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5章:糖糖的遭遇

    更新时间:2016-02-28 22:12:04本章字数:3334字

    “对了,我是怎么来到的医院。好像记得马志平一脚就把我踹的够呛。后面的事情就不记得了。是不是我忍着剧痛站起来又挨了两脚愣是挺住了。马志平只好把咱们放了。然后我坚持到最后一秒大吐一口鲜血倒在了血泊中。”

    寒冰看着我一言不发,她在强忍着笑意:“如果按照电影中的故事情节发展应该是这样的。”

    “要不然呢?”我有种预感,事情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轰轰烈烈。我不是一个能保护女人的英雄,相反却是一个笨的像猪一样的狗熊。此刻有点内疚脸也红了起来。说不定后面干了多么丢人的事情。

    寒冰看了我许久,我不知道她此刻心里在想着什么,她面无表情让我捕捉不到丝毫的信息。

    “杨过,你告诉我,当你和马志平单挑的时候你从哪里来的勇气?”

    “我不知道。可能是当你要把自己给他的时候。”

    “为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快告诉我后来怎么样了?是不是特丢人,是不是跪着跟人家求饶了?”我扯着寒冰的胳膊努力的想知道后来事情的真相。因为在内心深处,当马志平的那一脚飞来我真的害怕的要命。

    “没有,你很男人!只是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传奇。人家一脚直接把你送到医院了。当时全场的人都害怕了,毕竟这是个法制社会,打死了人都得偿命。你躺在地上不停的吐血,瞳孔都放大了。”寒冰说到这里突然背转过去不再看我,但她颤抖的肩膀告诉我她又哭了。在我的记忆中她在我面前哭了好几次。我还依然记得她在酒店里抢我酒喝后痛哭的样子。她在为一个我未曾谋面的男人哭,她是爱他的,现在她在为我哭,是为哪般?我可不可以奢侈的以为她爱我呢?呵呵,爱情到底是什么,无色、无味却让那么多人为之疯狂。

    我终于可以放心的呼出一口气,我没有窝囊到跪地求饶的地步。

    “要知道如此,我还不如当初就装死,吓死他们。”智商这玩意是硬伤,我惋惜感叹,也顺便安慰一下寒冰。我不太喜欢女孩子在我面前哭。

    “我这刚对你有了好感,别自讨没趣。还装死,人家一电棍戳上去看你跳不跳的起来。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也是!”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你说,人家电视里的杨过,骑着个大雕多威风。人长的帅,功夫还了得。”

    “人家还有一个漂亮的姑姑呢。”我打趣道。

    “对啊,那你有啥?”

    “我比他多条胳膊!”

    “真不要脸!”

    就这样我和寒冰一言一语过的很轻松,时间也过的飞快。老虎的伤势要比我轻的多,早就好了。至于糖糖我原谅她了,因为她现在依然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她出车祸了,被一辆五菱宏光撞飞了出去,躺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三天才醒了过来,而我也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同病相怜的我们只能共勉了。

    马志平放了我们一马,赵姐的车被他开走了,也就是说我还没有开始工作就已经欠了赵姐五十万。真不知道出院后该怎样和赵姐交代。

    又过了一星期我已经痊愈,这一天阳光很好,只是还有一丝冷风。我和寒冰来到糖糖的病房,老虎正在细心的喂着她小米粥。糖糖的脸和头被纱带缠的只能看见眼睛鼻子还有嘴。这也是我们最痛心的,因为大夫私下里告诉我们糖糖的脸上会留有疤痕。为此寒冰自责了很久,老虎这些日子也郁郁寡欢。但是为了糖糖我们只好忍着痛苦强颜欢笑。

    糖糖看到我们点了点头,眼睛眯成一条线,她在笑。伸出拇指朝我点头,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转眼看着老虎。

    “杨过,你现在成了她心目中的英雄了,够爷们。昨晚我把那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她了。”

    我笑着坐到了床沿上,抓起旁边老虎为糖糖剥好皮的鸡蛋塞进了嘴里。可是由于好几天没吃过过干的东西,这一下噎的我白眼都翻出来了。寒冰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开怀大笑,笑声是会传染的,糖糖也跟着笑起来。

    “最近好些了没有,伤口有没有痛?”寒冰关心的问道。自从糖糖出了车祸醒来后安静了许多,和以前的她比起来判若两人。时不时拿着手机给自己那张绷着纱带的脸拍照,笑呵呵的拿给我们看。有时又安静的翻着手机里的相册看着以前的照片傻傻的呆上一个上午。每当这时寒冰都会借故出去打水在卫生间里偷偷的抹眼泪。而老虎更像是一只发了病的猫,每天守在糖糖的身边一刻也没有离开。

    “好多了,再过两天就能揭纱布了,寒冰,你能答应我那天你一定要陪着我好吗?”糖糖的声音很虚弱,虚弱里夹杂着一分害怕。

    “当然了,咱们是好姐妹!一辈子的好姐妹。我肯定陪着你,你撵我走我也不走。”寒冰抱住了糖糖,两姐妹又开始哭泣。这场风波改变了我们所有人,所有人都变的沉默寡言。我拍了拍老虎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说话。

    所有的医院似乎都是大同小异,院子里随处都能看到病人及家属陪护四处溜达散心的情景。我和老虎找了一个长椅坐了下来,老虎无精打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我知道糖糖脸部的康复情况始终是他心里的疙瘩,甚至要比糖糖本人更在乎。

    “有烟吗?”我问道。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很想抽一支烟来缓解心里的压抑。所有厌烦的情绪都在这一刻像喷泉一样灌注全身。又想到了我的婚礼,想起了我的奶奶。我用力的甩了甩脑袋强制自己忘掉所有的坏情绪。我不由得感慨环境影响情绪这个定理是成立的。

    老虎从怀里掏出一盒南京递给我,又从另一个挎兜里掏出打火机给我点燃。我深吸一口令我想不到的是我没有咳嗽,反而很享受烟雾在鼻息间来回缭绕的刺激。我想这一刻我真的学会了抽烟。

    “你怎么不抽?”我把烟盒打火机一并交给他,他没有接再次推给了我。

    “没心情,杨过,我问你个问题,女孩子最在乎的是什么?”

    “应该是爱情吧,她们都是爱情至上的物种。一生中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爱情的背叛。”我知道老虎的本意不是这个,他想问我女孩子最在乎的是不是面容。但是这个敏感的话题我不想再糖糖揭开纱布之前讨论这个话题。更不想让我的好兄弟难过。

    “听说韩国那边整容很厉害,再丑的女人也能整成像范冰冰.赵薇那样的脸。韩国远吗?你去过吗?说句让你笑话的话:长这么大我还没坐过飞机呢,那玩意好坐吗?”老虎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而我却不知都该怎么去回答。见我不回答老虎痛苦的低下头双手不住的敲打着。

    “哥们,放心吧,糖糖不会有事的。”我又再次深吸了两口烟,烟的确是个好东西,能给你安慰和温暖。

    ......

    我很快办好了出院手续,奶奶给我的钱也花掉了全部,寒冰和老虎也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在这次马志平和车祸的双重事件下把我们全部打击的就像一条赤luoluo的狗,连毛都没剩。去深圳的计划已经暂时搁浅,我给那边人事部门发了个邮件说明了这边的情况,他们也很仁义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处理。

    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医院里,李叔两口子来过几次。时间在担心害怕中终于到了糖糖揭面纱的时候,这一天早上,我特意回了一趟住的地方做了很多可口的早餐带到医院。大家的心情看起来都很轻松 ,尤其是糖糖,她的心情今天格外的开朗,又和我开起了玩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光,我们一起去欣赏枫叶,一起去看海的场景。

    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怀念,可是当时的自己偏偏不知道珍惜,或者根本意识不到那是幸福的。人总是在失去时怀念,痛苦中悔改,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敢说他活的明明白白。也许失去些东西未必是坏事,比如这次的糖糖,她很有可能会失去漂亮的脸蛋但会得到老虎更加呵护备至的关怀。老虎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相信不管糖糖会变成什么样子,那颗爱她的心不会变。

    早饭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和寒冰带着饭盒去了洗漱间,把宝贵的时间留给他们两个。我想此刻老虎有好多的山誓海盟要想糖糖诉说。同样糖糖也有许多的委屈和担忧要向老虎说。我和寒冰来到洗漱间开始刷洗着饭盒,寒冰突然蹲在地上低声的哭诉,双肩在不断的颤抖,我弯身把她扶起来,抱在怀里,寒冰得到了安慰更加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我想不到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她只能紧紧的抱着她给她一个安全的依靠。

    “杨过,我好害怕,如果糖糖的脸真的毁了,我也不活了,我宁愿脸毁的是自己。我就这一个姐妹,都怪我,要不是我招惹了马志平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老虎哥不会原谅我的。”

    “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咱们都没有错,别再自责了,你这样会把自己整垮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不要再哭了,要是被糖糖听到就不好了。”

    寒冰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花了好长时间去平息。我掏出纸巾帮她擦拭着眼泪。

    “别再哭了,眼睛哭红了被他们发现了不好。”我一边帮着擦拭眼泪一边安慰道。寒冰似乎知道了其中的厉害,转身对着镜子理了理刚才哭泣弄乱的头发,用纸巾又仔细的擦了擦眼角。等我么进去的时候糖糖已经安静的坐在床上,大夫正在一层层的揭开她头上的纱布,大家都屏气凝神,全身灌注的盯着糖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