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何以家为

    更新时间:2015-10-13 16:02:39本章字数:2102字

    陈必达离开都城长安已经一年多了。此次率领大军,长途跋涉,返回长安。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终于回来了,诸邑,我回来了。”陈必达在心里念着。他恨不得能插上翅膀,飞回到诸邑公主的身边,向她倾诉这一年多的相思之苦。

    回到长安后,首先上殿,见过皇帝陛下。皇帝很高兴,说道:“匈奴乃我大汉的大患,自高祖以来,便时常入侵我大汉。破我边关,杀我百姓,掠我财物,高祖也曾想剪灭胡虏,一劳永逸地解决我大汉的边境之患。然不料有白登之辱。从此我大汉订立和亲之策,献上我们的女人,让匈奴人蹂躏,好换来一时的安宁。但匈奴人哪里知道什么信义啊。屡屡犯境。不破匈奴,我大汉永无宁日。自朕登基以来,常思良将,击灭胡虏。然仍有马邑之事。今两位将军率数万之众,挥师以与匈奴战,一战击破匈奴,扬我大汉国威,朕十分高兴。苏文,宣读诏书。”书曰:“将军霍去病,忠心报国,披肝沥胆,不畏艰险,深入虎穴。斩杀匈奴胡虏三万余,俘虏近十万。扬我大汉国威,振奋三军士气。威震边陲,功高盖世。虽战国名将:白起、王翦、廉颇、李牧,亦不能与之比肩。现加封霍去病为冠军侯,骠骑大将军,并赏赐食邑一千五百户。”

    “将军陈必达,率军深入大漠,直捣匈奴腹地,亦有微功,赏赐食邑一百户。”

    两人领旨,但感受不同,陈必达的功劳并不比霍去病小,但是只是被赏赐了一百户食邑,并未封侯。 “皇上如此赏罚不公,是不是因为唐蒙书信一事?”陈必达心想。但是想想诸邑公主,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和诸邑在一起,什么大将军,什么封侯拜相,都是浮云。

    卫皇后来找汉武帝商量诸邑公主的事情。武帝谈到与诸邑公主的冲突,不免有些伤感。卫皇后看到皇上如此,于心不忍,眉头一皱,对汉武帝说道:“陛下,如今冠军侯统率三军,威震神州。配咱们的女儿不是正好嘛。”汉武帝一听,对啊,将诸邑许配给霍去病,正好是很般配的一对啊,在汉武帝的眼中,霍去病比陈必达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呢。

    于是皇帝立刻下旨,将霍去病宣至宫中。霍去病来到后,正要跪拜行礼,汉武帝立刻上前扶起,说道:“去病,免礼了。”“臣谢皇上。”霍去病说道。汉武帝笑着对霍去病说:“去病,你猜猜朕今天诏你来有什么事?”霍去病回答说:“陛下圣意恢弘,去病愚钝,实在不敢妄加揣测。”“哈哈哈哈,”汉武帝大笑了起来,“朕知道你一直住在你舅舅卫青将军家里,在长安还没有住宅。今天,朕就赏赐你一座大宅。”“陛下,”霍去病正要说话,汉武帝举起右手,示意他先不要说。“朕的话还没说完,”汉武帝继续说道,“一座大宅也不算什么,朕今天给你的最好的赏赐还没说呢。朕已经决定了,将朕的掌上明珠诸邑公主许配给你!”

    一旁的太监苏文赶忙说:“哎呀,真是恭喜君侯,贺喜君侯。长安城里谁不知道这诸邑公主可是皇帝陛下的掌上明珠呀,和君侯你呀真是珠联璧合啊,呵呵呵呵。”

    霍去病面无表情地说:“谢陛下隆恩。但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臣披肝沥胆,矢志消灭匈奴,保我大汉万里河山。诸邑公主万金之躯,微臣实在配不上公主,请陛下收回成命。”

    听闻此言,苏文在一旁急了,说道:“你,你怎么能拒婚呢?这可是大不敬啊,君侯,还不快向陛下请罪啊。”霍去病赶忙跪下,说道:“请陛下降罪,但微臣实在恕难从命。”汉武帝站在原地,一言不发,良久才把手一挥说道:“退下!”霍去病站起,缓缓退出。汉武帝望着霍去病的背影,动情地说道:“真良将也!”

    其实汉武帝对于陈必达在河西之战中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但由于把一个匈奴女人留在了身边,使得陈必达的光辉形象顿时留下了污点。也因为这一点,即使汉武帝知道诸邑公主和陈必达两人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他也宁可杀了陈必达也不愿意诸邑公主嫁给他。可见良好的形象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是多么的重要啊。

    陈必达河西之战立下了大功,但由于汉武帝心中有疙瘩,所以只是给了陈必达很小的赏赐。这一点陈必达心里也清楚,他的态度就是坦然处之,其实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事情的真相张汤大人已经查的很明白了,虽然如此,但自己还是被抹黑了。

    站在高大英武、光辉无比的冠军侯霍去病身边,陈必达顿时觉得矮了一头。心中不免有些落寞之感。于是干脆称病不上朝,免得朝堂上诸位大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给自己添堵。

    诸邑公主何等聪明,她当然知道此时的陈必达的症结之所在。但由于身在宫中,无法随意出宫相见,无奈只好鸿雁传书。书曰:

    “必达如晤:父皇之心结有二,一是北方之匈奴,今匈奴已被君等打败,北方暂安;二是南方之百越,百越自赵佗立国以来,已历近百年。根基深厚,割据东南,对抗朝廷。匈奴如今是鲜疖之疾,而南越已成心腹大患。父皇欲统一天下,必定要平定百越。君熟知兵法,深通韬略,用兵打仗,指挥若定。君实为我大汉朝的第一名将。君若能向父皇进言,挥军平定百越,立下盖世奇功,父皇必定大喜过望。到时候君再向父皇提出请求,父皇必定会答应。诸邑盼君早立大功,不离不负。”

    陈必达览信大喜,心想:“若能平定南越,的确是大功劳,不亚于击破匈奴之功。到时候求娶诸邑公主,就顺理成章了。大丈夫南征北战,北战已经打完,现在就剩下南征了。但是南越已经立国近百年,妄动刀兵,对大汉不利,兵法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对付南越,看来要先礼后兵了。”他主意已定,准备明早上朝奏报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