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云横秦岭家何在 雪拥蓝关马不前

    更新时间:2016-01-20 16:18:35本章字数:3241字

    周围是一片烟雾缭绕,“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陈必达心里很奇怪,仔细回忆一下,隐约只记得自己骑着马飞奔向诸邑公主,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后面的事情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一篇茫茫的大草原。“难道这里是当年河西之战时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我怎么回到这里来了?”陈必达正在疑惑间,突然一个人影来到眼前,吓了他一跳。陈必达仔细一看,原来是霍去病,“哎呀,去病,你吓我一跳,你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啊?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霍去病看着陈必达,说道:“必达,如今大汉外有强敌,内有奸臣,内外勾结,大汉危矣。今后大汉就全靠你了!请你挑起这副重担来!”

    “喂,兄弟,不是吧。你刚才也说了,这是重担,既然是重担,让我一个人挑不太合适吧。咱俩一起挑吧。正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护佑大汉怎么能少得了你骠姚校尉霍去病呢,嘿嘿。”

    “必达,我没和你开玩笑。你要记住我霍去病的誓言。”

    “你的誓言?我知道,知道。马踏匈奴嘛,要踏你去踏吧,我陈必达现在是一介草民,我心里只喜欢诸邑公主。说实话,我真的懒得管这些闲事了。大汉有那么多的将军,对了,最得力的那位自然是当今皇上的小舅子——贰师将军李广利了。还有那个死敌伏雀主父偃,有这俩厮在,我还马踏匈奴?是匈奴踏我吧?”

    “陈必达,你这个混蛋,难道你忘了咱们当年一起放马时候的誓言了?现在大汉就全靠你了啊。你竟然还这么颓废?不管其他人怎样,我们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你要高尚你去高尚去,我只是个普通人,你别给我讲这些大道理了,我……”陈必达话还没说完,霍去病狠狠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啊,”陈必达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摸了摸胸口,感到胸口很痛。

    “陈大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而且是很熟悉的声音。

    陈必达抬头一看,原来是子娴。原来在陈必达昏迷的这段日子,子娴一直在照顾他,看到他现在醒了,子娴显得非常高兴。

    “刚才是怎么回事?去病为什么告诉我大汉的安危就靠我了?难道只是个梦?”陈必达心里更加疑惑了。

    “子娴,我到底是怎么了?”

    “陈大哥,你中了‘穿云箭’,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不过现在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子娴的声音里是藏不住的兴奋之情。

    “穿云箭?怪不得我的胸口这么疼呢?”顿了顿,陈必达猛然想起了战场上发生的事情,一把抓住了子娴的手,问道:“子娴,我记得我们受到了匈奴骑兵的突袭。你老实告诉我,诸邑公主现在怎样了?我的弟兄们又怎样了?”

    子娴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公主她没事,她现在在我的营帐里。只是你的那些弟兄们,大部都战死沙场了,但是有一部分被俘了,我认识的就有路博德。他们现在被我哥哥关起来了,至于关在什么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被你哥哥关起来了?你哥哥是谁?你说啊!”陈必达厉声问道。

    “是我,”一个雄浑的声音传了过来,匈奴伊稚斜单于信步走了进来。见到陈必达,伊稚斜单于笑了笑,说道:“我就是匈奴的大单于伊稚斜。是我用‘穿云箭’把你射伤的,但也是我用‘天山雪莲’救的你。”

    “你我是敌非友,既然要杀我,何必又要救我。”陈必达说道。

    “我是爱惜人才难得。虽然咱们现在是对手。但我想咱们将来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伊稚斜大单于说道。

    “哈哈哈哈,”陈必达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可真是我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了。我是大汉的奋威将军,你是匈奴的大单于,咱俩成为朋友。那除非你保证匈奴士兵不再南下侵犯我大汉疆土,屠杀我大汉百姓。你能保证么?”

    伊稚斜单于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那个汉武帝昏庸无道,汉朝已经江河日下了。反观我大匈奴如日中天,蒸蒸日上。我们南下那不叫侵略,那叫征服。是我们这样的优等民族征服你们这样的劣等民族。”

    “混蛋,”陈必达大怒,挥拳要打伊稚斜,但是刚一发力,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哈哈哈哈,”伊稚斜单于大笑起来,“我南下平定中原那是早晚的事,如今霍去病已经病故,你陈必达现在就像个废人一样。试问,他日我匈奴铁骑挥师南下,你们泱泱大汉谁能阻挡啊?哈哈哈哈”

    “什么?去病他,”陈必达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但转念一想,这个伊稚斜的话不可当真,正所谓:兵不厌诈。他也许是故意这样说来气我的。

    伊稚斜一把抓住陈必达的衣领,厉声说道:“你只有归顺我们大匈奴,你才有活路。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必达笑道:“恐怕要辜负大单于您的一番美意了。我陈必达什么都敢做,就是不敢做汉奸。”

    伊稚斜单于闻言大怒,一拳打在了陈必达的鼻子上,把陈必达打翻在地,然后一只脚狠狠地踩住陈必达。说道:“我救你是想让你臣服于我,归顺我们大匈奴。如果你不识抬举,就只有死路一条。”

    陈必达的鼻子流出了血,他用手擦了一下,仍然笑道:“抱歉,汉奸我真当不了,你找错人了。”

    伊稚斜单于突然露出了一丝神秘地微笑,“你以为你不和我合作,其它人也不愿意和我合作么?哈哈,你真幼稚。你想过没有,我是怎么会知道你的具体行军时间和路线的?所以才能从容地部署兵力截杀你。”

    伊稚斜的话点醒了陈必达,怪不得去病托梦给我说大汉外有强敌,内有奸臣,内外勾结,果然是这样。

    伊稚斜单于看到陈必达脸上错愕的表情,心里非常得意,继续说道:“现在诸邑公主就在本单于的手里,如果你不投降,我们会怎么对待诸邑公主,我想你也能猜到。还要我多说么?”

    子娴看到他们俩僵持着,赶快打圆场说道:“哥哥,你给他几天时间考虑一下嘛,毕竟他是汉朝的奋威将军,让他投降,也要让他考虑清楚啊。再说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需要静养,不宜动气,你先等几天吧。”

    伊稚斜单于一听,觉得妹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就放开了踩着陈必达的脚。陈必达在子娴的搀扶下艰难地站了起来。

    “既然娜扎给你求情,我就给你三天考虑的时间。不过你给我记住,如果三天后我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我就杀了所有的俘虏,也就是你的部下。还有诸邑公主,我们会怎么对他,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禽兽!”陈必达怒目而视。子娴赶紧掐了他一下,就怕他多说话触怒伊稚斜单于。

    “本来就是!”伊稚斜单于回答道。

    此时的长安城内,一派焦急不安的景象。未央宫里吵成一团。有人主张立刻发兵,攻打匈奴,救回诸邑公主。还有人主张此刻不宜发兵,以免威胁到诸邑公主的安全。两派之间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使得汉武帝也头痛不已,左右为难。

    皇后卫子夫也是心急如焚,诸邑公主是她最喜欢的女儿,如今被匈奴人所掠,卫皇后有如万箭穿心,手足无措。忽然侍女前来禀报,“禀皇后娘娘,霍去病将军的部下秦天阳求见。”

    “他?”卫皇后感到奇怪,“他来会有什么事?”本来不想见的,但想到霍去病将军一生忠勇,他的部下想来也不会差太远,于是说道:“传他进见。”

    秦天阳见到卫皇后,行礼,卫皇后说道:“不必多礼,秦将军前来有何事啊?”

    秦天阳道:“末将此番特为营救诸邑公主而来。”

    卫皇后听后大惊,满朝文武皆束手无策,他会有什么好办法?但仍然心中一喜,说道:“赐座。”

    秦天阳说道:“末将受霍去病将军知遇之恩,粉身碎骨不足以报。今诸邑公主蒙尘,正是末将报效之时。微臣恳请皇后允许罗威将军和末将一同前往匈奴,解救诸邑公主。如若不成,末将和罗威愿以身殉国。”

    “将军可有什么办法?”

    “禀皇后娘娘,据末将所知,之前陈将军在河西之战中,曾经俘获了一位匈奴姑娘。名叫子娴。就是因为这位匈奴姑娘,陈将军还惹上了官司,被打入了大牢。陈将军对子娴不可谓不厚。但根据末将暗查,这位子娴姑娘就是匈奴的娜扎公主。末将此番能否救出诸邑公主,全在这位娜扎公主身上。末将准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说之以义。娜扎公主若念陈将军往日恩德,必暗中相助末将。”

    “此事秦将军为什么不禀报皇上?而要禀报本宫?”听了秦天阳的话,卫皇后内心很受感动,但是此人行事素来诡秘,必须要问他清楚。

    秦天阳上前一步,小声说道:“末将一直怀疑皇上身边有匈奴人的细作,但可惜一直未能掌握真凭实据,将其查获。所以末将此行,必须隐秘,不使他人知道。末将若禀报皇上,恐怕匈奴人也会知道。”

    “好,秦将军可速去。记住,速去速回。”卫皇后感其忠勇,赞许道。

    “末将领命。”秦天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