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千年一缘

    更新时间:2015-10-06 00:01:52本章字数:2443字

    初冬时节的梦城的天气还很闷热,正宇停下脚步,他要歇一下脚再往前走。他感到很累,很想躺倒大睡一场,最好不要醒来才好。

    他抬起头往上看,阳光就像从毛玻璃后面透过来的水汽,弱弱地投向周围一幢幢摩天大楼,再被镀膜玻璃反射到每个隐秘的角落。光,在流动的过程中任由风撕扯成一缕缕碎片,他的梦,人类的希望,就在这些微弱的光中酝育……微弱的光,内藏天机,诡异如梦,极尽渲染着未知的未来……正宇感到有种不可理喻的惊惶,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

    其实人是世界上最敏感的动物,每当大事将临,都有异样发生。只不过你不能马上把握时机并作出分析,因为这就是天机。极少的人能握住天机伸出来的小尾巴,正宇属于个案。自从伊美被查出得了脑瘤开始,他便开始数着日子过,生怕那一天会突然到来。

    他不敢想像,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伊美会怎样。

    如果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了他,那还是一样,跟从前一样。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却没有了伊美。如果每天上班时,他的身边没有了伊美,如果晚上身边没有了伊美,如果出差回到家再也没有伊美。

    他不敢想。

    任何一种职业,达到超水平发挥阶段后,营销就成了弱项,正宇正是属于这一类型。他的电脑公司生意不好主要原因是他的水平太高,高不可攀。为了心爱的女孩,他拿出三分之二的精力与时间研制一种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特殊软件。其实就是要把人的意识存储在一个小小的硬盘里。

    这样的技术……你敢想么。

    当一项顶尖技术的进程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也不能算成功,最难的就是最后那一步。

    没想到这最后一步竟让他整整等了三年。

    而根据医生的诊断,伊美的生命只剩下短短的两年。但这正是伊美最不能容忍的,伊美曾给他下过最后通牒,一年之内没有突破就必须中止。

    伊美说:你不要再做这些无用功了,你的梦不可能实现,我的命早已注定。与其花这么么精力去搞永生研究,倒不如多挣点钱。

    伊美说:我死了没什么,但你还要活下去,你不为你的将来打算,我要替你打算。因为我的生命要靠你的生命来接续……

    她的话仿佛尖刀一样,正宇彻底崩溃了,忍不住号啕大哭。

    结果俩人抱成一团痛哭不止。

    说的通俗一点,如果正宇的这项研究能够成功,将来的人类无论是得了不治之症因或其它原因不得不中止生命进程,那么只要在大脑死亡之前都可将意识存放到一个专门的硬盘,永远不会失效。

    但这只是他的第一步计划。他的第二步计划是将此项技术用于机器人,使人脑与机器完美结合,达到人类永生的目的…… 

    这才是他的梦想。

    其实他的梦想也是人类共同的梦想。如果梦想成真,即使这个星球从此消亡,人类也可以去宇宙任何一个地方继续生存。

    这是一外多么伟大的梦想。

    正宇一下车就给伊美打了电话,但是没有人接,手机也关机。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要出什么事。其实他的这种不好预感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这种感觉形容起来与饥饿很相似,总觉得胃里空落落的,心也是悬的,像一架没有地方降落的飞机。他想,如果再这样下去,他这架“飞机”恐怕就要没油了。

    现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这次他出差去的地方是一个叫泽镇的边远小城,泽镇还属于半封闭状态,属于落后地区,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让他去了小镇。他很想将业务拓展到小镇上去,因为梦城的竞争环境太过于恶劣了。可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在他后来的生命中扮演着不可替代角色的女子,她叫午婷。

    事件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是一个星期天,盛夏时节的梦城天气又闷又湿热。公司午休时间为一小时,午饭后伊美说不想睡了,想去街上买一条裙子,让正宇陪她趁中午时间逛逛街。正宇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俩人关系有些紧张,现在是她主动要他相陪,正是一个缓解俩人关系的极好机会,于是欣然相陪。

    路过一家超市时,伊美说口喝,正宇说:刚才不是有一家连锁便利店么,那多方便,现在多不方便,进超市还要跑到二楼。

    伊美说:刚才还不想喝,现在突然就想了。又不高兴地补了一句说:你不买我自己去买.

    正宇陪着笑脸:好吧,我去买,你等着,不要走开.

    这段时间以来,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正宇内心里却一直紧张得要死.自从得知伊美得了不治之症之后,他的紧张情绪就从来没有松驰下来过。而伊美的平静更让他心里越来越没有底,生怕她在谋划什么。她会不会自杀,或者……

    他不敢多想,只能在平时尽可能不让她离开自己更远或更久一点。

    刚走出几步,正宇又转头问了句:你想喝什么牌子。

    就买“洁洁”吧。伊美说。

    “洁洁“”是著名饮料食品品牌,“洁洁”集团也是本土食品业龙头老大,不仅生产水饮料,还生产速食面和糖果系列。正宇买了两瓶水,一瓶“洁洁”,另一瓶是“云白”。云白是境外大品牌,但在境内的知名度远没有“洁洁”高。正宇与大多数男人一样都喜欢”云白”这个牌子,而女性则一边倒选择“洁洁”。

    不知从何年何月起,女人的本土情结开始超过男人,总是更看好民族品牌,而男人正相反,觉得还是外面的品牌好。感情也是这样,男人花心且易变,总觉得外面一切都好,女人也是外面的好。女人则保守得多,只要自家男人不是太不堪,还是自家男人好。但女人一旦感觉不好时,男人就会很惨。

    伊美早就感觉不好了,正宇会不会也很惨,真难说,这个时代。

    伊美可能真是太口渴了,接过饮料拧瓶盖就要喝,却被眼明手快的正宇一把夺过去,他把瓶子倒过来晃了一下说:就知道喝喝喝,也不先看看。

    伊美一看,傻眼了,里面竟然有一只死苍蝇,苍蝇个头很小,仔细看才能发现。伊美说:我找他们去。气冲冲走进超市,对保安说:去把你们经理叫来。

    保安用无线电呼来负责人,原来这是个风韵女子,四十不到的年纪。不仅长得好看,气质也一流,是那种在人群中能够让你一眼看得到的类型。保安说她就是商场总经理。

    哦,原来还是个美女经理。正宇一脸冷笑。

    什么事,女经理冷艳地瞟了他一眼。

    这一瞟,使正宇觉得血压一下子就上来了,两眼直直地盯着对方看,这一看不要紧,对方脸色大变,想发作。

    我们在哪见过。正宇不失时机地说。

    见过,不可能吧,我调来才几天。女经理说。

    从哪调来的,或许从前见过。正宇又说。

    我在国外好多年了,我们不可能见过。

    或者在菜市场见过。正宇说。

    我从来不买菜。对方冷冷地说:有什么事,快说,我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