那相字脉将要现身,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冒出来,若是误了时辰,你这次阴司冥地之行将会危险不少。

    依我看,那半枚镶玉古钱铁定是被那黑衣小子给偷走了,我早就看那黑衣小子不顺眼,人那么冷淡,像个冰块一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们却偏偏不把他当外人,你们说,到现在除了知道他叫什么余恒之外,你们对他有半点了解吗?真不知道你们这脑袋究竟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他除了脸长得还凑合,有什么好的,莫非你还有龙阳之好不成.....”

    我那便宜师傅王如晦刚开始还语重心长的劝说,到了最后扯到余恒身上竟然越说越不正经,脑洞大开,令我一阵无语,哭笑不得。

    那余恒身上的伤势好了些许,他的手上紧紧握着那半枚镶玉古钱,眼神凄迷,如今的他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亲人,什么兄弟,他只有那半枚镶玉古钱了,只有他才能给他活下去的动力,时时提醒着他还没有完成对弟弟的承诺,还没有让他成为正常人。

    他不停的叹气,也只有这个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敢显露自己的脆弱,那天镶玉古钱无端升起异象,只是他来到这里,他本以为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但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那个叫川子的人让他错以为多了一个亲近的人,现实却又给了他深深的打击,原来他对他的关心只是为了图谋那半块镶玉古钱。

    余恒一遍遍的摩擦着那半块镶玉古钱,阳光照射之下,那半块镶玉古钱发出莹绿色的光芒,隐隐约约间可以看到一双青色的眼睛在盯着他

    “是它么?是它么......”

    余恒透过那半块镶玉古钱,仿佛又看到了那只青眼狐狸,一双青色的眼眸泛着冰寒的光芒,白的无瑕,如雪似霜,竟然比那美艳惊人的曼陀罗华还要耀眼。

    他又想到那晚所看到的白玉狐狸了,身形小巧,在半空中一闪而过,对着他低鸣呜咽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七月十五中元鬼节的梦境,遍体鳞伤的自己,只有那只青眼狐狸守候在他的身旁,轻声低鸣呜咽,舔着他的伤口。

    “那青眼狐狸玉佩究竟有什么古怪,它和我每年所做的梦境又有什么关联?”

    这时候,余恒突然感觉到头脑一阵嗡鸣,一股难以言明的痛感侵袭着他的头脑。

    “寺......寺庙......庙......”

    他皱紧了眉头,喃喃的吐出那几个字,这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临近了一座古寺,那多年的老毛病又犯了,每当接近寺庙道观之类的地方便会头痛欲裂,整个脑袋都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那半枚镶玉古钱突然发出一阵温润的光泽将他笼罩在其中,将那寺庙的影响隔在外面,那光芒是淡淡的青色,一道光圈透着一个身影,光圈中的那人嘴角长满了胡须,看上去有些邋遢,只是那笑容一直暖暖的,将余恒那颗心逐步的融化。

    “爷......爷,是你么?”

    余恒一阵失神,看着那笑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那是骨肉交融,那是一脉相承,令得他情不自禁的喊出那句话来。

    那光影一闪而逝,仿佛一切都只是他的错觉,然而余恒却清醒地知道,那个人就是他未曾见过面的爷爷。

    那光影越来越淡,再次凝聚到一起,这时候余恒才真正的看清楚那只是一道伤痕,像是被什么东西划伤了一般,他一阵哑然,翻看着那曾随身佩戴了二十多年的半块镶玉古钱,再次失神起来。

    此时此刻他才反应过来,他手中这半块镶玉古钱根本就不是原本该属于他的那半块,他那半块上面没有刻痕,缺口处是朝下的,而此时的这半块不仅多了一道刻痕,缺口还是朝上的。

    “是我错怪他了吗?他并没有图谋我的玉佩,反而是我不分青红皂白偷了他的玉佩,可是他怎么会有另一半的镶玉古钱玉佩......”

    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多年的敏感令他产生了一种强大而未知的危机感,接着便觉得有种危险接近,警惕而灵敏的一个侧身,竟然躲过了突如其来的当头一击。

    “呵呵,有意思,好强大的危机意识,怪不得忍对你的评价那么高......”

    眼前出现了一位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身上穿着绣满了各式各样菊花的衣服,每一朵都是九瓣花瓣,显得诡异而又神秘。

    那半老徐娘长得有几分风姿,头上梳着日本平安年代特有的发髻,看上去婀娜多姿,她的笑容却有些邪魅,手上持着一根系了一枚铜钱的金线,那铜钱迅猛而疾烈的穿过一层层空气朝着余恒的头部打去。

    他左躲右闪,那枚铜钱却诡异的缠着他不放,竟然奈何不得,他无奈之下,手法精妙而飞速的一闪而过,那枚古铜钱便被他紧紧地攥在了手心里。

    那半老的日本妇人满脸惊讶,完全没有料到余恒竟然有实力抓住那枚灵巧的古铜钱,不过只是惊讶而已,接着她脸上的表情便变成了狡黠的阴笑。

    只看到她的手一抖,一股波动便顺着金线传到那枚古铜钱之上 ,余恒那只紧紧攥着古铜钱的手便被那道强盛的波动震得鲜血丛流,那古铜钱经那金线抽动,在空中转了个身,再次朝着余恒飞了过去。

    任凭余恒反应机敏,也快不过那一闪而过的古铜钱,那枚小小的古铜钱当头砸下,仿佛像是一柄沉重的斧头,余恒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那日本妇女笑盈盈的抿了抿嘴,手上的金线攒动,也不见她怎么运作,那余恒的身子便被她抓在了手中。

    她笑的花枝招展,手掌抚摸着余恒的脸,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啧啧的慨叹着,“长得这么俊秀,连姐姐我都动心了呢,只是不知道床上的功夫如何呢?呵呵,这里的男人比起京都那些短小丑陋的人强多了,果真没有来错地方呢......”

    过了很久,余恒才从昏迷当中醒过来,此时的他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眼前一张太师椅上坐着一个老人,看上去已经很老很老了,然而他只是坐在那里,便令人产生一种压抑感,凭空生出恐惧。

    不过见惯了生死的余恒并没有觉得害怕,毕竟一个人连死都不怕的话,这个世上也就没有什么能够令得他害怕了。

    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思考着逃脱的办法,眼角的余光却不时地瞄着那太师椅上沉默不语的老人。

    那老人一眼不眨的看着他,却不说话,过了很久之后才听到他微微 的叹了一口气,眼睛凌厉的闪动,那双眼睛只是看上一眼,仿佛便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竟然如同他那晚所看到的那只白玉无瑕的青眼狐狸一般,只是那力度不及那只白狐邪魅摄人。

    “你,很不错。”

    那老人慢慢地撑起身子,操着一口地道的汉语对余恒说道,竖起了大拇指,他的脸上挂着笑容,隐隐约约之间还可以看出他年轻时候的风韵,比起一般的日本男子多了太多俊美温润,令人有种错觉。

    “你是日本人?”

    余恒依然是那样寡言少语,只是问了这么一句,便什么都不再说了,只是静静地看着那老人。

    “听说你一直在找不死丹,想要令自己唯一的弟弟脱胎换骨,变回正常人。”那老人不紧不慢的说着,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余恒有些惊讶,不知道眼前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自己何时曾招惹到他,连自己的私事都打探的这么清楚。

    “我能帮你。”那老人揉了揉膝盖,看到那余恒面无表情的样子继续说道。

    余恒的喉咙动了动,声音很是低沉。

    “你知道哪里有不死丹?”

    “呵呵,原来这世上还有能够令你动容的东西,我还以为你真的心如死水,铁石心肠,不过你这种人的确很难对付,忍的眼力还是很不错的,连他都很难杀死的人,那真的是太可怕了。”那老人继续点评着。

    余恒默默地念着那个名字,看到那老人身后站着的日本忍者正是之前截杀他的人,这才明白那老人口中的忍便是他了,原来当日便是这老人要杀他,不过却不知道怎么又留他到现在。

    想到这里,余恒的心中生出一种绝望,连其中一个人都这么厉害,自己想要从他们面前逃出去,那几乎是痴人说梦,不过他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打算,只是不知道那老人究竟要怎么处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