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大演说家

    更新时间:2015-10-24 22:16:37本章字数:2567字

    正宇谦虚地说:贵客谈不上,我只是一个回到故乡寻找发展机会的普通人而已。我认为梦城虽好但并非久留之地,外省人与当地人相比缺少第一手资源,所以大家并不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这种竞争对外省人是很不公平的。所以我想,虽然同在一片天空下,人家有的我们也有,为什么不能发展自己的家乡却去发展别人的家乡呢,您说是不是。

    你的话很有道理。午加连连点头。你看我也快七十的人了,但我仍有一颗创业的心。这些年来,作为企协会长,眼看着我们的企业一家家倒下去,这心里是什么滋味,用一句话来形容,叫生不如死。这次你带来的不仅是外面的先进经验,更重要是我们故城人的理念与决心。正宇先生,从现在起,让我们一起来努力,把故城建设得像梦城一样,不,要比梦城还要好。有什么要求和计划,请只管说出来,我保证全力支持。

    午加的一番感言听得正宇热情高涨,说话速度也快起来。

    我认为,做大事业,首先要在观念上有一个大转变,抛弃以往的一切,重新再来,也就是先要洗洗脑,换思想,然后才能谈到具体的实施。等到大家产生了共识,做起事来就容易多了,您说是不是。

    是,是啊。午加说。

    正宇端起杯子喝一口水继续说。

    所以,我想先搞几场演讲,把我所知,所看,所听,所感,全部讲出来让与会的人共享,看看反应用如何。当然,所有演讲都是免费的。

    午加一拍大腿:行,就这么办,我马上开始组织,我要让全市所有的企业家投资家都来听你的演讲。不过,有句话我也说在先,我还要找几个专家,让他们先讲,你后讲。如果,我说的是万一,你讲的内容人们不爱听,当然,这是种可能性不是很大。可万一要是出现什么状况我们也有个台阶下。如果你讲得效果好,那也是一种对比,让大家看到我们的观念与外界之间的差距。

    正宇表示完全同意,心里在想,老家伙就是多一个心眼,佩服。

    与午加谈话的第二天,午加为他在协会安排了一个临时办公室,这样一来,他就是协会的人了,一切活动也都有了半官方色彩。这也为他今后的成功打下坚实基础。

    第三天,首场讲座在企协礼堂正式开讲,午加是一个组织能力极强的人,首场就来了一千多企业家和投资商。还请了几位知名学者,让他们作为主讲,正宇放在最后讲。

    当演讲进行到后半场时,大部分听众都在睡觉,或半睡半醒。主持人午加一次又一次提醒大家要认真听讲,效果却不佳。最后一个演讲的是正宇,这也是正宇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场面,说不紧张是不客观的,但正宇有十二分自信,他知道,前面那些学者的空话套话早就没有了市场。他缓缓扫视了一下全场听众,发现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在睡觉,剩下的那部分也心不在焉。这种情况是他早就料到的,他已经想好了对策。

    正宇静静地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并不急于开始,现场陷入一阵沉默。主持人午加瞟了他一眼,示意他可以开始了。但他装做没看到,仍不急不忙,低头整理着手里的稿件。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会场静得连一根针掉地都能听得到。

    正宇的脑海中再次出现那天的情景,电脑出状况时也是这样的场景,像是地球停止了转动,时空陷入停滞……只有脑海深处,极远极远处现出一丝丝微光……

    会场中有人醒了,先是看一眼会场四周,再一眼主席台上的正宇,那些没有睡的人始终都在盯着正宇,期待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因为长时间的沉静,使熟睡者感受到一种不同寻常的情景,于是不断有人醒来,不多一会,几乎所有睡着的人都醒了过来。

    主持人午加再次使了个眼色给正宇。正宇终于开口说话:看来大家都睡好了,这就好,希望接下来不要再睡了。用一种通俗说法,在座各位都是本市精英人物,平时高高在上习惯了,肯定听不得别人训斥的语气,所以我也只能耐心等候。我是何许人,怎敢对诸位发脾气呢,所以只能等。

    现场所有的人都没想到这个来自梦城的家伙会来这么一手,虽一时半会还太太习惯,但渐渐地开始接受这个说话有点刻薄的家伙。

    接下来,正宇开始描绘未来生活图景,其实就是梦城最普通生活场景的照抄。从生活方式讲到技术进步,具体到每一个细节。从互联网的发展讲到手机和无线互联的应用,林林总总一大堆,在场的人个个睁大双眼,傻傻地任由他给他们洗脑。这样的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再也没有一个人睡觉打瞌睡。正宇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要转向正题了。

    先生们女士们,刚才我所说的只是题外话,诸位有谁以为我是在讲科幻小说请举手。

    没有一个人举手,那好,我开始说正题,你们不是都在关心开发么,开发是一项大事,需要众多个体一起来做。而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首先面临的一项任务就是创业。业是创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怎么创,项目,资金,人才。三样都有就能创业了么,不。无数创业都失败了,为什么,就是因为没有听我的讲座。也许有人不服气,说你自己也试试啊,不要只是说别人。那好,我就打个比方,比如,我想创业。那我首先要知道,我能做什么,会做什么,是不是我喜欢做的。想清楚后再想我制造的产品准备卖给谁,市场有没有需求,需求量有多大,我要占据的市场有没有足够大的空间。再想清楚之后,想我的产品采用哪种推广方式进入市场最有效,我能提供资金量是否承担得起这种推广方式的正常运转。接着就是物流链是否畅通,产业链的是否配套。再接下来才是资金来源,人力配备,成本核算等等。但实际上呢,我们并不是这样做的,所以就很难成功。

    我们通常做法是这样的。当我们得知有一种商品能获得较高利润,于是就开始投入生产。根本没去想市场的问题,有多大的空间,先入者的技术能力及生产能力怎样。我们都没有考虑便开始投入生产,结果卖不出去,或产得多卖得少造成积压。当然,这仅仅是表面现象。更深层的问题是,我们并没有做市场调查,更没有做产业调研,也没有了解怎么做市场推广。许多许多我们该做的都没有做,于是便出现眼下企业不断倒闭的现象。

    会场上开始出现从来没有过的景象,所有的目光都盯着正宇的那张嘴,所有的耳朵都在听正宇说的每一句话,生怕有遗漏,雷鸣般的掌声此起彼伏。正宇的第一场演讲获得巨大成功,接下来,预约演讲不断涌来,更有不少单位主动找他谈项目,有的愿意提供资金,有的愿意提供土地,有的愿意提供更多优惠政策……

    那些天正宇忙得团团转,演讲,座谈,开会,交流。

    整个故城呈现一派火热的创业气象,谈创业,找项目,听演讲,成了故城人最时髦的一件事情。正宇的演讲对于故城人来说,仿佛拨云见日一般,热情空前高涨。却从来没有人质疑它的合理性或合法性,因为正宇火了,名声传遍故城甚至更远的地区,谁还顾得上去质疑一个名人的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