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平定南越(三)

    更新时间:2015-10-20 16:30:47本章字数:3865字

    处分了罗威之后,部队的军纪得到了巩固,军心也凝聚了起来。但是陈必达仍然隐隐地感觉到不安,因为大胜之后,一种骄傲轻敌的情绪正在快速地在军中蔓延,如今大敌当前,这种情绪恰恰是汉军最危险的敌人。

    吕嘉毕竟是嚄唶宿将,久经沙场。而且他所率领的南越军是南越国最精锐的一支部队。虽然被陈必达突袭击败,但军中骨干犹在。南越国的军队素来善战。当年秦始皇派出五十万秦军精锐,由主将屠雎率领进攻岭南。秦军开始时的确是势如破竹,但是当进攻到南越腹地时,遭到了当地土人的顽强抵抗,秦军损失惨重,主将屠雎也被射死。后来秦始皇又派任嚣为主将,赵佗为副将,再次进攻,经过艰苦奋战,才最终平定了岭南。以当时秦军扫灭六国,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竟然在岭南遭到重大失败,甚至连主将都被杀死。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岭南当地土人的战斗力之强悍。吕嘉虽然遭受了一次打击,但是他迅速收拢残部,激励士气,重整旗鼓,准备再战。斗争的形势顿时风云突变。

    苍梧城是南越国的门户,汉军占领了苍梧城,就等于打开了南越国的大门,汉军可以自由地向西攻取桂林,或者向东直取南越国的都城番禹。那个时候,南越国就真的到了亡国的时刻了。所以此时,吕嘉的心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把苍梧城给夺回来。

    吕嘉苍白的头发在蜡烛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的苍白,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出因为焦虑而更加深刻的皱纹。

    “唉,”吕嘉叹了一口气,“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战了。就算拼上我这条老命也一定要保住国家。”

    “身为三军统帅,竟然在这里唉声叹气的,成何体统啊?”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在深夜里听得尤为清楚。

    “你是……”吕嘉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人站在大帐之外,身穿铠甲。她一步一步地走近吕嘉。吕嘉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黑夜里,这个年轻人的脸庞一点一点地变得清晰了起来,当她走到了吕嘉文案旁的时候,吕嘉终于看清楚了这张清秀的面孔,原来她是吕嘉的最小的女儿——吕洁。

    “你不好好地呆在番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吕嘉责备道。

    “父亲,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苍梧都失守了,我在番禺还能呆的住么?你为什么对我没有信心呢?”吕洁说道。

    这个吕杰是吕嘉最小的女儿,自幼深得吕嘉的宠爱。吕嘉请国内最好的老师来教吕洁,所以吕洁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甚至是南越国的第一剑客雷被也被吕嘉重金请来教吕洁剑术,所以吕洁虽然是女儿身,却是吕嘉后辈之中最为出类拔萃者。吕嘉曾说过:“诸子之中,唯吕洁最类我。”如今苍梧失守,汉军大军压境,吕洁也坐不住了,她向赵建德主动请缨,前来相助父亲吕嘉。

    “你一个女孩子,别来给我添乱了,快点回番禹去!”吕嘉不耐烦地说道。

    “父亲,你先别这么说,”吕洁笑了一下,用手向后梳理了一下头发,“女儿前来,胜过十万精兵。请父亲稍坐片刻,汉军统帅陈必达一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你,你要行刺,不行,绝对不行,汉军防范严密,你要是前去,一定九死一生。绝对不行!”吕嘉说道。他是绝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去冒险的。

    “父亲大人勿忧,女儿自有办法。”吕洁回答道。

    此时的陈必达正在苍梧城内,盯着作战地图,思考着。如今汉军打开了南越国的大门,可以向西进攻桂林,或者向东进攻番禹。这是两条不同的线路,必然会对整个战局产生影响。 “究竟该选取哪个作战方向呢?”陈必达自言自语道。他自己也有些踌躇,需知道现在的每一步,都关系到数万汉军将士的性命。如果走错一步,自己所部全军覆没不说,更会影响到皇上平定南越国的全局部署。真到那个时候,自己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陈必达来回在屋内走着,感到心里非常的烦躁。南越国的天气非常炎热,而且又很潮湿。使得在习惯了北京气候的陈必达非常不适应。他所统帅的汉军大部分是陕西人,对南越的高温潮湿天气更加不适应,军中生病的将士很多,随着减员的增多,部队的战斗力也严重下降了。这些事情都让陈必达感到忧虑。现在的他经常会感到头疼,而且身体没有力气,非常虚弱,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快撑不住了。根据所得到的情报,吕嘉正在收拢残部,重整旗鼓,随时准备来进攻自己。如果自己现在病倒了,那才是真的糟透了。“诸邑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分别快一年了,不知道她在长安怎么样了?”陈必达心想。

    门口传来了两声扑地声,然后又恢复了安静。在深夜里,那两声扑地声听得倒是分外清楚。陈必达心里奇怪,“这么晚了,会是什么声音?”他走到了门口,打开门,想问问卫兵是怎么回事。但是猛然发现,门口的两个卫兵倒在地上,已经被杀害了。陈必达大惊,刚想回身拿剑,一把剑斜刺里刺了过来,陈必达身子一侧,躲过了这一剑。但是接着第二剑又刺了过来,而且一剑接着一剑,剑招连贯,每一剑都是杀招。陈必达顺手抄起一个凳子,与刺客对打了起来,但是没有几下,凳子就被砍烂了。

    陈必达现在有点后悔了,当初霍去病的“霍家剑法”威震三军,霍去病还主动提出来要教他几招,但是他认为那是匹夫之勇。统帅三军,靠的是勇气和谋略,主帅个人的武功高低,根本不重要。现在看来,他的这些看法是错的,起码是不全面的。现在刺客来袭,自己根本无法抵挡,就算统领千军万马,也没有什么用了。怪不得古人说,天子之怒,可以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而士之怒,可以白虹贯日,彗星袭月。可见士之怒要远远胜过天子之怒啊。就是这个道理,如今自己和刺客一对一单挑,根本就不是对手。转眼间,陈必达就被刺客打倒在地,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横在了脖子上。

    “我只想知道是谁派你来的?”陈必达问道。

    “这个问题你现在就算知道了答案,又有什么用呢?”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原来这个刺客是个女人。“又被女人打败了,怎么总是载在女人的手里呢?”陈必达恨恨地想。

    “有什么遗言么?陈大将军,”很明显刺客非常得意,“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马上要送你上路了。”

    陈必达想了一下,还真的有好多的话没有说呢,但是现在都没有用了。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就是放不下诸邑。

    “诸邑,对不起,我有好多的话想对你说,但是没有机会了。”陈必达心里想,“你动手吧,我大汉没有怕死的将军。”

    “有骨气,”刺客显然没有想立即动手,她稍微停顿了一下,“如果你能签一份停战协议,让汉军撤出苍梧城,我可以不杀你。”

    “哈哈哈哈,”陈必达笑了起来,他突然间感到这个丫头真的好幼稚,“你觉得这份停战协议我可以签吗?”

    “为什么不能签?你不是军队的最高统帅吗?”

    “平定南越,统一全国是皇上制定的战略,这是最高的战略方针,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改变的。别说牺牲一个陈必达,就算牺牲十个、一百个陈必达,这个战略方针也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你们覆灭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你们现在的顽抗根本就是飞蛾扑火、螳臂当车。”陈必达说道。

    “你少说废话,”刺客看来根本就不相信陈必达所说的话,“你是汉军的最高统帅,你说吧,你撤不撤军。”

    “我纠正一下你的说法,第一、我不是汉军的最高统帅,汉军的最高统帅是当今皇上。我只是征南大军其中一路的统帅。第二、苍梧城是我大汉多少将士流血牺牲打下来的,你想拿我的命来交换一座城,真是可笑。你还是快动手吧,我真的懒得和你说话了,因为你太幼稚了。”

    “你竟敢说我幼稚,是不是活腻了?”刺客显然有点生气了,“好吧,既然你不识时务,我现在就送你上路。”说完刺客就举起了手中的剑。陈必达闭上了眼睛,心想:“再见了,雨桐,咱们来生再会吧。”

    突然一把匕首飞了过来,将刺客手中的剑震开。接着一个身影冲了过来,与刺客厮打在一起。陈必达定睛一看,来人竟然是子娴。子娴用一把弯刀,刀法非常纯熟,刺客与子娴交手,渐渐地处于下风。这时城内的汉军已经发现了刺客,纷纷打着火把向这里聚拢过来。刺客一看已经无法再成功行刺了。就虚晃了一剑,转身逃走了。子娴正想追击,陈必达拦住了她。

    “别追了,子娴。”陈必达说道。

    “大将军,为什么要放走她?你要知道,这个刺客武艺高强,这次放走她,下次她还会再来行刺的。”子娴不解地问道。

    “她一定是吕嘉派来的。这次行刺失手,想必她是不敢再来了。”陈必达安慰子娴道。

    其实是他有意想放刺客一马,因为从刚才的对话中,陈必达发现这个刺客非常的幼稚,年龄大概在十八九岁左右。又是个女子。如果这次抓到她,就非杀她不可。还是放她一条生路吧。

    汉军卫队冲进了屋,想抓子娴,陈必达阻止了他们的行动。

    “这姑娘是来保护我的,刚才幸亏有她,不然我早就被刺杀了。你们对她不得无礼。”陈必达说道。

    “遵命,大将军。”卫队回到道。

    “子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陈必达问道。

    “大将军,”子娴看上去有点难为情,“其实我也是来杀你的。我的目的和刚才那个刺客是一样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没有动手,还要救我呢?”

    “自从诸邑公主放了我,我就返回了匈奴,找了老师学习功夫。日夜盼着能练好武功,有一天能来刺杀你。”子娴说道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说,“我本来去了长安,想去找你的,后来听到你率军来攻南越国。所以一路就跟了过来。这一路上我听了你不少的传闻,对你的看法有了一些改变。虽然还是很恨你,但我觉得你不是个坏人,要不是你保护我,我早就被你的那个部下……。”

    “看来关于我的传闻,你的确听了不少。不然也不会从对我的恨之入骨,到现在能来救我。你听的传闻,不会是关于我怎么烧杀抢掠,怎么劫掠妇女的吧?”陈必达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讲出冷笑话,只不过这个笑话却是很冷。

    “大将军,你还是这么……”子娴脸红了,羞涩地低下了头。

    “子娴,想不到还不到两年,你的功夫竟然这么厉害了。你留下来吧。”本来陈必达想说你留下来保护我吧,但是一想,这么说太丢人了,所以把后面几个字省略了。

    这时卫队长进来报告:“禀大将军,我们追出城外,刺客失去了踪迹。我已经派人四处寻找了。”

    “她是吕嘉派来的高手,告诉弟兄们不用找了。”陈必达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