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君临之时

    更新时间:2015-10-05 22:20:06本章字数:4919字

    这里......是哪儿?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的头好疼!

    他们那群人是谁,为什么躺在地上身上全是血?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

    我杀人了!

    “一碗刀削面,多放点辣椒,加两个鸡蛋。”身着普通灰色衬衫的少年走进了一个面积不算很大的小面摊之后,直接坐在了离门口最近的桌子前面的破旧椅子上,对着身前正在忙碌的老板大声的说道。

    这家面店的生意看样子并不算很好,除了在少年来之前刚刚走的一个客人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少年和这个面店的老板了。

    面店老板听了之后,并没有回头,只是一边擦着刚走客人留下垃圾的桌子,一边点头回应着少年的话,并在嘴里对着少年友好的说道:“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啊,学校的晚自习不上了吗?你可得好好学习啊,要不然以后就会跟我一样,只能开这一个小面店了,莫煜非。”

    莫煜非没有在意面店老板对他说的话,只是挠了挠头,接着面店老板的话说道:“嗯,怎么给你说呢。其实我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所以以后就不用回学校上课了,挺轻松的。”

    面店老板听完了莫煜非的话之后,有些吃惊的回过头去,看见了一脸无奈表情的莫煜非,叹了一口气说道:“轻松?我说你小子啊,不会又在外面惹什么事了吧?天天被学校处分也就算了,怎么现在都已经被开除了呢?”

    莫煜非耸了耸肩膀,道:“没办法,跟学校的一个有钱的小纨绔打了一架,他爸爸拿了高价让学校把我开除了。”

    面店老板擦完了桌子,将脏抹布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就坐在了莫煜非对面的小椅子上,皱着眉头说道:“你啊,怎么天天跟别人打架?再过上几个月你就要高考了,现在却被学校给处分开出了,说不定连考大学的机会都没有了,考不上大学你的妹妹以后怎么指望你来养活啊!你可是她的唯一的亲人,就算你不想活下去,可是你妹妹还要活下去吧?”

    莫煜非倒并不反感,只是傻傻的笑道:“没关系啊,考不上大学我以后就过来给你帮忙,一块开面店啊!赚些钱留着给我妹妹交学费就够了。”

    面店老板听见了莫煜非这丝毫无任何志向可言的话之后,也没有和莫煜非继续多聊这件事,而是和莫煜非谈起了周围发生的一些事。

    正当莫煜非和面店老板谈的火热的时候,从门外突然进来了几名穿着黑衣的不速之客,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来找人的。

    而接下来他们的行动也证明了这一点,进门之后一个为首的青年男子径直的走到了正在和面店老板谈话的莫煜非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就是莫煜非?”

    莫煜非疑惑的看着面前站着的黑衣男子,有些没底气的说道:“是,我就是莫煜非,你找我有事?”

    青年男子得到了莫煜非的回答之后,冷哼了一声,随即右手一招,说道:“他自己承认了,把他给拖走。注意小点声,不要让别人给听见。”

    话音初落,等莫煜非还没有完全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发现刚刚还在门口等待的几名黑衣男子已经快步的闯入门内,走到莫煜非的跟前,将莫煜非的双手夹了起来,做出了向门外拽走的姿势。

    面店老板一看这情形,赶紧的回到了自己的收银台上,快速的将收银台上的电话拿起来,刚刚想按下“110”报警之后,就感到一个冰冷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么的僵硬,那么的残酷。

    “不怕死的话,你就报警试试。”面店老板哆哆嗦嗦的回过头去,看见身后那名为首的青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尖锐的刀锋,直接架在了自己的项上。

    面店老板最终还是臣服于了面前这个随时都可以取他性命的男子,他放下了电话,望向了远处略显无助与空虚的莫煜非的背影,为他而默默地祈祷。

    莫煜非被三名黑衣男子架出去之后,被带到了面店后面隔着三条街道的空巷内。这里空无一人,即使是发疯的呐喊求救,也不会有人听见你的声音。

    后面的那名黑衣男子将莫煜非狠狠地推到了面前有些掉漆的白墙上,发出了“嘣”的撞击声,承受了这一击的莫煜非顿时整个人瘫倒在了背后的墙上,不断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因为刚刚剧烈的冲撞而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咳嗽声。

    黑衣男子走上前去,猛的抓住了莫煜非有些带着污渍的袖口,让莫煜非尽可能的处于半窒息的状态,狠狠的问道:“小子,就是你打伤了我们家少爷?”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一步,莫煜非估计也猜了个大概。面前的这三名以及在面店里面的那名黑衣男子,应该就是自己所打伤的那个纨绔少爷所请来专门来“对付”莫煜非的人。

    “是,是我又怎样?”莫煜非知道自己再狡辩也没用,倒是直接的对着面前的三个黑衣男子开始了叫板。

    “噗!”在莫煜非左侧的黑衣男子看见了莫煜非的态度之后,随即就是一记猛拳打入了莫煜非的腹部,剧烈的痛苦使得莫煜非感到了胃中翻江倒海般的涌动,竟是直接吐出了一大口带着腐蚀的酸性胃酸!其中还混杂着一些胆汁,而这些非正常的呕吐物喷全部溅到了地上!

    “让你小子得意,给我狠狠地揍他,把他揍得回不了家!”那名站在中间的黑衣男子看见了莫煜非因疼痛而变得扭曲的面孔之后,歹毒之心油然而生,竟有一种把人往死里打的疯狂念头。

    而那两名黑衣男子也正如为首的中年男子那样说的去做了,他们一边按着莫煜非,控制着他的行动。另一边又用自己的拳脚不断地踹打这面前手无寸铁的莫煜非,没有一个人心存哪怕只有一丝的同情心。

    如暴雨雨点一般倾泻而下的拳脚交替的殴打之中,莫煜非因为双手被控制住而无法做到抵挡,只能任由又沉又重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已经连呻吟的力气都消失殆尽了。

    就这样,两名男子对着莫煜非继续实行暴力殴打。而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这场几乎是惨无人性的针对殴打终于结束,而那两名男子却还有一副没有打爽的样子,愤愤的退后两步,站在了中间黑衣男子的旁边。

    “哼,小子,希望你能记住,这个世界,如果没有权与力,你就无法做到和任何一个人抗衡!”中间的黑衣男子不屑的看着扶着墙几乎连说话都不能正常进行的莫煜非,无怜悯之心的说着。随即转过身去,和那两名黑衣男子一同向着空巷外走去。

    霎时间,天旋地转般的感觉袭上了莫煜非的全身每一个角落。无力感与强烈的压迫该顿时将莫煜非所包围,就好像置身于另外的世界一样。

    “憎恨么?”一道声音传入了快要昏厥的莫煜非的耳内,让莫煜非有些非常的恐惧,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了。

    “想要将他们像打你一样,狠狠地惩罚他们么?”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莫煜非是真真实实的感到了声音的来源。

    “给我......把力量给我!”莫煜非捂着自己的小腹,用基本上是蚊蝇一样细小的声音微弱而又断断续续的说道。

    “觉醒吾之力量,以吾之名,君临世界,此乃吾降世之日!”莫煜非在自己完全失去意识之前,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好像是远方传来的这样一句话。

    而此时,在莫煜非前面,刚刚想要从这个空巷中走出去的三名黑衣男子听见了莫煜非的低语之后,纷纷的转过了身子,想要看看莫煜非目前的情况。

    然而,无论如何他们也想不到,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转身,竟会成为他们这一世最后的一次与世界照面。

    莫煜非倚在了背后的墙上,周围不断地吹动着不知从何处刮起的大风,吹拂着莫煜非下垂的刘海,而莫煜非也抬起了头,用冰冷而有机械般的目光注视着转过身来的三人。

    站在右侧的男子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指着莫煜非的右眼,大声的说道:“他的右眼不对劲,你们快看!”

    另外两名黑衣男子正当被这一景象而震惊之余,听见了另外那名黑衣男子的指示之后,都纷纷的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看到了极为恐惧的一幕。

    莫煜非的右眼,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绚目的灿金色,在傍晚夕阳暮光的映射之下,就仿佛是一位刚刚降临于世的魔王,正在俯视侵犯了自己的罪民。

    莫煜非双手撑着膝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双手揣在了因厮打而变得歪曲的衬衫的口袋里。而刚刚打在莫煜非身上所留下来的伤痕,此时此刻竟也仿佛是超速再生一般的恢复了过来!

    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站在中间的黑衣男子看着莫煜非这样的变化,双眼的瞳孔睁到了最大,他缓缓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对着周围的那两名男子大声说道:“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却有三个,怂什么,刚刚怎么把他给揍趴下的,现在就怎么继续揍他!”

    “揍趴下啊,看起来挺有意思的,你准备一个人跟我对抗吗?”莫煜非看着黑衣男子,眉头轻微的挑了一挑,用着一种奇异的口气对着面前的黑衣男子嘲讽似的说道。

    黑衣男子听了这句话之后,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一步,右手顶在了自己的面前,做出了格挡状态。而莫煜非看见了黑衣男子的这番举动之后,好像完全没有看见一般,悠哉悠哉的像是漫步的一步一步走到了三名男子的面前,稍稍的抬起了头,看着面前大约比自己高不到半头的黑衣男子,嘴唇轻轻地蠕动。

    “王之特赦:奥瑟。”莫煜非低下了头,微笑着用着自己最低沉最冷酷的声音,缓慢而带有节奏的说出了这样几个令人费解的字眼之后,便又再一次抬起了头,双眼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中间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被莫煜非的这一行动而感到有些疑惑,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右拳紧攥,发出了“噼里啪啦”的骨骼摩擦声,准备一记猛拳将面前这名已经变得装神弄鬼一般的莫煜非打的完全失去方向感。

    但就在这一刻,黑衣男子再一次的看见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随着两声沉闷的低哼,站在黑衣男子两旁的两名男子像是中了高速移动的子弹一般,嘴角里溢出了几丝正在滴落的粘稠而又暗红的鲜血,双脚跪地,“嘭”的一声,躺倒在了地下。

    而就在他们两个人的胸膛的左上方,多了两个直径约为两分米的血洞,里面正不断地向外喷射鲜血,而他们的心脏,也早已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所夺取而走。

    黑衣男子双手颤抖着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世界上所有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在今天,在他的身上已经经历过了两次!

    这个少年,这个谜一般的少年,这个被厮打之后还若无其事的微笑,神不知鬼不觉的悄然无声杀死了两个强壮男子的少年......

    “恶......魔,你是恶魔!你一定是......”那名黑衣男子在有些稍微回过神来的时候,用着颤颤抖抖的语气,瞳孔将要决裂一般的盯着莫煜非,仿佛是见了世界上最恐怖的鬼一样,左手指着莫煜非,一字一顿的从自己的咽喉里硬拖出来。

    莫煜非听见了黑衣男子的话之后,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做出了无奈的摊手状,说道:“恶魔?我的确是听见有人这么叫我,不过那早在几万年前了,几万年前就连这个世界都还不怎么成熟,哪里轮得到你来对我说道?”

    “啊!”黑衣男子尖叫一声,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转过身去,向着离自己不到五米远的外面的街道上飞奔而去。他想要逃离,逃离这个街道。

    逃离这个少年,逃离这两具不明死因的尸体,逃离这个不再变得有科学可言的世界,逃避到无止境的尽头......

    莫煜非看见了黑衣男子的反应之后,不屑的“嘁”了一声,随即挥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刹那间,一个原本在空巷两旁放置的一个小石块像是受到了牵引力一般浮空飞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砸向了快要逃走的黑衣男子,直接砸在了他的脚腕之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

    黑衣男子惨叫一声,应声而倒地。此时此刻他的狼狈样,与刚刚的莫煜非相比,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极度恐惧,即使被石子砸中,剧烈的疼痛令他失去了行动能力之后,他依然在地上顽固的用手掌扒着地面,试图爬行着离开这个地方。

    莫煜非则是轻步的追赶了上去,站在了黑衣男子双手的面前,一脸怜悯的看着这个即将逝去的灯火,即将被残阳的落焰灼伤的飞蛾。

    莫煜非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身前,做出了托举的样子。这个时候,周围的许多石块皆像是听见了号令一般,向着莫煜非的右手上不断地靠拢,排列以及分布,大约五秒钟之后,如此多的细沙飞石便堆积成了一个巨大的圆锥。

    “不......不要,饶了我,饶了我,饶了我......”趴在地下的黑衣男子看见一切都无济于事的时候,用双手支撑起来,不断地用头部击打地面,像是在给面前的莫煜非磕头行礼。

    而莫煜非则像是没看见,嘴角勾勒出了一丝邪异的弧度,幽幽的说到:“为什么要求饶呢?”

    随后,莫煜非面无表情的,拍下了自己的右手。

    “啊——!”尖锐凄惨的叫声回荡在了这个空巷之内。不过很遗憾,他们之前将莫煜非带来的这个空巷里面四处无人,他们本是想在无人的地方暴打莫煜非而不被人发现,而他们却并没有想到,这一初衷竟变成了他们死无音信的直接原因。

    莫煜非看着面前已经断气的黑衣男子一眼,他被刘海稍微遮挡住的右眼的灿金色也在逐渐的削减,而当这金色完全消失的时候,莫煜非突然变得一脸很迷茫的样子,无措的站在了原地。

    “嘭!”莫煜非无力的瘫倒在了地面之上,就好像自己的力量被抽空了一般,没有任何的力气去做任何的事。

    隐约的,莫煜非听见有人在低声呼唤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