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山河痛,马踏匈奴成遗梦

    更新时间:2016-01-08 21:32:05本章字数:2998字

    “飞麟”霍去病的病情越来越重了,宫中太医全都束手无策。汉武帝来到霍去病的房中,见此情景大怒,说道:“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要是治不好朕的冠军侯,你们统统陪葬!”

    “陛下,”霍去病有气无力地说道,“请不要责怪御医,我知道自己的病是治不好的。当年的河西之战,匈奴人见无法抵挡住我军的攻势,就把病死的牛羊投入水源中,污染了当地的水源。我一时不查,喝了被污染过的水,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

    我一生杀敌报国,矢志马踏匈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能亲眼看到我大汉的战旗插到匈奴的龙城上。但我想,这个心愿,必达一定会帮我实现的。

    陛下,必达为什么没有来看我?算日子,他应该是回来了啊。”

    汉武帝眼眶湿润了,他握着霍去病的手,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那小子就想着喝酒了,现在还没有到长安呢。你就别管他了。”

    霍去病望着汉武帝,轻轻摇了摇头,“我了解陈必达,他这个时候一定会赶回来的。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陛下,请告诉我实情。”

    汉武帝擦了一下眼角,说道:“匈奴伊稚斜单于率领部队袭击了诸邑,把诸邑给抢走了,护送的羽林军伤亡惨重,陈必达下落不明。”

    “什么?我在飞龙岭埋伏了数千兵马,就是为了保护他们的,想不到匈奴人竟然抢先了一步袭击他们。为何匈奴人对我方的行动路线以及兵力配备会了如指掌呢?”霍去病自言自语道。

    汉武帝说道:“去病,别想了。这些事朕自会处理的,你现在就是要好好休息。”

    “陛下,”霍去病握住汉武帝的手说道,“我怀疑咱们内部有匈奴人的奸细,但到底是谁,我不知道。陛下一定要把这个奸细给纠出来,不然,我大汉危矣。”

    汉武帝听到霍去病这样说,内心非常震惊,他对霍去病说:“放心吧,如果咱们内部真有匈奴的奸细,朕一定会把他查出来的,去病,放心吧。”

    汉武帝突然感到霍去病握着他手的力度减小了许多,霍去病的额头冒出了许多的汗珠,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汉武帝的心一下子纠了起来,他大喊道:“去病,坚持住啊,去病!”

    霍去病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挂在床头的宝剑,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他骑着骏马,手持宝剑,统率着大汉的铁血骑兵,奔驰在战场上的情景。再见了,我的兄弟,我的战马,我的宝剑,我的草原。虽然我舍不得你们,但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看着你们浴血疆场,奋勇杀敌。真的好想再回到祁连山,再看一看大草原,因为那里有我的足迹,我的血汗,还有无数为了保卫大汉而长眠在那里的我的弟兄们。大汉,我的祖国,请原谅我的离开。我霍去病会化成天上的星星,永远永远地守护着大汉,守护着我的祖国!

    元狩六年,即公元前117年,大汉的冠军侯、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去世,举国哀痛。

    “穿云箭”从陈必达的前胸射入,透背而出,把陈必达的护心镜都击的粉碎。受到如此锋利的神兵利器的重击,这样的伤势,想要把人救回来是非常难的。伊稚斜单于爱惜人才难得,很想把陈必达救过来,他派了匈奴最好的大夫为陈必达诊治,匈奴大夫查看了伤情后,说道:“禀大单于,他的伤势太重了,失血过多,已经很难救过来了,除非——”

    “除非什么?你快说啊!”娜扎公主急忙问道。

    “除非有天山雪莲,否则是没办法了。”大夫回答道。

    “天山雪莲,要到哪里去找天山雪莲啊,况且就算找到,来回路上的时间,陈大哥肯定撑不了那么久啊,怎么办呢?”娜扎自言自语道,痛苦地蹲在地上,让人看了心疼。

    一支粗壮的手扶在了娜扎的肩膀上,娜扎抬头一看,是哥哥伊稚斜单于,娜扎又把头低了下去。

    “娜扎,我想救他是爱惜人才,况且能救则救,不好救就算了,你为什么非要救他呢?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娜扎抬起头,愤怒地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风凉话。”

    “好了,再怎么说你是我的妹妹,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忍心看着你伤心难过呢?况且也是我打伤他的,为了你,我这次就救他一次吧,只是可惜了我珍藏的天山雪莲了。”伊稚斜说道。

    “什么?哥哥,你有天山雪莲?你别骗我啊,你真的有天山雪莲么?”娜扎高兴极了。

    “我怎么会骗你呢?当然有了。上次我攻打土鲁浑部,他们来求和,就把他们的珍宝天山雪莲献给了我。我也没想到我一直珍藏的天山雪莲竟然会用来救我的敌人,真是浪费了。”伊稚斜没好气地说道。

    “哎呀,你别说了,快拿出来啊。”娜扎催促道。

    伊稚斜单于向一个卫兵递了一个眼色,卫兵会意,转身走出了龙帐。不一会,这个卫兵双手端着一个盒子进来,把盒子献给伊稚斜单于。

    娜扎不等伊稚斜打开盒子,一把抢过了盒子,打开一看,不由惊住了,真的是一朵美丽的雪莲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并发出耀眼的光芒。娜扎赶快把盒子盖上,交给匈奴大夫,说道:“你赶快去制药,一定要救活他。”大夫遵命出去了。

    伊稚斜单于叹了一口气说道:“爱情啊,爱情真的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竟然可以为了别人,而不顾一切。”

    娜扎白了他一眼,说道:“那只是你自己不明白罢了。”

    “你不是经常说我是禽兽么?那你今天就给你这个禽兽哥哥讲讲,什么是爱情啊?”伊稚斜单于有意逗娜扎,所以在语言上步步紧逼。

    娜扎显然招架不住了,说道:“懒得理你。”说完转身跑出了龙帐。

    匈奴的左贤王上前对大单于说道:“大单于,你不会真的为了救那个陈必达而浪费天山雪莲吧,他可是咱们的敌人啊。”

    “这还用你提醒了,”大单于的声音里透出一丝不悦的感觉,“这个陈必达知道汉朝太多的情报了,如果他肯归顺我们,那将是昆仑神赐给我们大匈奴的最好的礼物了。一朵天山雪莲算什么,得到一个人才,也许就能得到整个天下。”

    “大单于宏图远志,属下万分佩服。”左贤王赶快吹捧道,“可是万一他不肯归顺呢?我可是听说这个陈必达和汉朝的霍去病齐名,此人素有‘忠君爱国’的名声啊。”

    “名声都是虚的,我现在有把握让他归顺我们大匈奴。”伊稚斜单于胸有成竹地说道。

    “请大单于明示。”左贤王还是摸不着头脑。

    “哈哈,当然是爱情的力量了。”大单于说道。

    此时的长安城内,一片悲伤的气氛,汉武帝亲笔题写了悼词,以纪念大汉的擎天之柱霍去病将军,悼词如下:

    痛惜去病,

    而今远离。

    悲伤难已,

    追思回忆。

    遥想当年,

    雄姿英发。

    挥军大漠,

    封狼居胥。

    匈奴胆寒,

    诸侯惊惧。

    临阵而问,

    大将为谁?

    何有此问,

    恐是骠姚。

    内定百郡,

    外破强敌。

    威风凛凛,

    器宇轩昂。

    匈奴未灭,

    何以家为。

    铿铿之语,

    尤在耳旁。

    天佑大汉,

    赐我栋梁。

    奈何离去,

    使我心伤。

    忠魂来兮,

    回我身旁。

    重新上马,

    驰骋边疆。

    天若有情,

    佑我忠良。

    忠魂犹在,

    知我哀伤。

    大汉三军皆白衣缟素,全军为霍大将军举哀。霍去病虽然离去,但他的忠魂依然会保护着这片他最深爱着的土地,和他毕生为之奋斗的人民。

    “穿云箭”被取出来了,准确地说是从陈必达的胸口拔出来了。大夫赶快在伤口上涂上止血膏,并包扎好。同时将早已熬好的天山雪莲给陈必达服下。在完成了上述工作后,大夫对身边的大单于说道:“大单于,伤口已经包扎好了,药也已经给他服下了,至于能不能醒过来,要看他的造化了。”

    伊稚斜单于点点头,挥手示意他离开,大夫退下了。娜扎坐在床前,看着昏迷不醒的陈必达,有些着急。伊稚斜冷眼看着娜扎,说道:“你刚才没听到大夫的话么?他喝下了药,应该没事了。”

    “刚才大夫不是这样说的。”娜扎的眼睛里又噙满了泪水。

    伊稚斜有点心烦了,“真受不了你了,哭哭啼啼的。”大单于转身离开了帐篷,只留下了娜扎在守护着大汉的奋威将军陈必达。

    此时,诸邑公主在被囚禁的帐篷里,默默地祈祷着,她在心里说道:“上天啊,请一定要保佑陈大哥度过难关。”突然她看到天上一颗流星,硕大如斗,明亮非常,划过了天空,诸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无力地跪倒在地上,悲伤的难以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