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短暂的幸福生活

    更新时间:2016-03-02 21:11:44本章字数:3514字

    已经不知道又过了多少时日,混乱的生活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秋天终于走了,迎来了寒冷的初冬。这段时间只干了一件事情:照顾糖糖,平复她的情绪,开导她。老虎和糖糖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两间小平房看似不起眼却给了我们安稳。在这里没有人瞧不起我们,也没有人笑话我们。李叔两口闲余的时候也时常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聊天。糖糖的情绪也变得安静下来。有时也也会被我说的笑话逗笑。

    老虎特意给她做了一个蝴蝶状的塑料面具,晚上的时候就能带着她去海边走走,去广场逛逛。如果现在唯一能支撑我们继续走下去的动力那就是拼命的挣钱,等我们攒足去韩国整容的钱,我们立刻飞往韩国。我还特意给糖糖做了一个精美的存钱罐,上面有我们四个人的笑脸,那还是上次去看枫叶的时候我们在路边拍的。老虎和寒冰每天都是一大早就背着吉他去每一个广场唱歌。许多乐队的人都认识老虎和寒冰,也知道糖糖的遭遇,所以只要有演出的机会都会叫上他们。

    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晚饭后把一天挣的出场费如数交给糖糖。糖糖就会高兴的把钱放到存钱罐内,然后再犒劳一下他们俩:每人一个香吻。而我呢?就算了!毕竟我一分钱也没挣着就像个保姆一样伺候着他们三个。尤其是糖糖,我十分的小心。说话不能太过敏感,这时候的她心理防线很脆弱可能一句玩笑话都会让她难过。白天的时候我就和他说说我以前的事情,她呢,也会告诉我一些老虎,寒冰还有她当年在烟台混江湖的事情,说到高兴的事情她都会高兴的大笑,有时候还手舞足蹈的模仿当时的场景。

    说实话,我很佩服糖糖,她毕竟以前是一个又漂亮又有气质的民间歌手,面貌对她来说就是她的全部。如果就这样下去她与音乐表演就算是彻底无缘了。没有哪个观众喜欢看一个整天带着面具遮丑的人去唱歌,哪怕的歌声如王菲般清澈入肺,或者如韩红那般铿锵有力。但是此时的她真的克服了目前的障碍,笑对着面对未知的生活。

    “杨过哥哥,我可不可以唱一首歌给你听?”糖糖突然俯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我很好奇,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为什么要悄悄的说呢?看着她的眼睛我突然有了答案,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怕她看见赶紧转身看向别处,我使劲的眨眼睛才没有让眼泪流下来。一个歌手没有了观众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是吗,这可是哥哥的荣幸,我得好好的竖起耳朵听。”我背靠在躺椅上故作很享受的样子。

    糖糖站起来跑回屋里拿起她的吉他调了调音觉得没问题才开始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唱。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起身来到她的跟前轻轻的摘掉那张蝴蝶面具,糖糖开始拒绝,开始犹豫。

    “哥,别摘了我怕吓着你。”

    “哥不怕!”

    她嗓子蠕动两行清泪流了下来。我轻轻的帮她擦掉。

    “来吧,可爱的姑娘,用你的歌声打动我,用你的歌声向这个世界说不。”

    糖糖点点头,深呼吸!右手轻轻的拨动音弦。一起优美的旋律在她五指间畅快的跳动着。我陶醉了,慢慢的坐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我的世界顿时变的五彩缤纷,蓝天白云,牛马羊群,欢呼雀跃的牧民在歌声里是那样的亲切。我也在其中,寒冰也在。我们穿着藏服脖子上挂着他们给予我们祝福的哈达。所有的人都是快乐的,都是善良的。

    我对音乐知之甚少,无法用专业的词语去评价糖糖唱歌的好坏。但是较与电视上那些明星唱的歌她的歌声要更加真实,让你如临其境。我不知道歌曲的名字,就知道在电视上看过一个美丽的藏族姑娘唱过这首歌曲。

    “杨过哥哥,我唱的怎么样?”一曲作罢糖糖更加的开朗,半跪在我跟前,下巴放在我弯曲的膝盖上。她还是美丽的,虽然外在美已经不复存在可是骨子里透漏出的气质美,天真劲依然还在。现在的我一点也不害怕和她零距离面对面。

    我起身从李叔种的花圃塑料棚里折断一只根本叫不上名字的花递到糖糖面前。

    “谢谢你美丽的歌声,一朵鲜花略表谢意。”

    “呵呵呵,讨厌了!要是让叔叔看见你这样折腾他的花肯定会踹你屁股的。”

    “没事,哥哥肉厚。小的时候在医院里打针,别的孩子都吓的嗷嗷叫,只有你哥哥我不哭不叫光着屁股就奔着针头去了。就跟挠痒痒似的。”

    “不疼吗?”糖糖完全陷在了我说的事情里面,仿佛她亲眼看到了医生给我打针的场面。

    “一点都不疼,哥的皮厚呀。我就问医生开始了吗?医生微笑的告诉我说已经结束了。”我模仿着某大医院的一段众周所知的妇科广告。

    “切,那是你肉多。”糖糖辩解道,刚要接着说话突然意识到我的潜台词开怀大笑起来。看着她开心,我也就开心。

    傍晚,糖糖睡着了,我看时间还早去了菜市场买了一些蔬菜和肉。老虎寒冰他们一天下来无论是从体力和精力都达到了极点。再加上糖糖身体在恢复阶段都需要好的营养。我又去超市买了一些鸡蛋和面粉。看着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塑料袋我也是无语,如果要是被老妈看见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研究生整天在厨房里转悠,非得拿鞋底子抽死我不可。转眼间已经在烟台呆了两个多月了,而工作还没有一点着落,离去深圳的最后期限越来越近,而糖糖他们却是真的离不开我。我答应过寒冰,不要离开她,陪在她身边。所以只能对不起我的导师郑教授了,深圳的这份工作是他帮我打通了关系,我只是按照他的要求在他们的招生网站上投了一份简历。现在的就业形势如此严峻,他们又怎么会花高薪来聘请一个无任何工作经验的高材生呢。

    我把所有的食材都准备好了,夜色慢慢的袭来,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六点多了老虎和寒冰还没有回来。我怕饭菜做好了会凉就坐在台阶上抽着烟等着他们。转身看向屋里糖糖睡得很香我也就放心了。现在的她慢慢的接受了现实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寻死觅活了。所以我打算这个月结束我会出去找一份自由的工作,一方面可以挣点钱补贴生活费,一方面可以随时回来照顾糖糖。

    老虎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了大门,我下意识的看向门口却没有看见寒冰。

    “寒冰没有和你一起来吗?”我问道

    “她说有点事情让我先回来,糖糖睡了?”老虎也随我坐在台阶上从我的嘴里把烟掐出来放在嘴里抽了起来。也不嫌我的口水脏。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也就说明他已经彻底把我当成兄弟,当成哥们。如果不是当年在上大学的时候六兄弟磕头拜把子发誓一生只拜一次我早就答应老虎拜了把子。

    既然老虎回来了,我就转身去厨房准备烧菜,老虎却一把拽住我目光看向院子里那把太师椅上的蝴蝶面具。

    “我想我们以后用不着它了,如果连我们都要让她带着面具来面对的话,那么别人呢?岂不是躲起来一辈子都不见人了。我们都要学会勇敢,勇敢面对生活给我们带来的喜怒哀乐。”

    老虎看着我迟迟没有说话,眼睛却红了起来。双手猛然张开把我搂在怀里。

    “好兄弟,你的确和我们不一样,我老虎这一辈子认定你这个兄弟了。”

    “行了,赶紧松开吧。大老爷们来什么拥抱呀,矫情。我呀,也就只能做这些了,倒是你和寒冰天天在外面跑场子辛苦的很。赶紧回屋看看糖糖我得赶紧去做饭了,一会寒冰回来看见饭不OK,不得扒我一层皮。最近我发现这死妮子脾气见长,见我不是吼就是叫的。”

    “那是她在乎你,所以这样。你小子就偷着乐吧。再坚持一段时间我想你的被褥很快就能搬到她的床上去。呵呵呵。”

    “滚蛋,就你孙子龌龊!”我骂了一声转身走向院子里的厨房。一边做饭一边竟然鬼使神差的幻想着我的被褥真的搬到了寒冰的床上,晚上她躺在我的怀里。我们就这样说着今天所发生的有趣的事情。直到炖着鸡的高压锅报警声才把我从幻想中抽离出来。我又是一阵苦笑,到底是老虎这孙子龌龊,还是我这个伪君子龌龊。

    忙活了接近一个小时,所有的饭菜都准备完毕,我再次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可是寒冰依然没有回来。我有点担心,想再去问问老虎寒冰到底是去干什么去了,老虎却正好进了厨房。

    “杨过,我想和你说个事情。”

    “说吧,又没有外人。”

    “我算了一下这段时间我们挣的出场费再加上乐队上的那些哥们东拼西凑去韩国的钱已经差不多了。我想这个礼拜就去韩国。”

    “可以啊,正好我会韩语,咱们一起去!”我实在太高兴了以致于有点吹牛吹大了。如果说会说一些“你好”“谢谢”之类的我确实在上大学的时候选修过韩语还真会点。要是像英语一样流畅的交流我就歇菜了。老虎却把我说的话当真了,当场又来了一次拥抱。

    “还别说,我哥们肚子里还真有点料。有你在我一点也不担心了。”

    我又嫌弃的把他推开问道:“寒冰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

    “她就说她去办点事,买点东西。我问她买什么,她说买点女人用的东西我还以为是去买卫生巾呢。

    “不对,她的经期是月初,现在都到29号了怎么可能推迟这么长时间?”我记得刚见她时她来的经期,那天是五号。

    “操,这你都知道!你们俩到底进展到那一步了?”老虎吃惊的问答。

    “滚犊子!我得赶紧出去找找,你在家里照顾好糖糖。”我说完赶紧披上外套,围上围巾。又进屋里帮她拿了一件超薄羽绒服慌慌张张的走出院子推开大门正好和回来的寒冰撞在了一起。一个趔趄她被撞倒在地上,吉他也被甩出去摔成了两半。我赶紧过去扶起她,她的样子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明白才出去一天她怎么就变了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