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生死之道

    更新时间:2015-09-30 19:24:06本章字数:2284字

    让我们回到未来。

    ……又不知过去多少世代,全球首位“永生人”午加回忆起当年走向生命最后一程有幸成为全球第一位个体试验者时的情景,他总是说,当时并没有人们在遇到特大喜事时所应有的那些表现。比如兴奋,激动,甚至疯狂,这些都没有。

    只有惶惚与不安。

    因为这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体验,按当时比较流行的一种说法,就是拿生命开玩笑。其实,更准确点说,是拿一个人的生命在做试验,而被试验者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赌注。

    谁也不能保证那次试验能够成功,因为试验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但对于已濒临死亡的午加来说,还有更好的选择么,没有。

    午加本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对于死,他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死,并不可怕,人活一世已经够累,死,其实就是休息的开始。

    虽然他早就做好平静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可她的亲人却不让他死,这在当时来讲,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谁也不能界定人生的终点。所以,当你生了无法医治的大病,或者受重伤只能等死时,除了选择等死,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因为你已没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权在道义的手里,而道义大权紧紧握在你的亲人手里。你的亲人永远高举着道义大旗,帮你向世人宣示你的所谓生存权。所以,不是你想死就能死,而是道义同不同意你死。

    就午加本人来讲,显然一百个不愿意活下去,但道义使得他不得不让步,不得不任人摆布。这样说也许有点残忍,对她的女儿午婷来说也不公平。

    可事实就是这样,他要去死,他希望得到彻底解脱,可她的女儿午婷却不让他死,她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男友正宇。正宇是这项技术发明和持有人,但那时这项技术还处于试验阶段,并没有真正用于人体使用。所以正宇没有十分把握,却不得不照办。

    午婷的话对他来说就是指令,不可抗。再说午加也是他的好朋友,事情搞得不是很愉快,但面对生死大事,其它都不算什么。

    在午婷来讲,只要父亲能活下去,什么风险都不在话下。

    至于什么永生,她想都没想。她只希望有一种手段能保存一下她父亲的生命,哪怕是暂时的,哪怕只是一种试验,都是一种安慰。

    就这样,正宇带着午婷启程了。那时他们已有了自己的直升飞机,从梦城到泽镇市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来到午加身边后,当着公证人的面,午婷在公证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为了更有权威性,他们还请来了泽镇市佳宁大法官现场压阵。

    接下来,正宇就在无数聚光灯的照射下完成了他的首例意识转移手术。

    这件事在当时传遍了全世界,一时间传言四起,成为各大媒体和民众茶余饭后谈得最多的话题。因为它实在是关系到每一个活着的人的未来。

    但此事并没有因为手术的顺利完成而结束,相反,这次手术恰恰是一场巨大风波的开始。因为,按当时的技术水平,正宇还拿不出具体可视或可测量的数据来证明午加的意识确实被完好无损地转移到了那个只有一个扭扣大小的磁片上。手术过后,这个磁片就被午婷仔细存储起来,而午加的肉身则随即送往火葬场一把火化成了灰。

    当全部过程结束之后,午婷也因过度悲痛而昏了过去。正宇托起午婷柔软的身体,将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这不是永别,而是再见。

    是的,再见,但需要等待。因为硬件部分还在测试之中,只有硬件完成之后,午加的灵魂才会有归宿,他的生命才能重新开始。但这个期限有多长,谁也说不准。

    这一天终究还是如期到来了,但也是许多世代之后的事了。

    其实这种事件只要有一次就够了。当午加重新回来之后,这些看似平常实则惊心动魄的经历就显得平淡无奇了。随着微光技术的快速发展,人类已迈进一个崭新的时代,这是一次脱胎换骨的过程,也是一个无比痛苦的过程。不过,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时。

    今天,当你走在街上,如果你还能看到一幢幢超级商业广场里人流如潮的情景,你一定会以为来到了中世纪。如果你还会因中餐吃什么与女友发生争执,那你的生命还停留在中世纪时期。唉,你落伍了,那个时代早就不存在了。或者,你还能在梦中回忆起当年,但也只能是梦了。不过,你绝对不可以嘲笑做梦者。因为当年,正宇在实现人类永生大梦之初,就是从一个小梦开始的。人类,无论走到哪一步,都不要忘了历史。历史是一面真实的镜子,它不仅能够时照亮现实,还能将现实与之进行对比,在对比中发现我们究竟走了多远。

    那就让我们从头开始吧。

    很多很多年以前,或者许多世代之前,说这个故事时我们大可不必用时间来衡量,因为时间只是世界早期的产物。当科技发展到一定时期,时间这个词早就被人们忘记了。在一个多维空间,时间并不是一个问题。对于存身于硬片中的人来说,人只是一个符号,或者只是一个习惯。人不再是人,只是一个生命存在的现实。生命不再由时间来加以限制,生命是永恒的。需要的时候生命可以临时休止,但不再会消失。

    作为永生人第一代的人们,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忘记,当生命不再用时间来衡量时的无与伦比的恐慌,不过。这一切都将过去,成为历史长河中一个小小浪花。

    故事从一个平常的早晨开始,在西部,一个新崛起的现代化都市,梦城,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个城市最大的数码城开始。

    我们看到一个平常的男人,拖着一只大号旅行箱,混在早班的人流中行色匆匆。此人就是故事的男一号,他的名字叫正宇。

    正宇当时身着黑色紧身便装,黑色皮鞋。在当时的电脑城,像他这个样子,你想记也记不住。因为在四季不分的梦城,大部分从事数码产业的职场人都是这样一身标准打扮。

    正宇的的公开身份是一家数码公司老板。

    当然,那时候他还没什么名气,知道他的人不多。他的发迹当从他偶然进入漂流状态时开始。而这时的他刚下火车,连家也没顾上回,便直接赶往公司,他要马上见到未婚女友伊美。也就是故事的女主人公之一。伊美是一个温柔又美丽的女孩,在本故事中占据特别重要的位置。

    就是这位让他珍爱至极的女友,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不到四年的生命。

    一场大病正在改变着他们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