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麻烦缠身

    更新时间:2015-10-07 00:23:00本章字数:2227字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空气清新,心晴不错。午婷主动打电话给正宇,约他出来喝咖啡。

    正宇欣然应约,俩人就在那环境迷人的环岛咖啡馆呆了整整一个下午。但是始终都没有提到问题饮料的事,只说着一些不咸不淡的费话。对午婷来说,这是一次联络感情的手段,目的是使这个男人心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快了结这件事。但正宇却误会了她的用意。所以,当最后,午婷提出向他索要那瓶饮料时,他竟说出这样的话来:原来你约我来就是为了那瓶饮料。

    午婷突然笑起来,眯着眼反问道:那你以为呢。

    午婷本来并不想剌激正宇,但是她掩饰得不太成功的表情让正宇感到很是不爽,并再一次觉得被深深剌伤……

    从这次约会开始,正宇知道这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女子,决定不再接听她的电话。

    把她丢在一边之后,他开始向“洁洁”总部施压,警告他们,如果再不拿出让他满意的方案,他就要诉诸法律,并通报给省内外各大媒体。

    “洁洁”公司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很快便掌握了正宇公司经营状况不佳的资料,所以他们认定,说到底,正宇还是为了钱。表面说不为钱,其实是觉得钱少。于是再次把球抛给午婷,让她去处理,这样一来,反倒使得午婷的处境更加糟糕。午婷开始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了,但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有效对付他的手段。

    曾有一个瞬间,她真想找人做了他。

    就在这时,午婷的老公水木从国外分公司回来向总部述职,久别重逢之后的激情让午婷暂时忘了这档子事。其实那一阵正宇每天都要来超市附近转悠。当看到午婷和一个帅男人出双入对亲亲密密的身影时,他心中便有一股无明妒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这也是他的动力之源。

    于是他又开始主动给她打电话,继续向她施压。但这时午婷已不像刚开始那样谨小慎微,不仅不理睬,甚至一看到是他的电话就马上挂掉。这样一来,正宇倒有些束手无策了。于是一改强硬态度,转向软磨硬泡。

    从此每天准时到超市转圈,任何人都拿他没办法。但午婷却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情绪变得极度恶劣。这一切都被她的老公水木看在眼里。

    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午婷真是哭笑不得。于是对他下了最后通牒:同意赔偿说个数,否则就法庭上见。正宇心一横。说:法庭见就法庭见,难道我怕你不成,毕竟我有铁证在手。

    就在双方在法庭外调解时,午婷的老公水木找到了伊美,希望能从正宇的女友那里找到突破口。可万万没想到最后会演变成另一种结果,真是世事无常啊。

    作为一个绝症患者,伊美有她的人生态度,就连正宇也把握不了老婆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伊美对正宇这种与洁洁公司死缠滥打的行为很不满意。对这个曾经相亲相爱的男人,伊美开始有了一种说不清的厌烦与反感。

    法庭调解过程漫长而烦闷,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却被无穷放大,最终调解失败。“洁洁”集团一气之下反把正宇告了,与此同时,午婷也以个人名义把正宇告了,她的理由是正宇对她进行无休止的人身攻击,使她遭受严重的心理创伤。

    似乎一夜之间形势变得对正宇不利了,最不利是他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律师团和一家大型企业集团,无论从哪方面看,双方都不是一个档次。

    回到家还要接受伊美的施压与数落,这让正宇觉得有点生不如死。

    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开始有些担心了。

    案子没什么复杂,所以很快便有了结果,“洁洁”集团最终败诉,判“洁洁”集团按所购商品价值的十倍赔偿正宇三十元,另加一百元精神补偿,共计一百三十元。

    几天后,午婷起诉正宇的案子也有了结果,这次是正宇败诉,被判一次性赔偿午婷精神损失费五万元整。正宇听到判决后傻了,说集团联合午婷合伙陷害自己,当庭表示要上诉。

    正宇的上诉很快有了结果,维持原判。

    其实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他怎么能斗过一个大集团呢,但他天生是一个不肯轻易认输的人,只是在掌握更多的证据之前,对这个结果也只能认了。

    赔偿午婷的五万元在正宇与伊美之间掀起了一场滔天巨浪。

    伊美说:今年全行业生意都差,公司早就到了亏损边缘,如今连资金周转都发生了困难,几名员工近半年的工资欠着,这一大堆困难全压在我身上,你却不管不顾,整天搞你的什么发明,又没有半点成效。这下可好,又惹了一身麻烦,你说这五万元上哪去弄,除非动用仅有一点流动金,可这公司还做不做了。你要是不想做了就趁早说一声,反正我也是半条命的人了,过了今天不知明天还能不能醒过来,干脆我们各走各的路,散伙算了。

    正宇这才知道,伊美不仅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同时也深深误会了他。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难道说他对她说,我的发明全是为了救你的命。这样说是不是很可笑,本来他的研究就是一种试验性的探索,没有半点根据,就像一个迷路的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路上乱撞。天知道结果是什么,只有一点,就是对他心灵上的安慰,以为只要努力了便会有回报,这与买彩票有什么两样,所以,关于研究的事,他说不出口。

    散伙,你说散伙。正宇红着眼睛看着伊美,泪水就在眼眶里转。接着从沙上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然后又躺到床上,自言自语。是不是老天在惩罚我,想让我死。

    你死了也没用。伊美没好气地扔过来一句。然后又说:我现在要去公司,钱放在桌子上,你快去交了吧,不要让人家再找个理由判你一个抗诉罪名。就这样,下不为例,我们这个家再也经不起你这样穷折腾。

    正宇没有去公司,中午也没吃饭,不想动,又睡不着。打开电视,想看看新闻。电视台正在放一则“洁洁”的速食面广告。正宇一看是仇家的广告,便看起来……突然,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从沙发上跳起,拿来相机把电视上的广告拍摄下来。

    正宇心里那个激动啊,没法形容。心想,洁洁,任你再狡猾,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这回我要认真跟你打一回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