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完整的镶玉古钱

    更新时间:2016-03-31 21:18:05本章字数:3157字

    “我不知道那不死丹在哪,不过想要让你弟弟恢复正常,用那不死丹太过浪费仙药的价值了。你们上古时期的奇书《山海经》中倒是记载了人鱼可以令头脑受创的人恢复正常,用来救你弟弟,那是再好不过了!

    如今人鱼已经绝迹,只有那些古墓之中还藏有一丝半点,比如长明灯的燃料便是用人鱼炼制而成。古书上记载有长明灯的古墓寥寥无几,可以确定的是秦始皇的古墓之城,汉武大帝的汉信宫灯,古楼兰的兰陵王墓,女皇则天的日月当空,唐明皇的天子云墓这几处,似乎每一处你都得不到,不过我这里倒是有,呵呵。”

    余恒脸部的肌肉动了动,似乎有些激动,却又有些怀疑,“哦?莫非这几大皇陵古墓都被你逛过了?”

    那老人笑了笑,说道,“那倒没有,不知道你可曾听说过关于我们日本的来历?”

    他看到余恒沉默不语的表情,再次微微的笑了笑,抿了抿桌上的樱花泡就的香茶,顿时满口生香。

    “秦始皇时,西域大宛国有很多冤屈死的人横陈在野外道旁,有些鸟衔来一种草盖在死人脸上,死者就立刻复活了。官府把这件事奏报给秦始皇,秦始皇就派人带着那种草到北城请教鬼谷子。

    鬼谷子说那草是东海里祖洲的不死草,长在琼玉的田地里,也叫养神芝,叶子像菰米,不成丛地生长,一株不死草就能救活上千人,始皇听后认为这种不死草一定可以找得到,就派徐福带着童男童女各三千人,乘着楼船出海去找祖洲,然而那徐福出海后一去不回,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按照我们日本的古书记载来看,当年的徐福东渡到东瀛定居,创立了日本的历史,也成了日本的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之后徐福一脉改姓羽田,徐福老祖所留下的长信宫灯便被传到了羽田家族,而我便是羽田家族现今最信任的人,那盏长信宫灯自然便是在我手中。”

    余恒有些哑然,关于日本的起源,他也曾听说过不少,却没有想到真实情况竟然是这样一回事。

    “你想要我做什么?”

    余恒没有长久的思量便开口问道,那老人抛出来的条件已经深深地打动了他,毕竟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让自己的亲弟弟恢复正常更重要的了。

    那老人看到余恒的态度,不禁呵呵的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靠在那把太师椅上。

    那妖艳的妇人抖了抖胸前的丰硕,笑嘻嘻的对余恒说道,“既然大人已经说通了你,那我们就算一家人了,至于让你做什么嘛,时机还未到,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你,事成之后,那长信宫灯自然会给你,不仅如此,那施法的妙门也会一并告诉你。”

    她眼睛不时地瞄着余恒,尽显风流本色,双唇做出勾引的动作,衣角微微的挂着余恒的衣服,像小女子一样的撒娇。

    只是那余恒依旧是那么的冷淡,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四周的气场突然间冷了不少。

    太师椅上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半眯着眼睛,看到那妇人媚姬的动作,也没有去责备,只是有些不耐烦。他端起桌子上方的茶杯,再次抿了几口,顿时满口余香。

    “给他吧......”

    那老人突然间说了这样一句话,那美艳妖娆的妇人脸色顿时一滞,似乎很不情愿,手中紧紧地攥着什么东西,特别的不舍。

    她似乎很忌讳太师椅上的那位老人,只能将手上的那玉佩给了余恒,撇着嘴角,嘟嘟囔囔的满肚子怨气。她原本想占为己有,用来代替法器上的那枚古铜钱,威力必然会大大的提升,怎奈那老者非要让她归还给余恒,不知道究竟犯了什么老糊涂。

    余恒看到那妇人递来的那半枚镶玉古钱玉佩,急切的抢过,一遍遍的摩擦着那玉佩,依旧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熟悉。

    这时候他才真正的确信之前那半枚镶玉古钱玉佩根本就不是他的,随身佩戴了那么多年他竟然还会认错,若不是那上面的刻痕,他几乎就认定那玉佩是被我偷了。

    他看着手上的那两半玉佩,呆呆的失神,虽然不知道那另外半枚为什么会在我身上,他有些激动,颤抖着双手将那两半块玉佩缺口处凑到一起。

    “终于要完整了吗?”余恒有些失神,不知不觉间眼眶里便已经多了几道泪珠,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奉行着流血不流泪的原则,此时此刻却不禁泪流满面。

    屋外暗月当空,光芒内敛,只有星星落落的几颗星星挂在天空,暗月四周被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包围着,看上去是那么的妖艳诡异,似乎是谁的血将那月色染的如此的凄美。

    这时候就连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的老人也睁开眼睛了,靠在那太师椅上,坐直了身体,眼睛看着余恒手上的那两半块镶玉古钱,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随着余恒手上的动作,那两半块镶玉古钱玉佩缺口处在一点点的靠近,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 那两半块镶玉古钱的缺口处刚刚接触在一起,便看到一阵强烈的光芒迸射而出,照亮了整个夜空。

    那缺口处被一层青色的光芒萦绕,接着那光芒开始黯淡下来,一点点的内敛,光芒散尽,余恒再次看到了那个虚影,一个满脸胡须的邋遢老人对着他不停的笑。

    那笑容是那么的温暖,将他那颗冰冷绝望的心暂时的融化,空气中似乎有个轻微的声音在飘荡,那声音在余恒的心底想起,他听到了这世上最美的声音,那声音说的是,终于再次完整了。

    “是你吗?爷爷,是你吗......”

    余恒听着那声音一点一点的在心头磨灭,仿佛一切都只是他的错觉,可是那声音又是那么的真实。

    那太师椅上的老人嘴角衔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望向窗外,月色依旧是那么的猩红,星星点点的零散,只是东方某个地方突然多了一颗星星,那光芒一闪一闪的,虽然不是太亮,但是却很温暖,而且看在眼里,便令人觉得欣喜。

    这时候,另外几个方位也各有一颗星星闪动,似乎是在喜悦欢笑,虽然离得很远,但是那光芒却像是交织在一起,聚拢成为一个阴阳八卦鱼。

    “呵呵,真像是梦一场,消掩多年的易学五脉真的全部再次出现了,看来卜字脉的王朔那家伙到底是棋高一着,连我精研一百多年的卦术都及不上他。”那老人再次慵懒的躺在了太师椅上,喃喃的自语着。

    白家大宅内,王如晦和陶龙所佩戴的黑曜九龙棺以及青铜乌鼎各自发出一阵轻微的爆鸣声,顿时光华大射,就连我身上那块青眼狐狸玉佩也被那光芒波及到了,隐隐约约间仿佛有只白狐的身影在空际一闪而过。

    王家大宅子内,王朔一袭白衣双手背在身后,抬头望着窗外的夜空,那突然间生出的星星令他心神一动,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哀痛,伤感袭上心头。

    “这么多年了,我们易学五脉终于要全聚了吗?苍天有眼,祖宗保佑啊!我们易学五脉终于要翻身了,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和卦象显示的一般无二,他果然是五脉复兴的关键,有了他,我们五脉各自都有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同一时刻,陶家陶倩安心上有感,冥冥之中生出一种感应,手上掌印频出,施展陶家山字脉术法,便已经那五脉之中的相字脉再次活了过来,脸上也满是欣慰。

    “奇门五柳遁,神机鬼王藏,命截七星昼,医中圣手殇,道里乾坤长,相字脉也再次被续上了,难道这就是定数吗?命字脉白家,相字脉余家,从三十年前消掩,再到现在接连续上传承,时也命也,命也机也,也许王家那老不死的说的是对的,五脉的时机到了,或许真的有重新汇聚的那一天......”

    遥远的北方一座极尽奢华的大宅子里,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看着手上正在发亮的十二品莲台,不停的失神,喃喃自语道。

    “大爷爷,您这是怎么了?”这时候他身边多了一位美貌的长发女子,那女子大概刚刚二十出头,肌肤胜雪,吹弹可破,美艳的双眼中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傲气,此时的她正紧张的看着那突然间失神的老人。

    “城儿,大爷爷没事......”

    余恒将那完整的镶玉古钱攥在手里,入手便感觉到一阵光滑如玉,还带着一层淡淡的暖意。

    “多谢了。”

    他仍然是淡淡的,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令他动容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冷淡,一副拒人于千里以外的表情。

    那美艳妇人嘴角生出一种贪婪之色,眼睛盯着那镶玉古钱,万分的不舍,最终也只能作罢。

    她右手摩擦着下巴,婀娜多姿的走上前来,作出撩人的动作,故意袒露着胸前的丰硕,摇晃着身子碰了碰余恒的身体,嘴角淫笑着看向他的下体,另一只手便朝他的私处摸去。

    “不想死的话就离我远点......”

    只是那日本妇人的手还没有碰到余恒的身子,耳边便传来一阵冰冷的威胁,其中夹杂着无穷的冷漠和无情,就连见惯了各种场面的九菊一派当家人媚姬都觉得有些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