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更新时间:2016-01-26 16:46:26本章字数:3264字

    十二月的长安城,寒冷非常。已是深夜,整个长安一片寂静。在太中大夫主父偃的府邸中,一间房中隐隐透出一丝微亮。

    主父偃在卧室中,点着一支蜡烛,借着微弱的光亮,在写着一封书信。他不时还放下笔,叹口气,站起来在屋内来回踱步,然后再坐下,继续书写。

    从他脸上凝重的表情来看,这封信事关重大,他是丝毫不敢大意的。

    如今大汉风雨飘摇,“飞麟”霍去病的病逝使得大汉痛折一擎天之柱,而“卧虎”陈必达仍旧下落不明。如今朝中已经有人起了议论,要联合起来,反对皇上的“平胡”之策,转而采取之前大汉朝的几代皇帝所使用的“和亲”政策。

    可以说朝中现在是人心浮动,山雨欲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此时,匈奴的铁骑又乘机兵分三路进攻汉朝的陇西郡、五原郡和右北平郡。当地守军虽奋起抵抗,但寡不敌众,三郡被攻破,军民损伤惨重。内忧外患使得大汉一时之间陷入了困境。

    主父偃信中写道:“匈奴大单于勋鉴:今汉室倾颓,人心浮动,连年征战,国穷民困。忠贞敢谏之士,缄口不言;能征善战之将,非死即伤。刘彻小儿,不纳忠言,废弃“和亲”之策;采纳“平胡”之论;上逆穹苍,下悖万民;此之谓“独夫”耳。偃不忍天下万民受苦,愿起正义之兵,废除刘彻,另立新君。还请大单于相助我一臂之力。偃指天为誓,事成之后,愿与大匈奴世代交好,永为兄弟。另每年进献布帛三十万匹,粮食八十万担,生铁二十万斤。此事万分机密,还望大单于保密,万勿泄露。主父偃敬上。”

    写完信后,主父偃叫来了心腹管家,嘱咐道:“速速发出,不得有误。”管家心领神会,拿上信离开了房间。此事办完后,主父偃顿时感到轻松了很多。他最痛恨的两个人如今已经无法阻挡他了,现在的形势对自己非常有利。他认为,只要匈奴这一强大的外援支持,再加上自己在朝中的势力,要推翻汉武帝刘彻,简直是易如反掌。此时,他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自己黄袍加身的场面,得意的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穿云箭”的威力是非常厉害的,身中“穿云箭”而能活下来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虽然陈必达死里逃生,但是他受“穿云箭”的重创,元气大伤,在匈奴养伤的这段日子,多亏了子娴照顾,才让他的身体情况慢慢地好了起来,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但是仍然需要人搀扶着。

    子娴又像往常一样,端着一碗药走进了毡房,躺在床上的陈必达看了她一眼,说道:“子娴,上次你哥哥说的话,是不是骗我的?”

    “陈大哥,你指的是哪句话啊?”

    “是关于霍去病的那些话,是不是骗我的,你说啊!”陈必达质问道。

    子娴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楞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你倒是说话啊!”

    “你让我说什么啊,霍去病将军上个月就去世了。你身受重伤,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你。”

    “什么?你哥哥说的是真的,去病他……”陈必达顿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顿时泪如雨下。

    “陈大哥,你别难过了。我听说汉武帝为霍将军举行了很大的仪式,并且把他的墓修成了祁连山的形状。以表彰他的赫赫战功。”子娴说道。

    “这是应该的。去病他应该有这样的荣耀。他受的起!”

    “我还听说他临终前向皇帝推荐了你,让你统军,继续来打我们呢。”子娴的话里明显地带着一丝情绪。

    “我来打你们?你哥都把我踩脚底下了。”陈必达也回了她一句。

    “陈大哥,要是咱们两家不打仗了,该多好啊。”子娴看着陈必达说道。

    陈必达叹了口气,“这话别和我说,去和你哥说去。还有,你告诉他,只要匈奴军队还侵犯我大汉边境,战争就永远不会停止。”

    子娴拉着脸,端起碗来喂陈必达吃药,每一勺都特别用力,用力太猛了,“铛”的一声,陈必达的头撞到了床边上。

    秦天阳获得了卫皇后的许可,拿到了出关通牒,他立刻兴冲冲地去找罗威,可是四处找不到,最后在酒肆里终于找到了罗威。

    “都什么时候了,你这厮还在这里喝酒?”秦天阳埋怨罗威道。

    “老子愿意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你管的着么?陈大哥在的时候还管管我。现在陈大哥不在了,你算老几,敢管老子。”罗威喝的醉醺醺的,指着秦天阳怒骂道。

    “你看你这个熊样。现在诸邑公主身陷匈奴,陈大哥生死不明。现在是你借酒消愁的时候么?”秦天阳夺过罗威手中的酒坛子,用力砸在地上,摔的粉碎。

    “我有什么办法?皇上又不肯发兵。”罗威无奈地说道。

    “我已经得到了卫皇后的许可,咱们现在就出发。”秦天阳说道。

    “出发?去哪里?”罗威一时还有点蒙圈。

    “去匈奴龙庭,去把诸邑公主救出来。说不定还能打听到陈大哥的下落。”

    罗威一听这话,酒醒了一大半。“就咱俩,你没事吧?”

    秦天阳指着罗威的鼻子,说道:“就咱俩,你去不去吧?”

    罗威一拳砸在桌子上,“为了陈大哥,为了诸邑公主,老子去!”

    “你俩要去,就必须带上我。”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如银铃般响脆。

    秦天阳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小姑娘站在眼前,大约十八九岁的年纪,扎着两条马尾辫。眼睛很大,忽闪忽闪的。

    “你是……”秦天阳问道。

    “她是崔援老先生的女儿,名叫文轩,平定南越的时候,他们父女俩可是有功之人哪。后来陈大哥安排她进了董仲舒先生的‘仲舒草堂’里读书。对了,你咋来了呢?”罗威对崔文轩是熟悉的,就介绍了起来,说了半天才忽然想起来问,她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原来是崔姑娘,幸会。”秦天阳抱拳道。

    “你们要去匈奴龙庭,我也要去。”文轩没有回答罗威的问题,也没有理会秦天阳的礼节,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的姑奶奶,你以为这是小孩过家家呢?我们是去玩的么?不带你!”罗威生气地说道。

    “我偏要去,偏要去。你们要是不带我,我就去告诉皇上,说你们要私自离开长安,去投降匈奴。看你们还能不能去成?”文轩开始耍赖了。

    秦天阳低头想了想,对罗威说道:“要不带上她吧,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嘛。”

    罗威不说话了,冲着文轩翻了个白眼,结果文轩那边也正冲他翻白眼呢。

    秦天阳一直跟随在霍去病的身边,智谋非罗威可比。他们三人出发后,没有走平常的大路,为了避人耳目。三人出了长安,昼伏夜行,一路向北,向着匈奴龙庭而来。

    伊稚斜单于一直有挥军南下,吞并中原之志。如今趁着大汉军力衰弱,如果挥师南下,一举攻克长安。既能报了河西之战的一箭之仇,又可以把整个中原归入到匈奴的版图之中。实在是上上之选。他早就有吞并中原之意,但不料在河西之战中,被霍去病和陈必达所统率的汉军重创,实力很久都没有恢复。所以不得已暂时收了收自己的野心。但如今形势有利于己,不利于敌。所以在接到主父偃的信后,伊稚斜单于的野心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伟大的时代成就伟大的人才,伟大的人才造就伟大的时代。”未央宫里,汉武帝刘彻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大幅汉匈作战的形势图。作为一名伟大的统帅,他此时此刻,已经非常敏锐地感受到了来自内外的明枪暗箭。身上的男儿血性被激发了出来。他决定就在此时,与大汉明的暗的敌人进行一场大决战,彻底地消灭他们,为大汉一劳永逸地解决各方敌对势力。

    “传朕旨意,宣赵破虏。”汉武帝说道。

    太监苏文不敢怠慢,赶快去传旨了。不一会儿,赵破虏到了。行礼毕,汉武帝看着眼前的这位雄壮的将军,问道:“赵将军的名字起的好啊!”

    “回陛下,末将本来叫赵爱财。后来河西之战,因为在战场上表现尚可,受到骠骑大将军的赏识。霍将军嫌末将名字太俗,就给末将改名叫赵破虏。”

    “哈哈,改的好,去病改的好啊。”汉武帝笑道,“还是朕的骠骑大将军改的好啊。”说完后,汉武帝双目紧闭,露出一副难受的神情。

    “可惜了朕的骠骑大将军啊。”汉武帝叹息道。然后接着说:“去病之前推荐了你,朕相信去病的眼光,他是不会选错人的。”

    赵破虏赶忙跪下,说道:“末将粉身碎骨,也要报答陛下和骠骑将军的知遇之恩。”

    汉武帝向着太监苏文点了一下头,苏文赶紧展开之前写好的圣旨,宣读道:“朕尝闻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十室之邑,必有忠良。汉将军赵破虏,河西之战,临危不乱,战场杀敌,骁勇非常。忠君爱国,威震敌胆。今封为浚稽将军,以慰其功。”

    赵破虏跪下再拜,叩谢圣恩。汉武帝扶起他来,拉着他的手说道:“你就是朕的‘飞麟’、‘卧虎’啊。”赵破虏感动地说道:“末将一定以霍将军和陈将军为榜样,誓死报效国家。”

    汉武帝指着身边的地图对赵破虏说道:“赵将军可率十万精兵,驻扎在云中。那里离匈奴王庭最近,一旦有变,将军可立即出兵,攻取匈奴的龙庭。”

    赵破虏道:“末将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