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执子之手,天涯海角相随

    更新时间:2016-01-30 01:24:54本章字数:3567字

    匈奴的伊稚斜单于是个有雄才大略之人。自从当上大单于后,他不拘古法,锐意改革,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各个方面进行改革,全面提高了匈奴人的整体素质。他始终认为,要不是河西之战被霍去病和陈必达击败,现在的他,绝对是应该坐在长安城里的了。自古强者敬畏更强者,古今一也。也就是说,他看不起不如他的人,但是对击败过自己的对手,却是怀着敬畏之心的。但“飞麟”霍去病已经病逝,突然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伊稚斜单于的心里反而有一种英雄相惜之感。不过他不会惋惜很久的,因为“卧虎”陈必达现在就在他的手里。对于这个老对手,伊稚斜单于是又爱又恨。爱是爱其才,恨是恨其才不能为大匈奴所用。用之不能,杀之又可惜。

    “这个陈必达还真是个烫手的山芋啊!今天我还要去问问他,如果他还是不肯投降我大匈奴,就非杀他不可!”伊稚斜单于心想。

    早上刚刚醒来,就看到大单于躺在床上发愣,匈奴的阏氏有些奇怪,她问道:“大单于,早上刚醒,为何事发愁?奴家能否为您分忧呢?”

    大单于扭头看了看阏氏,说道:“还不是那个陈必达,这家伙已经被我抓了快一个月了。本来我只给他三天时间,否则就把他和他的同伙统统杀了。娜扎给他求情,说是得要等他伤好了,她有办法劝降他。我估计这家伙现在也应该好的差不多了。所以啊,我想一会去娜扎那里看看他。要是他还不肯投降,就非杀了不可。我不能养虎为患,虽然他现在只是只死老虎。”

    阏氏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大单于很奇怪,问道:“为何发笑啊?”

    阏氏笑道:“大单于,此事很容易啊。我早就看出娜扎喜欢这陈必达,大单于何不成人之美,将娜扎嫁给这陈必达。自古哪有英雄不爱美人的。这大汉的奋威将军必定归顺。”

    伊稚斜单于道:“之前用天山雪莲救治陈必达时,我就已经发现娜扎喜欢这个他了。可是谁想到这死老虎不喜欢娜扎,他说他只喜欢诸邑公主。所以啊,你这个美人计不管用。”

    阏氏强忍住笑,说道:“你们男人啊!哪里会懂我们女人的心思。大单于,诸邑公主现在不就在咱们这里么?他俩身处一地,越是无法见面,对对方就越加思念。这样的话,陈必达又怎么会喜欢别的女孩子呢?”

    “你的意思是……”大单于问道。

    “这个诸邑公主啊,咱们把她扣在这里,对咱们一点用处也没有。反而会加重汉朝对咱们的愤怒情绪,大单于不如放她回去。但是要扣住陈必达,这样他俩相隔两地,‘相见不如怀念’这种感觉是最煎熬的。陈必达在咱们这里久了,必然归心。倘若他还是不肯,到时候再杀不迟。”

    其实这位阏氏有私心,因为她很了解她的丈夫伊稚斜单于,知道他非常好色。虽然因为娜扎公主的阻挠而没有对诸邑公主无礼,但是时间一长,诸邑公主必然难逃大单于的侮辱。而诸邑公主,匈奴阏氏是见过的,诸邑公主的确是有倾国倾城之色。

    阏氏内心很害怕大单于会喜新厌旧,抛弃自己,立诸邑公主为阏氏。所以出此计策,一箭双雕。既可以支走那个未来有可能威胁自己地位的汉朝美人,又可以使大单于不会怀疑到自己。这样的计谋的确是高明的很,不露痕迹地就达到了目的。

    “妙计啊,”大单于兴奋地坐了起来,“哈哈,真想不到阏氏竟然是女中豪杰啊。嗯,此计甚妙。”

    “立刻传左谷蠡王。”大单于下了命令。

    不一会儿,左谷蠡王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叩见大单于。”

    “不必多礼,”大单于说道,“左谷蠡王,你即刻率领所部,将汉朝的诸邑公主护送回去。”

    “啊,”左谷蠡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单于,咱们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抓到了汉朝的公主,就这么放了?这也太……”他本来想说“草率”,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这个词要是说出来,他的脑袋恐怕也保不住了。

    “你懂个屁,这个丫头留在咱们这里什么用也没有。放她回去,卖汉朝皇帝一个人情。现在还不能和汉朝撕破脸,刚得到消息,汉朝的云中已经屯了十万精兵了,统军大将是浚稽将军赵破虏。再说,要想劝降汉朝的奋威将军陈必达,就必须走这步棋,懂么?”伊稚斜单于有些生气地说道。

    “大单于,这么美的女子,就这么放了,太可惜了。”

    “混账,她是汉朝的公主,我都没有做什么,你还想怎么地?”大单于说道,“等将来咱们占了中原,所有的汉朝女子都是咱们的。还在乎这一个么?眼光要放长远。”大单于说道。

    “属下遵命。”左谷蠡王不敢再说了,因为他知道大单于已经失去耐心再和他磨嘴皮子了。他立刻出去准备了。

    伊稚斜单于低头想了想,又吩咐左右道:“去把娜扎公主叫过来。”

    娜扎来了,伊稚斜单于笑着叫娜扎坐下,阏氏也很热情地给娜扎倒了一杯奶茶。娜扎很奇怪,说道:“大单于,你找我什么事啊?”

    “妹妹,我要给汉朝的皇帝写封信,你帮我代笔。”

    “你自己不会写啊?干嘛让我代笔?”娜扎故意说道,因为她知道哥哥不识字。

    “你这个丫头,你难道不知道我不认字的么?”大单于有点恼火了,“你写不写?”

    “好,我写就是了,凶什么凶。”娜扎小声嘟囔道。

    “信的意思就是告诉汉朝的皇帝,我们上次在飞龙岭其实是要伏击大月氏人的,没想到误伤了大汉的送亲队伍,这实在是误会。我已经派部下左谷蠡王率领所部护送诸邑公主返回汉朝,请皇帝陛下不要见怪,并请汉朝边境将领注意迎接。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你快写吧。”大单于说道。

    娜扎公主一听很高兴,说道:“哥哥,你真的要把诸邑公主送回汉朝啊?”

    “当然是真的了,本单于说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的。”伊稚斜说道。

    “切,”娜扎嘟囔了一声,显然她对自己哥哥的诚信是持怀疑态度的。

    娜扎拿起笔想了想,就写了起来:

    “大匈奴大单于伊稚斜谨致大汉皇帝陛下,日前我军于飞龙岭准备伏击大月氏人,不想误伤了汉朝送亲之队伍。此亲者痛、仇者快之事,本单于得知后,痛心疾首,已严惩首恶。汉匈两国,本为友邦,边境和睦,百姓安宁。今派左谷蠡王护送诸邑公主返回,望汉军于边境迎接。愿昆仑神保佑汉匈永世交好,亲如一家。”

    娜扎写好后,又给伊稚斜单于念了一遍。伊稚斜单于听后连连叫好,命令部下立刻送出。

    娜扎兴冲冲地返回毡房,一进房间,就兴奋地抓起诸邑公主的手,说道:“雨桐姐姐,我哥哥要放你回大汉了,是真的,千真万确。”

    诸邑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任何的表情,她平静地说道:“要放我回去,真是太好了。是必达和我一起回去么?”

    娜扎的手一沉,低头说道:“是放你自己回去。”

    诸邑挣脱开娜扎的手,说道:“为什么只放我自己回去,而把必达留在这个虎狼窝里?”

    听到诸邑这样形容这里,娜扎的心里很不痛快,但是她还是平静地说道:“雨桐姐姐,既然你知道这里是虎狼窝,那要放你回去,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要走我和必达一起走,我们绝不会抛下对方的。”诸邑发出了不容置疑的声音。

    娜扎不说话了,她心里明白哥哥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真要分开陈必达和诸邑公主,娜扎也觉得这么做有些残忍。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就像在汉朝,皇帝说的算一样,在匈奴,大单于的话就是圣旨。

    陈必达的命运,是要么投降,要么粉身碎骨。“敌国之贤,本国之仇也”,送他回大汉?这个问题是根本就连说都不要说的。

    秦天阳一行人已经到达了匈奴腹地,他们在一个贸易集市上买了些匈奴人的衣服,这样就不会太引人注意。文轩问道:“秦大哥,为什么咱们大汉的五铢钱在这里也能用啊?我还以为他们会不收呢?”

    “因为大汉和匈奴经常通商,进行贸易,所以五铢钱匈奴人也会收的。他们可以拿着钱去边境的集市上购买咱们大汉的铁器和粮食,同时把他们的良马卖给咱们,这就是边境贸易。”秦天阳回答道。

    “秦大哥,你懂的真多啊。”文轩说道。

    罗威又不耐烦了,“像你这样的书呆子有几个啊?整天就知道在草堂里读之乎者也的。你要知道,那个什么,‘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嘿嘿。”他没有说的是,这话是陈必达告诉他的。

    “你这个大老粗,还总是一套一套的。哎,你这都从哪儿学的啊?”文轩很鄙夷的说道。

    “你又瞧不起人。俺都说过好多次了,俺是跟着陈大哥学的。”罗威生气地说道。

    三个人正说着,突然一队匈奴巡逻兵拦住了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穿着我们匈奴人的衣服?”为首的军官厉声问道。

    相比起匈奴人的高鼻深目,这三人都是一张中原人的脸,就算穿上匈奴衣服,还是被看出来了。

    “来人,把这三个汉朝奸细给我拿下。”为首军官下达了命令。

    几个拿着弯刀的匈奴士兵冲过来,抓住了他们三个。罗威想抵抗,但是秦天阳向他使了个眼色,罗威只好束手就擒了。

    三个人被绑起来,带到了一个很大的毡房里。里面坐着一个身材不高的匈奴人,看年龄挺老的,大概五十岁左右,身穿一件花色的羊皮棉袄。

    “你们是汉朝奸细?”他问道。

    “大人,我们不是奸细,我们是来找人的。”秦天阳哀求道。这个秦天阳一直跟随在霍去病左右,很有头脑。他知道到了这个时候,不能硬拼,只能说出娜扎公主来碰碰运气了。

    “找人?你们要找什么人啊?”

    “大人,我们要找娜扎公主,我们都是她的朋友。”秦天阳继续说道。

    那人一听显然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镇静了下来。“娜扎公主的朋友?哼,我看你们分明是汉朝的奸细。来人,给我推出去,砍了。”

    “遵命,”卫兵接着就把三人推出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