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前世姻缘

    更新时间:2015-10-13 15:55:06本章字数:2295字

    2015年西安发现了一个大型古墓,考古专家们仔细清查了古墓。令人惊奇的是,偌大的一个古墓里陪葬品却只有一幅画。展开卷轴,呈现在考古人员面前的是一位女子的画像。该女子端庄秀雅,清新脱俗,身着西汉服饰,是位典型的古代美女。就算从今天的审美角度来看,她都可称得上是极品的美女。画卷右侧用隶书写着一首诗:“君心似大海,妾心如明月。大海深且广,明月唯皎洁。愿做比翼鸟,愿为连理枝。天地有时尽,此情无绝期。”落款是征和二年正月**公主赠夫君汉司隶校尉陈必达,公主前面有两个字由于年代久远模糊了,无法分辨清楚。

    “陈必达?”通过爱奇艺正在观看现场直播的一个青年人叫了起来,然后赶快看看周围的同事,还好大家都在忙自己的工作,没有人注意到他。他的名字就叫陈必达。刚才趁着公司领导不在,他偷偷地通过网络观看了考古大发现的现场直播。

    结果使陈必达无语了,两千多年前的古墓中出土的文物里,竟然有自己的名字。当然了重名的事情是很正常的,但这事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还是有些吃惊。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和自己重名的大汉司隶校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而他和他的妻子也就是那位不知名公主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这些疑问考古专家肯定是无法解答的,看来历史有太多的谜团是我们现代人所不知道的,而这些谜团又需要我们去解开。 

    就在他的思想插上了翅膀开始起飞之际,脑袋被人用笔狠狠地敲了一下,他顿时从中华上下五千年中清醒了过来。转头一看,原来是销售部主管刘菲菲,正满脸怒气地看着自己,凶神恶煞般地说道:“陈必达,你上班时间上网冲浪,很悠闲嘛,你很闲是不是?扣你半个月奖金!下次再犯,直接开除。”

    这个刘菲菲是销售部的主管,也就是陈必达的顶头上司。刚24岁,大学毕业没多久就被公司高层任命为销售部主管,这让在销售部辛苦工作了十多年的陈必达目瞪口呆。而陈必达自从大学毕业,到今天已经十多年了,他的大学同学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而这些年来,他依然在公司原地踏步。而且他踏步的步伐越来越坚定了,因为升官对他来说已经无望了,发财也别想了,一股寒流穿过了他的心脏。已经三十多岁了,整天被这个小丫头训的像孙子似的,当初大学毕业时的豪情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有句话说的没错,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什么是骨感?在陈必达看来,骨感就是残酷,现实的残酷真的使他感到喘不过气来。如今他只有夹着尾巴,天天像供祖宗似的供着这个小丫头片子。到今天如果要进行总结,只有两个字:失败,而且是彻底地失败。至于原因,他不会说话,不会办事,不会讨领导欢心等等很多原因。用李白的话来说,就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可问题是陈必达是想摧眉折腰来着,但排队的人太多了,实在轮不到他。

    所以这些年来,陈必达一直踏踏实实地做着报表数据的统计工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刘菲菲还是有事没事地找他的麻烦,抓他的小辫子。这不,今天又被她抓住了。从管理规定上讲,上班时间上网冲浪是不对的,但大家谁不是抽空到网上转转看看新闻,女同事有的还去逛逛某宝,只要不被领导抓住,就一切安好。

    其实刘菲菲以前也看到过几个女下属上班期间上网购物,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这事发生在陈必达身上,就一定是小事化大,非得被明正典刑不可。所以陈必达背后里,偷偷地说刘菲菲是“对人马克思主义,对己自由主义。”

    公司这几年的业务蒸蒸日上,形势一片大好,所以陈必达也就少有休息的时间,他一直是两点一线,在办公室和宿舍之间来回穿梭,这大概就是他的生活吧。但是今天,顶头上司刘菲菲的心情明显不太好,抓住他的小辫子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搞得陈必达心情很郁闷。看着眼前的这一堆统计数字,他突然感觉脑子有点乱,于是站起身,去冲了一杯咖啡,想提提神。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他忙不迭地接起了电话,冷不防电话线刮倒了他的杯子,满满一杯咖啡洒在了键盘上。还没等到陈必达开始懊恼,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的电脑显示器开始出现乱码,并且乱码不停地滚动,并最终组合成了一幅图。这是一个什么图呢?陈必达有点发懵,正待仔细查看时,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正在查看的图越来越模糊,直到一片漆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必达慢慢醒了过来,但周围的一切使他感到困惑。他应该是在办公室里的,此刻他却躺在一条街道上,被许多人围着看。这些人都是古装打扮,正在围着他议论纷纷。“这里是哪儿啊?同事们呢?真是太奇怪了。”陈必达脑子里涌出了一连串的疑问,他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西装,自忖:“这里不会是横店吧,正在拍古装戏?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不行,得找个人问问。”

    他来到了一家店前,抬头一看,上面用隶书写着两个大字:“酒肆”。一个店小二迎了出来,笑着说道:“这位客官,请问你是吃饭还是住店啊?”陈必达又一次无语了,说道:“兄弟,还在拍戏么?我又不知道台词。麻烦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店小二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转身就回去了,嘴里嘟囔道:“大白天来了个疯子,自己在长安还要到处问。”

    “长安”陈必达感到震惊,他是真的震惊了,因为在他昏倒前他还是在北京,在公司的办公室里上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到了这里,身边是一群穿着古装的人,他感到头非常的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陈必达的肚子也早就咕咕叫了。但是他没有银子,好几家酒肆都把他赶了出来。他感到有点灰心,现在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

    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一辆马车突然从背后冲了出来,把他撞飞了出去。这一撞可是非同小可,陈必达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本来想自己站起来,但感到十分困难。很显然,他伤的不轻。马车上的帘子被人撩开了,一个容貌秀丽的姑娘从车里出来,来到了陈必达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