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狼狈协议

    更新时间:2015-10-15 13:02:05本章字数:2606字

    潮湿的小屋,空气中的湿气能在人的脸上留下细小水珠,一盏油灯在黑暗的屋中发出微弱的光。

    光线很弱,弱到只能照清他脸上的那道骇人的疤。

    泽懒散的坐在摇晃不稳的板凳上,不时还发出木头摩擦的声音。

    脏老头推开残破的木板门,手里提着烧鸡和两壶热酒,月光照在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泽扯下一只鸡腿,毫无吃相的啃起来,咕嘟咕嘟地灌了一口酒。

    “你就不怕我下毒?”脏老头笑道。

    “我怕?”泽露出轻蔑地笑容,又啃了几口鸡腿,然后含糊不清地说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你这地方太破,小爷待不惯。”

    脏老头拎来一条板凳,一跛一跛地放在桌边坐下。

    “我想你也已经收到那小皇帝的传信了吧,有关资源要镇被攻击的消息。”

    泽眯着眼,手指在桌上用某种规律敲打着,一壶热酒已然下肚。

    “我想他已经发现了这个东西。。。”脏老头拿出一枚细小的机关齿轮,与那日壁帝沈朝手中的那枚一模一样。

    泽的手指停止了敲桌子的动作,将空壶丢在地上,绿油油的双眼越眯越小。

    “别误会,不是我干的,这是我做的一样小玩意,除了跟踪以外,没有别的用处。”

    脏老头察觉到泽的念头,立刻辩解道,这也是必然,在这种敏感时期,不被认为是敌人才怪。

    “我只是想和贵国合作一下。。。”

    泽缓缓坐直了身子,把脸凑过去,直到看清他肮脏的脸和那对看不透的眼睛。

    “首先,你要称呼我皇兄为壁帝殿下,其次,你怎么叫我相信不是你干的,即便不是,你又怎么找到我的,我才不会相信你是正巧碰上我。”

    泽那对绿色的眼瞳仿佛能够看透一切,一丝丝杀意不受控制地在简陋的屋子中飘荡。

    “老头子我还真是碰巧遇上了你,本来我是想亲自去找你们的小皇帝谈,至于怎么让你相信我没有敌意,我只能说,我没有与你们为敌的理由。”

    脏老头在说这些时,眼睛始终盯着泽的眼瞳,两人互视了数秒,心中各自掂量着,最后泽又恢复了慵懒的状态。

    “报上你的名字,我再考虑一下,是否值得合作。”

    “哈哈。。。”脏老头轻笑一声,也不知他在笑什么。“老夫姓司马,名空前,字绝后。。。”

    听到这个名字,泽猛地坐直了身子,脸上从惊讶到好奇,最后露出微笑。

    “是你。。。好,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司马空前拿出一张兽皮卷轴,递了过去。

    “里面有我要的条件,当然也有我必须完成的义务和你们想要的东西。。。”

    泽展开卷轴,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最下方印有司马空前的印章。

    泽仔细阅读,最后放下,颇有深意地看着司马空前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你到底要什么。。。”

    “呵呵。。。”司马空前只是轻笑一声,没有作答。

    “你别指望我相信一个早在二十年前就该死了的人,现在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只是为了跟我要点兵马!”那张卷轴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司马空前的义务责任和前些日子惨案的情报,这份卷轴表面看上去对司马空前极为不利,难免让泽怀疑。

    不图小利,必有大谋。

    “不该问的,你还是别多问,对于你我来说,目前的敌人是一样的,卖我个面子,就像我不多问那小子的来历一样。”司马空前的心思琢磨不透,泽有些犹豫要不要答应下来。

    “不过我确实是对那小子很感兴趣,我本想把他收进我的门下。。。”

    “给你做死士?你最好别动这个念头,有关他你没有知道的必要,你只需要知道,他是我泽的外甥!”泽的杀气直逼司马空前。

    突然木门被破开,一道身形冲来,黑色的剑在黑夜中让人无法看清。

    “哼!”泽一挥衣袖,强大的灵力将来者击退,倒在地上。

    “义父,您没事吧!”少女勉强站起,挡在司马空前面前,用剑指着泽。

    这少女竟是在擂台上将对手全部斩首的白衣女。

    “如玉,退下,长辈说话,不得插嘴,快给泽将军赔不是。”

    少女忧郁的脸上敌意不减,但却乖乖照办了。

    “你的死士不错。。。”泽略带讥讽地说道。

    “呵呵。。。是不错,老夫很满意,这个孩子更是优秀,我打算将她培养成我的传人。”司马空前溺爱地摸着少女的头,真假逃不过泽的眼睛,这份对后辈的溺爱确实是真的。

    “看这架势,倒是跟最近一个杀手组织很像。。。”

    “呵呵,很不错对吧,这孩子是下一任组长,协议里有写,只要同意合作,他们便任你们调遣,虽然,我想你们不需要,但是有些时候用外人比用自己人好。。。”司马空前又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泽看着眼前这个老人,捉摸不透,可现在惨案一事毫无头绪,对方又表现了足够的诚意,这让他有些心动。

    “司马老头,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但我警告你,如有一日你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就跟二十年前的那些人一样!”泽在这一刻露出了他凶恶的獠牙,心中已有决定。

    “放心,永远不会,狼与狈只有相互合作才能更好的生存。。。”

    “哼!”泽轻哼一声,丝毫没有被动,手中出现三块方印,这是三块帅印,分别是沈晨的平定印,沈志的安国印,以及泽自己的杀神印。三军印齐,如同皇印。

    是指这三枚帅印在一起,同壁帝的帝皇印有着相同的作用。

    这三枚印章原本在分别三人手中,只是为了方便行事,特地做了复件,并且做了特殊处理,只有他们特有的灵力的才能启动,换句话说,他们三人有着代替壁帝做决定的权利,当然,这是壁帝的意思,对于跟着他出生入死最好的三个弟兄,他是无条件信任,称帝之后,他们三人便成了盛天王朝的三大将军,统领三军。

    三军印在卷轴上留下印迹,恐怖的气息让整座屋子都颤抖起来,壁帝之威!藏在三军印中。

    “谢壁帝殿下洪恩。。。”司马空前感受到了壁帝的威压,拉着少女的手,跪拜谢恩,接过泽印了三军印的卷轴,威压渐渐散去。

    “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我们帝都见!”泽破门而出,只留下他充满威胁性的话语。

    司马空前看着手中的卷轴,脸上的笑意更甚几分。

    “义父,为何不让师兄他们去直接绑架一个重要人物回来,何必这样卑躬屈膝。。。”

    “傻丫头。。。”司马空前拉过他的女儿,拿出一把木梳,帮她梳理乱糟糟的头发。

    “重要人物,刚刚的那位泽将军就是一个,还有几人,他们的实力都与我不相上下;至于壁帝,那个被称作九天第一守的男人,即便是我带着你师兄他们几人亲自出马,每个都有九条命,都不一定够。。。”

    木梳像是有着神奇的功能,杂乱的头发逐渐变得柔顺丝滑,司马空前经常帮女儿梳头,他最爱女儿这一头乌黑的头发,溺爱是十足的,他没有后人,这个女儿便是他唯一的后人,就同他的字一般。。。绝后“丫头。。。让手中的剑保持锋利固然重要,但时刻让头脑保持清楚更为重要,有时趋炎附势,并不是坏事。。。况且,我刚刚下了毒。”

    司马空前的手依旧在帮她梳头,目光则看着那壶打翻了的酒,他之前可是一碰都没碰。

    夜色很黑,如同染了漆黑的墨,但东方的太阳已经迫不及待要升起,一丝明亮冒出头来,所到之处,黑暗便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