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4章:拿命做赌注

    更新时间:2016-02-28 19:19:58本章字数:3170字

    时间仿佛在黑夜中静止,局面陷入了僵局,按照老马的说法无疑就两条路:要么把一百五十万拍在他面前,要么把寒冰交给他。我真后悔在大学的时候没有跟教练学好跆拳道。在这一刻感觉到我的渺小和无能。也让我明白了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有一个好的学历连个屁都不是。连身边的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寒冰看着我显得很冷静,冷静的有些陌生。

    “杨过,咱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这趟浑水你就不要再趟了。回去吧,去深圳找一个白领工作,再找一个爱你的姑娘好好过日子。”寒冰把银行卡拿过来再次放到我的裤兜里。

    我愣在那里,我无言反驳,如果我有150万的话就不会这么麻烦。生平第一次感觉金钱还真的很有用。但我还是理智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把寒冰交给他们。如若不然我一辈子都过不安。我抓住她的手顺势把她整个人带到怀里。

    “谁说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睡都睡过了。怎么,非得让我给这帮畜牲证明一下吗,好吧,成全你!”我再次吻了她任凭她怎么反抗推搡也无济于事。我豁出去了。

    “不是,我就纳了闷了。真把老子当空气呢?” 马志平是真的怒了,通红的脖子爆出了一道道青筋。

    “兄弟们,给我把这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腿给我打折。让他知道我马王爷的厉害。跟我抢马子,活腻歪了。”话音刚落,马志平身后的小弟举起电棍向我冲来。

    到了这个时候,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甚至没有一丝力气去反抗,浑身的疼痛和流血不止带来的意识模糊让我整个人看上去只是一个残缺的躯壳。我努力的摇了揺头让自己清醒一些。

    “等一下,我想和你单挑。”我气沉丹田大声的吼了出来,瞬间感觉两腿发软,蹲在了地上。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又有什么好的办法来拖延时间呢?

    “慢着,他刚才说什么?”马志平怀疑的看了我两眼继而转向身旁的一个小弟问道。

    “大哥,他说要和你单挑,他妈是个吗?我看这小子纯粹就是拖延时间。大哥,你旁边看着,我一电棍戳死他。”一个面目狰狞的小弟说完,很不屑的抄起手里的电棍向我砸来,滋滋拉拉的点火花让我顿生一阵恐惧。

    “不要!”寒冰护住我,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替我受下这一劫。但我依稀感觉到她身体在剧烈的颤抖。我使尽全力想把她拽到一边却怎么也用不上劲。我愤怒的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着我,她笑了,可是笑为什么还要流下两行热泪。

    “住手,猴子你退下。”马志平喝止住刚才要对我下手的小弟,跨步来到我身边很轻巧的把寒冰拨到一边,而我由于失去了依靠再次跌倒在地上。我越发感觉到两条腿无力,仿佛已经渐渐失去了知觉。不料马志平揪起我的衣领就像领一只待宰的鸡。但我依然用恶毒的眼神看着他,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我他妈发现你小子还是个楞种,和我单挑?怎么个挑法我倒要听听。”马志平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那眼神告诉我:我就是他这辈子看到的最大的笑话。

    “马志平,你就放了他吧,咱们的事情咱们解决,真的和这个穷学生没关系。好,你不是想要我吗?给你!”寒冰用力的撕扯马志平揪着我的那只胳膊。

    “谁说没关系?老子把你睡了,就得对你负责。”寒冰的妥协让我愤怒到了极点。就算是死我也要护住她。小的时候奶奶经常告诉我们几个孙子,无论什么时候男人就是天,只要死不了就得撑着,保护自己的家,自己的女人。这些话我一辈子都不敢忘,虽然寒冰拒绝了我,不是我的女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滚?”寒冰浑身颤抖,使劲的推了我一把。我深吸一口气,忍着剧痛,我发誓那种剧痛是我活这么大经历的最大痛苦。慢慢的站起开,那撕裂全身的痛让我不禁的呻吟着。一步步的走到马志平的跟前。

    “怎么,我睡过的女人你也要?”我要彻底激怒马志平,让他和我单挑。余光扫向别出,该死的救援还是连个影子都没有。

    “怎么单挑?”马志平极力的掩饰着愤怒,不经意的问道。我知道他已经上当了,只不过代价却是我自己的小命。

    “我受你三脚,如果我还能站起来就放掉寒冰,她欠下的钱给我三年的时间给你还清本金,取消高利贷模式。”

    “杨过,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了。不值得!”寒冰无力的蹲在了地上哭的很伤心。这也更加让我坚定了我的信念,闭上眼睛,许许多多的亲人在脑海中闪现。有我的爸爸妈妈,我的五个兄弟,还有苏灵……

    “你还有一次悔改的机会。”马志平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杀气。

    “是个爷们就痛快点,一口吐沫一个钉,不改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黑帮头子有多少能耐。”

    马志平笑了,笑的很猖狂。在我的周围走着,转着,双手不断的拍打着我的肩膀。双腿不断的发软,我心里默念着千万不要倒下。马志平笑声嘎然而止向远处走去。我知道此刻死亡之神在向我招手,我才意识到死亡真正到来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慢慢的索取,一点点的摧毁心理的防线。

    马志平停止了脚步,我一阵无奈,我都这个屌样子了用的着助跑这么远吗?他加速了,寒冰拼了命似的跑过来护住我却被两个混蛋夹起胳膊支到了一边。所有的人都笑了,有的人在肆无忌惮的吹着口哨。我暗自深吸一口气,紧攥双拳。马志平一脚蹬地一股气流悠然升起接着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我的心口。就瞬间感觉五脏六腑来回蹿了一边。失去了呼吸功能,浑身的血液涌上头顶,整个身体轻飘飘的在空中做了个自由落体。砰的一声溅起一片尘土,口中不断的吐着鲜血。嘴角上,脖子上沾满了自己的血。黑色的夜空不知道为什么全部变成血红色,还有远处的一盏路灯,本来的白色光也渐渐的变了颜色,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好困好困,好想闭上眼睛美美的睡上。爸爸和妈妈笑着走过来,他们要带我回家,回我那个美丽的家乡小镇_临沂兰陵。周围人慢慢的多了起来,来回走动,一个女孩子好像托住了我的头在摇晃着。我看不清她是谁,应该是苏灵吧?可是她的头发又没有这么柔顺丝滑。管她是谁吧,我要睡觉了……

    我醒了,外面的阳光很美很美。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让我有点不舒服。我想起身出去走走,却发现右手上还打着点滴。肺部的疼痛让我一阵咳嗽。

    “别动,伤口别再裂开了。你伤的可不轻。赶紧躺下!”一个带着口罩,扎着马尾的护士把我慢慢扶着躺好责怪道。

    “真没想到天堂的医院和阳间的都差不多。”我再次打量着病房周围的一切。

    “还天堂,你想的美!像你们这些社会痞子,整天没事就知道大家斗殴,死了还想上天堂?”

    “妈呀,这是地狱呀?第几层这是?”

    “十八层!”

    “不对吧,我也没做什么大孽呀,咋还上这层来了。不行我得找阎王爷理论理论。”

    “呵呵呵,你小子还挺幽默呀。找阎王爷呀?你等着我马上去叫!”护士说完笑呵呵的端着托盘出去了。剩下我一人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大约护士出去两分钟就听见走郎里急促的脚步声,那节奏很熟悉。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看见寒冰走了进来。看上去有些憔悴,走到我跟前端详着俺英俊的脸。眼角中含着泪水。

    “臭杨过,死杨过!你怎么这么傻?还好你没事,你要是真的因为我死了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你也到地狱了?”寒冰的出现让我相信我还活在这个美丽的大千世界里。不过看到寒冰痛苦内疚的样子我不想说一些肉麻的话来增加她的内疚感。所幸半开起玩笑。

    “嗯哼,你被人家一脚就踹死了,我就接着抹了脖子跟你过来了。你说你得造多大的孽才能被弄到十八层地狱来。”寒冰被我逗的破涕为笑。

    “没什么孽呀,就是前段时间把一个姑娘给睡了。”

    “去死!”寒冰朝我胸前推了一把,我分明看到她的脸和脖子慢慢的红了。可能是她发现了我看她的眼神有点不对劲,立马把脸转了过去。经历这次生死我和寒冰之间的感情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开过玩笑以后似乎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我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她也是。我干咳了两声把目光转移到了窗外,而她很不自然的摆弄着手机。

    大概过了一刻钟,寒冰放下手机起身看了看吊瓶里剩余的药液,又调慢了一些点滴的速度。那一刻看着她我很温暖,很惬意。就像一对恋人,男的生病了,女的温柔体贴的伺候着。景不美但温暖。

    感觉自己好了许多,除了伤口带来的疼痛别无大碍。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还没有弄明白。我是怎么到的医院,老虎怎么样了?还有我更关心的是那臭妮子糖糖到底是不是骑着蜗牛去找的救援。问题的答案只有从寒冰的口中得知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