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更新时间:2016-05-20 10:54:54本章字数:2158字

    娜扎公主的毡房里,秦天阳、罗威和文轩三人并排站着,但都胆战心惊的。因为娜扎公主手握弯刀,围着三人转来转去,犀利的目光落在三人的身上,而且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弯刀,吓得三人心惊肉跳的。

    还是秦天阳脑子快,他弯下腰,向公主作揖道:“公主万安,自长安一别,我们都非常地思念公主。每每想起咱们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时光,我们都很怀念那段日子,我们都衷心地祝愿公主幸福安康。”

    罗威心想:“这家伙就会甜言蜜语地骗小姑娘,这几句话就像刀子一样,句句都往人家心窝里扎。我罗威这辈子最讨厌这种油嘴滑舌的家伙了。虽然陈大哥和霍大哥之前都很器重你,但你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等找到了陈大哥,看我怎么收拾你。”

    罗威突然感到脖子有些发凉,低头一看,公主的弯刀竟然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罗威一时心慌,竟感到有些手足无措。用陈必达的话说,罗威乃“世之虎将,万夫莫当。”这厮在战场上是人挡杀人,魔挡杀魔的,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当然了,他其实是什么字都不会写的。

    但不知为什么,这厮一看到娜扎公主,就突然从猛虎变成了羔羊,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公主的刀突然架到了他的脖子上,罗威有些心慌,不是害怕,而是紧张的不知所措。

    “子娴,不,娜扎公主,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罗威是个粗人,他现在脑子里能想到的,就只有这几个字了。

    “有话好说?还有什么好说的?刚才要不是我把你们救出来,你们早就被拉出去喂野狼了。说,你们来有什么目的?”

    罗威有个毛病,一紧张了嘴巴就不好使了,平时平心静气地说话,他还能把话说利索了,但现在,他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

    秦天阳见此情景,刚忙上前,赔着笑脸道:“公主请息怒,我们三人前来,真的没有其他的目的,就是想来见见诸邑公主和陈大哥。还请公主成全。”

    听了他的话,娜扎公主有点吃惊,“我哥哥在半个月前就派人把雨桐姐姐送回长安了,你们不知道?”

    三人听娜扎公主这样说,都感到很吃惊,秦天阳心想:“诸邑公主若真能平安返回长安,这真是万幸啊,我们这次总算没有白来一趟。”他不动声色,继续问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可是太好了。但不知道陈大哥是否也一起返回了长安?”

    娜扎听闻此言,面露愠色,说道:“陈必达死性不改,屡次触犯大单于。但我哥哥宽宏大量,不和他计较。”

    文轩问道:“那陈大哥现在在哪里啊?”

    娜扎公主白了她一眼,说道:“他被我哥哥流放到北海了,在那里放马牧羊。”

    罗威听了,很兴奋,说道:“那我们也去北海吧,去找陈大哥。”

    “想的美,”娜扎公主怒声说道,“本公主可以不杀你们,但你们想去北海找陈必达,简直是妄想。来人。”

    几个匈奴战士走进了毡房,娜扎公主指着秦天阳和罗威,“把这两个家伙送去养马”,秦天阳愤怒地说:“公主,咱们怎么也算是老朋友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

    “我不杀你们,就已经是厚恩了,为本公主养马,是你们的福分。这个小丫头片子长得倒是白净,就留下来伺候本公主吧。”

    文轩哭着说:“我才不伺候你呢,在长安的时候,都是你伺候我……”

    话还没说完,一个响亮地耳光打在了文轩的脸上,文轩顿时感到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

    “你最好给我乖乖地呆在这里,不然我就把你送给大单于,到时候他会怎么对你,你自己想想吧。”

    文轩不敢说话了,秦天阳和罗威被几个匈奴士兵押出了毡房,娜扎公主感到有些累,就坐了下来,用手扶着头,一旁的侍女赶快上前,给娜扎公主按摩,问道:“公主殿下,为什么要把他们扣在咱们这里啊?被大单于知道了,岂不是又要怪罪公主?”

    “他们是汉人,在龙城,他们到哪里都会被抓。只有在我这里,才是最安全的。至于大单于,等他知道了再说吧,我想他是不会知道的,对吧?”说完看着侍女。侍女赶忙点点头,答道:“是的,公主。”

    在北海的日子是很艰苦,陈必达每次休息时,都会眼望南方,因为那是故乡的方向,因为那是长安的方向,因为那里有雨桐,有罗威,有自己的爱人和朋友。季安世觉察到了陈必达的心境,说道:“大哥,咱们现在在北海,这里离长安有千里之遥,你就别望眼欲穿了,看着都让人心痛。”

    陈必达叹了口气,说道:“我是担心诸邑公主,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江充头脑灵活,八面玲珑,见此情景,赶忙安慰道:“大哥不必担忧,我想公主现在应该已经平安到达长安了,放心吧。”

    季安世说道:“听说陈大哥带兵打过不少胜仗,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让我们将来也好为大汉出一份力啊。”

    听了季安世的话,陈必达内心受到了触动,“是啊,是该为大汉培养人才了,将来的天下,还是这帮年轻人的。大汉的未来,也寄托在他们的身上,不如趁现在有机会,把我的一点经验和学问,传授给他们,把他们培养成为大汉的栋梁。也只有这样,我大汉才有未来,才有希望。”

    想到这里,陈必达站起来,对季安世和江充说道:“好,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们我大汉最厉害的兵法。”

    一听此言,季安世和江充都很兴奋,“最厉害的兵法,大哥,是什么啊?”江充兴奋地问道。

    “六韬三略。”陈必达回答道。

    “那为什么明天才教我们,大哥,现在就教我们吧!”季安世说道。

    “因为今天我还要思念诸邑最后一天,从明天开始,我就要振作起来,不但要教你们兵法,还要思考怎么离开这里。”

    想到身处长安的诸邑公主,如今远隔千里,陈必达百感交集,暗下决心,只要一息尚存,誓要逃离匈奴,返回长安。他遥望着南方,文如泉涌:“

    孤身悬塞外,

    天高野茫茫。

    北走仍南望,

    南方是故乡。

    战鼓动天地,

    百战保边疆。

    登高曾远望,

    伊人在未央。”