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去北方

    更新时间:2015-10-20 13:32:10本章字数:2344字

    现在正宇很想去一下伊美的家,也许在那里能想到脱困的办法。 依稀记起伊美曾经对他说过,她家就住在东湖区一个新开发的楼盘,叫“临海家园”,其实,其实就东湖边上建了几幢楼。正宇便按照她说的方位去了东湖,从他家到东湖只有不到三公里路程,很快便到了。但放眼看过去,除了湖面上有几只游船在缓缓移动,根本没有什么楼盘的影子。 正宇用力拍打一下自己脑门:糊涂啊,我真糊涂,也许是找伊美心切的缘故吧,只顾一门心思往东湖赶,竟忘了自己正处在另一段时区。而这个时区与伊美所说的时区是完全隔断的,它们之间相距整整二十年时光。 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现实,正宇的心突然收紧,他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怎么办,上哪里去找到伊美,当时的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 巨大的孤独感向他压下来,泪水止不由往外涌。要不是害怕行人关注,他很想哭出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好受一点。 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默念:伊美,你在哪里,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不管你我相差多少岁,我都不在乎,现在只想见到你,见到好好的你。哪怕你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途中有一处公共电话间,正宇问营业员可不可以打长途。营业员说可以。又问长途是多少钱一分钟,营业员说一元一分钟,正宇脱口而出:这么贵。在梦城打长途才二角一分钟。 又问服务员。先试一下能不能打得通,因为电话号码不一定准确。 营业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他也不管那么多了,因为他没有钱, 直接拿起电话开始拨打。但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伊美的手机,梦城出租屋电话,公司同事电话……提示音:你拨的号码是空号。 怎么可能呢。为什么所有电话都打不通。正宇想了一下,恍然大悟,他忘了眼下是二十年前,电话号码才六位,六位电话号码与八位电话号码之间同样有着一道无法超越的隔断。虽然是同一片天空,但天空下却有两个时区,它们是完全隔绝的。 现在他彻底绝望了,但绝望之余开始觉醒,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掌握了一件强大的神器,这就是他身在过去,却了解未来,在他身处的这个世界,这个特定的时区,没有人能够和他比。把它说成特异功能也行,虽然还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一个虚拟人,但是他可以说任何话,做任何事,而不会受到任何约束。 正宇似乎已看透一切。世界,生命,过去,未来,虚实,时间,空间。想到伊美就在这个城市的某处生活,他又开始信心满满,不信找不到她。在找她的同时,他要开始使用他的神器。他要改变一些东西,他相信凭他的能力,能够改变一些东西。 这个巨大又微小的时区就像一辆正在行驶的列车,别人还在车上,他却提前下车,别人继续向前,他却回到原点。虽然不能确定他是一个幸运的人,但首先他是一个独特的人,他经历丰富,他知道一切…… 他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因为他有体验,他可以像先知一样教导别人怎么做。他是一个脱离肉身的人,不像别人那样负重前行,因此他走得更快,更轻松。他是一个身负全人类重任的人,他的“微光”工程一旦成功,将开启人类生命变身新纪元。他相信自己确实遭遇到了一场车祸,或许他已在车祸中死去,或许他已成了植物人。 但他的生命还在。现在,对他来说,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明白一个道理:在生命正常状态下无法突破的技术,却可以在生死临界点上得已显现。事实上他做到了,他在生死临界点看到一行神秘代码,那就是一把开启未来的钥匙。他就是用那一串神秘代码开启了神秘软件的大门。他看到了光,未来之光,虽然只是微弱的一束,但毕竟向前迈了一大步。现在他最苦恼的就是无法回到将来,回到二十年后的梦城,因为他的技术成果还存在电脑里。它不仅是他的毕生成果,更是全人类的希望之光。他始终认为,人由两半组成,一半很轻,叫灵魂。另一半很重,是肉身。人世间的人为什么都感到很累,就是因为背负着双重负担。他带走灵魂,却留下肉身。沉重的包袱放下之后,他感到很轻松,他可以不像别人那样说话做事,只要做回他自己就行。但他并不了解问题的严重性,当一个人灵与肉体脱离后,肉体得不到安全的安放与监管,才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丢下的是一具活着的驱壳,没有人可以剥夺其活的权利。 也许这正是伊美眼下所面临的难题。 伊美会保留他的肉身么,她有没有私心。因为这需要钱,需要很多钱,她没有钱。第二天正宇就收到汇款了,马上去由局兑成现金。真是及时雨啊。正宇欣喜地想。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一个巧合在帮他。要不是这一千元,他将陷入绝境。虽然他身上带了钱,但那些大额钞票根本不敢示人,生怕被作为假钞连人带钱都被扣留。正宇决定先去一趟海北看望爸妈,他特别想看看老人们现在生活得怎样。 这里简要介绍一下该省地形,这是一个长达2000公里,宽却只有一百多公里的特殊形状的沿海地区。故城在最南,是比较落后的内陆。海北在最北端,一个滨海城市。虽然比不上梦城 那么繁华,倒也称得上现代化大城市。 海北是著名的海上自由贸易中心,海产品丰富,量大,直接出口到海外各地。若在今天。有高速铁路,最多也就十个小时便能抵达。但二十年前那时候就不行,那时还是内燃机车,绿皮车厢,没有空调,每小时最多跑60公里,从故城到海北得花上两天加一夜时间。且沿途多为山地,上坡多,老火车上坡时像老牛一样呼哧呼哧直喘粗气,不停吐出大量的白汽,有时候慢得像要停下一样。正宇是一位特立独行的人,从事的最超前技术研究,内心却留恋传统的东西。 在他看来,老火车虽然慢,却是旅行观光的极好工具。现代高铁,每小时300公里,风景移动得太快,让人头晕,旅程毫无乐趣可言。老式火车就不同,可以细细地品鉴沿途风光,带给你无穷想象空间,乘坐它可以看到许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充实你的记忆库存,累积大量信息。与悬在高架上的高铁最大不同的是,它是接地气的,更是生活的。在正宇看来,电脑控制的自动信号灯永远没有夜晚站台上拿着信号灯晃来晃去的铁路老站长更加亲切。 正宇喜欢起这样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