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大漠金刀,热血铸汉魂

    更新时间:2016-01-07 21:06:29本章字数:3726字

    如果沿着冷箭飞过来的方向看去,就会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匈奴人,策马弯弓,射倒了大汉的奋威将军陈必达。他手中的弓与一般的匈奴弓不一样,从外观看上去要比一般的弓长得多。

    一阵冷风吹过来,吹散了笼罩在他身边的迷雾,显露出了他的脸庞,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英气逼人的目光。他就是匈奴的大单于——伊稚斜。

    原来他看到陈必达策马飞奔过来要救诸邑公主,于是弯弓搭箭,于乱军中一箭射倒了陈必达。他手中的这张弓和所射出的箭的确是有些来历的。

    这张弓名字叫“蒙恬弓”,射倒陈必达的箭的名字叫“穿云箭”。当年秦始皇为了解除匈奴对大秦北部边境的威胁,派大秦悍将蒙恬将军率三十万秦军北逐匈奴数百里,并在北部边境修筑长城。

    所以匈奴人十分惧怕蒙恬将军,尤其是他手中的“蒙恬弓”和“穿云箭”。据说这张弓非一般勇武之人无法拉开,能拉开此弓之人,必是非常之人。“穿云箭”箭长三尺七寸,箭头带倒钩,被射中之人非死即伤,且因为其速度奇快,故无人可以避开。

    后来秦朝末年,中原大乱,蒙恬将军被奸臣赵高害死,“蒙恬弓”和“穿云箭”几经辗转,最终落在了匈奴的大单于——伊稚斜单于手中。伊稚斜天生神力,竟然能拉开“蒙恬弓”,射出“穿云箭”。凭借这两件神兵利刃,伊稚斜率领匈奴的“天狼军”,一举荡平了各分裂势力,统一了蒙古高原,为南下与大汉争锋奠定了基础。

    此刻,伊稚斜单于亲手用“穿云箭”把陈必达射落马下,他心想:“大汉的‘飞麟’霍去病已经命在旦夕,‘伏雀’主父偃早就被我们用重金收买了,现在我又射死了‘卧虎’陈必达。难道大汉气数已尽?”

    原来匈奴人计划要在飞龙岭截击陈必达的送嫁队伍,但探子来报,说是在飞龙岭发现了一支汉军的精锐部队埋伏在那里,目的不详。

    大单于很奇怪,难道截击的计划泄露了,陈必达有了准备?不对,伊稚斜单于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干脆决定,提前动手,在陈必达的送嫁队伍还没有到达飞龙岭时,于夜间截杀之。

    大单于不敢大意,选匈奴部的三万精锐铁骑,亲自统领,详细部署了截杀方案,务求一击必中,击败陈必达。

    陈必达所率的送嫁部队只有一千人,虽然都是精锐的羽林军,但是面对三万突然来袭的匈奴骑兵时,措手不及,虽然经过奋力抵抗,但损失惨重。连诸邑公主也被匈奴骑兵抓去了。

    伊稚斜单于正在得意时,一个匈奴骑兵飞马来到大单于面前,下马跪拜道:“报大单于,有一支汉朝的骑兵正迅速向我们扑过来,有五千人左右,为首大将是汉中郎将罗威。”不用问了,这支汉军一定就是在飞龙岭埋伏的那支部队,伊稚斜单于已经抓到了诸邑公主,射死了陈必达,作战计划已经完成。所以他的手一挥,说道:“撤!把陈必达的尸体带回去,我要拿来祭天。”

    部下一个士兵回答道:“大单于,陈必达还没死,还有气呢。”

    “那更好了,把他带回去,我慢慢审。他曾经担任过汉朝的司隶校尉和奋威将军,对汉朝的情况非常了解,对我们很有用。”大单于说道。

    “遵命!”

    等到罗威率领的部队到达,只看到了凄凉的场景。满地都是大汉羽林军将士的尸体,诸邑公主的帐篷空空如也。罗威站立不住,跪倒在地,仰天大叫道:“大哥———”

    此时的长安城内,已是夤夜,一片寂静。未央宫里却灯火通明,汉武帝正在秉烛批阅奏章,这篇奏章,是汉冠军侯、骠骑大将军霍去病所写,内容如下:

    汉冠军侯、骠骑大将军霍去病谨奏皇帝陛下:

    夫披坚执锐,御众克敌,自古以为难,臣以为不难。遇桀纣则难,遇尧舜则不难。故白起善攻,终亡杜邮;廉颇善守,尚能饭否?是故先有贤君,后有良将。故孙子曰:“将能而君不御者胜。”陈必达,汉之良将也。臣曾与其共为马夫,朝夕相处,深知此人之能。惟愿陛下亲之、信之、任之,信之朝堂则奸臣惧,任之边疆则四海宁。如此,我大汉幸甚,百姓幸甚。

    臣幸得陛下不弃,忝居大将之职。然天意弄人,今将远离,臣虽万死尤不足以报陛下知遇之恩也。“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臣死后,请将臣埋在祁连山下,臣愿与在历次战役中所牺牲之将士共同守护我大汉万里山河。

    大汉冠军侯、骠骑大将军 霍去病叩首再拜

    汉武帝阅后,泪流满面,内心受到了极大地冲击。但是还没等他平静下来,边疆的急奏到了。是罗威写的,把送嫁队伍遇袭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了汉武帝。汉武帝阅后大怒,把奏章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这帮匈奴人实在可恨,竟然敢抢朕的女儿!给朕传——”汉武帝突然停住了,他这时才感觉到,原来此时他的手中已经没有统军大将可用了。汉武帝突然感到眼前一阵模糊,他晕倒在书案前。

    胜利的喜悦洋溢在每一个匈奴人的脸上,整个匈奴王庭似乎都沸腾了。这是在河西之战后,匈奴人对汉朝的反击战的首次胜利,而且最大的收获竟然是抓到了汉朝最美丽的公主——诸邑公主。

    匈奴的战士都围拢到大单于的龙帐周围,想一睹大汉公主的美貌,但都被“天狼军”的战士挡在了外面。大帐之内,伊稚斜单于激动万分,是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上次这样激动,是自己获得大单于的宝座之时。从那以后,在战场上对汉朝的一连串的失利,使得他对什么事都失去了兴趣。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抓住了汉朝最美丽的公主。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事是比蹂躏汉朝公主更让他兴奋的了。

    他抱起诸邑,一把扔在了床上,然后向诸邑扑了过去。诸邑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但是面对饿狼一般的匈奴大单于,诸邑的反抗都是徒劳的。诸邑从头发上一把抓下发簪,对准自己的咽喉,愤怒地说道:“你再敢无理,我就死在你面前,你什么都得不到。”

    伊稚斜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貌似柔弱的小姑娘,竟然如此刚烈。他赶忙说:“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嘛”然后眼睛向自己的左侧看了过去,诸邑太单纯,也跟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不提防下,被伊稚斜一下子抓住了手腕,夺过了发簪,扔出了帐篷。原来伊稚斜是为了吸引诸邑的注意力,然后趁其不备,夺她的发簪。诸邑愤怒地说道:“你好卑鄙啊。”

    伊稚斜满不在乎地说道:“你现在知道了,但是太晚了,哈哈哈哈”突然笑声停住了,一把钢刀顶在了大单于的后心上,伊稚斜转过身一看,原来是妹妹娜扎公主。伊稚斜没好气地说道:“妹妹,你别闹,把刀拿开,我现在有正事要做。”

    “糟蹋汉朝的公主就是你的正事么?父王真是瞎了眼,怎么让你继承大单于宝座的?”

    “你这个死丫头,我没有揭穿你的事,你也别来坏我的好事。”

    “你要揭穿我什么事啊,我到真想听听,我亲爱的哥哥。”

    “你被俘后,不是也被陈必达……,我现在不过是为你报仇罢了。”

    “你混蛋,”娜扎一巴掌打过去,但被伊稚斜抓住了手臂,“你以为汉朝的汉子都像你们禽兽一样么?我实话告诉你,陈必达对我什么都没有做过。相反,他为了保护我,还被汉朝的皇帝关进了大牢。他是真正的男人,你这算什么?”

    “好,你怎么说都行啊,反正也没有人发现。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你快离开,我不杀你。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死一百次了。”

    娜扎把刀架到了伊稚斜的脖子上,说道:“你看清楚,现在是我要杀你。”

    伊稚斜很惊讶,他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会为了一个汉朝的公主来和自己撕破脸。他想了想,说道:“你这个死丫头,都是被父王宠坏了。好,既然你这么保这个汉朝公主,我也就不硬来了。我就把她赏赐给你当奴隶,怎么样,妹妹,这你满意了吧。”

    娜扎慢慢地把刀从伊稚斜的脖子上拿开,说道:“我很满意。”然后吩咐手下道:“把这个汉朝的公主带到我的毡房去,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进去打扰。”

    娜扎公主的手下把诸邑带走了,娜扎走到门口,又转身对伊稚斜说道:“我想你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如果你有任何企图,都收回去,不然你知道后果的。再见,亲爱的哥哥。”说完就离开了龙帐。

    伊稚斜单于气的一脚踢翻了桌子。他这个妹妹一直深受父王的宠爱,从小就任性惯了,整个匈奴部落,娜扎公主不把任何人放到眼里。

    他也一直很疼爱这个小妹妹,虽然现在自己是大单于,也是什么事都惯着娜扎。上次的河西之战,他让娜扎留在龙庭比较安全。但娜扎就是不听,非要去赫里叔叔家去玩,结果赫里叔叔的部落晚上被陈必达所率领的汉军偷袭,赫里叔叔战死,娜扎被陈必达抓走。

    他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妹妹了。因为这件事,他自责了很长时间,没想到娜扎又回到了匈奴龙庭。他还为此而高兴了很久,现在看来,娜扎还不如不回来,不然也不会坏了自己的好事。

    诸邑公主没什么大碍,就是受了惊吓,而且手臂被抓伤,所以身体有些发烧,娜扎把诸邑安顿好,笼了笼诸邑的头发说道:“放心吧,这里很安全,我会保护你的。”诸邑看着娜扎,笑了笑,说道:“我现在应该叫你子娴还是叫你娜扎?”娜扎也笑了,说道:“还是叫我子娴吧,陈大哥嫌我的名字太长了,就给我起了子娴这个名字。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诸邑听后眼睛湿润了,她抓着娜扎的手说道:“子娴,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吧,什么事?”

    “我在这里,为了保住清白,随时准备牺牲。我死后,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必达。”

    “雨桐姐姐,你好傻啊。如果你死了,我想陈大哥也活不了了。况且他现在中了‘穿云箭’,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诸邑听了,泪如雨下:“子娴,你一定要救他啊。我求求你。”

    娜扎抓着诸邑的手说道:“雨桐姐姐,你放心吧。陈大哥对我也有救命之恩,我一定会全力救他的。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说完给诸邑掖了掖被子,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诸邑公主坐了起来,说道:“把你身上的短刀给我。”

    娜扎有些吃惊,犹豫了一会,把腰上的短刀摘下来,交给了诸邑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