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九甲诛杀阵

    更新时间:2015-10-17 12:20:50本章字数:2775字

    百院大比落幕,前百名学子将会去到一个新天地,那里有更浓郁的灵气,更丰富的物资,更多的机遇,大部分人都抱着一跃成龙的美梦,怀着激动和对未知世界好奇的心情。

    司马颜败给楚乐之后除了一身伤,并没有在心灵上带来什么影响,败北,是确实发生了,但她却没有故意放水,楚乐的实力她也认可,任务也完成了。

    这个任务目的简单明了,司马空前自然是想利用自己的女儿接近天歌,毕竟泽对他如此关注,增加筹码的机会,司马空前自然不会放过。

    中央院内有禁止死斗杀人的规定,被司马颜斩首那些学子长辈只好暂做隐忍。

    没想到,司马颜却丝毫没有顾忌,出了中央院的大门,往郊区的无人之地而去。

    一干教员尽数出动,可见对司马颜的恨意之深。

    这片林子生长着高大而茂密的树木,林中除了小雀野兔,不存在什么凶恶灵兽。

    今日无风,初夏已过,毒辣的太阳好似要将树木的水分烤干一般,小雀叽喳不断,躲在大树枝叶之下,这样会让它们清凉一些,人也是如此,躲在大树之下,不会感到那么炎热。

    司马颜来此已有些时辰,靠在一颗老树上,背脊上被汗水打湿,轻薄的衣衫贴在身上,紧致初成的她散发着天然的香气,她略微有些不耐烦,就像是在等迟到了的朋友。

    突然,数道强大气息一齐出现,粗暴掠过将树枝扭断的声音惊走了乘凉的小雀,但司马颜的脸上却露出不易察觉的笑。

    “妖女,你给自己选了个好地方。”低沉沙哑的声音经过了处理,来者皆蒙着面,显然是不方便暴露。

    “这个地方,是给你们选的!”司马颜对上那人露在外面的眼珠,眼神中看不出丝毫慌乱,她甚至连手边的剑都没有握在手上。

    “你们这些不算麻烦的麻烦,还是清理一下的好,本来以为会有些难度,想不到一个个都这么蠢,难怪只能待在这种地方。”

    讥讽,狂妄,司马颜的这番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埋伏在各处的人骤然出动。

    得手之际,众人只感到心头遭巨锤猛砸,不由身形一顿,苍老却明亮的声音伴随“嘎达嘎达,”响声出现。

    “死之前,还是心存感激吧,我女儿可为你们挑选一块好墓地,”九只小兽分别从四面八方出现,身上的颜色逐渐转变,原本同这些树木相同的色彩,此时变成了乌黑,这是它们的功能之一,保护色利于隐藏。

    这九只小兽各自有各自的形态,虎、鹿、熊、豹、狼、鹰、雀、蛇、鼠。

    它们都只有巴掌大小,但却都如同真兽,由上往下,九兽的位置相互对称,以某种规律移动着,来者皆被围在中央。

    “哒!”一个响指,两指干枯的手指发出,司马空前立与司马颜身边,九只机甲兽此刻包围了敌人,响指下达指令,九兽齐啸,中央的空气瞬间被抽空,形成真空领域。

    但这只是第一步,九兽口中吐出细丝,若不是有阳光反射,根本无法察觉,细丝如剑,无数的剑影聚在一起就像一台巨大的绞肉机,他们甚至来不及发出尖叫,只是一瞬,无论是骨头血肉,还是衣服武器,皆成了碎沫。

    九兽依次归位,回到司马空前背上的木架,又变成了木偶。

    “义父,这九甲诛杀阵,真是百看不腻。。。”司马颜的忧郁与生俱来,让人泛起同情,即便她此时在笑,也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激起人强烈的保护欲。

    今日无风,这里的血腥味传递不到外面,只能被透进来的烈阳晒干。

    百名学子顶着金色阳光,聚集在一块等待通天柱开启,驻扎在通天柱负责管理的部队由中三界各大实力组成。

    每院都会派出一位教员跟随学子去到中三界,负责学子交接,中三界实力错综复杂,没有具体的排名,不少势力甚至隐世不出,相传他们传承千年,为了避开争斗,选择退隐。

    只是现在多了五个实力,作为中三界最强势力的代表,他们是二十年前的九天大战的战败者,后来为了避免战火延续,他们与壁帝达成协议,退出上三天,分别是楚、杨、刘、曹、沈五大家,众人口中流传的版本,说壁帝沈朝原是沈家人,只是少年时受到诸多不公平待遇,后遭同族人陷害险些丧命,在诸多机遇之后组建了足矣与沈家相抗的实力,最后还大败五大家联盟,取得了胜利,建立了盛天王朝,那次大战牵扯了九天上下大多强大势力,导致七重天被毁,后又靠壁帝的通天之能重建。

    五大家设立外家学府,招收外姓人,提供功法资源,待他们成熟,便招入本家。

    除五大家外,其余势力每年这个时候也会来此挑选有潜力的学子。

    楚乐今日换上了自己的灰色袍子,站在人群最前方,这是惯例,第一就该站在前头,神情中透露着往常没有的情绪,司马颜站在天歌身边,微微低着头,眼角偷偷瞄了一眼他,似乎没有看见她。

    站在后方,看着背影,司马颜开始认真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男孩子;他总是给人一种不起眼的第一印象,但却会在战斗中迸发中耀眼的光芒,像一汪清泉上却有着浓郁的雾气笼罩,让人看不穿,猜不透。

    突如其来的愣神让她本人也颇感惊讶,只是盯着背影看了看,却有种身陷香粉沼泽中的感受,让人难以自拔。

    向来稳重冷血的司马颜竟对着楚乐吐了吐舌头,略显邻家小妹的俏皮。

    “你还没有给它起名字,”抬起手中的剑,司马颜轻声说道。

    楚乐也是这才注意到她,注意到这个看似柔弱,下手毒辣的女孩,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她,她的眼睛很暗,却并非无神,脸上带着稚气,有着尖尖的下巴和细眉,表情淡然,与自己的不同,她的这种淡然就像看透生死,让人忍不住泛起怜爱之心。

    楚乐也不例外,一时看呆了,手不由自主地剥开遮住她脸庞的秀发,秀发很滑,他用手轻轻捧住。

    司马颜不曾料想到天歌的动作,从小只有义父碰过她的头发,其余人都死在了她的剑下,可此时的她心中竟然没有想要杀死他的念头,只是任由他把玩着。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比她高出一个头,没有宽阔的肩膀,也没有帅到令人窒息的样貌,看上去一切都很平常的男孩子,突然她察觉到自己脸颊发烫,嘴角扬起一丝笑颜,这样的笑容,她从未有过,自己都没有发现。

    就在二人沉浸在这般美妙气氛中时,角落中有个红衣少女正紧紧咬着牙,握剑的关节也因为用力而发白。

    “原来你会笑啊,你笑起来很美,”天歌的脸离她很近,她的笑让天歌也不自觉地笑了。

    “我喜欢看你笑,我希望你常笑,就叫它莫愁吧。”

    “莫愁,”司马颜避开天歌的眼神,看着手中的剑,一种未知情愫在心中慢慢发芽。

    “哼!光天化日,不知羞耻!”轻声的埋怨,赛红妆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司马空前此刻静静地看着一切,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青藤院十人这次通过站在百名之列的足有九人,只有一个年龄尚小的师弟被淘汰。

    看着缓缓启动的通天柱,众人多少都感到了紧张,多于紧张的是期待,谁都不知道自己在另一个世界会遇到什么,这将是自己人生的转折,当然除了少数人。

    通天柱的光将他们笼罩,光芒越来越强,刺眼的让人无法睁眼,好像过了很久,又像是只有一瞬,他们只感到周边浓郁的灵气朝他们涌来,这是他们从未感受到过的。

    没有那么炽烈的太阳,有的是柔和的阳光,湛蓝的天空,形态各异的白云,以及向他们缓缓走来的一行人。。。

    一位面容严肃的中年人走在最前列,大步流星,停在天歌面前,天歌看向他,这个人要比他高出两个头,虎背熊腰,他也看着楚乐,凶恶的目光突然收敛,拱手弯下腰去,用恭敬的语气说道。

    “九少爷,属下等候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