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更新时间:2016-03-11 17:27:38本章字数:3292字

    小梅上完厕所,在门外偷听了小乔和秦苗的谈话,发现话题已换,就推门进来了。秦苗还在滔滔不绝,小梅终于放心了,说明筱笙在原则问题上没有犯严重错误。小梅反倒在心里怪自己多虑,她以为小乔会说出筱笙有什么移情别恋的事来,所以才出去躲躲,免得让秦苗尴尬,谁知人家也许得到了相反的明证呢。临别时,小乔留下了一张明片,叫秦苗18号到了临都给她电话。小乔故意说:“你和筱笙都不怎么熟吧?还是先打电话给我比较好。”

    小梅放心得太早,小乔前脚一走,秦苗就倒在床上,以被蒙面,发出“吃吃吃”的声音。小梅问她笑什么,还是“吃吃吃”的声音。小梅将她的被子一掀开,却发现秦苗哭得接不上气来。

    小梅安慰她,恋爱是认识一个人的过程,你不能急于知道结果,人为催生的结果是不可靠的,只有像风雨洗刷一扇墙一样,让墙体一天天地慢慢地裸露,最后就知道它里面的是泥巴还是砖块了。秦苗说,还不只是他和女教师之间的事,他连同事关系都处不好,这人还有什么救?一个男人应该有进取心,但是再怎么进取也不该去踩踏别人,过分看重名利的人那该有多么可怕!小梅说,反正现在还在读书,又不急着结婚,这么慢慢地去了解他,假如他真的逐步地让你失望,你也就可以逐步地去承受失去的痛苦。最后她们商定,还是不告诉筱笙哪天去比较好,去了先和小乔联系,只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不至于受太大伤害。

    秦苗也没心情去和筱笙Q聊了,她想想过去也是太傻,自己花钱上网吧,还好像在绑架着筱笙来聊天,有时等一个晚上没等来,当时难受,等筱笙一解释,就又原谅他了,哎,这又何苦,都相互放过对方,多好?当然,宿舍夜间还是会响起电话,响一声就停了。心情好时,秦苗也回拨一声。筱笙知道她在,就又来两声。秦苗想起筱笙说过的“情话”:

    我知道电话响一声,你在试探我在不在;响两声,你在想我……你每向我传递一个信号,我都在心里这样回复你!你放心学习吧,我也放心工作,让我们的爱情像钢铁长城,没有任何外来力量可以击破!

    “呵呵,多么虚伪的想念。”秦苗想。筱笙还打来一次长响不止的,小梅接的电话,一听是筱笙打来的。筱笙问秦苗具体几号放假,几号来临都。小梅在一旁听见了,大声说:“我们不是说要20号才放假吗?”秦苗会意地笑了,对着话筒说:“20号放假,21号会过来。”

    小乔回去以后,跟刚平商量了如何摆平筱笙的事。刚平的任务是,了解秦苗要到来一事筱笙知不知情。刚平不想和筱笙说话,就让清香去了解。这个任务很快完成了,刚平告诉小乔,秦苗21号来临都。小乔就准备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是秦苗18号来了,且主动和她联系;第二套是秦苗18号没来,说明秦苗直接和筱笙接头。当然,小乔是希望秦苗18号来的。

    事情遂了小乔的心愿,18号那天10点左右,秦苗将电话打到了小乔的办公室,说她半个小时之后下火车。接完电话,小乔用右拇指反复刮着左手指节,嘴角不由得往上翘,她这回是成竹在胸了。

    小乔先去了一趟临都一中,她邀请晓洁参加今晚在报社举办的一场小型非正式辩论会,议题就是“筱笙重访平洛是否有必要”。小乔对晓洁说,大家都反对筱笙的做法,据说只有你晓洁是支持的,为公平起见,特别给筱笙邀请一个支持者。晓洁自然是愿意的。小乔又丢给晓洁一包东西,晓洁拆开一看,里面装的是衣服和化妆品,小乔要她打扮一下,用完还回来就是。

    小乔再直奔火车站,她等在出站口,一见小乔出来,她兴奋地迎上去说:“哎呀秦苗,今天真是太巧了,我刚好出来办事,这样吧,司机等在那儿,我顺道捎上你,在附近吃个饭,然后带你去参加社会实践,了解媒体与百姓生活的密切联系。”

    小乔留意到秦苗并没有刻意打扮,还是像上次在宿舍见面时一样,为了御寒,将自己穿得特别臃肿,可惜了好身段。小乔更多了几分把握。其实秦苗是懂得打扮的,上次来临都打扮得多时尚得体呀,只是她的浪漫之旅被晓洁搅了,而这回呢,她是抱着看“庐山真面目”的心态来的,所以就无意去打扮了,也没那个心情。

    小乔带着秦苗进商场,了解媒体对顾客购物选择上的影响;又带着秦苗进医院,了解媒体对市民健康知识的普及功能,又带秦苗进社区,了解媒体对居民带来的便利……期间有人要请她们吃饭,小乔都以工作忙婉拒了。晚七点左右,小乔带秦苗在小便当吃粉笼床,又便宜又体现地方特色。在等待的过程中,小乔说去打个公共电话,联系下明天的工作。其实小乔是借机在指挥刚平落实她的第一套方案。秦苗看着小乔忙碌的身影,心里直感慨:媒体人的工作与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工作;为工作、事业而忙碌,是非常有意义的;筱笙为什么不能像小乔一样为工作而忙碌,如果这样,就不至于还有心思去突出自己挤兑他人了;一个人如果心术不正,再好的工作也只会是污染社会空气的道具,比如韩老师,调戏女学生,为差生保研……她真不希望一向看好的筱笙会堕落成那样。

    小乔打完电话回来了,粉笼床也上来了,主料是蒸粉,上面堆了几块芋头、排骨之类,因底下垫了荷叶,一端上来就能闻到荷叶的清香。秦苗突然想起筱笙讲过,这里的方言很有意思,有句“米有租所”他花了两个月时间才弄懂意思。秦苗见服务员还没走远,就大声学了句“米有租所”,服务员笑了:“偶最是蒸地,不是租地。”秦苗也笑了:“哦,原来‘租’是‘煮’的意思啊,那‘米有租所’不就是‘没煮熟’的意思吗?这么简单的话筱笙居然说他花了两个月时间才弄懂,哎,真没悟性。”小乔听这话,注意力却不在方言上,她问秦苗:“这么说,你和筱笙就不是只知道名字的那种关系喽?常联系?”秦苗发觉露了陷,就笑而不答。小乔也不追问,她不必追问,她是明知筱笙和秦苗是恋爱关系,假装不知,只是为了让秦苗不急于见到筱笙。

    此刻,报社几个年轻人都在为小型非正式辩论会紧张地准备着。主要人员有刚平、清香、筱笙、江诗。地点在五楼的展览室。展览室里,刚平和筱笙将桌子围成了一圈,清香在上面摆放了一些水果零食。展览室是个套间,进门是外间,空间较小,摆着沙发茶几供人休息。江诗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听见里间有人叫唤,他就站起来,朝窗口喊:“我和这次‘小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要不是小乔传丁社长话说要我参加,我真不想来,没意义,所以你们别叫我了,我是旁听的。”这个窗口安置在两室之间的墙上的。江诗喊完话,刚平就过来将窗玻拉上了,嘀咕道:“不想参加就别来嘛。”江诗听见了,又拉开窗玻,说:“刚平,你可不能这么说,据说社长定调是要支持你的,而不是支持筱笙的,你可不能对我有意见。”刚平说:“你不想来的意思,就是不愿支持我嘛。”江诗很无奈:“好好好,等会我也发言支持你,要不你告我一状就麻烦。”说完江诗继续坐下,抽烟。刚平又将窗玻拉上。

    七点半,晓洁出现了。她今晚刻意打扮过,身材修长,肌肤嫩滑,筱笙觉得她有小乔的风格。但刚平对她并不感冒,刚平是知道这套方案的人,再说刚平在心里也是瞧不起小乔的,所以对小乔安排的这个人也同样瞧不起。但今晚晓洁很重要,他只好热情地招呼她进来坐下,也让江诗进来坐下。因小乔没到,会议只能是先从讲闲话开始。

    原定会议是八点钟正式开始的,但小乔带着秦苗去找到旅馆,就已经八点钟了。小乔又提出带秦苗去看报社的展馆,然后再去见老同学筱笙和刚平。小乔并没有告诉秦苗今晚有辩论会的事。等她们赶到报社展览室时,已经是八点二十分了。展览室开了门,亮着灯,小乔假装很意外,对秦苗说,晚上这里向来没人的,今晚谁来开灯了?她们进去,见江诗趴在窗口朝里间张望。

    “看什么呢?”小乔问。

    “嘘——现场直播。”江诗神秘地说。

    小乔拉着秦苗也凑近窗口,她们隔着窗玻往里一瞧,只见一男一女坐在展览室中央的桌子上,他俩没说几句话,就面对面靠拢,相拥,然后双双倒在桌面上。对这一场景的出现,且正好这个时候出现,小乔是心里有数的。只是读者诸君心里会暗笑:不可能吧?瞎编吧?哎,先笑去吧,后面我们再来讲小乔是如何导演的。

    小乔责怪江诗:“人家恋爱有你什么事?好意思在这里偷窥?”江诗说:“又不是我一人在看!”江诗的意思是刚平和清香也在看,不过这两人正坐在里间的窗口下,从外面看不见。小乔故意曲解其意,说:“是,我和这个客人也在看,但你要是及时进去提醒,这尴尬的场面就不至于让我的客人看到了。”

    秦苗看得清楚,里面那个男的正是筱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