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舌战吕嘉

    更新时间:2015-10-13 16:04:29本章字数:2645字

    听了陈必达的话,南越的一众文臣武将面面相觑,从内心讲,他们是不愿意归顺汉朝的,一旦归顺汉朝,所有的官吏都将由长安的中央政府派人担任,自己的荣华富贵就真的成了过往烟云了。但是如果不归顺,汉朝的大军一旦打过来,自己的这点兵马不是能不能挡的住的问题,而是能挡多久的问题。但是如果就这么归顺了,自己又不甘心。现在的南越群臣都处在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但唯一的例外是南越国的丞相吕嘉,他本身为南越的一个部落酋长,受到赵佗的赏识,被大力提拔,直到担任了南越国的丞相。他的宗族一直以来都与南越王室进行通婚,女子都嫁给了王室的诸位王子,而男子都是娶的王室的各位公主。从而形成了一个由血缘亲情连接而成的强大的宗族势力。

    南越国的各级官吏都是由吕嘉提拔审定的,所以对吕嘉惟命是从,再加上吕嘉的诸位兄弟一直掌握着南越国的禁卫军。可以说吕嘉就代表着南越国的守旧势力,吕嘉反对和议,则和议的希望就非常渺茫了。

    对于这一点,陈必达的心里也十分清楚,此番在朝堂上,他口气强硬,就是要给吕嘉来一个下马威,挫挫这些旧官僚的士气。然后再软硬兼施,最好的结果就是希望可以和平地解决南越问题,使两国的百姓免受战火的伤害。也好为皇上分忧。

    “大家都别吵了,”吕嘉情绪有点激动,“和议是大事,还请王上和太后定夺,我等做臣子的,服从就是了。”他这一招十分高明,把皮球踢给王上和太后,如果他们同意归顺大汉就是得罪了南越的全体官僚,到时候自己只要振臂一呼,要扳倒王上和樛太后就易如反掌了。如果他们不同意和议,那么反对归顺的责任就是他们的。与自己无关,万一以后汉军打过来,自己也好推脱掉责任。

    南越国主赵兴也没有了主意,他转过头,眼巴巴地看着一旁的樛太后。

    “哀家以为,归汉是可以造福南越百姓的,大汉皇帝派出了他最信任的司隶校尉前来和议,已经拿出了和议的诚意,哀家同意归顺汉朝。诸位请放心,你们的爵位和俸禄,哀家保证不会有任何损失。”

    樛滢本身就是汉人,所以她对于和议归汉是完全赞同、全力支持的。她也考虑到朝中的反对势力,所以先发制人,首先保证他们的自身利益不会因为归顺汉朝而受到任何损失。她认为,只有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才能安抚他们,保证和议归汉计划的顺利进行。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只是樛太后的一厢情愿。

    “太后本身是汉人,所以自然对归汉之事十分的赞同,老臣也并非反对,只是太后如此,将先帝置于何处?将越族的千百万百姓置于何处啊?”樛太后一看,原来是南越国的中大夫吕虔进言道。这吕虔十分阴险,他这一番话,暗示樛太后如今全力支持归汉,是否是汉人的奸细也说不定。同时将国家之间的矛盾上升到了民族之间的矛盾。

    陈必达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常听闻:人心险恶,杀人不用刀。如今这个吕虔短短几句话,就能将樛太后置于死地了,这个人太可怕了。”

    群臣听了吕虔的话,都感到十分有道理,纷纷表示赞同。朝堂之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相互争论,乱成了一团。

    “够了,”樛太后大喝一声,大堂里顿时一片寂静。“哀家一心为国为民,你们竟然这样看哀家,好,等大汉的军队打过来,你们去抵挡吧,哀家不管了。”樛太后愤怒的说道。

    “请太后息怒,”南越王赵兴害怕了,他赶紧走过去宽慰母亲,同时严厉地对群臣说道:“今天议事就到这里吧,改日再议。汉朝使团一路辛苦,就先回客栈休息吧,退朝。”

    南越群臣悻悻而退,吕嘉走到陈必达面前,怒目而视,“哼”了一声,拂袖而去。陈必达心想:“就你袖子长是吧,你这个老顽固,来不及握手了。”

    白天和议的事并不顺利,陈必达有点忧心,感觉和平解决南越问题虽然愿望是好的,但还是要现实一点。要想最终解决岭南问题,必须要立足于打,没有强大的军队做后盾,空口谈和平,那都是扯淡。用拳头得不到的,你在谈判桌上就更得不到。

    陈必达展开绢帛,拿起笔,给汉武帝写了一封信:

    臣司隶校尉陈必达谨奏皇帝陛下:

    “臣奉陛下圣旨,出使南越,宣陛下圣意于彼帮,扬大汉国威于天下。南越国主赵兴、太后樛滢,久慕陛下龙威,有心归顺大汉,免刀兵于两国,造福祉于百姓。然南越丞相吕嘉,上逆穹苍,独控朝堂。包藏祸心,久必为患。古语云:‘见机不遂者陨功’。臣恳请陛下恩准,斩吕嘉以定南越,褒赵兴以安人心。臣陈必达叩首再拜。”

    写完信后,陈必达把信封好,交给安国少季,交代到:“此信关系重大,你亲自回一趟长安,务必要将此信交给皇上。”安国少季点点头说:“遵命。”

    此时在吕嘉的府上,南越的各级高官都聚集在这里,紧张地进行着磋商,以商量对策,对内应对王上和樛太后,对外对付大汉的军队。

    吕嘉对大家说:“情况基本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刚才已经和大家说清楚了。目前王上和那个老女人好对付,现在的问题是那个汉使陈必达。此人身兼司隶校尉一职,是大汉朝的‘卧虎’,也是我们大越的心腹大患,我欲除之。可两国交兵,不杀来使。我若杀了来使,首先就在道义上输了一招,可是不杀他,我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

    其弟吕虔说道:“大哥不必烦恼,小弟有一计,可以不用动半分刀兵,就能杀了陈必达。”吕嘉一听大喜,众位大臣也都向吕虔围拢了过来,想听听吕虔有什么高见。

    只见吕虔说道:“战国末期,赵国有一员大将李牧,多次击败秦军。秦军与其交手,总是损兵折将,溃不成军。后来秦人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使用反间计,到处造谣说李牧勾结秦军,准备造反。结果赵王果然上当,派人杀了李牧。李牧一死,王翦率领的秦军就再无对手了,赵国于是灭亡了。”

    “二弟,你的意思是——”

    “咱们也用反间计,派心腹之人到长安去散布流言,就说陈必达与樛滢两人不清白,天下人都知道诸邑公主喜欢这个陈必达,汉武帝如果听到了这个消息,必杀陈必达,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坐收渔利了。同时,咱们国家的百姓本来就讨厌汉女樛滢,当得知她与汉朝使者有私情,并打算出卖国家的利益来归附汉朝的时候,大家会怎么想呢?到时候大哥只要轻轻地动一动小手指,就可以一举扳倒王上和樛太后,顺便把汉朝的使者也一起解决了。这就是反间计。”

    “二弟此计甚妙。”吕嘉对这条计策十分赞同,连声说好。

    果不其然,不出几日,长安城内到处流传着司隶校尉陈必达与南越国樛太后关系不清楚,所谓三人成虎。如今流言四起,闹的沸沸扬扬。

    但汉武帝毕竟英明,他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采取了静观其变的方法。虽然吕虔的反间计没有在大汉朝内部引起大的波澜,获得什么明显的效果。但在南越国内部,确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南越国的百姓本来就因为樛滢的汉女身份而有抵触心理,如今听到本国太后竟然与汉朝使臣有私情,顿时群情激奋,纷纷表示支持丞相吕嘉。因为吕嘉得到了民心的支持,所以目前的形势对于和谈是危机重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