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言 王之路

    更新时间:2015-10-05 12:30:56本章字数:2646字

    随着艳阳的下落,黑幕渐渐的降临,少年就这样凝望着天空之上偶尔闪射出光芒的繁星,躺在了广阔的柔软松适的草地之上,双眼平静,神态安详地望向了自己的正上方。

    “神羽千命......神羽千命......”一道轻柔而又隐含着狂野的呼唤声从少年的耳旁凭空响起,引得少年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感到非常疑惑,他不知道这道声音中所叫的神羽千命是谁,但他却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道声音正是冲着他来的。

    “神羽千命......苏醒吧,神羽千命......”当这道声音再一次传入少年的耳中之时,已经没有了刚刚呼唤般的轻柔,反而是一道沉闷而且令人听了之后毛骨悚然的声音,像是附有了魔性一般的牵扯着少年弱小的灵魂。

    少年直直的坐了起来,四下里观望,想要试图从这几乎没有任何人的草地之上将这道声音的来源给找出来。

    但这几乎是徒劳的,少年从自己的周围一直到很远的地方全部都找了个遍,但就是没能找到从哪里传出来的那道声音。

    “苏醒吧,神羽千命。这里已经不再是你曾经所极力追求的世界,这里与你所一直期望的世界,相隔了无数个时空与乱流界。”低沉的声音继续回荡在了少年的耳边,一个字一个字的刺激着少年的神经回路。

    但少年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恐惧,相反,少年总觉得这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魔性声音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悦耳又那么的动听。

    就好像地狱摇篮里的一首摇滚乐,使人在经受千刀万剐之后还可以继续憎恶一切的催眠曲。

    正当少年为这声音而感到迷茫之时,在他的眼前忽然的出现了一个时空漩涡,在不停的扭曲着他眼前的那半点儿空间。

    一开始只是有一个点,后来整个的时空间扭曲程度已经能和一个人的大小相比,在扭曲空间的内部正中央,还有一个正在逐渐散发着光芒的幽蓝色的光团。

    等时空扭曲结束之后,呈现在少年眼前的,就是这幽蓝色的不知名光团。

    “我来了,神羽千命,接受现实永远都是正确的。”那道幽蓝色的光团浮现在少年的身前,好像是相识很久的老朋友一般的冲着少年说话。

    这是什么东西,我认识他吗?少年心中疑惑的想。

    “你来了,千涯。即使这个世界与我们曾经所睥睨的世界大不相同,但我还是要将我的愿望一直持续下去,不仅仅是为了我个人,也是为了整个神羽族。我们神羽族存在于世界上的意义,并不在于一直保守着一个阵地,而是要不断的扩张,与其他世界分权制衡。”少年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没有经过他的大脑考虑与整理,就这样一字一顿连成一句的说了出来。

    简直不可思议,少年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非人非物的东西,但它却还很友好的冲他打招呼,而少年也不受控制的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即使是这样,你也无法将你的意愿传达给这个世界,程序的篡改已经迫使神羽族无法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光明之地,只能躲在阴暗而又偏僻的角落里孤独一生,所谓背弃世界,并不是你将这个世界所抛弃,而是你将这个世界所给予你的一切放在你自己的身后,留下的只有你流离的背影。”那个被少年不受控制的称为“千涯”的幽蓝色光团像是在劝告一般的对着少年说道。

    什么跟什么啊,这都是扯得些什么东西,我完全听不懂啊!少年此时此刻已经彻底的感到了被蒙蔽的感觉,即使他可以从嘴里不受自己大脑考虑的与千涯对话,但他却对于他们所谈论的话题一点儿也不知情,就好像一个局外人在听一次内部高级的报告会一样。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们是血缘最近的兄弟,我能够理解你对我的心情。但是,神羽族的荣耀自神羽族出世就一直沿袭,但却不曾想沦落为现在的凄惨模样。我们虽然在那场战争中获得了胜利,但却付出了更为惨重的代价。”少年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低头缓缓的注视着,有些失落,又有些无奈的喃喃自语道。

    千涯静静地悬浮在少年的面前,随后又幽幽的说到:“几万年了,千命。你依然还是没能改变你当初的想法,尽管你已经意识到了神羽族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神羽族,千昭命也没法变成以前的千昭命。”

    少年听完千涯的一席话之后,笑了。

    “但我却始终背负这个命运不是吗?所为传承,就是要一个人孤独地拿着不属于自己的一切,跑到很远的没有边缘的缝隙之中,永远不被世人所理解。”少年非常自信的说道,但他自己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如此荡气回肠的话语是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那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包括你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努力,我不相信你是一个甘愿看着自己的一切全部被毁灭的神羽族族人。”千涯向着少年问道。

    少年默不作声,抬起了左脚,缓缓的向着前方移动了十几个步伐,尔后又停留在了原地。

    少年慢慢的摇了摇头,又抬起了头,直视前方,露出了迷茫的眼神。

    “所谓我们神羽正王,与神羽亲王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我们六王支撑着整个神羽族的命脉,我们的父亲......始祖之王已经不存在于世。而我们剩下的五位王更要承担起振兴神羽族的责任,否则三十六位亲王或许会发动对神羽族的最后流血政变。”千涯对着少年的背影慢慢的说道。

    真该死,自己到底在瞎扯些什么啊,这是要谈论世界毁灭吗?

    尽管心里这么想,但少年嘴上依旧不受控制的说到:“两万年了,我苏醒了过来,但这世界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副模样......我曾经所极力追求的一切,现在看来全部都是泡影一般的存在。我甚至都开始在怀疑,万年前那次与六枫神族联合对抗王虚族的最终决策的正确性。”

    千涯冷笑了一声,然后对着少年说道:“既然你依旧那么的执着,那我也不在阻拦你,三大至神族的未来,究竟是联合重新回到原来的万古时代,还是继续分裂下去,分成以后的五大至神族乃至八大至神族......并非失去了王之力量的你所能掌控。”

    “我走了。”千涯看见少年良久都没有反应之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随即对着少年说道。

    少年站在了草地之上,凝望着广阔无边际的草原,夜深人静,还可以听见蛐蛐鸣奏的声音,但此时这些悦耳动听的声音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杂音,使得少年心情非常烦躁。

    忽然的,在湿润的夜晚之上,还附着有滴滴水珠的草地之上,着起了仿佛地狱一般的大火。

    熊熊燃烧,灼热不可一世!

    少年就站在大火的中央,看着周围不断在吞噬自己的烈焰,他沉默了。

    “王之特赦,帝之特赦,皇之特赦,神之特赦......我将会再一次的把你们一个一个开启,重新为我所用,到那时......我将带领神羽族,带领六枫神,带领王虚族,走向新的未来!”少年仿佛是自顾自的说道,并没有理会这在疯狂蔓延的火种,在火焰之中仿佛是非常自如的穿梭行走。

    此时,剧烈的火势将少年包裹在了火焰之中,从外部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任何情况。

    在黑夜星光的照耀之下,在冲天烈焰的燃烧声中,少年走的摇摇欲坠,像电池将要用尽的机械。

    那些褪色的花瓣,即将回归尘土。

    那些温热的泪水,终将化为织物。

    王之路......

    就此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