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更新时间:2016-03-24 17:09:48本章字数:2713字

    文轩一听,吓得哇哇大哭起来。罗威火冒三丈,剑眉倒竖,骂骂咧咧地就准备反抗。秦天阳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安静。然后秦天阳上前一步,双手抱拳道:“大人,我们的确是娜扎公主的朋友,不信大人可以派人去查清楚。但如果大人随意就杀了我们,恐怕娜扎公主那里,大人不太好交代吧。”这话里绵里藏针,含而不露,但其中的分量,是需要这位匈奴的军官好好斟酌的了。

    这位匈奴军官其实就是匈奴的右谷蠡王,他听部下报告说抓了三个汉朝的奸细,于是决定亲自审问。

    此时站在这位匈奴大人身旁的人凑近了他,附耳道:“大人,娜扎公主脾气暴躁,如果这几个真的是她的朋友,又被咱们杀了。到时候娜扎公主怪罪下来,咱们可担待不起啊。”秦天阳仔细观察着他,从他的穿着来看,像是匈奴军中参谋一类的人物。

    右谷蠡王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是否是娜扎公主的朋友,本将军会派人调查的。但是现在,你们先暂时委屈一下吧。来人,把这三个人关进大牢。记住,要严加看守。”几个拿着弯刀的匈奴士兵上来,把秦天阳三人押进了牢房。

    参谋模样的人问道:“大人,这件事咱们是不是要禀报娜扎公主啊?”

    右谷蠡王低着头,来回在毡房里踱步,他在思考着。一时之间还拿不定主意。参谋继续说道:“大人,现如今汉匈处在战争状态,双方大大小小的战斗已经不下数百次,可以说胜负各半。但目前的形势却非常有利于我大匈奴。汉朝的骠骑将军霍去病已经病死了,奋威将军陈必达被穿云箭所伤,只剩下了半条命,况且他现在被大单于抓住了,就算他有冲天之翼,也逃不出伊稚斜大单于之一握也。如今汉军名将凋零,士气大挫,正好是匈奴进击中原的大好机会。

    娜扎公主曾经被汉朝人所俘,在中原生活过几年,对汉朝人必然会心慈手软。况且万一这几个家伙是汉朝的奸细,那危害可就更大了。在下以为,此事先不要告知公主。这几个家伙,先不杀,但也不能放,就先这么关着。等到我匈奴大军攻破长安,占领中原的时候,到时候是杀是放,咱们请大单于定夺。”

    “哈哈哈哈,中行说,你可以啊,怪不得都叫你智多星呢,还真有一套啊。”右谷蠡王听后大悦,夸奖道。

    “大人过奖了,为我大匈奴效劳,是奴才的本分。奴才的命根子都被那帮汉人给割了,奴才和汉人势不两立。奴才只盼着我大匈奴能早日攻破长安,占领中原。”

    “嗯,中行说,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地表现。本王会找个恰当的时机,把你推荐给大单于的。”

    “多谢大人。”

    诸邑公主自被抓后,终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但大单于已经下了命令,为了缓和与汉朝的矛盾,集中兵力打击大月氏,伊稚斜单于下达命令,把诸邑公主送还汉朝。

    左谷蠡王率领三千匈奴铁骑,一路护送诸邑公主的车驾到达了汉匈的边境。一路上黄沙蔽日,道路难行。

    诸邑公主想到奋威将军陈必达仍然被困在虎狼窝中,心中万分难受,同车照顾公主的侍女小桃看到公主伤心,安慰道:“公主可是在思念奋威将军?”

    公主点了点头,

    小桃说道:“我听说匈奴的娜扎公主也喜欢奋威将军,想来她应该不会伤害将军的,公主且宽心吧。”

    诸邑说道:“不只是子娴,匈奴单于也不想杀他,还要重用他。可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宁死也不会为匈奴效力的。所以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匈奴人见他不肯屈服,恐怕还是要杀害他的。”

    小桃说道:“是啊,陈将军的性格不够圆滑,遇事总是刚正不阿,宁折不弯。不过,这也不正是公主喜欢陈将军的原因么?”诸邑公主看了看小桃,没有说话。其实小桃的话是对的,但是如今被分隔两地,不知何日才能相见,“必达,你一定要坚持住啊。”诸邑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你降不降?降不降?”一阵恶狠狠的声音传来,中间夹杂着鞭子的声音。陈必达被打的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伊稚斜来了狠劲,一定要逼降眼前的这个人。如果实在不能迫其就范,最后就只好杀了。伊稚斜单于爱才心切,所以等部下打累了,他亲自拿起皮鞭,狠狠地抽打陈必达。打的陈必达昏了好几次,但醒来后仍然不投降。伊稚斜无奈了,命令先不打了,明天要是还不投降,非杀不可。

    伊稚斜单于郁闷地回到了毡房,看到大单于回来了,阏氏高兴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伊稚斜,说道:“大单于,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奴家可想你了。”

    “唉,”伊稚斜郁闷地在桌子旁一屁股坐下,阏氏赶紧倒上酒,大单于端起碗来,一饮而尽。然后把酒碗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真是气死我了,那个陈必达是油盐不进,我告诉他只要他肯投降,我大匈奴的金银珠宝,美女宝马,甚至是本单于的单于金刀,都可以给他。他日本单于坐镇龙庭,陈必达率领我匈奴铁骑,挥师南下,占领中原。这是多好的事情啊。谁想到这厮就是不听,气的我打了他几百鞭子,他还是不投降。我是真的没办法了。”伊稚斜抱怨道。

    “扑哧,”阏氏笑了,“大单于是草原上的雄鹰,是天空中的太阳。就算乌云再大,也不可能遮住太阳的光芒。对付这个陈必达,大单于不是还有最后一招么?”

    “难道真的要用最后一招么?”

    “大单于还有别的办法么?”

    伊稚斜单于又喝了一碗酒,苦笑道:“我伊稚斜戎马一生,所向无敌,威震天下,想不到竟然要牺牲妹妹来用美人计。真是悲哀啊,我不用陈必达投降了,我这就下令把他杀了。”

    “大单于,不可。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大单于一生的对手,不过是汉朝的飞麟和卧虎。如今飞麟已殁,仅存卧虎。要杀他还不容易,但是要得到一个人才,太难了。再说娜扎公主对陈必达也早是落花有意,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奥?娜扎会喜欢这个家伙,我还真是没想到。那好吧,就让娜扎去试试吧。”伊稚斜说道。

    娜扎公主得到命令后,满心欢喜,梳妆打扮一番后,来到了关押陈必达的牢房中。陈必达看到子娴,已经明白她的来意了。他被伤的很重,无法坐起来,只好躺在原地,苦笑着说道:“你又来当说客了,嘿嘿。子娴,你还是免开尊口吧。你知道,金玉宝石不能折我气节,美女古玩不能损我气概。大丈夫以身许国,为国牺牲,幸矣。我意已决,我是不会投降的。子娴,你要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就给雨桐一封信,告诉她,我已经为国牺牲了,让她另觅佳偶吧,不要空等待了,虚度了年华。”

    “我给雨桐姐姐写信,她未必会信我,还是你给他写吧。毕竟你的笔迹雨桐姐姐是认得的。”子娴弱弱地说道。

    “好吧,我来写。”陈必达道。

    子娴吩咐下人拿来笔墨,半蹲在桌旁,为陈必达研墨。陈必达展开纸张,拿起毛笔,顿时百感交集:

    “雨桐如面,人生一世,惟心一念。我陈必达半生征战,为国家出生入死,无怨无悔。今我陷敌手,不望生矣。大丈夫以身许国,幸矣。一生所憾,惟不能与你相扶到老。汝可另觅佳偶,勿辜负大好年华。

    奋不顾身扫胡尘,舍生忘死报国恩。必达此生惟遗憾,大漠长空思伊人。”

    写讫,陈必达仰天长啸,泪如雨下。

    子娴说道:“陈大哥,请放心,这封信我一定派人交到雨桐姐姐手里。”说完,子娴就走出了牢房,回头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陈必达,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