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阴兵借道

    更新时间:2016-05-14 10:25:27本章字数:3174字

    孤零零的山谷当中,四周是一片静寂无声,死气沉沉的,令人在无形之中生出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惧感。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风,那风却不同于以往,着实来的诡异,夹带着一种阴气,直冲入人的脑海当中。

    经年来这山谷中采药的老人眯着眼睛,鼻子轻轻地嗅着那阵邪风,他从地上捏了一小撮土,用舌头舔了舔,眉头便一直在紧皱着,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爷爷,怎么不走了?”前方一个年轻的人回头看着停滞不前的老人疑惑的问道。

    那老人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顿时成了死灰色,连背篓也顾不上去捡,便急急忙忙的朝着四处张望,寻找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可以藏身的山洞。

    那年轻人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停地询问着,那老人似乎是被他问的烦了,板着一张脸打了他的头,谨慎的呵斥着,“小孩子懂些什么!快躲起来,别问那么多......”

    那年轻人似乎还想要再问些什么,可是那老人脸色更加的恐慌了,他一把扯过那年轻人的衣裳,强迫他躲在一旁的山石后面,做出禁声的动作。

    邪风过后,乱石翻滚,整个天空都开始被一团团乌云遮住,毫无征兆的下起了大雨。

    那年轻人这时候才意识到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正常,看着四周不断出现的诡异症状开始恐惧起来。

    雨下的大了起来,雨雾朦朦胧胧的,一切都看的不真切,穿过一层层的雨帘,那年轻人竟然看到一队队穿着诡异装束的人从远处走来,他们的身影淡淡的,放佛并不真正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又无情的宣布着一切都真的不能再真。

    那些士兵一样打扮的队伍,手上拿着大刀,脸上笼罩着淡淡的雨雾,令人难以看清他们的样子和表情,威武的气势压迫的四周的空气都开始变得稀薄。

    天色阴沉沉的,令人无端生出一股绝望,那老人和年轻人的呼吸都变得停滞了一般,大气都不敢出,唯恐一个轻微的动作便会惊动了自己,小命不保。

    他们已经隐隐间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采药那么多年了,他们还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遇到这百年难遇的阴兵借道,原本以为那些所谓的鬼怪只是存在于小说电影当中,今天却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之前那采药的老人就经常听人讲那阴兵过道,阴兵借道,神仙躲避,凡人勿扰,连神仙都要暂时回避,更何况他们这祖孙二人。

    传说那阴兵借道古来有之,而且最诡异的是那些阴兵虚虚实实,根本分不清真假。遇到这种情况,切记不要大喊大叫,而要立即安静下来,千万不要惊动那些阴兵,不然这虚幻的阴兵受到了惊动真的是会成为现实,杀个片甲不留。

    不过也有的不是那阴兵过道,而是和它很像的历史留像,北京的故宫中曾有过这方面的记载,讲的便是历史的再现,历史上的某一个情景在一定的条件下能够被记忆,等到相似的条件出现时便会重现历史。

    在雷雨以及独特的环境下,曾经发生在某地的事件便会被某种特殊材质记忆,当再次遇到相同环境时,便会像放映电影一般重现当年的历史画面。

    那祖孙二人心惊胆战的躲在那里,紧张的看着那一队队阴兵从他们的眼前走过,这时候却突然看到一个头发发白的老人背着双手,弯腰驼背的站在山头的入口处,听到那阴兵借道的动静,慢腾腾的转过身来,那只手高高的扬起,接着再落下。

    那采药的祖孙二人看到那老人突如其来的举动,整颗心都跳到了嗓子口,暗叫一声,“完了,哪里来的老头这么冲动,这不是害我们么,这下连尸骨都留不全了......”

    果然,那老人的手刚刚放下,那队阴兵顿时停下了脚步,那老人看起来身影是那么的单薄,摇摇欲坠,但他只是站在那里,便仿佛有千万的力量压在那里,挡住了千军万马。

    那阴兵井然有序的站在那里,却没有什么行动,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两道浓烟,接着便看到了黑白无常出现在眼前。

    作为十大阴帅的黑白无常鬼竟然没有像之前那样嚣张,反而警惕的看着眼前那老人,时时不敢动手。

    那白发的老人微微的抬着眼眸,看着眼前的黑白无常鬼只是轻轻地摇头,眼睛里似乎有着轻视。

    那老人便是之前余恒所看到的那位了,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身份,连堂堂的阴帅黑白无常鬼都敢小觑。

    他微微的睁了睁眼睛,努了努嘴,接着身旁便出现了一位穿的妖艳的中年妇女,一身和服,显得雍容华丽,头上梳着美艳的发髻,虽然年纪已经是中年,但是自有一番风姿。

    她走上前,笑盈盈的打量着黑白无常鬼,手上的那枚金线系着的铜钱闪闪发亮,仿佛一朵娇艳的九瓣菊花。

    “九菊一派?原来到现在还有道法非凡的九菊一派的传人。”

    白无常看着那凭空而来的九菊传人媚姬有着片刻的失神,那和服之上九朵菊花并处的标志早已经显现了那中年妇女的身份,曾和九菊一派打过交道的白无常立马认出了她的身份,只是他没有料到这九菊传人道法还挺精妙。

    还没轮到那九菊传人媚姬说话,只听到身旁传来一声冷哼,接着便看到之前的酒吞童子和影女也闪现在一旁。

    “呵呵,看来人都到齐了,那位忍者也出来吧,你那一套对老娘这阴兵来说没有用!”

    阴气弥漫,一阵浓郁的花香飘过,无数的白色和红色彼岸花的花瓣飘荡在空中,经久不散,那女判光着白皙的小脚,一步一步踏着那花瓣从虚无当中走出来。

    “呵呵,老娘还以为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敢挡阴兵过道,原来是你这老妖怪!老而不死便为妖,活了几百年了,你倒是越来越怕死了,纠结了一群邪修在这里挡老娘的路,什么时候你能有这勇气了?”

    那中年妇女媚姬看到踏着曼珠沙华的花瓣而来的女判,眼睛里满满的全是妒忌。

    这时候,那老人才开始正式起来,看得出来,他显得有些紧张,张了好几次嘴才说出话来。

    “呵呵,我们又见面了,几百年过去了,你倒还是那么年轻动人,我的她却再也回不来了......”

    “安倍,活了那么久,倒不如好好地跟着她去下一世,何必要苦苦纠缠不放呢?”那女判听到他的话,思绪开始回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笑起来满脸阳光的俊秀少年,其实若是不能够相濡以沫,那么活的再长久也该是很寂寥的吧?

    安倍睛明看着女判官,思绪却透过她的眼睛再次看到了那抹只属于他的温柔,他在心底轻轻地念着,“柔儿,等着我,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复活的,会的,一定会的......”

    他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口中喃喃的念着什么咒语,只感觉到整片大地都开始震颤不已,他的手上掐着法诀,动作越来越快。

    女判沉默不语,她知道那安倍是在召唤式神,看来这一战是免不了了,听说他如今是这个世上道法最精深的人,只是不知道能够在她手上撑过多少个回合。

    “昨日抓的那只鬼原来是你的手下,怪不得有那样的本领,倒是费了我这阴兵不少力气,想要老娘放了,那是门都没有的!”

    她冷冷的说着,手上一招,那只泛着银光的巨大毛笔再次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笔尖之上浓墨即将要溢出,由此可以看出她的战意。

    安倍此时已经召唤出了他的式神,一只小巧的鹦鹉,然而却没有人小瞧它,堂堂的阴阳师锤炼百年的式神那威力可不是一般修道者可以相抗的。

    安倍睛明手上掐了法诀,飞速的变动,口中念着晦涩难懂的咒语,他身后的那只式神也开始回应着他的法印,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充斥着这片大地,之前躲藏的祖孙二人顷刻间化成了灰尘,隐隐间可以听到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女判手上灵力泄出,倾泻到手中的判官笔之中,原本银色的笔杆变成了浓郁的青色,青翠欲滴,仿佛是玉石雕刻而成。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他们两人便已经拼了数十个回合,就连那九菊一派的媚姬和鬼吞童子也加入了战斗中,现场看上去还是一如之前那样,事实上争斗早已经如火如荼。

    此时的女判也不敢大意,毕竟她所面对的是这个世界最最强大的阴阳师,借助着身后那队阴兵的战力和气势与那安倍等人拼斗在一处。

    无数的碎石到处乱飞,整个山头都在打斗中被夷成了平地,曼珠沙华的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下,香气漫天,天际变得黑压压的,不时地有雷声闪电扫荡在这片天空。

    那巨大的判官笔随风而涨,变得硕大无比,无数的战力和灵力倾注到其中,仿佛拥有了强盛的生命力,那安倍等人顿时落在了下风,抑制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

    安倍睛明的脸色有些疲倦,他轻轻地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颇为忌惮的看着眼前那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他到底还是太过高看了自己,即便几百年过去了,人终究不是鬼仙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