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更新时间:2016-03-25 20:30:35本章字数:3337字

    今天是特别美丽的一天。凌晨起天上飞起了雪花,完全没有征兆的,气象台根本没有预测到这一场雪。还没等天亮,外面就传来吵杂声。筱笙睁开眼,见有强光透过窗帘进来,他一跃而起,以为睡过头了。拉开窗帘一看,原来是一片冰雪世界,纷纷扬扬的洁白精灵,在风中忽左忽右,像要强行将世间的污浊掩盖了去。

    然而今天是最不应该美丽的,因为筱笙完全没有心情欣赏雪景,他只觉得自己已跌入了冰窖,唯有一线希望,就是小乔伸出了一只纤弱的手,也许能拉自己一把。

    挨到上班时间,江诗和捡生等人呵着热气进来,兴奋又小心地拍着帽上、身上的雪花,用旧报纸接下来,一边端详一边念着诗句,这个念“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那个念“天上什么东西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帝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

    小乔在门口瞧了瞧,没进来。筱笙默默出去。小乔让他上宿舍等她。筱笙就上六楼去了。但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小乔的影子。筱笙探出头去,雪小了些,树木顶着白色棉袍,路面已被上班的人们拉出了灰色的车辙。透过树木留下的缝隙,可以看见屋檐下有一颗颗头或一双双手探出来,甚至有孩子跑去去仰起小脸接着雪花……

    筱笙不会知道,晓洁已经赶过来了,她拉着小乔在说事。晓洁先是来到小乔的办公室,她说今天下雪,学生不用来上课,明天直接来参加期末考试就行了,反正没事,就过来问问筱笙他的事情打算怎么办。小乔见办公室里还有谢主任坐着,说这些话不合适,就领着晓洁去了一间小会议室。小乔心里惦记着要上筱笙的宿舍,就简单跟晓洁说她准备帮帮筱笙,找秦苗解释解释,那不过是在排练一出戏。晓洁说秦苗也不会信啊,一个老师过来跟记者排一出床戏?小乔说尽力而为吧,事是我惹的,不能不帮帮他,上次不是因为你,他俩也闹误会吗?后来筱笙还是解释过去了,这次有第三方帮忙解释,也许有用。晓洁就掩面而泣。小乔猜想,晓洁恐怕也是有点过意不去吧,内疚了。

    但小乔想错了,晓洁抬头哀求小乔说:“乔姐,你能不能不去解释了,其实我……我……真的是爱上筱笙了,我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发现自己挺喜欢这种类型,到底是喜欢他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后来从秦苗信中才知道我到底喜欢筱笙什么,她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我更加清楚了我是离不开筱笙的,我是不是有点自私啊?我也不想这样的。”

    小乔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不是因为晓洁爱筱笙,也不是因为晓洁的自私,而是晓洁说她从秦苗信中知道了什么。小乔的大脑急速运转起来,她终于记起和晓洁的初次见面的情形,晓洁夸了她衣服漂亮,又主动帮她送信,莫非……?

    晓洁停下来抹眼泪的时候,小乔问:“秦苗信中怎么说的?”

    “我背都能背出来:我的傻傻的笙,憨憨的笙,有着坦诚的性格和忧郁的气质的笙,其实我愿意永远这样被你俘虏,做你的永远被你用无形的绳索牵引着的小宠物!”

    “知道了,其实你也是爱筱笙的傻劲儿、憨劲儿,还有他的坦诚、忧郁,只是你自己没概括出来,秦苗这么一写,你就觉得也是你的心声?”

    晓洁拼命点头,她终于有了些笑意,那种恋爱女人常有的挂着泪痕的笑意。

    “爱情也不能就是凭这么些感觉,得有你们一致认同的生活,你说说吧,信中还说了什么?我帮你分析分析。”

    “其他的话我也记不住,她写这封信主要是约筱笙见面的,还说要陪筱笙买衣服,约在元旦那天。”

    “这封信你偷看了,就没给回筱笙?所以元旦秦苗来见筱笙,结果撞上你们在一起?”小乔盯着晓洁,像是在审训。

    晓洁瞠目结舌,她这才发现,自己一时昏了头,说露了嘴,拆人书信的事怎么能说出来呢?晓洁没有反驳,小乔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小乔心里暗喜,有这么一封信,她就一定能帮上筱笙,也就是说,有这样重要的筹码,筱笙也一定会配合着她,乖乖听她的。

    但小乔没有流露出高兴的神情,她起身说:“反正都没结婚,你参与竞争,这不算自私,不过,拆人家的信,那是违法的,你先回去吧,咱们不好再探讨下去,要不我变成你的同谋,那我可不愿意。”

    晓洁弄巧成拙,无比沮丧,她又回到风雪中,在这寒彻骨的日子里慢慢消化她的悲伤去了。

    小乔急急来找筱笙。筱笙自然像抓了救命稻草,端凳递茶,比以往热情多了。小乔问:“元旦时秦苗要来,明明写了信告诉了你,你却还要和晓洁在一起,什么原因?”

    筱笙说:“是啊,她也说过写了信给我,可我真的没收到啊。”

    “信中说要陪你买衣服,人家多关心你,可你干出些什么事来?”

    “你怎么知道信的内容?你到底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勾当!”

    “我能干什么勾当?我要干了,我还透露给你知道吗?反正我怎么知道的你别管,所以昨晚我说,我一去解释,一切就清楚了,她就会信你了。”

    “那好啊,我就指着你来帮我了,能不能尽早帮我解释。”

    “那得看你愿不愿帮我!”

    筱笙自然是拍胸保证,做牛做马都愿意。但小乔提出的交换条件是,要保证不将平洛的事传出去,一定要烂在肚子里。筱笙沉默了。这件事怎么能拿来交换呢?如果平洛的事能捂住,就算是挽回了与秦苗的爱情,以后秦苗知道他干过违背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的事,也会瞧不起他的,他们的爱情也会破产的。

    筱笙喃喃道:“工作是衣服,爱情是饰物,我将饰物挂在破衣服上,我是在玷污这件饰物。”

    “你念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经?你不爽快答应,我就不管你们的事了!”

    筱笙踱到窗前,雪小了,有一片没一片的飘。但是就这么零星的几片雪花,却模糊了筱笙的眼,他只是约略地看见树梢上的晶莹和地上的狼藉,可是当初地上和树上是一样的白呀?

    “你给句痛快话!!”小乔喊道。

    “没用了,发出去了,发到哪儿你别管,我的事,责任我担!”筱笙也喊道。

    小乔下楼了,她要尽快将这严峻的形势汇报给丁社长。

    筱笙一人望着雪花,头脑里反复回响着一首歌,秦苗曾分享给他的歌:

    春都来了冰雪却迷失了晶莹/天都亮了星星却迷失了眼睛/心才暖了我却迷失了爱情

    花都谢了蝴蝶还在枝头流连/风都停了桅杆还直指向云天/心已空了我究竟在为谁难眠

    冰雪追随激流却抛弃了晶莹/星星向往白昼不做黑夜的眼睛/你的心为何冷了不再给我爱情

    蝴蝶流连枝头为了来年的春天/桅杆直指云天为了再涨的风帆/可我孤枕难眠也无法回到从前

    我迷失了自己/才感到夜色的无边/我迷失了爱情/才这样孤枕难眠/最好的幸福是来在你的身边/我和你相拥/就像春天里飞舞的彩蝶

    看来事情并不是按照聪明的小乔精心计划地那样发展。我们来细细捋一捋,接下来大致会出现怎样的局面。

    丁社长要是知道平洛的情况没捂住,非要疯了不可。平洛的书记将有麻烦,丁社长也就有麻烦;丁社长一旦有麻烦,小乔肯定也要给他增加大麻烦。平日里他们口口声声亲呀爱呀,缘分啊真爱呀,大家懂得,他们的爱也就是大海上的一片叶子,风平浪静时是诗人眼中的浪漫,风吹浪打时保管捞不着踪迹。也许,自以为聪明的他们,要用上所有“智慧”的积蓄了。至于“智慧”与“智慧”碰撞,会火花闪烁还是硝烟弥漫,就得让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了。

    不止这样,丁社长的麻烦一来,刚平也不干了,刚平当初妥协,是受了他的许诺和诱惑,当这个美丽的肥皂泡破灭之后,刚平是不是也会化身成一支利剑,到底要伤着谁,也不得而知。丁社长不至于会天真地认为,他已经帮助清香解决了工作、住宿问题了,刚平得领情,哼,我估计刚平之“志”不在这样一只“苍蝇”,清香对刚平真的那么重要么?也许只是他拿来报复与泄愤、泄欲的工具吧。爱情?别扯淡了,没人相信他们之间是为了爱走到一起,他们是这么畸形地组合的,恐怕就会以更离奇的方式而告终。如今只是猜想而已,还是得让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

    而筱笙与秦苗之间的裂痕,说成是东非大裂谷,也毫不夸张。真相在晓洁那儿,可晓洁一心想得到筱笙,晓洁觉得,筱笙不就是一件想买又没买着的衣服吗?秦苗误解这件衣服被谁弄脏了,那我知道没弄脏,我要了,有什么不妥?所以,她不会内疚,不会说出真相。真相也部分地存在于小乔那里,但小乔与筱笙的交易没做成。所以,筱笙与秦苗,就算前途光明,道路也是无比曲折的。

    总之,一切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场风雨最先吹向丁社长,所以也是他最先挺身而出的。小乔向丁社长汇报了情况之后,丁社长的表情像被冰雪冻住了似的。他在办公室踱了几步,就出去了。小乔在他办公室懵了一刻钟,办公室的座机就响了。丁社长要小乔到老地方。老地方就是他们秘谋和做 爱的地方。小乔心情复杂地打了的士,像奔赴疆场一样悲壮地赶去。

    推开门,里面开了暖空调,一具男性的裸 体以“大”字形状摆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